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吾命不由天 > 第104章 分离

第104章 分离

  “嫡系道子西门棋杀了家父,我与西门世家同样有不共戴天之仇。”

  对于神秘彩光和王莽的存在,不到万不得已,古玄都没打算暴露。

  苏菲愣了好半晌,才喃喃出声:“世事无常,人生际遇真奇妙,此事对我等而言,或许是最好结果。”

  古玄望着苏斐的明艳脸庞,内心悸动:“事已至此,你我不妨携手成道侣,一起修炼,同气连枝,日后覆灭西门世家。”

  苏斐眸光迷离:“有你这般话语,我心足矣。今晚纯属意外,你我若有缘,来日也能双宿双飞,再说大仇未报,我也无意恋爱。”

  古玄暗叹一声,正想说什么,夜空忽然响起一道浑厚声音:“咦?这只小鹤的血脉倒有点特殊……”

  某处虚空金光一闪,忽然现出一名光头大汉。

  此人一身素袍,生得肥头宽耳,膀大腰圆,脚下踩着一小朵白云。

  灵鹤原本站在树枝上,百无聊赖地梳理羽翎,骤然见到光头大汉,不禁警惕地长鸣一声。

  古玄听到声音,神色一动,立马回复常态,单掌拍向岩石,身体弹起,随即脚踏树枝,蹬到灵鹤身旁。

  苏斐慢了一拍,对古玄的反应暗自佩服,连忙展开身法,腾跃到古玄身侧。

  光头大汉并没有展露出气势,可脚下的云朵却表明了身份和修为。

  古玄和苏斐互视一眼,各自神色凛然,当即躬身行礼:“在下见过真人。”

  “两位小娃无需紧张,本座东玄宗昊阳真人,此番现身,并无恶意。”

  光头大汉呵呵一笑,神识一动,眉心的竖痕突然裂开,从中露出一道竖眼。

  苏斐毫无反应,只以为是某个皇朝的道宗。

  古玄却惊呼一声:“苍生境四大密宗!”

  苏斐闻言,不禁望向古玄,眸光带着疑问。

  “呵呵,这位小男娃资质绝顶,见识也不凡,莫非是曦国的西门子弟?”

  光头大汉的眉心竖眼闪烁紫光,从灵鹤、古玄和苏斐身上一一扫过。

  古玄恭敬道:“在下是西门世家道苗西门书。”

  光头大汉神识一动,眉心的紫光一闪而逝,竖眼消失不见,还原为一道不起眼的细微裂痕。

  “本座没有看错,小鹤身怀上古异禽血脉,小女娃气运浓烈,前途不可限量,小男娃资质无双,气运却一片模糊,着实令人费解,不知两位是何灵根?”

  古玄不敢怠慢,连忙回道:“在下二人皆为五行灵根,下等潜质。”

  光头大汉点下头,目光扫向苏斐:“修道虽有灵根潜质一说,却并非阻碍,只要小女娃追随本座修炼,保你成就大境界。”

  “这……”

  苏斐瞠目结舌,求助的目光连忙望向古玄。

  古玄神色诧异,当即传音:“四大密宗属于隐世道宗,地位超然,实力强过皇朝数倍,此乃天赐良机,速速拜师,不可犹豫!”

  苏斐听得心潮澎湃,连忙行大礼:“徒儿苏斐,拜见师尊。”

  “爱徒免礼。”光头大汉伸手虚扶,“前些日子,本座闭关方出,卜算天机,发现诸多灵体现世,心痒难赖,就出山走走,可灵体没见着,能将爱徒收入门下,也算不虚此行。”

  古玄神色一动:“启禀真人,就苍生境而言,曦国的鼎阳宗、灵渺宗、南宫世家,烈国的五华宗都有灵体存在,在下亲眼所见,绝无虚言。”

  “你这男娃气运模糊,却有此际遇,绝非常人,相见即是有缘,本座且留个善缘,待日后一观。”

  光头大汉一拂大袖,一沓纸符从中飞出,悬停在古玄面前。

  “此为催罡符,以你目前的真力储备,一成真力即可激发出三道罡芒。本座当年得自某秘境,即便四大密宗,也绝无此物。此符仅有十二张,通通送你。”

  古玄接住符箓,连忙称谢:“多谢真人。”

  光头大汉再拂大袖,从中飞出一枚玉佩:“此玉佩为本座信物,你且滴入鲜血,日后若修得大道,用神识探入,能找到本座。”

  古玄暗自欣喜,有了此信物,日后就能与苏斐相见,连忙握住玉佩,指甲划破指头,逼出一滴鲜血。

  当鲜血滴到雕有山水的雪白玉佩表面,顿时化为淡淡血光,一闪而逝。

  光头大汉补充:“切记一点,本座的玉佩设有禁制,只有你的神识,方能读取信息,若是其他神识探入,玉佩将化为齑粉。”

  古玄不禁苦笑,自己能否进阶罡力境尚未可知,何况是高深莫测的法力境。

  苏斐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最终没有出声。

  光头大汉瞥见苏斐的异样,连忙问:“爱徒欲言又止,有何话说?”

