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吾命不由天 > 第152章 隐离

第152章 隐离

  古玄刚回到书香院,小剂就前来汇报,说景掌使已在书房等待。

  书房门半掩,孪生兄弟在里头向景休请教武学。

  古玄侧耳一听,发现景休并没有私藏,所言引经据典,都是真知灼见。

  单手敲了敲房门,古玄才推门而入,孪生兄弟招呼一声,连忙举步离开。

  景休正要站起,古玄笑道:“景掌使并非外人,无需多礼,且坐下说话。”

  景休一直揣测古玄邀请自己的用意,当下闻弦歌而知雅意,大大方方坐着,赞道:“早就听闻书香院仆人都有真力境修为,今晚才得知,皆由书少爷栽培。”

  古玄坐下道:“两兄弟早年便与我相识,只因家道中落,才会栖身于此。至于孪生姐妹,则另有渊源。”

  “原来如此。”景休点下头,“四人悟性颇高,都值得栽培。”

  两人闲扯片刻,荀西亲自端来两盏灵茶,退出后紧闭房门。

  这些都是荀西的自发举动,古玄没有吩咐什么,使得景休暗自点头。

  古玄轻拨茶叶:“我刚去过灵知园,经庄主首肯,景掌使近年依旧是闲职,俸禄不变。”

  景休在西门山庄并无职务,只因领掌使的俸禄,才被称为景掌使。

  景休微笑:“想来书少爷此话与邀请在下有关,不知用意何在?”

  古玄直抒胸臆:“我即将闭关冲击罡力境,想请景掌使护法。”

  景休爽朗道:“如此小事,在下岂有拒绝之理,正好参悟虚劲秘籍。”

  古玄饮口灵茶,意味深长道:“我会在外闭关,景掌使住在书香院即可。”

  景休这才郑重道:“还请书少爷明言。”

  古玄缓缓道:“问道盛典之前,我在嫡系挑战的情形,景掌使已知晓。问道盛典时,我还遭到嫡系伏击,若非有几分手段,只怕已葬身千秋福地。”

  景休附和:“在下听闻嫡系和旁系历来不和。”

  古玄摇摇头:“这并非主因,探索者的奖励是一颗中品唤灵丹。”

  景休恍然:“难怪书少爷能立马闭关,原来把握在此,一颗中品唤灵丹,想来嫡系有不少人眼红。”

  古玄目露精光:“中品唤灵丹已入我囊中,就怕嫡系不会让我安心闭关。”

  景休赞道:“可书少爷非但提前闭关,还离庄闭关,如此双管齐下,确实出人意料。”

  古玄嘿嘿一笑:“外人听到我闭关,必然认为在书香院闭关,景掌使住在书香院,宣称为我护法,就是一个明证。”

  景休思量少顷:“恕在下直言,此举经得起推敲,却经不起查。”

  古玄道:“被查到也无妨,实不相瞒,闭关之所并不隐秘,却很安全。”

  景休轻笑:“书少爷只是预防万一,并非与嫡系有深仇大恨,在下着相了。”

  古玄最后问:“不知景掌使意下如何?”

  景休正色道:“在下随时能搬进书香院。”

  古玄欣然一笑:“事不宜迟,明日便来。”

  ……

  敲定闭关事宜,古玄让仆人连夜返回飞泉城。

  景休果然在次日搬进书香院,没有向外姓武士隐瞒什么,使得古玄闭关修炼念力的消息不胫而走。

  次日夜晚,古玄将五个灰雾储物袋放入大袖,独自走进修炼室。

  盘坐在蒲团上,古玄习惯性地回味近期经历,随后轻声道:“前辈,灰蛋何时会裂开?”

  “这个……”王莽沉吟良久,“灰蛋这等存在,恐怕连曦皇都无法定论,老夫只能揣测一二。”

  每回碰上高深难题,王莽总会废话几句,古玄已习以为常,没有回应什么。

  王莽续道:“结合曦皇所言,能肯定灰蛋内必有浩劫异物。此异物虽诡异莫测,却能依晶华果反推。待晶华果成熟,只怕浩劫异物就会出世。”

  古玄蹙眉道:“还请前辈明言。”

  王莽缓缓道:“秘地的灰雾能使凡兽死亡,使一二品妖类元神失常,却防不住三品妖类。晶华果一成熟,三品妖类势必不顾一切地出手,若古树被毁,浩劫异物就难以孕育自身。”

  古玄沉思少顷:“前辈所言甚是,群妖若联手强攻,就算蚀阴蜂强悍,古树也难以保住。”

  王莽道:“还有一点,你堪称有史以来最差劲的应劫者,以你的灵根,连罡力境中期都无法进阶,却在冲击罡力境前夕得到灰蛋,这里头只怕有些玄机。”

  古玄理清头绪:“晶华果何时能成熟?”

  “古老道书有载,晶华果闪烁出五彩光华,就是即将成熟的征兆,想来也就一年半载……嗯?”王莽忽然惊呼一声,“不妥!”

