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吾命不由天 > 第118章 回庄

第118章 回庄

  飞泉城是距离萃山最近的城池,楚怜在此城闻风巷买了一座宅院。

  是日夜晚,古玄只身前来飞泉城,先搭马车到附近巷弄,再走到闻风巷。

  按照荀东的描述,古玄轻易找到宅院,敲响紧闭的木门,却无人开门。

  古玄后退两步,身体稍微一纵,轻易跃过围墙,落到狭小的庭院中。

  咯吱一声,某间亮着灯火的房门正好打开,走出一位清瘦的灰衣少年。

  见到庭院的陌生人,灰衣少年立刻顿住脚步,神色戒备,警觉道:“来者何人,居然擅闯民宅!”

  房门未关,正在里头看书的楚怜目光一掠,连忙出声:“小剂,不得无礼,那是自家少爷。”

  小剂这才反应过来,凛然道:“小的有眼无珠,言语失当,还请少爷降罪。”

  对于穷苦少年,古玄一向有好感,笑道:“你没见过本少爷,何罪之有?”

  小剂连忙称谢:“多谢少爷宽宏大量。”

  见楚怜小跑出来,古玄挥挥手:“你自个去忙,本少爷要与楚怜叙话。”

  “是。”小剂恭敬应一声,连忙迅步离开。

  楚怜站在廊上,注视古玄,喜形于色:“少爷,两年多不见,奴婢日日牵肠挂肚,甚是想念。”

  古玄停下脚步,仔细打量楚怜一眼,赞道:“楚怜未满十八芳龄,气质就今非昔比,我心甚慰。”

  楚怜伸手一引:“请少爷到书房叙话。”

  书房不大,除了文房四宝,书籍屈指可数,但窗明几净,布局清新雅致。

  主仆二人相邻而坐,古玄直接问:“两三月来,嫡系有何动静?”

  楚怜正襟端坐,简略汇报:“嫡系大比在即,参与的武士都在磨拳擦掌,兴许是三大道子闭关,一干道苗反倒兴致缺缺。”

  见古玄点下头,楚怜续报了些无关紧要的小事,多是道苗间的勾心斗角。

  古玄默默听罢,没有表述心思,转而问:“小剂是否靠得住?”

  楚怜娓娓道:“小剂本为城中乞儿,父母双亡,举目无亲。奴婢缺乏人手,见其识文断字,处事机警,就将其招来,调教数月,诸事均能办妥,从未出过纰漏,如今已是心腹。”

  古玄沉吟少顷:“既然如此,小剂调往书香院。你们仨都在外办事,荀东嘴上不说,心里却挺羡慕,就将他调出来,具体负责事宜,你酌情安排。”

  楚怜浅笑:“小剂能跟随少爷,是他的福分。荀东的事务,到时看他意愿。”

  古玄取出三个储物袋,放在书桌上:“储物袋人手一个,里头资源不少,价值相当,慎重使用,尽量不在嫡系子弟面前展露。”

  楚怜瞅了储物袋一眼,正色道:“多谢少爷厚赐,奴婢谨记,当不误事。”

  ……

  小剂直接随古玄来到书香院,一路兴奋不已。

  从荀东口中没能得到有价值的消息,古玄吩咐他与小剂交接日常事宜。

  古玄走到飞花院时,天刚拂晓,院门紧闭,里头却传出练拳的声响。

  站在台阶上,古玄凝神细听,没听出啥名堂,就敲了敲院门。

  厚重的木门打开一条缝,一颗小脑袋探了出来,不是小白还有谁。

  小丫头显然刚起床,还没洗漱,发丝凌乱,睡眼惺忪,还打了个哈欠。

  古玄一瞅就来劲:“小白,你若被西门飞虐待,大可到书香院当管家。”

  “才不要。”小白揉了揉睡眼,脑袋迅速缩进去。

  西门飞的大喝声随即传来:“西门书,大清早就跑来挖墙脚,岂有此理?”

  古玄推门进去,见西门飞已收拳,笑道:“本少爷一路奔波,身心俱疲,飞弟居然有闲工夫耍拳。”

  西门飞一翻白眼:“净说风凉话,自个坐。”

  古玄坐在石椅上,四处瞅瞅:“时辰尚早,为何没见到意叔公?”

  “爷爷夜访故友,一宿未归。”西门飞身上有汗,敞开怀抱,迎风而立,“书哥每逢出行,必有大事。”

  古玄疑惑:“此番出行洗心,似乎没啥大事?”

  西门飞伸展双臂:“湘姐月前回庄,提过书哥的风流韵事,这才叫人羡慕。”

  古玄笑笑:“我与狄高人八字还没一撇。”

  西门飞走过来,坐在古玄旁边:“冷月真人亲口允诺,给湘姐一颗唤灵丹,此事多少有书哥的因素。”

  古玄正色道:“狄高人当日同行,纯属洗心,日后如何发展,且看缘分。”

  西门飞这才面露满意之色:“书哥洗心数月,庄中有不少大事发生。”

  “说来听听。”

  古玄听到细碎的脚步声,侧头一瞅,就见小白端着托盘走来。

  小丫头尚未梳妆,托盘上放着两碗桂花莲子羹,热气腾腾,香味扑鼻。

  托盘放在石桌上,小白将大碗莲子羹端给西门飞,小碗羹却留给古玄。

  古玄瞪大眼眸:“小白,本少爷可是贵客,你再瞅瞅,确定没有端错?”

