大众小说网 > 吾命不由天 > 第163章 试探

第163章 试探

  茫茫云海上方,灵舟当空疾飞,阳光照在透明禁制上,反射出迷离光泽。

  金色灵舟形似半边鲤鱼,与透明禁制形成完整的鲤鱼形态,颇有特色。

  古玄朝王莽暗传心念,问及魔道的修炼情况。

  王莽直接分享记忆,古玄脑中闪过一幅幅画面。

  天地间灵魔气共存,灵气为五行颜色,魔气只有黑色,魔道用魔魂修炼,进阶体系与灵道一样。

  尚未消化完魔道记忆,贺威忽然问:“对于此番历练,书兄可有疑问?”

  古玄略一犹豫,没有虚言:“倒有些疑问。”

  “说来听听。”

  贺威取出三瓶灵酒,给古玄和狄虹各递一瓶,装灵酒的白玉瓶细颈大肚。

  “中品灵酒?”

  古玄拔出瓶塞,轻呷一口,只觉得冰寒彻骨,不禁打了个激灵。

  贺威呵呵一笑:“激寒酒确实是中品,能活血驱寒,使人神清气爽。”

  狄虹同样惊讶:“这灵酒别具一格。”

  古玄言归正传:“韦氏后人被害,至今有大半月,就怕凶手离岛而去。”

  贺威哈出一口酒气,如寒潮席卷:“调查者早在岛上布设大阵,凶手压根逃不出去。本想瓮中捉鳖,可凶手连续作孽,并非针对韦氏后人,莫首辅就改变初衷,令天骄修士上岛寻凶。”

  古玄目光微闪:“于大势而言,此举并无不妥,只是会殃及诸多凡人性命。”

  贺威面不改色:“天地浩劫席卷,人命如草芥,难免有所牺牲。大曦国形势不容乐观,曦皇真身不在,若能提前找出应劫者,莫首辅更能从容应付。”

  王莽揣测:“原来是莫首辅顺势而为,只有牺牲大量凡人,才能将此事定性为浩劫迹象。”

  古玄轻叹:“以我的灵根,绝无可能成为应劫者,贺兄和殇兄倒有可能。”

  “实不相瞒,我对此心存迷茫。”贺威长饮一口灵酒,“据师尊所言,往昔的应劫者都修炼到法力境,才得以最终确认。”

  古玄双目微眯:“不管如何,贺兄若有需要,我都会全力相助。”

  贺威转过头,深深瞅向古玄,掷地有声:“书兄有此心足矣,我若为应劫者,日后必不会亏待你,正如当年的曦皇和莫首辅。”

  古玄连忙苦笑:“那我得刻苦修炼,努力上进,否则贺兄该失望透顶。”

  王莽轻笑:“这样也好,就将贺威当挡箭牌,认定他是应劫者。”

  “无需妄自菲薄。”贺威转过头,“师尊曾断言,书兄气运匪浅,加上心智不凡,未来成就不可估量。”

  狄虹难得插话:“讨厌鬼这么有本事?我怎么看不出来?”

  贺威感慨:“我挺羡慕狄师妹,虽有灵体傍身,却是女修,能心无旁贷。”

  古玄转移话题:“韦氏后人可有修士存在?”

  贺威缓缓道:“据师尊所言,韦氏皇族的气运当年被曦皇斩断,后人很难诞生灵根,即便下落不明的韦氏道苗后人,也难以翻身。”

  直到夜幕降临,三人才停下交流,闭目养神。

  ……

  廓州处在大曦国南面,毗邻南洋境,前往南洋境游历,大多从此州出海。

  卧龙谷是廓州芦山的一处巨坑,椭圆形坑口的口径有两三里长,深达百丈。

  巨坑本身比较罕见,可坑中植被仅有寻常灌木。

  次日日落前,金色灵舟飞到卧龙谷,四大世家的寻凶者都已到齐。

  古玄见到诧异的一幕,南宫殇和西门棋竟然在巨坑上空肃然对峙。

  南宫殇一身锦袍,脚踩荷叶模样的飞行器,神态淡然,双手负后,头顶有五枚玉符徐徐旋转。

  西门棋一身蓝袍,背上有一对蓝色罡翅缓缓扇动,三把浅灰色竹叶刃,悬浮在头顶上方,蓄势待发。

  巨坑边缘,站着一位白袍男子和一位青袍男子。

  两人是东方世家和北辰世家的寻凶者,正在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见到金色灵舟飞来,南宫殇淡淡道:“西门棋,你非本公子对手,休要自取其辱,看在书兄的面子上,今日且放你一马。”

  西门棋冷笑:“彼此尚未较量,你怎知本公子会落败,真是天大笑话!西门书来得正是时候,晾他也不敢吃里扒外!”

  金色灵舟很快当空停下,贺威念力一动,透明禁制一闪而逝。

  西门棋先声夺人:“南宫殇一来此地,就辱及西门世家!西门书,速速出手,与我一同教训这厮!”

