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吾命不由天 > 第100章 易丹

第100章 易丹

  月华如水,清风徐徐,寂静的卧葫谷灯火闪烁,充满暮春的气息。

  忠信院中,古玄没有真取笑什么,转移话题:“此院有几位下人?”

  南宫殇道:“只有八位婢女,肤白貌美,各司其职。其中一位真力境后期婢女,负责教我修行。”

  古玄轻笑:“这才是首席弟子该有的待遇。”

  南宫殇瞟了古玄一眼,忽然神色一正:“我明白你的顾虑,可此地并非龙潭虎穴,你且在客房歇着,我连夜拜访老祖。若老祖尚未回归,咱们再做计较。”

  古玄点下头,随南宫殇走向客房,暗自感慨。

  想当初,南宫殇这厮前往西门山庄挑战,可谓大摇大摆,沸沸扬扬。

  相比之下,自己前来南宫世家,却鬼鬼祟祟,见不得人,如偷鸡摸狗一般。

  南宫殇将古玄带到西厢房,亲手打开房门:“你且稍待,我去去就来。”

  “请便。”

  客随主便,古玄也没有点灯,直接走向床榻,盘坐在上面,闭目养神。

  关上房门,南宫殇转身朝某个黑暗角落传音:“樱落,时刻注意客房,里头那人是本公子贵客,不许任何人前来打扰。”

  话音方落,南宫殇耳中就响起一道女子声音:“公子放心,樱落明白。”

  南宫殇满意点头,手指伸进口中,吹出一声响哨,风羽鹰很快从远处飞来。

  ……

  两个时辰不到,房门就被敲响,一直打坐调息的古玄睁眼道:“请进。”

  咯吱一声,门扉半开,南宫殇举步而入,反手关上雕花木门:“久等了。”

  古玄望向南宫殇,没有废话,直接问:“如何?”

  南宫殇一一点燃蜡烛和檀香,随口打诨:“这语气听着就急不可耐,身处黑暗之中,不会吓尿了吧?”

  古玄下床扭动肢体,十指交叉一压,指节咯咯作响:“看来明日得下挑战书,打得你满地找牙。”

  “那可别。”南宫殇落座,“待本公子下次出关,定与你再争雌雄。”

  “雌雄有何可争?”古玄同样坐下,“本少爷自然为雄,不争之事实。”

  南宫殇适可而止,没再打诨:“本家老祖于前日返回,通过曦皇的关系,已在西玄宗求得一颗沸血丹,我二伯尚未服用。老祖听闻四品血鬿枭元核,询问过曦皇后,同意与你交换。”

  此行本是南宫殇自作主张,信誓旦旦地邀请古玄前来,可经这厮如此一说,似乎变成古玄自个找上门。

  古玄也没有计较,含笑问:“沸血丹何在?”

  南宫殇当即取出一个木盒,放在桌面上,随即扣开盒盖,里面躺着一颗殷红如血的丹药。

  寻常丹药仅有成人眼球大小,此丹足足有眼球的两三倍大,表面的纹路形似远山,美轮美奂。

  古玄只稍微瞄一眼,就感觉浑身血液沸腾,仿佛要膨胀开来,连忙移开目光。

  王莽出声:“老夫没见过沸血丹,想来不会有假,此丹值得交换。”

  南宫殇没有望向丹药,见到古玄的异样神色,立即推紧盒盖。

  古玄取出事先备好的玉盒,同样放于桌面:“盒内就是血鬿枭元核。”

  南宫殇郑重道:“事关重大,我得亲眼瞧瞧。”

  古玄自然不会有异议,两人随手一推,木盒和玉盒在桌面滑行,交换方位。

  南宫殇按住玉盒,轻轻摩挲几下,才打开盒盖。

  就见血鬿枭元核圆球形状,通体血红,大如拳头,散发出浓郁的血煞之气。

  古玄没忍住,好奇地瞅一眼,不禁神情恍惚,脑海骤然闪现出血海滔天尸骨沉浮的恐怖场景。

  随着命魂中黄光一闪,古玄的眸光才回复清明。

  王莽解释:“你修为尚浅,才会受到血煞之气的影响,若非老夫存在,你有可能心智被夺,沉沦魔障,从此变得残忍嗜杀。”

  古玄心有余悸,不敢再看血鬿枭元核,目光一掠,连忙望向南宫殇。

  南宫殇压根好不到哪去,双目呆滞,浑身颤抖,冷汗淋漓,如遭夺舍。

  “回魂!”

  随着耳中响起一声雷霆般的断喝,南宫殇身体一颤,才回复常态。

  南宫殇急忙盖紧盒盖,断喝的声音相当苍老,继续传音:“此物正是血鬿枭元核,以血煞之气判断,果然有四品修为,秋音真人拿来送人,也不贴张镇煞符,岂有此理?!”

  见南宫殇盯着自己,古玄问:“你没事吧?”

  南宫殇摇摇头,耳中继续响起苍老的传音:“如此浓烈的血煞之气,寻常罡力境中期都难以承受,西门书居然无恙?”

