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吾命不由天 > 第133章 过夜

第133章 过夜

  千秋福地除了被法阵禁锢,其它和外界相同,随着余晖隐没,夜幕降临。

  某处参天密林中,多棵大树倒塌,支离破碎。

  狼藉的地面上,躺着两具采药者尸体,血肉模糊,面目难辨,还有半具斑斓虎残尸,连头颅都没有。

  古玄和江风来到密林中,见到如此触目惊心的战场,都面无异色。

  打量战场半晌,古玄忽然取出一个空储物袋,催动真气,收起半具虎尸。

  江风疑问:“斑斓虎仅是寻常妖类,尸身价值不高,书兄收其作甚?”

  古玄挑眉一笑:“带回去,饱餐一顿。”

  江风哑然失笑:“此举倒甚合我意。”

  古玄掂下储物袋:“若非临时起意,早在落魂谷,就该活捉一头牛仔。”

  “此地妖类颇多,书兄有大把时机动手。”

  江风伸手一引,两人走向不远处的洞穴。

  这是斑斓虎老巢,他们原本想击杀斑斓虎,占洞过夜,如今倒省得动手。

  洞穴颇为宽敞,里头漆黑一片,可两人夜能视物,都不受影响。

  江风盘坐蒲团上,取出一个储物袋:“今日连连采药,多亏书兄出手相助,方能如此顺利,里边的灵药还望笑纳。”

  两个蒲团挨得挺近,古玄瞅了眼储物袋:“江兄言重,落魂谷还好说,粉瘴林那边,即便我没参与,江兄也能采得生息菌。”

  江风笑道:“若非书兄同往,以战力震慑,霜花狸焉能那般通情达理?”

  古玄问:“灵药为鸿运鼠所寻,想来价值不菲。”

  江风朗声道:“里面灵药不多,值半颗唤灵丹。”

  “那就是两千五百贡献值,鸿运鼠果然了得。”古玄有些诧异,“江兄接下来有何打算?”

  江风没料到古玄突然换话题,当即回道:“按既定计划,明日继续采药,后日蛰伏,不参与掠夺。”

  “江兄不愁唤灵丹,自当保命为上。纵然如此,明日也有诸多风险,我身无重宝,且送江兄三张伪罡符和三张催罡符。”

  说话间,古玄单手靠近腰带,王莽的念力连忙从储物袋裹出六张符箓。

  江风接过符箓,仔细打量,甚至探出念力:“两种符箓有何功用?”

  待古玄简略解释,江风耸然动容:“世间竟有如此奇符,真是闻所未闻。”

  当年瓜分俞兵宝物时,江风就见过伪罡符,只是对其印象不深,并没有将二者联系起来。

  古玄道:“此二符都能与虚之箭配合施展。”

  江风连忙收起符箓,轻叹一声:“虚劲的威力毋庸置疑,却需念力引导,压根不适合群战。”

  古玄收起储物袋,略一思量:“转化的虚劲,需要念力引导,自身修炼的虚劲应当不用。”

  “卷轴并无相关记载,否色我就会修炼虚之矛,只单一对敌,群发的虚之箭太过浪费虚劲。”

  江风摇头惋惜,解下腰带上的一枚灰色玉符。

  “此为替劫符,鸿运鼠寻到的秘符,一经捏碎,能激发灰光防御,可惜仅剩三枚,不能多给。”

  “如此保命重宝,能有一枚在身,就已知足,多谢江兄厚赠。”

  若是其它宝物,古玄兴许会婉拒,可他在圭山石窟见过替劫符的防御,毫不犹豫地接过,系在腰带上。

  见古玄郑重对待,江风满意道:“我看过不少采药者传记,问道盛典首日,诸多好战妖类会四处攻击采药者,直到首日夜晚,才纷纷隐匿蛰伏。”

  古玄微笑:“若我是此地妖类,会提前隐匿,问道盛典二十年才一回,只要熬过三日,何愁没有灵药?”

  江风点头:“书兄所言甚是,可妖类终非人类,更多屈从于血脉天性。”

  ……

  两人轮流调息。

  子时方过,远处林中忽然传来一连串细微声响,类似小兽在地面走动。

  守夜的古玄连忙睁开双眼,打算去看看动静。

  回头一瞅,江风双目紧闭,正入定调息,显然对古玄的守护很放心。

  没有打扰江风,古玄独自起身,走到洞口,身体微晃,骤然消失不见。

  转眼间,古玄悄无声息地隐匿在树冠中。

  虽然夜黑风高,却能看见一群钻地鼠,正在地面啃食采药者尸体。

  修行者的血肉,对于普通兽类是大补之物。

  钻地鼠密密麻麻,足足有数百只,显然没有发现古玄的窥视,乐不可支,啃得津津有味。

  有些钻地鼠为了争夺人肉,还相互较劲。

  古玄放下心来,正想返回山洞,忽然眉头一动,再次望向钻地鼠。

  略一思量,古玄微晃身体,瞬移到地面,双手迅疾一探,各抓起两只钻地鼠。

  身体再一晃,古玄形如鬼魅,消失得无影无踪。

  周围的鼠群受到惊吓,陡然停下啃食,目光四处扫视,却没有发现异样,于是继续享用美餐。

  直到古玄返回山洞,被抓的钻地鼠依然使劲张牙舞爪,惊叫连连。

  虽然无济于事,可垂死挣扎才是鼠辈风范。

  受惊叫声干扰,江风从入定中醒来,目光一扫,诧异不已:“钻地鼠?”

