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吾命不由天 > 第147章 尾声

第147章 尾声

  隐形的小晴径直飞去三大主峰,古玄想亲眼瞧瞧唤灵丹的三味主药。

  之前飞往清虚湖,古玄一路思索王莽的话语,没有留意地面形势。

  此番有心观察,却没有见到多少战局,诸多妖类更是杳无踪迹。

  大冠峰形似斗笠,峰顶的紫微藤星罗棋布。

  与垂落的圭元藤不同,紫微藤是用触须粘着石壁,朝上蜿蜒生长。

  藤茎表面有细微紫纹,但凡长叶的藤茎都蕴含汁液,可用来炼丹。

  大肩峰状若无头的肩膀,峰顶的白色天狼花,与秋菊有几分相似,夜晚会闪烁出三彩光晕。

  这两座主峰不见采药者,如南宫殇所言,上年份的灵药已被金甲战队采走。

  古玄只吩咐小晴盘旋一圈,就前往大肚峰。

  大肚峰形似倒扣的大碗,数十丈高,峰上少见大树,多是低矮灌木。

  泰星草夹杂在峰顶灌木间,外表毫不起眼,跟寻常青草相差无几。

  此草一丛三株,一株三叶,通体浅绿,草叶表面有颜色稍深的斑点。

  草叶斑点肉眼难辨,念力才分得清,但在阳光照射下,会闪烁出蓝光。

  峰顶不见妖类,却有两具采药者尸体,正面躺在灌木丛中。

  一具黑袍老者,胸前衣衫尽碎,胸骨塌陷,左手握着一个伏生袋。

  另一具白袍青年,胸口插着一根漆黑短箭,浑身乌黑,死不瞑目。

  正是见到伏生袋,古玄才会跳到地面。

  王莽道:“此二人显然同归于尽,储物袋尚在,你能在此捡便宜,看来得到灰蛋和晶华果,并没有消耗太多气运。”

  “纯属天上掉馅饼。”

  古玄轻笑一声,弯腰掀起黑袍尸体的大袖,在其左手腕见到一架小机弩。

  再去观察白袍尸体几眼,古玄分析道:“黑袍胸前遭受重击,临死前掏出伏生袋……”

  王莽打断:“伏生袋内是灰翎鹤,二品高阶修为,以黑袍的伤势,即便侥幸放出,也无法逃走。”

  古玄摇摇头:“黑袍胸口有掌印,显然白袍习惯近身作战,见到对方掏出伏生袋,第一反应才会近身抢夺,免得生出变数。”

  王莽接声:“如此说来,黑袍就是用伏生袋引诱白袍近身,再出其不意地发射弩箭,击杀对手。”

  古玄这才搜刮储物袋,两具尸体各有三个,装着空玉盒、灵药和自身宝物。

  王莽看过灵药,迅速评估:“灵药大约有六千贡献值,收获还不错。”

  整理完储物袋,古玄才拿起伏生袋:“前辈可认得此二人身份?”

  王莽道:“没印象,灵鹤大多有专属印记,不如就此放掉。”

  古玄没有异议,握着伏生袋,真气一贯,一只灰灵鹤从中飞出。

  见到两具尸体,灰灵鹤惊鸣一声,直接扇翅飞走,差点撞到小晴。

  小晴只淡淡瞅了灰翎鹤一眼,没有跟它计较。

  望着灵鹤渐飞渐远,古玄若有所思:“灰翎鹤应当不会飞往高空。”

  王莽道:“灵兽对于危险,大多感知敏锐。”

  古玄摩挲伏生袋,忽然冷笑:“西门棋那只灵鹤,我本想用来抵挡符宝,如今看来,多半派不上用场,就留在千秋福地。”

  王莽道:“如此一来,汪伶的死讯能瞒得更久,日落之前再放出灵鹤,免得被其他采药者捕杀,一身鹤肉能值不少灵石。”

  “前辈所言甚是。”

  见古玄跃到背上,小晴清鸣一声,展翅飞走。

  ……

  小晴飞到秘地时,正好见到贺威从灰雾中掠出,不禁清鸣一声。

  贺威神色一动,连忙探出念力:“就觉得清鸣声格外熟悉,原来是小晴,书兄重返秘地,莫非有事?”

  古玄撤除匿身符,临时起意:“与人在此有约,也有事托付贺兄。”

  贺威索性掠到鹤背上,郑重道:“书兄请说。”

  “此番不负冷月真人所托,采得三朵无色花,劳烦贺兄代为转交。”

  说话间,古玄单手靠近储物袋口,王莽的念力连忙裹出三个玉盒。

  贺威接过玉盒,神色有些诧异:“如此小事,举手之劳,只是……书兄不去看看狄师妹?”

  古玄苦笑:“问道盛典后,有一堆要事,待事情办妥,再去给虹妹赔罪。”

  应劫者身份被断定后,古玄更有修炼的紧迫感,打算回庄就闭关。

  贺威收起玉盒:“既然如此,我先走一步。”

  古玄连忙问:“贺兄抓了多少蚀阴蜂?”