  南宫殇苦笑:“实不相瞒,若非本家老祖出手,后果不堪设想,倒是你若无其事,着实令人费解。”

  古玄想象过类似场景,早已拟好一套说辞,当下面不改色,脱口而出:“我曾夺舍过一回,本家老祖对我的元神,自然会有一些防护手段。”

  “原来如此。”

  南宫殇恍然,取出生息珠,从桌面推给古玄,神色忽而变得郑重。

  “原本想留你住些时日,一同参详驭力法,可自明日起,此地就会开启护谷大阵,本家老祖将亲手炼制疗伤丹药,实在抱歉。”

  王莽道:“此乃南宫老祖之意,速速答应。”

  “理解。”古玄微微一笑,收起桌面宝物,“此番多有打扰,这就连夜离开,改日再来拜会。”

  “也行,送你一程。”

  南宫殇长身而起,伸手一引,和古玄走出客房。

  客房门未关,装有血鬿枭元核的玉盒,被南宫老祖的神识卷走。

  一声哨响,南宫殇唤来风羽鹰,一直将古玄送出苡山,才原路返回。

  ……

  乌黑灵鹤当空飞行,古玄盘坐在鹤背上,上丹田回荡着王莽的声音。

  “此事颇有蹊跷之处,南宫潢受伤数年,老夫却闻所未闻,南宫世家需要补血圣物,至少在曦国修行界没有相关消息流传。”

  古玄思量:“以南宫潢的战力,算得上顶梁柱,是否南宫世家有意遮掩?”

  王莽十分肯定:“极有可能,想来个中另有缘由,单单炼制补血丹药,压根无需开启大阵。”

  古玄轻笑:“不管有何隐情,都与咱们无关,沸血丹能否助小晴进阶?”

  灵鹤闻言,不禁清鸣一声,神色充满疑问。

  王莽缓缓分析:“寻常灵鹤经过漫长修炼,大多能进阶三品境界,若有灵丹妙药辅助,能提前进阶。小晴当初服用一颗暴血丹,激发出传承血脉,以沸血丹蕴含的血力,足以令其进阶。”

  古玄终于放下心来,摸摸灵鹤的脑袋:“小晴,我得到一颗珍稀灵丹,能助你一举进阶。”

  灵鹤欢快地长鸣一声,双翅猛地一扇,飞行速度骤增,如风驰电掣。

  王莽建议:“小晴服用沸血丹后,恐怕会陷入沉睡,直到自然苏醒,才算成功进阶,待回到西门山庄,即可让小晴服丹。”

  古玄感慨:“问道盛典之前,但愿小晴能进阶三品,生息珠该如何疗伤?”

  王莽道:“需要独特的祭炼手段,海外修行界某道宗有此手段,老夫当年只是耳闻。即便老夫知道,你也要进阶罡力境,方能着手祭炼,此时言之尚早。”

  古玄疑问:“所谓海外修行界,是否南洋境?”

  “正是。”王莽声音缥缈,“南洋境波澜壮阔,多姿多彩,待进阶罡力境,老夫建议你去游历一番。”

  古玄双目微眯,不由心生向往:“罡力境!”

  ……

  灵鹤飞出庋州地境后,径直飞往庑州兴安城。

  抵达兴安城不远处的偏僻山坡,古玄落到地面,将灵鹤收入伏生袋。

  缓缓走在官道上,望着身边来来往往的行人,古玄的心境豁然开朗。

  自打历练以来,古玄很少在世俗城池留连,切身感受市井气息。

  兴安城城墙要比庀州城池高大许多,宽阔的城门能容纳四辆马车并行。

  古玄徒步走过城门,没有引起守门卫兵的盘问。

  距离城门不远处,散停着几辆敞篷马车,车夫的揽客声此起彼伏,

  “这位客官,是否需要马车代步?”

  “在下是新买的马车,坐着比较舒服。”

  “……”

  几名车夫见古玄衣着华贵,气质过人,纷纷热情拉客,一声比一声卖力。

  古玄的眸光略微一扫,挑了个年纪相仿的少年车夫,施施然坐上马车。

  面相憨厚的少年露出得意目光,左右一瞟,才扬起马鞭,抽向马屁股。

  健马长嘶一声,撒开四蹄,朝主干道疾奔而出。

  其他车夫纷纷朝远去的马车指指点点,骂骂咧咧,只是那股子酸劲,任谁都听得出来。

  直到健马奔出数丈距离,一身粗布灰衣的淳朴少年,才回头问:“客官要去哪?小的自打十岁起,就出来四处讨生活,熟悉城里的每个角落。”

  古玄面无表情,缓缓吐出三个字:“定侯府。”

  定侯府就是古玄生父周定的府邸,王莽分享的曦国地图没有标明此府位置。

  与古玄料想的不同,少年车夫听到定侯府,居然面露古怪神色,并拉动缰绳,放缓马车速度。

  古玄一挑眉梢,陡然觉得有些不对劲。

  :。:

看过《吾命不由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