  古玄盘膝坐下,稍微解释:“此鼠可挡符宝。”

  江风一愣,随即反应过来,神色古怪:“该说书兄聪敏,还是鬼点子多?”

  古玄递出两只钻地鼠,洒然一笑:“符宝虽可怕,并非不可抵御,此鼠藏于大袖,必有大用。”

  江风接过钻地鼠,仔细打量几眼:“书兄之才,我是万万不及。”

  古玄没有回应,单手靠近储物袋口,王莽的念力立马裹出一条细绳。

  阴流剑一挥,细绳断成两截,逐一将钻地鼠捆得严实,才满意收入怀中。

  江风有样学样,捆绑后的钻地鼠藏于大袖,倒能与鸿运鼠作伴。

  ……

  夜晚安然度过。

  天刚拂晓,见古玄睁开双眼,江风道:“书兄,我得赶去采药,先走一步。”

  古玄含笑点头:“还请江兄小心为上。”

  江风离开后,古玄依然盘坐在蒲团上:“前辈,我是否立刻前往清虚湖?”

  王莽回应:“除了清虚湖和秘地,其它目的都已达成,自行斟酌。”

  古玄摇摇头:“还有潜在目的,比如西门磬。”

  王莽轻笑:“你若有心击杀西门磬,当初就该答应与他联手采药,此时才下决心,势必到处奔波。”

  古玄双目微眯:“此人态度不明,终究是隐患。”

  王莽沉默少顷:“西门飞若趁机收拾西门豪,将会一人独大,未必是好事,不妨给他留个对手。”

  “姜还是老的辣。”

  古玄会心一笑,这才整理起储物袋。

  先取出抢自江湖武士的三个储物袋,将里面的宝物转移到战利品储物袋。

  再取出装有灵药的储物袋,真力一催,将里边的玉盒尽皆倒出。

  玉盒仅有十几个,古玄逐一打开,细看灵药。

  除了五个玉盒装有晶甲蟹,其余玉盒内的灵药有好几种,古玄都认不全。

  王莽道:“江风没有虚言,这些灵药价值颇高。”

  晶甲蟹除了甲壳透明如冰,形体稍大,其它都与寻常螃蟹一样。

  五只晶甲蟹已被杀死,否则无法收入储物袋。

  古玄将晶甲蟹通通转入妖肉储物袋,里头已有半具斑斓虎残尸。

  古玄收起储物袋:“皇廷改变奖励规则,相比以往,恐怕难度更大。”

  此次问道盛典,五千贡献值奖励一颗唤灵丹。

  贡献值以上交灵药的总价值计算,一贡献值等于一块下品灵石。

  王莽道:“以往是三份唤灵丹主药,奖励一颗唤灵丹,竞争残酷,采药者死亡过多,如今更改规则,选择余地大出许多。”

  古玄长身而起,伸展腰肢,微微一笑:“我且径直前往清虚湖,遇到采药者,再抢一些储物袋。”

  ……

  某处阔叶林中,长有不少艳丽的三彩云芝。

  此灵药形状如花,每一瓣半圆形的菌盖上,均有三道彩色纹路。

  一棵阔叶大树主干处,一名东方世家武士半蹲在地上,挖掘三彩云芝。

  另一名东方世家武士站在一旁,目光来回扫视,浑身警觉,蓄势待发。

  古玄用匿身符隐形,下丹田有一颗中品回力丹,正在阔叶林上方连连瞬移。

  当王莽的念力见到两位东方世家武士,古玄毫不犹豫地瞬移而来。

  古玄并不着急动手,站在不远处,静静看着对方娴熟的挖掘动作。

  危机近在咫尺,警戒的东方武士却毫无察觉。

  采药的东方武士很快挖出几朵三彩云芝,分别装入玉盒,收进专用储物袋,心满意足地站起。

  就在这时,古玄微晃身体,瞬移到近前,双手齐出,连封数个腧穴。

  两名东方武士骤然动弹不得,纷纷大惊失色。

  待搜走所有储物袋,古玄才解开他们的腧穴,身体一晃,瞬移消失。

  两名东方武士劫后余生,惊魂未定,各自在春风中凌乱,不知所措。

  正如江风所言,妖类在昨晚纷纷隐匿,使得诸多采药者大肆采药。

  一路走来,古玄已抢过三次储物袋,乐此不彼。

  古玄只抢不杀,与其他杀人越货的采药者相比,堪称仁慈的化身。

  途中就有好几处充满尸体、鲜血和灰烬的战场,血腥味萦绕不散。

  :。:

看过《吾命不由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