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吾命不由天 > 第113章 较技

第113章 较技

  陵山主峰峰顶,三位道苗围着一张曦国地图,正在商议接下来的行程。

  忽然间,远处虚空传来一声嘹亮长鸣。

  贺威目光一掠,诧异出声:“说南宫南宫就到,我等此行,可谓天降鸿福。”

  狄虹侧头一瞅,连忙挥手,眉飞色舞道:“西门快看,果然是南宫,省得咱们去卧葫谷。”

  古玄本就觉得长鸣声颇为熟悉,看到身边二人的反应,却没有回头,老神在在坐着,如一尊菩萨。

  风羽鹰疾速飞来,鹰背上的南宫殇一身锦袍,朝狄虹挥了挥手。

  见到古玄无动于衷,南宫殇轻哼一声,直接探出念力,笼罩古玄全身。

  感受到南宫殇充满战意的念力,古玄嘴角微扯,扬起一丝莫明笑意。

  风羽鹰很快飞到近前,悬停于低空,鹰目直盯着古玄,引颈长鸣一声。

  狄虹歪着脑袋问:“南宫,为何会在此出现?”

  南宫殇瞪了古玄的后脑勺一眼,没好气道:“本公子才出关,正要前往西门山庄,将西门书那小子打得落花流水,小羽示意此地有熟人存在,就过来瞧瞧。”

  贺威含笑招呼:“殇高人,别来无恙?”

  南宫殇道:“天地广阔,能在此遇到贺高人,本人深感荣幸。”

  风羽鹰张大鹰目,一抖双翅,继续朝古玄长鸣。

  南宫殇回应完,就手指古玄,扬声大喝:“此人好生无礼,居然一声不吭,何方鼠辈,敢如此猖狂?”

  贺威兴许觉得有趣,当即双手抱臂,摆出一副看好戏的姿态。

  古玄这才一振大袖,慢悠悠出声:“近两年不见,依然如此毛躁,性子没有长进,无非炼出念力而已,值得如此显摆?”

  南宫殇冷笑:“好你个西门书,怎就不继续装聋作哑,依我看是念力未成,自知不敌,羞于见人。”

  古玄转头笑笑:“我的驭力法,自问能力压《森罗掌》,可你的新法技能否匹敌我的剑法?”

  南宫殇轻哼:“本公子法技如何,待比过一场,自然就有定论。”

  “这样如何?”贺威忽然出声,“本人的驭力法与书高人不分胜负,不如就在此领教殇高人高招。”

  古玄尚未回头,连忙张口传音:“速速答应,对你有利无弊。”

  南宫殇瞅了贺威一眼,浑身战意勃发:“既然如此,请贺高人赐教。”

  贺威一拍岩石,骤然弹身而起,随即大袖一摆,朝侧方虚空掠出。

  南宫殇眸中精光一闪,当即腾跃而起,凌空两翻身,与贺威拉开距离。

  风羽鹰落到一块岩石上,收起双翅,鹰目瞪着古玄,恼怒地清鸣一声。

  古玄连忙传音:“小晴在沉睡修炼,待苏醒之日,有望进阶三品境界。”

  风羽鹰闻言,眸光闪了闪,流露出坚定神色。

  狄虹索性坐到古玄身边,挽着他的手臂:“他们谁能胜出?”

  古玄轻笑:“半斤对八两,若非实力悬殊,单纯的斗法很难分出胜负。”

  低空中,同为首席道子,南宫殇没有轻视对手,率先发动攻击。

  双手连连翻动,一只只斗大气掌凭空闪现而出,铺天盖地地拍向贺威。

  “百蛟出海!”

  贺威有些意外,却面不改色,当下大喝一声,大袖来回挥舞,一条条丈许长的气蛟冲天而起。

  气蛟一冲向气掌,二者就各自爆开,虚空轰轰作响,白气连连滚荡。

  “倾天一掌!”

  南宫殇神色肃然,直接施展绝招,手掌一翻,一只足足半亩大的气掌,带着浩然气势,猛然拍落。

  古玄看得暗自点头,此气掌比前年增大数倍,威力也不可同日而语。

  “千蛟盈野!”

  贺威目光微凝,左右大袖连忙一挥,一条条气蛟腾冲而起,横在头顶空中,首尾相连,纵横交错,如巨大的蜘蛛网。

  此招可攻可防,妙用无穷,贺威与古玄斗法时,并没有施展过。

  一声轰然巨响。

  巨大气掌拍向群蛟,威力显得旗鼓相当,尽皆溃散开来,白气如海啸一般,当空滚荡而出。

  “万蛟腾空!”

  贺威下坠后,脚尖一点岩石,重新腾起,大袖交相一挥,一条条丈许长的气蛟当空冲向南宫殇。

  “掌中乾坤!”

  南宫殇特意瞅了古玄一眼,双掌朝前一探,掌心各自浮现出一团真气涡旋。

  紧接着,疾速旋转的涡旋中,纷纷发出一股吸力。

  奔腾而来的上百条气蛟,尽皆被真气涡旋吸入其中,连同真气涡旋消失得无影无踪。

  “万劫不复!”