  苏斐一转心念,换了一番话:“回禀师尊,徒儿已在西门世家修行……”

  光头大汉直接挥手打断:“无妨,本座且跟西门弛说一声,若敢有异议,直接灭了西门世家。”

  此话说得风轻云淡,听来却嚣张之极,四大密宗的雄厚底气可见一斑。

  古玄自然不会抗议什么,朝苏斐传音:“西门杰的死因,大可拜托尊师揽到自个身上,只是到时不要说出我的存在。”

  苏斐传音:“此法倒可行,我且求一下师尊,西门湘还在洛水派等待,是否要告知她一声?”

  古玄略一思量:“无需多此一举,若告知西门湘,我势必会暴露。纵然她自个历练,有西门潇暗中照拂,想来不会有危险。”

  光头大汉微笑:“区区真力境传音,本座能轻易听得,无需遮遮掩掩,你这男娃倒挺有意思,为了爱徒,本座准了。”

  古玄暗叹一声,收起符箓和玉佩,拱手道:“多谢真人体谅。”

  光头大汉目光一转,望向苏斐:“废话不多说,爱徒,且随为师上路。”

  “是。”

  苏斐娇躯一动,跃到云朵上,站到光头大汉身后。

  古玄连忙问:“敢问真人,不知在下的灵鹤是何传承血脉?”

  “此鹤大道可期,传承血脉隐藏至深,即便以本座之能,也只能窥得一二,无法给你答复。”

  话音一落,光头大汉一挥大袖,一股金色霞光一卷而出,将他们二人和云朵凭空一裹,就消失无踪。

  古玄最后与苏斐对视一眼,终于见到对方眸中的柔情,不由怅然若失。

  灵鹤忽然清鸣一声,似乎催促古玄上路。

  “唉,再等会,我收拾下现场,咱们就启程。”

  话虽如此,古玄却坐在枝杈上,将此番经历回味一番,只觉得恍如梦境。

  摘下一枚叶子把玩,古玄终于出声:“前辈,方才为何一声不吭?”

  王莽轻叹:“昊阳真人出自神秘的东玄宗,道行高深,至少法力境中期修为,老夫无话可说。苏斐能拜他为师,确实有大气运。”

  古玄沉吟:“昊阳真人的眉心紫光,是否前辈常提起的神光?”

  王莽道:“若老夫所料不差,应当是传闻中的洞察神光,修炼到极致,能洞察天机,无往不利。”

  古玄丢掉叶子:“法力境的神通着实令人向往。”

  王莽沉默少顷:“据老夫所知,密宗弟子无法轻易出山,你日后要再见苏斐,只怕千难万难。”

  古玄已完全看开:“依前辈的说法,我若是应劫之人,目前也不宜有道侣,此事日后再说。”

  灵鹤的双翅一张一合,再次催促一声。

  古玄连忙跃到岩石上,先从西门杰身上摸出一个储物袋和一柄长剑,再取出烈焚丸,放火焚尸。

  望着熊熊火光,古玄轻笑:“看来我的历练气运尚未耗尽,此番收获颇丰。”

  王莽轻哼:“此番际遇,至少有一半是苏斐的气运,历练途中的收获,小晴分摊了一部分气运。”

  古玄仔细一想,深以为然,补血丹和沸血丹都属于小晴的收获。

  真力一催,西门杰储物袋中的宝物尽皆掉出,纷纷落在岩石上。

  一番挑挑拣拣,古玄看得上眼的,仅有三张化罡符和五张厚厚的棕色纸符。

  王莽介绍:“棕色符箓叫匿身符,贯入真力即可隐身,效果一般,真力境念力就能看破。”

  古玄思量:“看来西门杰就是用此符隐身,悄悄接近苏斐,突然出手。”

  将所有宝物收入自个储物袋,古玄就取出那沓催罡符,仔细观察。

  “前辈可知道此符?”

  “老夫闻所未闻,法符样式与化罡符相似,你且一试效果,以便心中有数。”

  “前辈所言甚是。”

  古玄腾跃到树梢,手中握着一张催罡符,随即运转真力,贯入符箓。

  果然只贯入一成真力,符箓表面就闪烁青光,激发速度比伪罡符还要快。

  古玄连忙甩出符箓,三道青色光箭激射而出,直到数丈外,才爆闪消失。

  王莽评价:“罡力消耗小,激发速度快,堪为真力境至宝,可当杀手锏。”

  古玄面露满意之色,往下一瞅,火光已熄灭,当即跃到灵鹤背上。

  “小晴,回庄。”

  兴许是在此地停留太久,灵鹤清鸣一声,体表血光一闪,施展出最快速度。

  耳旁风力呼啸,古玄琢磨着,待回到西门山庄,就给灵鹤服用沸血丹。

  :。:

看过《吾命不由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