  古玄不由一愣:“有何不妥之处?”

  “闭关之所不妥。”王莽转而解释,“以浩劫异物的诡异,一旦出世,恐怕会有天地异象。你若在灵渺宗闭关,势必会暴露浩劫异物和应劫者身份,而以你目前修为,这些都不能暴露。”

  古玄闻言,不禁惊出一身冷汗:“幸亏前辈及时提醒,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王莽沉思:“此事得变通一番,你就去灵渺宗,请冷月真人配合演出戏,表面声称和狄虹一起闭关,暗地里却悄悄离开,前往老夫洞府闭关。”

  “此计甚妙,比在千卉谷闭关更为稳妥。”古玄目光一亮,“既然长年闭关,也该与虹妹说一声。”

  王莽道:“顺便听听道宗长老对秘地的看法。”

  ……

  月华如水,萃山奇鸣院的后花园百花盛开。

  西门棋独自坐在后花园赏亭,却无心赏花。

  就见他神色阴沉,手中摩挲着一枚紫色玉符。

  此符叫知命阴阳符,有阴阳两枚,滴入精血祭炼。

  当精血主人死亡,阳符就会化为齑粉,而阴符会出现一道裂痕。

  西门棋手中的玉符,正是知命阴符。

  汪伶的储物袋中,原本有知命阳符,可她毙命后,阳符化为齑粉,王莽自然无从得知。

  西门棋正在沉思,一道黑影忽然疾掠而来,落在赏亭外,轻声汇报:“棋公子,属下已查明,西门书正在书香院闭关,打算冲击罡力境。”

  西门棋淡淡道:“知道了,你先退下。”

  “是。”黑影恭敬应一声,连忙腾身而去。

  “果然不出本公子所料,西门书一拿到中品唤灵丹,就急匆匆闭关。”

  西门棋面露冷笑,随即盯着玉符,继续低语。

  “那身破灵根,至少要闭关四年,本公子且先巩固修为,待出关之日,再设法对你搜魂。”

  西门棋站起来,忽然催动罡力,手中蓝光一闪,玉符顿时化为齑粉。

  “倘若伶妹之死与你有关,拼着触怒舛叔祖,本公子也要将你碎尸万段!”

  ……

  某个深夜,古玄盘坐在蒲团上,正驱使真力,进行体内周天大循环。

  修炼室的房门忽然被敲响,古玄神色一动,连忙睁眼道:“进来。”

  咯吱一声,景休推门而入,反手关紧木门,才走到古玄近前:“书少爷,在下仔细查过,院落近日都没有被监视,念力除外,飞泉城今晚传来消息,嫡系的西门棋再次闭关。”

  古玄一挑眉梢:“西门棋显然是临时出关,多半想知晓问道盛典结果,其他道苗有何动静?”

  景休道:“嫡系的其他道苗暂无消息,书少爷还要外出闭关?”

  古玄坚定道:“原本就是如此打算,预防万一,世祖出关之前,我可不敢有丝毫大意。”

  景休连忙保证:“书少爷且安心闭关,在下定守好书香院。”

  古玄轻笑:“有劳。”

  ……

  数日后的某个深夜,古玄贴着一张匿身符,施展诡影功,悄悄离开西门山庄,没有被任何人发现。

  古玄驾鹤抵达灵渺宗,途中没有停留,由于亮出冷月真人的身份玉佩,并没有被守山弟子拦下。

  时值晌午,狄虹正在千卉谷的大岩石上荡秋千,见古玄飞到近前,分明满脸惊喜,却埋汰道:“讨厌鬼,你若晚些前来,本姑娘就闭关了,叫你吃闭门羹。”

  古玄跳到岩石上,将小晴收入伏生袋:“抱歉,有些要事必须要处理,让虹妹久等了。”

  狄虹这才跳下秋千,与古玄拥抱:“其实不久,距离上回观赏日出,还不足一月,可我有些想你。”

  “我也想你。”古玄闭上双目,轻嗅狄虹体香。

  两具身体才分开,古玄耳中就响起一道传音:“书小友,速速前来庭院,本尊有事相询。”

  狄虹随即收到冷月真人的传音:“虹儿,为师要向书小友询问秘地一事,你不便聆听。”

  狄虹虽然不乐意,却连忙道:“西门,师父有事问你,速去速回,本姑娘在此等你,不许偷偷溜走。”

  古玄点下头,当即瞬移到四合院,只见冷月真人独自坐在庭院中,却没有看到陈光和涂耀。

  似乎瞧出古玄的心思,不待他行礼,冷月真人伸手一引:“书小友请坐,虚礼免了,虹儿将闭关数年,大光小耀趁机出山游历。”

  古玄正襟端坐:“所谓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在下对此深有体会。”

  冷月真人:“年轻人是该到处走走,只有开阔的眼界,方能磨砺心境。”

  :。:

看过《吾命不由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