  贺威腾身而起:“将近三百只,灰雾中应当还有,可附近有同门求援,我得赶去瞧瞧。”

  待贺威远去,王莽才探出念力:“此处没有发现景休踪迹。”

  古玄仰望高空,太阳逐渐西斜:“时辰尚早,且去冢湖看看。小晴,你若不愿飞进灰雾,就回伏生袋。”

  小晴清鸣一声,直接展翅飞出,扎进灰雾中。

  灰雾弥漫不定,依然只能看到半丈内的情景。

  没有遇到妖类,小晴很快飞到湖边,依古玄吩咐,落在南面小山头。

  古玄望着平静无波的冢湖,感慨道:“上午才探索此地,却恍如隔世,不知何时能恢复地貌?”

  王莽断定:“秘地存在百载,没有数百年光阴,休想复原地貌。”

  “宁可的尸体落在湖底,我去搜刮储物袋,小晴就留在上面。”

  古玄尚未撤除龟息法,待小晴清鸣一声,就腾身而起,转眼纵入湖中。

  灰蒙蒙的湖底,古玄费了不少工夫,才找到宁可的干尸,搜走两个储物袋。

  古玄没有马上返回,潜游到树桩处,拔出阴流剑,将树洞所在的一截划断,并收入储物袋。

  不管灰蛋是福是祸,听过王莽的诸多推断,古玄都不想留下丝毫破绽。

  当古玄的脑袋探出湖面时,就见小晴目露凶光,当空扇动双翅,发出一道道暗红血芒。

  十几丈外,上百只蚀阴蜂振动双翅,嗡嗡直鸣,朝小晴猛冲而来。

  离火神雷降落后,这群蚀阴蜂,从冢湖北面直接逃出秘地,找到另一棵适合建巢的参天大树。

  它们尚不知古树被毁,这才返回冢湖,想搬走一座蜂巢,却遭到小晴攻击。

  上午同样被四相禽攻击,当时有强烈的离火神雷气息,才会仓皇逃窜。

  此刻则不然,离火神雷的气息荡然无存,一向好战的蜂群直接迎向血芒。

  结果可想而知,一阵血光闪烁后,蜂尸当空掉落,活蜂只剩九只。

  若非小晴减少暗红血芒的数量,蜂群势必全亡。

  九只蚀阴蜂这才面露惧意,纷纷转身溃逃。

  “不要攻击!”

  小晴正要发射血芒,古玄忽然大喝,双掌同时拍向湖面,身体疾速弹起,再凌空一晃,瞬移而出。

  当空取出一个伏生袋,直接贯入真气,接连瞬移三次,就闪到灰雾边缘。

  而九只蚀阴蜂刚刚飞进灰雾,古玄微晃身体,瞬移到蚀阴蜂前方。

  伏生袋一举,袋口发出一股强烈吸力,将九只蚀阴蜂纷纷吸入其中。

  古玄闪出灰雾,抛了抛伏生袋:“前辈为何要我活捉蚀阴蜂?”

  王莽解释:“老夫曾豢养过噬灵虫,对于奇虫一向有所偏爱,你若无意豢养,大可送给贺威。”

  “蚀阴蜂本事可不小,养几只有何妨。”古玄收起伏生袋,运转蒸气法。

  王莽建议:“此地灰雾迟早会消散,不妨收集一些,待进阶法力境,将其祭炼成神通,有不少妙用。”

  “法力境?!”古玄苦笑,“就我这灵根,连罡力境都没有把握。”

  王莽呵呵打趣:“堂堂天地浩劫的应劫者,若连法力境都无法进阶,岂不成为千古笑柄。”

  待蒸干衣物,小晴已飞到近前,古玄先整理宁可的两个储物袋。

  里面有不少灵药,王莽评估,值一千多贡献值。

  将所有储物袋整理一番,舍弃多余的空玉盒,足足腾出五个空储物袋,索性全部装取灰气。

  将小晴收入伏生袋,古玄直接在灰雾中瞬移,很快来到秘地北面。

  王莽探出念力,依然不见景休踪迹,古玄就取出一个伏生袋,催动真气。

  当西门棋的灵鹤飞出伏生袋,古玄微晃身体,瞬间闪进灰雾中。

  此鹤在伏生袋憋了数个月,早就满腹怨气,一出来就狂扇翅膀,连连怒鸣,随后才发觉不对劲。

  此地极为陌生和压抑,周围不见人影,不远处的灰雾令其感到不安。

  再仰望高空一眼,此鹤更为心悸,不敢再鸣叫,小心翼翼地飞走。

  灵鹤逐渐飞远,古玄从灰雾闪出,坐在一处茂密树冠中,默默等待景休。

  直到日落前夕,景休才赶来相会,风尘仆仆,面色发白,显然受过伤。

  景休见到古玄,取出一个储物袋,满脸愧色:“实在惭愧,在下尽最大努力,仅夺到六千多贡献值,差点一命呜呼,灵药全在储物袋,尽归书少爷。”

  古玄微微一笑:“景掌使自个留着灵药,我离开秘地尚未午时,已夺得七千多贡献值。”

  景休不由轻叹:“不愧是书少爷,那……”

  古玄饶有意味:“且当景掌使欠我个人情。”

  景休活了一把年纪,自然听得出弦外之音,正色表态:“书少爷若有需要,在下愿效犬马之劳。”

  :。:

看过《吾命不由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