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吾命不由天 > 第117章 待兔

第117章 待兔

  古玄将石桌扶正,底座依然盖住小洞口,又将破裂的石椅移到角落。

  站到紧闭的石门前,古玄仔细观察,石门下半部分有八个小孔笔直并排。

  王莽介绍:“此门机关简易,手指伸入小孔,使劲抬起即可。”

  古玄半蹲身,手指逐一伸入孔洞,使劲一抬。

  咔的一声闷响,石门骤然移进顶壁,直接卡主。

  古玄缓缓走出石室,来到一处平整的大厅。

  略一观察,顶壁嵌有夜明珠,内壁空荡荡,左右两侧各有两间石室,地面同样有一套石桌石椅。

  至于大厅最外面,有一面闪闪发亮的黄色光幕,显然就是洞府出口。

  古玄感到诧异的是,站在大厅中,竟然听不到外边瀑布的轰隆声。

  王莽介绍:“右侧那间是老夫当年的修炼室,石门开启方式一样。”

  古玄略一沉吟,忽而面露杀机:“我在大厅修炼即可,汪伶一破阵,就将其击杀,不说丝毫废话。”

  王莽没有异议:“也好,若就此击杀汪伶,日后冲击罡力境,就能降低父仇方面的心魔。”

  古玄双目微眯:“至于前辈的储物袋,来日击杀西门棋,再设法对其搜魂。”

  王莽思量:“神识才能开启老夫的储物袋,西门棋若不想暴露,只会私下保留,不至于到处张扬。”

  古玄将敞开的石门封闭,取出一面蒲团,盘坐在地面上:“只服用养力丹,暂且不压缩真力,多进行周天大循环。”

  王莽赞同:“压缩真力耗费时日,两月之内,若汪伶并未前来,你就得回庄,否则赶不上大比。”

  古玄没有再出声,取出一个玉瓶,从中倒出一颗中品养力丹,吞服修炼。

  ……

  一只神俊的丹顶鹤疾速飞向璃山,鹤背盘坐着三名气质不凡的女子。

  前面两名女子曾在璃山茅屋躲雨,正是西门世家的两位女武士。

  另一名长袖飘飘的粉衣女子,赫然是汪玲。

  丹顶鹤很快飞到璃山瀑布前方,得到黄衣女子的吩咐,当空悬停。

  紫衣女子指着瀑布,回头道:“伶姐所说的洞府,就在此瀑布后面。”

  汪伶回忆古玄当初的话语,眸光扫向水潭:“你俩当日可有探过潭底?”

  “没有。”紫衣女子摇摇头,“洞府的防护法阵,化罡符都无法破开,潭底应当没有异常。”

  “此言差矣。”汪伶微笑,“提供消息的武士,曾在潭中捡到一件宝物。”

  “我熟悉水性,且去潭底瞧瞧,当时没太在意。”

  黄衣女子腾身而起,凌空运转龟息法,身子再一扑,迅速跳入潭中。

  紫衣女子建议:“婷姐一时半会应当上不来,不如咱们先进瀑布。”

  汪伶点下头:“也好,你先进去,我随后就到。”

  紫衣女子一拍鹤背,腾跃而起,凌空两翻身,利落地扎进瀑布。

  “阿娇,进来。”

  汪伶展开身法,先掏出伏生袋,凌空收起丹顶鹤,才跟着腾入瀑布。

  站在潮湿的洞口,瀑布声轰鸣不绝,紫衣女子和汪伶先后蒸干衣物。

  仔细观察蓝色光幕,汪伶建议:“待婷妹一到,我等三人用化罡符试试,毕竟符宝仅有一枚。”

  紫衣女子瞅向汪伶,目光微闪:“若是六张化罡符都无法破阵,只能动用符宝,总不能白来一趟。”

  汪伶轻笑:“滢妹且放宽心,若舍不得符宝,我也不会千里迢迢赶来。”

  紫衣女子道:“伶姐总是这般善解人意。”

  汪伶若有所思:“潭底若无异常,此处有可能是空洞府,别抱太大希望。”

  两人没有等太久,就见黄衣女子穿过瀑布,衣裳湿漉漉,展露出姣好身段。

  紫衣女子连忙问:“婷姐,潭底可有发现?”

  “没有发现法阵。”

  说话间,黄衣女子席地盘坐,运转蒸气法。

  她一心寻找光幕,只扫了潭底小洞口一眼,就将其忽略,倘若用手触摸,就能发现透明禁制的存在。

  汪伶闻言,没有询问什么,重新观察蓝色光幕。

  紫衣女子道:“伶姐方才提议,咱们先用六张化罡符破阵,倘若无济于事,再动用符宝。”

  黄衣女子道:“此举甚好,符宝为保命之物,若只用来破阵,太过浪费。”

  待黄衣女子蒸干衣物,三人各执两张化罡符,同时催动真力。

  化罡符很快被激发,不同样色的罡芒飙射而出,通通击向蓝色光幕。

  可一阵璀璨的光芒爆闪后,蓝色光幕固若金汤。

  汪伶平静道:“待我回复真力,即刻激发符宝。”

