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吾命不由天 > 第134章 湖妖

第134章 湖妖

  某处山岗上,三名西门世家嫡系的银衣战修,正在围攻西门台。

  地面除了两具银衣战修尸体,还有西门斋的断肢残骸,死状凄惨。

  这队银衣战修的驭力法,名为《兼流劲》,是吕彪由《激流劲》改创而成。

  银衣战修信手一挥,就有一条真气流席卷而出。

  不同的真气流,能当空组合成更大的真气流。

  施展人数越多,组合成的真气流威力越大。

  西门斋的身体,就是被浩大真气流硬生生轰碎。

  三位银衣战修身影翻腾,双手连连挥动,一条条气势汹汹的真气流,从四面八方卷向西门台。

  西门台戴着一双兽皮手套,左击拳,右推掌。

  斗大的气拳和气掌凭空浮现,层出不穷。

  气拳当空击向真气流,气掌则拍向真气流,虚空轰轰作响,白气弥漫。

  可西门台手忙脚乱,完全落入下风,危在旦夕。

  古玄腰间贴着匿身符,正好来到山岗下方,自然不会错过此机会。

  身影几次闪烁,古玄瞬移到战修甲侧面,随手一挥,虚劲席卷而出。

  战修甲一推双掌,两股真气流从掌心发出,当空融合为一股更大的真气流,汹汹卷向西门台。

  纵然如此,真气流规模依然不及古玄的三成。

  战修甲面容冷酷,即将腾身时,悄悄卷到体表的虚劲,就化为一条无形锁链,将其牢牢捆住。

  战修甲陡然大惊,只觉得浑身被束缚,不仅腾空不成,还径直往下掉。

  王莽出声:“老夫推断无误,近身施展虚劲,果然不用念力引导。”

  战修乙见到战修甲的异样,正要出声询问,可古玄已瞬移到近前。

  虚之链凌空一捆,战修乙重蹈覆辙,紧接着是惊疑不定的战修丙。

  三名战修诡异地从天而降,西门台虽然一头雾水,却立马发动攻击。

  就见他面露杀机,握紧兽皮手套,接连击出三拳。

  霎时间,三个斗大的白色气拳凭空浮现而出,逐一轰向银衣战修。

  一串轰然大响,三颗头颅被击得粉碎,无头残尸当空坠落,血染大地。

  附近地面白光一闪,古玄忽然现形而出。

  西门台先是一愣,接着神色复杂,惴惴不安,随后深吸一口气:“多谢书少爷救命之恩。”

  古玄面无表情:“此地发生何事,西门子弟为何自相残杀?”

  西门台身体微躬,眼神敬畏:“在下与兄长本在此采药,可银衣战队突然袭击,连招呼都不打,我等拼命抵挡,虽击杀两名战修,兄长也因此陨命,若非书少爷及时到来,施以援手,在下焉有命在。”

  “银衣战队冒犯在先,死有余辜,本少爷还有要事在身,你好自为之。”古玄说完,转身欲走。

  西门台一咬牙,扬声叫唤:“还请书少爷留步,在下有要事相告。”

  古玄头也不回,饶有意味:“若是尔等受西门豪教唆,企图暗算本少爷一事,不提也罢。”

  西门台暗自一凛,急忙狡辩:“在下战力低微,岂敢冒犯书少爷虎威,西门豪身上有一颗唤灵丹。”

  古玄淡淡道:“本少爷早已知晓,与西门豪勾连一事,当你一时糊涂,本少爷大可既往不咎,若再不识进退,且掂量下后果。”

  西门台略一犹豫,直接跪倒在地:“书少爷宽宏大量,不计前嫌,在下铭感五内,若能保命回归,必携犬子效忠飞少爷,至死不渝,日月为证,天地可鉴,还望书少爷成全。”

  “既然如此,令郎修道后,本少爷当照拂一二。”

  话音一落,古玄身体微晃,朝山岗下方瞬移。

  “多谢……”

  西门台话未说完,忽然抬头,只见到一道残影。

  “西门豪,识时务者为俊杰,休怪我无情。”

  ……

  清虚湖是千秋福地的一方净土,历次问道盛典,极少有采药者打扰。

  此湖四面环山,湖面如镜,澄澈异常,湖边杨柳依依,风景如画。

  一道玄色身影连连闪烁,很快瞬移到山头。

  古玄长身而立,望向不远处的岩石:“本以为能先到一步,不想景掌使早已在此等候。”

  岩石上白光一闪,景休现形而出:“距离晌午还有两三时辰,书少爷能提前到来,出乎在下意料。”

  古玄缓缓走来,坐在岩石上,俯视清虚湖:“想来景掌使只在此静守,尚未惊动百爪妖。”

  “在下蹉跎半生,都在寻找虚劲,早已养足耐性,不差一时半会。”

  景休微微一笑,手指湖边,眼眸深邃如波。

  “书少爷且看湖边,虽说风光绮丽,可那些杨柳压根不像天生。”

  古玄轻笑:“若非天生,就是有人种植,看来青虚子确实在此待过。”

  景休摊开双臂,目光环扫:“二十年前,在下遍寻周边,一无所获,唯一的玄机,想必就在湖中。”

  古玄一站而起:“湖中不利于施展法技,这就引出百爪妖,与之一战。”

  景休侧头问:“书少爷打算如何引妖?”