  小白微哼一声,双手抱着托盘,慢悠悠离去。

  西门飞开怀道:“那碗本是小白的早膳,书哥来得巧,才有此口福。”

  古玄笑笑:“那我岂能霸占她人早膳。”

  西门飞拿起调羹:“无非再熬一次,小白才不会挨饿。此羹以灵米熬成,口味独特,书哥且尝尝。”

  古玄吹散热气,舀半调羹入口,露出满意神色。

  接连尝了几口桂花羹,西门飞才续道:“嫡系传出小道消息,此番问道盛典,曦皇将率领十位勇士,探索千秋福地,奖励丰厚,具体事宜,不得而知。”

  古玄神色如常:“此前见过楚怜,略有耳闻,虽不知详情,想来更加凶险。”

  西门飞放下调羹,点头赞同:“山庄大比以武士为主,有意参与问道盛典的道苗,只需向前五名武士挑战即可,嫡系大比亦然。”

  古玄一挑眉梢:“对我而言,倒是好消息。”

  西门飞轻笑:“的确是喜讯,书哥到时直接挑战头名武士,一战定乾坤。”

  古玄略一思量:“武士大比需要多久?”

  西门飞暗自一算:“大概半个月,书哥还有一个月工夫准备。”

  古玄追问:“其他道苗有何动静?”

  西门飞缓缓道:“湘姐得冷月真人一诺,无需参与问道盛典,两位外姓道苗尚未出关,西门豪月前外出游历,尚未返回,西门磬一直在庄内,无所事事。”

  温热的莲子羹口感最佳,古玄迅速吃完,放下空碗,掏出五张化罡符。

  “两次历练所得,不成敬意,我有意再次闭关,就先走一步。”

  西门飞瞅了桌面的化罡符一眼:“看来书哥收获不小,我且笑纳。”

  ……

  归还乌翎鹤,古玄刚离开小息岛,就在沏湖边意外遇到西门磬。

  尽管有西门书的记忆,古玄当面见到西门磬,依然忍不住多瞧一眼。

  此人一身灰袍,瘦如竹竿,不仅尖嘴猴腮,由于早年受过伤,还少了左耳。

  西门磬斜靠着湖边的柳树主干,双手抱臂,面无表情道:“书少爷,若我没有记错,十几年来,这是咱们首次私下见面。”

  “私下见面?”古玄双目微眯,“看来磬少爷有意在此等我。”

  西门磬双手一摊:“我本要驾鹤前往皇城,听闻书少爷前来沏湖,相请不如偶遇,就在此等候。”

  古玄轻笑:“磬少爷消息灵通,令人佩服,咱们难得见面,且坐下一叙。”

  湖畔有不少长条石椅,供人赏景,古玄走过去,坐在石椅上。

  “恭敬不如从命。”西门磬没有避讳,施施然坐在古玄身边,“我本以为,书少爷会抱有敌意,甚至撂脸色,甩袖走人。”

  古玄瞅向西门磬:“同为旁系道苗,彼此无怨无仇,为何要有敌意?”

  “以年岁论,我算上一辈道苗,不曾想闭关数载,山庄几乎沧海桑田。”

  西门磬捡起一颗石子,甩手扔出,石子在湖面连连跳跃,如蜻蜓点水。

  古玄接声:“本少爷因此遭逢大难,所幸夺舍重修,保住元神,如今只差念力,就能修为尽复。”

  “书少爷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西门磬稍微停顿,“出关了解形势后,我见过西门豪与西门飞,最终选择与西门豪为营,书少爷可知道原因?”

  古玄猜测:“想来西门豪允诺了唤灵丹。”

  西门磬摇摇头:“唤灵丹并非主因,西门飞从骨子里厌恶我的容貌,西门豪和书少爷却不会如此。”

  古玄轻笑:“飞弟若得知此话,不知作何感想。”

  西门磬再次捡起一颗石子:“书少爷大可将原话奉告,我本就看他不顺眼。”

  “虽与飞弟亲近,可本少爷并非多嘴之人。”古玄一转话锋,“磬少爷特意等候,不知是何用意?”

  西门磬扔出石子,直抒胸臆:“我需要唤灵丹,问道盛典时,想与书少爷联手采药,互为倚仗。”

  “实不相瞒,我已承诺和他人联手。”

  古玄单手探入大袖,王莽的念力连忙从储物袋裹出一枚玉符,正是江涛给的青色定位符。

  西门磬瞅了玉符一眼,立即回过头:“既然如此,只得作罢,此番多有打搅,还望书少爷海涵。”

  古玄收起玉符:“凭磬少爷的战力,定能在千秋福地大有斩获。”

  西门磬站起来:“承书少爷吉言,就此告辞。”

  :。:

看过《吾命不由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