  蓝色光幕遭到攻击时,朝向洞府大厅的黄色光幕,突然浮现出一圈圈蓝纹,形如涟漪,闪烁不定。

  王莽连忙出声:“有人攻击法阵,多半是汪伶。”

  古玄加速运转真力,返回下丹田,双目睁开,闪过一道逼人精光:“守株月余,终于有兔出现。”

  修炼一个多月,古玄用光五颗中品养力丹,每日驱使真力进行周天大循环。

  蓝色光幕之外,三位女子几乎同时回复真力。

  汪伶取出一枚青色符宝,握于掌中,随即催动真力,贯入法力凝珠。

  虽然炼出念力,可汪伶首次激发符宝,不敢大意,足足用了四十来息。

  汪伶手腕一扬,一杆青蒙蒙的光枪激射而出,散发出恐怖气息。

  青色光枪瞬间击向蓝色光幕,嗡的一声,炫目的青蓝两色光芒爆闪开来。

  朝向洞府大厅的一面,则是爆闪出黄色光芒,如晨曦初放,格外耀眼。

  “法阵已破!”

  古玄已长身而立,手握阴流剑,真气运至掌心,蓄势待发,听到王莽声音,连忙挥舞软剑。

  嗖嗖声连响,一道道柳叶形的白色剑光飙射而出。

  洞口的青蓝两色光芒刚刚爆闪消失,白色剑光就诡异射来,时机恰到好处。

  变起仓促,三位女子压根无从反应,娇躯被白色剑光没入,纷纷毙命,连惨叫声都没能发出。

  见到三位不速之客倒地而亡,古玄收剑归鞘,面无表情地走到近前。

  扫了汪伶尸体一眼,古玄沉声道:“父亲当初带着诸多遗憾被害,死不瞑目正是你应得的下场。”

  古玄蹲下来,逐一搜身,两位西门女武士各有两个储物袋,汪伶身上有一个储物袋和一个伏生袋。

  将尸体堆在一起,古玄丢出一颗烈焚丸烧尸。

  盘坐在蒲团上,古玄开始清点收获,五个储物袋内的物品都有不少。

  汪伶自不必说,作为西门棋的道侣,地位显赫,身家自然不差。

  历练途中,两位女武士击杀过不少武林败类,收获了许多战利品。

  地面的物品琳琅满目,如同小山,古玄却神色淡然,隐隐还有些嫌弃。

  两次历练下来,古玄不仅眼界大开,还收获满满,下品灵石都有三百多块。

  而汪伶的储物袋,连一块灵石都没有,最有价值的宝物,居然是蛇影匕。

  一番挑挑拣拣,古玄只拿了蛇影匕、一瓶下品回力丹和几张化罡符。

  其它宝物分成四等份,装在四个储物袋里,古玄打算赏给仆人。

  至于三位女子的私人俗物,通通丢入火中焚烧。

  玉瓶和化罡符收入自己的储物袋,古玄单手捧着蛇影匕,神色恍惚。

  “当初若无此宝相助,我万万爬不上孤目崖,兜兜转转,又回到手中。”

  王莽有些感慨:“除却本命法宝,老夫当年最趁手的法器,就是蛇影匕。往事已矣,且好生收着。”

  古玄郑重收起蛇影匕,拿起地面的伏生袋:“里面八成有灵鹤,且将其唤出,一并击杀。”

  王莽道:“伏生袋内确实有灵鹤,初见汪伶所驾的那只,老夫建议你留着。”

  “愿闻其详。”古玄抛了抛伏生袋。

  王莽缓缓道:“西门世家的灵鹤都有专属印记,一旦灵鹤毙命,养鹤掌使就会知晓。”

  古玄很快反应过来,不由目光微亮:“西门子弟进阶罡力境,才会在祠堂留下本命玉符。若留下灵鹤,汪伶三人丧命的消息,就能暂时瞒住。”

  “正是此理。”王莽稍微停顿,“时逢西门大比和问道盛典,在此节骨眼,任何微小变数,都有可能对你不利,大意不得。”

  “前辈所言甚是。”古玄双目微眯,“不知西门棋何时会出关?”

  王莽断然道:“冲击罡力境没那么迅速,至少得问道盛典之后,大可放心。”

  古玄这才收起伏生袋,忽然又想到什么:“前辈知道伏生袋内的灵鹤,莫非已能施展念力?”

  王莽平静道:“确实如此,只是念力仅有寻常罡力境中期的水准。”

  “上苍待我不薄。”古玄面露喜色,“前辈既然能动用念力,相信日后能逐渐恢复元神。”

  王莽声音复杂:“但愿如此,老夫处境如斯,是福是祸,着实难以理清,一切且随天意。”

  古玄暗叹一声,感同身受,转而掏出伏生袋。

  尚未发问,王莽直接道:“小晴尚在沉睡,状态正如冷月当初所言。”

  收起伏生袋,古玄将此番经历仔细回味一番,确定没有遗漏,就长身而起,斗志昂扬:“回庄!”

  :。:

看过《吾命不由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