  南宫殇没有出声,只朝古玄使个眼色。

  古玄瞅了西门棋一眼,随即望向南宫殇:“殇兄站立许久,且到旁边歇息,今日风大,不要闪了腰。”

  “书兄都已发话,本公子岂敢有异议,改日再好好教训西门棋。”

  南宫殇含笑说完,缓缓朝巨坑边缘飞去。

  西门棋立马翻脸,怒视古玄:“西门书,身为西门世家子弟,这是何意?!”

  古玄朗朗道:“我等即将登岛寻凶,休要内讧,叫旁人看笑话。”

  白袍男子和青袍男子闻言,不由暗哼一声。

  西门棋直接嘲讽:“你早就被剥夺道子身份,有何资格在此口出狂言?!”

  “这就是资格!”

  古玄微拂大袖,追魂金雷珠疾速飞出,悬停在西门棋的头顶上方。

  紧接着,古玄长身而起,取出两枚符宝,双手各扣住一枚。

  “西门书!!”西门棋的脸色阴沉之极,“你确定要在此地与我动手?!”

  白袍男子轻声道:“传闻中,西门书桀骜不训,目中无人,今日一见,果真如此,难成气候。”

  青袍男子赞同:“西门书的符宝,显然是冷月真人所赐,若非傍上狄虹,这厮焉能有如此狂妄?”

  古玄转为传音:“只想让你冷静下来,咱们有必要深入谈谈。”

  西门棋瞟了贺威和狄虹一眼,同样传音:“那你还大动干戈?”

  古玄当即收回符宝和追魂金雷珠,跃出灵舟,祭出木剑,朝巨坑边缘飞去。

  西门棋见状,这才收起竹叶刃,蓝色光翅一扇,缓缓跟在古玄后面。

  王莽问:“你方才是试探西门棋的战力?”

  古玄没有否认:“西门棋只忌惮追魂金雷珠,看来身上必有符宝。”

  王莽道:“西门棋能将念力聚成三股,那是某种秘术。三把竹叶刃虽是下品纹器,但材质颇为不凡,都能炼制上品纹器。若想见识战力,大可邀他同行。”

  古玄暗道:“以西门棋的性子,未必会同意。”

  王莽转而道:“你当年偶遇汪伶,心有波澜,如今再见西门棋,却静如止水,可见心境提升甚大。”

  古玄若有所思:“兴许冲击罡力境时,心魔被五彩光字所灭,才会如此。”

  王莽赞同:“此时想来,倒极有可能。”

  古玄落在一块岩石上,收起飞剑,直接坐下。

  西门棋紧随而来,背后的罡翅一闪而逝,却长身而立,劈头盖脸问:“你和狄虹什么关系?”

  “道侣。”古玄伸手一引,“你且坐下,非要我仰着头颅与你对话?”

  西门棋轻哼一声,随意坐旁边,紧盯着古玄:“你寻得如意道侣,可我失去一位道侣。”

  古玄面不改色:“据仆人收集的消息,汪伶久出未归,是否遭遇不测?”

  西门棋沉声道:“伶妹的知命阴符出现裂痕,定然已毙命,有人向我揭发,你就是凶手!”

  “不必刻意试探,嫡系和旁系虽有竞争,可我还不至于谋害汪伶。”

  古玄取出两坛灵酒,放一坛在西门棋旁边,自个拍开封泥,长饮一口。

  “其实你没说错,自打夺舍后,我就失去与你竞争的资格,可心智还在,既然开诚布公,你且说详细些,我好参详一二。”

  西门棋同样拍开封泥,连饮好几口灵酒:“据我事后调查,只知伶妹和两位嫡系女武士,外出探索瀑布机关,并没有其它线索。”

  古玄疑问:“何为瀑布机关?”

  西门棋当即将当年发生的事简要说一遍,却对得到王莽储物袋只字未提。

  “难怪你怀疑我是凶手。”古玄装得目瞪口呆,“恕我直言,此事荒谬之极!汪伶的心智一直令我佩服,有她随行,你们当年竟然信以为真?”

  西门棋一拂大袖,冷哼一声:“如何荒谬?”

  古玄脱口而出:“又是法阵,又是机关,本身就有矛盾,你可曾见过此类洞府?瀑布后面有法阵,显然洞府完好无损,为何潭底会有一把法器?”

  西门棋一直认为蛇影匕是王莽之物,又不能透露,被问得哑口无言。

  古玄续道:“据你所言,那小子当时尚未修道,试问一名凡人少爷,如何能冲进瀑布?倘若洞府在瀑布中段,此事更为可笑。”

  “我早就看出破绽,是伶妹心存侥幸,想趁我闭关,寻找瀑布机关。”西门棋转而冷笑,“别光顾着质问,倒是拿出高深见解。”

  古玄饮了口灵酒:“你就没有同别人商议过?”

  西门棋冷哼一声:“伶妹对我的修炼至关重要,此事自然不能声张。”

  “此举还算不笨。”古玄轻笑,“结合当前局势,很明显是有人在针对整个西门世家。”

  西门棋精神一振,肃然道:“说清楚点。”

  :。:

看过《吾命不由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