  “我有一种香味,对妖类有诱惑力,曾在落魂谷诱过青角牛,且来试试。”

  说话间,古玄单手靠近储物袋口,王莽的念力立即裹出一个玉瓶。

  景休见状,连忙站到一旁,紧盯着玉瓶。

  古玄拔出瓶塞,将玉瓶搁在岩石上,无形的龙涎香缓缓飘出。

  王莽建议:“既然百爪妖癖好吞噬宝物,不妨将火离晶一并取出。”

  古玄的双手连忙靠近储物袋口,王莽的念力很快裹出火离晶。

  “此为火离晶,一种天材地宝,用以炼器,可投百爪妖所好。”

  见景休面有疑色,古玄稍微解释一句,才将火离晶放在玉瓶旁边。

  “书少爷思虑周祥,因势利导,在下佩服。”

  景休一点就透,当即掏出一个储物袋,真力一催,从中掉出一根木棍。

  此棍通体浅灰,棍长近丈,表面铭有密密麻麻的法符,散发出古朴气息。

  见识过西门磬的弧刀,古玄对木质宝物没有丝毫轻视,多瞅了长棍一眼。

  景休手持木棍,一端插入地面,浅笑道:“此乃催心棍,极品符器,在下最趁手的宝物。”

  古玄正要回话,忽然神色一动,目光掠向远处。

  哗啦一声,平静无波的湖面突然水花四溅,一颗银色圆球冲天而起。

  景休神色一凝,浑身气势攀升,陡然大喝:“那就是百爪妖!”

  银色圆球径长半丈有余,表面并非光滑一片,而是如毛线团一般,仿佛诸多小蛇缠绕而成,能隐隐见到细小触须。

  上升到数丈高,银色圆球疾速旋转,朝古玄所在山头滚滚而来。

  古玄连忙拿起玉瓶,塞紧瓶塞,收入怀中。

  龙涎香在落魂谷浪费过多,得省着点用。

  景休神情肃然,当即腾身而出,手持木棍,凌空双脚互踏,身体再度拔高。

  银色圆球正好滚到近前,似乎认出景休,不知从何处发出一声轻叫。

  “孽障,既然认得老夫,还不快停下!”

  景休大喝一声,身体从天而降,双手举棍,高高扬起,随即双臂一甩,棍锋猛然砸向银色圆球。

  木棍触及银色圆球时,棍锋骤然闪烁出灰光。

  银色圆球表面,同时闪烁出淡淡银光。

  哐当一声响,灰光银光各自一闪而逝,银色圆球当空停下。

  景修却倒飞而出,随即连续后空翻,稳稳落在小山头,单臂持棍斜展。

  王莽出声:“景休纵然战力不俗,可绝非百爪妖对手,二十年前居然能大战三日,若非有猫腻,就是此妖手下留情。”

  景休瞪着百爪妖,厉声大喝:“二十年前,老夫苦苦相求,只为入湖一探,绝无冒犯之意,你这孽障却屡屡阻拦,老夫今日请得帮手,再来一较高下!”

  百爪妖怒叫一声,声如牛哞,银色圆球当空一旋,继续滚滚而来。

  古玄面露精光,单手一挥,发出一条雄浑的真气流,当空席卷而上。

  景休连忙助攻,脚下拉开架势,双手持棍,连挥数下,一道道灰色棍芒,闪电般激射而出。

  银色圆球不闪不避,直接撞向汹汹卷来的真力流。

  所过之处,真气流轰隆隆爆开,白气往两边翻卷。

  银色圆球仅仅表面银光闪烁,非但安然无恙,速度还丝毫未减。

  一道道灰色棍芒,击向银色圆球,同样不起作用,纷纷一闪而逝。

  古玄面容凝重,没想到百爪妖连爪子都未亮出,就如此难对付。

  当即取出一张催罡符,真力一贯,化为三道金色光箭,飚射而出。

  银色圆球面对罡芒,同样横冲直撞,只是表面闪烁出耀眼银光。

  金光银光猛地爆闪,结果金色光箭消失不见,银色圆球继续滚来。

  百爪妖距离岩石渐近,景休就要再次出招,可见到古玄单手一挥,却没有法技出现,就静观其变。

  古玄正是施展虚劲,王莽的念力已锁定百爪妖。

  虚劲一卷到近前,就化为一条无形锁链,将银色圆球层层捆住。

  百爪妖终于停下,朝古玄诧异地大叫一声,随即表面银光爆闪,虚之链骤然断开消失。

  景休目光一闪,不禁有些疑惑,可此时此刻,容不得他分心多想。

  :。:

看过《吾命不由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