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吾命不由天 > 第137章 寄舍

第137章 寄舍

  立碑标界后,周斌翻身落地,笑道:“但愿明日过后,秘地不会再扩张。”

  古玄打量石碑几眼,缓缓接声:“前次闻道盛典,想来也有立碑。”

  若以血脉论,古玄算是皇族道苗,可面对周斌,他没有丝毫异样情绪。

  小山头有不少岩石,周斌盘坐在岩石上:“二十年前,同样在东面立碑。”

  “不仅此处,在下之前绕秘地驾鹤飞一圈,并未见到任何石碑。”

  古玄说完,小晴清鸣一声,似乎不想待在外面,索性将其收入伏生袋。

  周斌凝重道:“时隔二十年,秘地定然有所扩张,明日一探便知。”

  穆戎也收起四相禽,眸光扫向周斌:“以往秘地扩张几许,皇廷可有记载?”

  周斌道:“在下只知,此前立过两次碑。”

  “看来明日得从东面进入秘地。”古玄若有所思,随即意识到失言,“在下只是建议,我等行止自当由曦皇定夺。”

  周斌微微一笑:“皇祖正有此意,否则不会将汇合点定在此处。”

  默然不语的南宫殇,忽然望向侧前方,就见贺威衣袂飘飘,疾掠而来。

  三人停下话语,贺威很快掠到近处,落在一块岩石上,朝周斌拱手:“在下来迟一步,斌高人见谅。”

  周斌没有托大:“皇祖只说日落在此汇合,贺大高人来得正是时候。”

  贺威盘膝坐下:“但凡鄙宗采药者,均需上报采药经历,记录成册,在下曾通读此册,上次采药者尚有遇到三品妖类……”

  穆戎听出对方的言下之意,出声打断:“千秋福地的三品妖类超过十尊,但凡有灵药的三品妖类领地,在下逐一光顾过,可都没能遇见三品妖类。”

  古玄接声:“断月崖的化石兽,已进阶三品。”

  周斌一挑眉梢:“书高人想必去过断月崖,可有击杀化石兽?”

  古玄摇摇头:“化石兽本事诡异,并不好对付,在下只将其引开。”

  南宫殇道:“在下从大缺峰附近隐身经过,曾见过泣月禽禽王。”

  大缺峰正是泣月禽老巢,此峰与清虚湖一样,都没有灵药生长。

  贺威望向灰雾:“三品妖类不会无故失踪,说不得就与秘地有关。”

  周斌朗声道:“不管如何,有皇祖亲自带队,必能征服秘地,堪破真相。”

  他们再交流几句,东方麒、北辰烟、宁可和赵峻联袂而来。

  宁可少妇模样,一身暗黄羽衣,赵峻肌肤黝黑,体型昂藏,身着黑色斗篷,两人皆为九元宗探索者。

  北辰烟二十来岁,虽姿色平凡,一身粉衣却衬托出玲珑有致的傲人曲线。

  此三人都含笑招呼,唯独东方麒孤傲如松,仅仅拱了拱手,似乎不屑出声。

  一番见礼后,此四人都盘坐在岩石上,彼此离得挺近,隐隐有抱团的意味。

  周斌看看天色:“夜幕降临,蒋高人和薛高人却尚未到来,莫非出了意外?”

  贺威正色道:“千秋福地何等凶险,蒋师弟性子冲动,难免会遭遇危机,明早才进入秘地,今夜且在此地等等。”

  穆戎连忙接声:“贺道友所言甚是,无论如何,我等都不能抛弃他们。”

  周斌闻言,没有再说什么,他虽是皇族武士,却非探索者领队。

  倒是南宫殇朝古玄传音:“此二人分明在一唱一和,蒋奘和薛圭多半已遭遇不测,咱们虽然联手,可真要碰上万劫不复的危机,他们恐怕会相依为命。”

  “若如你所言,咱俩就互为倚靠。”古玄双目微眯,“那四位显然在别处汇合,再一同前来。”

  南宫殇声音微沉:“想来他们因等待蒋奘和薛圭,才会姗姗来迟。”

  古玄微挑眉梢:“如此一来,探索者就形成道苗和武士两阵营。”

  ……

  一夜平静度过。

  天刚拂晓,九位打坐调息的探索者纷纷睁眼。

  蒋奘和薛圭果然失约,探索者心照不宣,都没有再提他们的名讳。

  四位武士相互传音几句,脸色凝重许多,连东方麒都收敛几分傲气。

  周斌一站而起,整理仪容,郑重道:“诸位,在下这就请出皇祖分神。”

  其他探索者纷纷站起,神色或肃穆,或庄重。

  周斌当即取出一枚金色玉符,用左手捧着。

  右手指甲划破手指,挤出一滴鲜血,融入玉符中。

  接下来,双手朝天捧起玉符,躬身闭目。

  “恭请皇祖出符!”

