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吾命不由天 > 第116章 守株

第116章 守株

  乌翎鹤当空飞行,虽然速度不快,古玄对它的卖力却相当满意,时不时都会犒劳一颗养精丹。

  古玄独自盘坐在鹤背上,迎风展臂,衣襟鼓胀,仿佛要揽风摘云。

  此番离庄历练,顺风顺水,可也有诸多疑问,如今单人独鹤,不吐不快。

  “前辈先后感应到吕彪、虹妹和查然的念力,甚至还有冷月真人的神识,不知是何缘故?”

  “就知道你有此一问,自打你进阶后期,真力与元神混合滚荡,老夫就觉得封印似乎有所松动。”

  古玄一听,不禁面露喜色:“莫非前辈已能动用神识,甚至脱离封印?”

  “封印犹在。”王莽转而轻叹,“老夫的元神受创严重,元神强度仅相当于罡力境中期。目前只是感知敏锐,至于能否动用念力,尚未可知。”

  古玄若有所思:“若前辈能动用念力,是否相当于我的念力?”

  王莽缓缓道:“咱们的元神几乎融为一体,谁的念力并无差别。老夫若能动用念力,你就能施展追魂金雷珠,虽无法随心所欲,起码能精准攻击。”

  “有此作用足矣,前辈当时让我选择金雷珠,原来是这般用意。”

  古玄恍然,随即似乎想到什么,目光晶亮。

  “虚劲也需要念力,能否借用前辈的念力?”

  “可以。”王莽十分肯定,“只是施展虚劲不如自身念力便利。”

  古玄沉吟:“纵然如此,虚劲也值得修炼,我只修炼一种施展招数,应当不会影响进阶。”

  王莽分析:“虚劲存于会阴腧穴,不断消耗本元,从而影响进阶。老夫预估,凭你的真力储备,可将三成真力转化为虚劲。”

  古玄忽然想起江风,面露微笑:“不知江兄会转化几成真力,转化的虚劲,只怕威力会有所减弱。”

  “这是自然。”王莽举例,“真力转化的虚劲,就如化罡符,威力弱于罡力境的正统罡芒。”

  古玄问:“为了前辈的念力,该如何添砖加瓦?”

  王莽道:“待回到西门山庄,你多运转真力,进行周天大循环,应当对老夫施展念力有所助益。”

  古玄略一沉吟:“待去过璃山洞府,若没有收获,立刻回庄修炼。”

  王莽问:“虚劲只有五招,一防一缚三攻击,每一招都有不同法符,打算修炼哪一招?”

  “虚之链。”古玄脱口而出,“我对殇兄秘法的第一式垂涎三尺,若能束缚对手,肆意宰割,那场景该何等痛快。”

  王莽轻笑:“你若炼成虚之链,威力远非南宫殇秘法可比,老夫到时再教你组合绝招。”

  ……

  古玄来到璃山时,遇上一场绵绵秋雨,索性弃鹤步行,沿带溪逆流而上。

  在秋雨的灌溉下,溪水猛涨,看不到石头,落差高的地方,水势甚急。

  古玄踏溪而行,如蜻蜓点水,每一步跨出,都瞬移到十丈开外,却没有溅起水花,道道残影时闪时灭。

  时而举目远眺,山林间的色彩,红绿灰相互交织,胜过文人画笔的渲染。

  空中突然传来一声嘹亮长鸣,古玄定身一瞧,赫然是一只灰翎鹤冒雨盘旋。

  王莽道:“此鹤发现你的身影,正出声示警,山腰处有一茅屋,供猎人歇脚,去看看有没有人。”

  古玄心念一转,突然晃动身体,闪进左边密林。

  秋雨影响视线,灵鹤见古玄突然消失,显然颇为惊讶,再度长鸣一声。

  水气迷蒙的密林中,古玄取出一张匿身符,贯入两成真力激发。

  棕色符箓往身上一贴,就见淡淡白光一闪,古玄霎时消失不见。

  试着催动真气,瞬移到丈许外,古玄并没有现出形迹,不由面露喜色。

  “匿身符管用!”

  “念力就能看破,实在差强人意。”

  古玄在密林间连连瞬移,速度飞快,在隐身的状态下,并没有出现残影。

  王莽一路指引,古玄很快瞬移到山腰,找到一座单间茅草屋。

  由于有猎人时常修整,茅草屋并不残破,完全可以供人躲雨。

  古玄刚瞬移到门外,就听见里面传来两名年轻女子的谈话声。

  粗糙的木门紧闭,古玄若开门进去,势必会惊动对方,于是站在门外。

  透过门板缝隙,往里头一瞅,地面燃着一堆篝火,两名妙龄女子正在烧烤。

  此二人长得眉清目秀,肌肤水灵,赫然都有真力境后期修为。

  左边的黄衣女子转动木杆,面无表情道:“灵鹤连鸣两声,就没动静,多半是见到山豹之类。”

  右边的紫衣女子添了一把柴,浅笑回应:“也有可能是江湖武士。”

  黄衣女子突然面露杀机:“若是江湖武士,咱们看不顺眼,顺便宰了。”

  紫衣女子横了黄衣女子一眼:“一路走来,你至少宰了十名武士,伶姐都说你杀气过重,得收敛些。”

  古玄听到“伶姐”二字,不由双目微眯。

  王莽轻笑:“此二人只怕是与汪伶一同出门的西门子弟,还真叫你给遇上。”

  黄衣女子闻言,嗤之以鼻:“咱们行侠仗义,替天行道,那些恶徒欺男霸女,哪个不该杀?”