  真气涡旋裹挟贺威的雄浑真气,从南宫殇的手太阴肺经返回任脉。

  与此同时,南宫殇的下丹田涌出一股真气,从任脉流动,与外来真气汇合。

  “天地同悲!”

  南宫殇最后咆哮一声,一股磅礴之极的真气流,从口中滚滚而出,以海啸般的气势,当空卷向贺威。

  这是南宫殇闭关修炼的秘法,名为《大悲劲》,仅有一招三式,后发制人。

  “蛟王闹海!”

  贺威中精光暴闪,双臂横展,同样张口一吼,真气连连涌出,在体表迅速形成一条巨大气蛟。

  接下来,数丈长的巨大气蛟摇头摆尾,当空冲向南宫殇的真气流。

  虚空发出一连串轰然巨响,真气流被硬生生冲散,巨大气蛟也不断缩小。

  下一刻,贺威从滚滚白气中飞出,朗朗出声:“殇高人果然战力高强,此番斗法到此为止。”

  “悉听尊便,本人最后一招实属秘法,可见贺高人的驭力法更胜一筹。”

  南宫殇郑重说完,就展开身法,掠到岩石上,朝古玄投来挑衅的目光

  “西门书,本人那招秘法威力如何?”

  王莽暗中解释过《大悲劲》的施展方式,古玄若有所思道:“别开生面,施展过于被动,在我看来,第一式更为管用。”

  南宫殇目光一闪,连忙问:“此话怎讲?”

  古玄见贺威腾回原位,就摆摆手:“路上详谈,有要事与你商讨。”

  南宫殇掏出伏生袋,收起风羽鹰,盘坐在岩石上,这才注意到狄虹挽着古玄手臂,神态亲密之极。

  “当年一同历练,我就觉得你俩能结为眷侣,这才一年多没见,果真如此。”

  南宫殇握着伏生袋,在古玄和狄虹之间来回扫视,似乎想瞧出点名堂来。

  狄虹笑意盎然,没有回应回应什么,只将古玄的手臂挽得更紧些。

  古玄笑道:“你若暗自羡慕,大可扬声道出,否则容易造成心魔。”

  南宫殇一翻白眼,没好气道:“究竟有何事商议,还不速速道来。”

  古玄闻言,忽然神色一正:“想来殇兄前往西门山庄,不单为了挑战。”

  南宫殇点下头,同样改变称呼:“此行也有洗心之意,否则不会途经陵山,除此之外,还想与书兄商讨探索秘地一事。”

  贺威接声:“我等为了此事,本欲前往卧葫谷,不想殇兄突然到来。”

  南宫殇轻笑:“看来本人来的正是时候。”

  狄虹习惯性举手:“大师兄,我来说。”

  听完狄虹简述,南宫殇呵呵一笑:“此举甚好,不瞒诸位,本人已是南宫世家的秘地探索者。”

  贺威一拂大袖,意气风发:“那我等即刻前往鼎元宗,邀请穆大高人。”

  ……

  秋风瑟瑟,两鹤一鹰当空疾飞,寻常飞禽遇到,无不远远避开。

  南宫殇盯着古玄,迫不及待地传音:“书兄方才所言,究竟何意?”

  古玄缓缓传音:“殇兄的秘法是否一招三式,先吸收外来真气,再混合自身真气,从口中发出攻敌?”

  南宫殇点下头:“书兄好眼力,正是如此。”

  古玄追问:“秘法第一式能吸收真气,殇兄是否有试过,能否吸住肉身?”

  “那倒没试过。”南宫殇忽而目光一亮,“书兄此话何意?”

  古玄解释:“实际战斗中,面对大威力法技,纵然不敌,也能设法避开,倘若身体被吸住,仓促之间,只得束手待毙。”

  南宫殇略一琢磨,深以为然:“书兄所言极是,此前从未想过分开施展秘法,得试验一番。”

  ……

  庹州某个隐蔽的山洞中,古玄等人在此过夜。

  他们千里迢迢赶到鼎阳宗,才得知穆戎已随师父外出,不知所踪。

  地面燃着一堆篝火,狄虹将一头小麋鹿烤得吱吱作响,香气四溢。

  贺威的目光左右扫视,郑重问:“罡力境中期的战力,远非初期可比,如今穆大高人不知去向,我等是否依原计划行事?”

  南宫殇当先道:“区区一名散修,罡力境中期又如何,以我如今的实力,激发符宝只需三十息。”

  王莽忽然出声:“散修不可小视,但可以一战,你趁机试试魔道秘符。”

  古玄思量一番:“据我所知,散修大多四处游历,查然是否有在洞府,我等尚未可知。”

  贺威若有所思:“依书兄之意,我等先前往查然洞府,再相机行事?”

  南宫殇抚掌一笑:“此计可行,先拜访查然,对方不知我等怀揣杀机,即便有所警惕,想来也不会拒之门外,我等再突然出手。”

  贺威点头赞同:“虽然不够磊落,却行之有效,起码不用破阵。”

  :。:

看过《吾命不由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