  就见玉符表面血光闪烁,从中飞出一团金光,直接没入周斌眉心。

  王莽神往道:“那金光正是曦皇分神,只有法相境才有此无上神通。”

  周斌双目紧闭,保持捧手姿态,纹丝不动,眉心穴闪烁出淡淡金光。

  小山上空突然风起云涌,转眼就汇聚成一大片阴云,从中传出闷雷声。

  八位探索者纷纷仰望空中,古玄发现阴云汇聚处,距离地面不足四十丈,就比秘地灰雾高一些。

  王莽解惑:“风水绝阵感应到法相分神,当空酝酿离火神雷。此地的虚空禁制如此之低,难怪小晴昨日不肯飞过灰雾。”

  见到空中阴云没有霹下赤色闪电,古玄暗松一口气,重新望向周斌。

  王莽迅速道:“但凡法相分神都能寄舍,与夺舍不同,曦皇分神只要将周斌元神暂时封印,就能驱使周斌身体。”

  十几息后,周斌的眉心金光一闪而逝,此肉身完全由曦皇主宰。

  风水绝阵似乎感应不到法相分神,闷雷声戛然而止,阴云逐渐散开。

  就见周斌的身体睁开双眼,目光深邃如古井。

  八位探索者连忙躬身行礼:“拜见曦皇!”

  “诸位免礼。”

  曦皇收回金色玉符,稍微活动下手脚。

  “本皇虽寄舍此身,亲临此地,但受绝阵制约,无法发挥太多神通,还要仰仗诸位。好在诸位战力超群,心智不凡,必能将秘地查个水落石出。待问道盛典结束,就能兑现赏赐。”

  与首辅莫问的威严不同,曦皇给人感觉如沐春风,如一名慈祥老者。

  古玄暗自吐槽,曦皇的话语虽中听,却要从秘地活命,才能得到赏赐。

  贺威低眉顺目,当先恭敬出声:“启禀曦皇,在下心有疑问,此时此刻,不知当讲不当讲。”

  曦皇望向贺威,单手一摆:“贺小友但说无妨。”

  贺威连忙道:“在下为何会成为曦皇钦定的探索者?”

  古玄暗自惊讶,原来贺威的探索者名额,并非灵渺宗内定,竟是曦皇钦定。

  曦皇呵呵一笑:“贺小友此话,想来是落魄真人的疑问。不仅贺小友,穆小友和殇小友也是本皇钦定。此举自有用意,时辰尚早,诸位且坐下说话,”

  待八位道苗盘坐在岩石上,曦皇也就石盘坐,连蒲团都没有取出。

  “诸位能成为探索者,必有过人之处,或多或少听过一些秘辛。但凡低等界面,每隔数百年,最多上千年,都会出现劫数。每逢劫数降临,必有应劫者,替修行界承受劫数。”

  曦皇侃侃而谈,一干道苗都凝神细听。

  “本皇是上次劫数的应劫者,借助劫数大势,建立大曦皇朝,如今已过数百年,恰逢诸多灵体现世,意味着劫数将再次降临,且是罕见的天地浩劫。”

  古玄在秋月斗法就听过类似话语,此时再听曦皇提起,只觉得明悟许多。

  贺威若有所思:“曦皇言下之意,莫非秘地的产生与天地浩劫有关?”

  “正是。”曦皇点下头,“若放任秘地不管,千秋福地迟早变成沙漠,此为浩劫之始。玲珑界有史以来,小劫数的应劫者皆为灵体修士,大浩劫并非如此,有灵体修士,有大气运者,更有庸俗之辈。”

  穆戎问:“曦皇,此番天地浩劫,是否我等皆有可能成为应劫者?”

  曦皇含笑纠正:“身怀灵根者,皆有可能。”

  此话一出,四位道苗面面相觑,神色复杂,四位武士则暗自叹息。

  “大浩劫始于秘地,由应劫者探索秘地,再合适不过。”曦皇稍微停顿,“另外一点,本皇预感自身在秘地有一劫,不论如何卜算天机,都不得其解,需借助诸位气运,应对此劫。”

  古玄问:“曦皇,灵渺宗狄虹高人身具灵体,为何不是探索者?”

  曦皇轻笑:“并非本皇小视女修,玲珑界的应劫者历来皆是男修,且贺小友的气运比狄小友浓烈得多。”

  相比虚无缥缈的大劫,南宫殇更关心秘地探索,当即问:“秘地就在眼前,不知曦皇有何发现?”

  曦皇缓缓道:“本皇与诸位谈话,就在借机暗察秘地。灰雾的确诡异,即便是本皇的神识,也仅能探视三丈左右。秘地的扩张,导致绝阵自发防卫,虚空禁制压得极低,诸位方才想必已亲眼目睹。”

  穆戎问:“那我等该如何探索秘地?”

  “直捣黄龙。”曦皇脱口而出,“据本皇查探,秘地的玄机在中心处,若非灵物蚕食灵气,就是有异物搅乱天机。”

  不待探索者发问,曦皇正色吩咐:“为安全起见,本皇隐身先行,诸位在后,不可过于分散,免得发生意外,本皇鞭长莫及。”

  :。:

看过《吾命不由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