  紫衣女子感慨:“行走江湖两年多,当初并不指望什么,没曾想此地瀑布后面,真有个洞府存在。”

  黄衣女子分析:“四张化罡符都无济于事,想来只有符宝能破阵,正好叫伶姐一同前来。”

  古玄听到此处,已然确定两名女子的身份。

  紫衣女子点下头:“亭姐所言甚是,待这场秋雨停歇,咱们就回去。”

  两女转而谈起一路寻找瀑布洞府和行侠的经历。

  古玄再听一会,不由失去兴趣,身体连连晃动,瞬移到一棵大树下。

  此树枝繁叶茂,遮挡了大部分雨水。

  古玄靠在树干上,压低声音:“既然在此遇见,就不能错失良机,正好击杀汪伶,斩西门棋一臂。”

  王莽赞同:“送上门的头颅,岂有不取之理。”

  古玄思量:“依西门书的记忆,汪伶身上有一枚符宝,当初与西门棋结为道侣,西门弛给的贺礼。”

  王莽接声:“最大可能是她们三人同行,只是你拿捏不准她们何时到来。”

  “正有此虑。”古玄点下头,“我只能守株待兔,等她们安然出现。”

  王莽分析:“距离西门大比,还有两个多月,汪伶纵然不参与,想来也不会错过,若行程顺利,一个月之内,就能见到她们。”

  “但愿如此,我必须参与西门大比,此事若拖到最后,只能放弃时机。”古玄稍微停顿,“在何处守株待兔,也是问题。”

  王莽朗声道:“自然是老夫洞府最为合适。”

  “如何进入洞府?”古玄有些疑惑,“若提前破阵,等同不打自招。”

  王莽神秘一笑:“老夫当年精心建造的洞府,自然别有玄机。”

  ……

  足足等了四个时辰,才雨收云散,古玄亲眼望着两位西门子弟驾鹤离去。

  古玄一催真力,体表白光闪烁,骤然现形而出,随即进入茅屋,蒸干衣物。

  “前辈,该让我见识下洞府玄机了。”

  古玄长身而起,淋了几个时辰雨,非但没有不适,反而神清气爽。

  “所谓玄机,也就那回事,去潭底一看便知。”

  古玄隐隐把握到什么,连忙施展身法,瞬移到带溪尽头的水潭边。

  顶上的瀑布依旧轰隆隆作响,由于秋雨的倾注,比往日更加磅礴。

  “潭底左侧有个小洞,能通往洞府。”

  古玄没有犹豫,连忙运转龟息法,跳入潭中。

  水潭仅有数丈深,鱼虾成群,见到古玄潜入,受到不小惊吓,到处乱窜。

  古玄很快见到王莽所说的小洞,确实挺小,仅有桶口大,还有一层透明禁制。

  “透明禁制纯属防水,运出真力即可通过。”

  古玄先运转缩骨法,将身体缩小数圈,随即运出真力,通过透明禁制,费了老大劲,才钻进小洞。

  里面漆黑一片,洞道狭小无比,古玄没有撤去缩骨法,沿着洞道往上爬。

  也不知爬了多久,古玄终于到达尽头,伸手一摸,竟是平整粗糙的石面。

  王莽道:“推开。”

  古玄使劲一推,石面直接往上翻,露出一个桶口大的洞口,还有重物倒地声。

  迅速钻出洞口,古玄坐在地上,接连撤去龟息法和缩骨法,深吸一口气。

  环目四顾,这是一间昏暗的石室,顶壁嵌有一颗夜明珠,地面仅有一张石桌和四把石椅。

  圆柱状的石桌底座,正好盖住洞口,刚刚被古玄推翻,石桌倒在地上,将一把无辜的石椅砸裂。

  古玄评价:“前辈暗设此密道,也算别出心裁。”

  王莽回道:“当年若带西门棋前来此地,密道就是你唯一的逃生希望。”

  古玄微微一愣,随即哑然失笑:“以我当年的体形,倒能从密道下来,西门棋就要费一番工夫,可潭底洞口有透明禁制,当年尚未修炼,压根出不去。”

  王莽解释:“当年布置老巢,老夫下足血本,潭底洞口设有玄妙机关,能击碎运转法阵的中品灵石,从而撤除透明禁制。”

  :。:

看过《吾命不由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