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吾命不由天 > 第96章 秋月

第96章 秋月

  昏暗宽阔的山洞里,一干人足足待了三天。

  穆戎每日闭目养神,古玄则盘膝修炼,冲击腧穴。

  江风没有放松警惕,让鸿运鼠时刻感应危机。

  身处异国他乡,南宫殇无心修炼,时常出洞狩猎。

  狄虹性子好动,百无聊赖,每日变着花样烧烤。

  她终于体会到江风当初建议的用意,若在世俗客栈投宿,绝不会这般无趣。

  这日下午,山洞内终于响起一道久违的声音:“虹儿,为师已到洞外,尔等还不出来?”

  狄虹闻声,连忙站起,喜形于色:“西门,师父都来了,你还有闲心修炼,快收功,咱们一块出去。”

  一干人走出洞穴,各自施展身法,腾上树梢。

  就见低空悬浮着一朵白云,冷月真人和陈光涂耀两兄弟盘坐在上面。

  见到古玄等人,两兄弟连忙站起来,冷月真人辈分最大,自是魏然不动。

  “师父终于来了,我在此地等了三日。”

  说话间,狄虹比出三根指头,脚下一点树梢,轻巧地掠上云朵。

  其他人可没有狄虹这般随意,纷纷恭敬行礼。

  “免礼,都上来。”

  冷月真人笑意温和,丝毫没有真人的架子。

  大袖轻轻一挥,虚空的云气汇聚而来,身下的云朵朝周围扩展。

  古玄等人这才跃上云朵,与两兄弟招呼见礼,并盘坐在云朵上。

  得自西门书的记忆,与切身感受大不相同,古玄前后坐过两次云朵。

  兴许功法使然,同为法力境,西门舛的云朵,如带毛兽皮,较为厚实。

  冷月真人的云朵,软如棉花,盘坐其上,半边臀部陷进去,相当舒服。

  “不想在烈国地境,居然能遇见穆小友,你我缘分匪浅,尊师可还安好?”

  冷月真人神识一动,云朵缓缓上升,平稳如波。

  穆戎恭敬道:“家师一切安好,时常挂念真人,在下前来烈国,说来话长。”

  狄虹单臂举高:“我来说,我来说!”

  涂耀会心一笑,多日不见,自家师姐的性子一如既往,也没能沉稳些。

  对于狄虹的举动,冷月真人从未责怪过,当下温声道:“好,为师也想听听尔等的历练经历。”

  狄虹腰杆子一挺,开始眉飞色舞地传音。

  云朵升到高空后,朝落雁谷方向疾速飞出。

  云朵边缘有一层透明禁制,隔绝高空强风。

  也不知狄虹都说了些什么,足足过了五个时辰,才心满意足地讲完。

  这妮子传音完,还回头朝古玄挤眉弄眼,随即一吐香舌,脑袋又转了回去。

  古玄莫名其妙,耳中响起冷月真人的传音:“历练途中,承蒙书小友多次照料虹儿,本尊必有厚报。”

  古玄神色坦然,连忙传音:“联袂历练,自当同甘共苦,在下岂敢居功?”

  冷月真人没有回应,又朝南宫殇传音:“承蒙殇小友陪虹儿历练,除了那枚符宝,本尊另有谢意。”

  南宫殇当即传音:“多谢冷月真人。”

  冷月真人问:“穆小友在圭山与蓝袍修士当面对阵,可记得其相貌?”

  穆戎神色一动:“在下曾用念力窥得此人面相,记忆犹新,且随身带有笔墨纸砚,是否要将其画出?”

  冷月真人赞赏:“穆小友天资聪颖,总能举一反三,蓝袍修士敢伤害虹儿,本尊且一并处理。”

  穆戎连忙掏出一个储物袋,从中取出文房四宝。

  兽皮般的古朴宣纸铺陈在云朵上,精美墨条在荷池砚台上研出浓浓墨汁。

  与世俗文人作画不同,穆戎手执玉杆毛笔,双眸紧闭,用念力驱使手臂挥毫。

  一干人注视的眸光中,穆戎胸有成竹,手腕律动,落笔甚疾,一气呵成。

  只片刻工夫,一幅画像就跃然纸上,栩栩如生。

  画像一成,穆戎气定神闲,直接收起文房四宝。

  冷月真人称赞:“素闻穆小友精通音律书画,今日一见,果真如此,此墨宝值得珍藏,本尊就收下了。”

  穆戎浅浅一笑:“真人谬赞了,在下拙笔,难登大雅之堂。”

  狄虹歪着脑袋,直瞅着画像,眸光扑闪不停:“此画确实逼真。”

  趁着墨迹未干,古玄不禁对画像多瞧了几眼。

  冷月修士若未能料理蓝袍修士,古玄日后遇上,少不得要计较一番。

  一干人没再出声,放眼望去,高空白云悠悠,阳光明媚,低空有云层覆盖。

  云朵继续飞行,冷月真人收起画像,问:“听闻书小友的灵鹤身具异种血脉传承,可否唤出来瞧瞧?”

  “当然可以。”古玄毫不犹疑地取出伏生袋。

  冷月真人神识一动,云朵当空停下,悬浮不动。

  古玄手握伏生袋,真力一催,灵鹤展翅飞出。

  兴许以为要战斗,灵鹤引颈长鸣一声,鹤目四处扫视,浑身杀气腾腾。

  古玄心念一动,不由面露微笑:“小晴,冷月真人想看看你的传承血脉,请展示下血禽虚影。”

  一声清鸣,灵鹤瞅了冷月真人一眼,双翅一扇,体表血光大盛,闪现出一道血禽虚影,又消失不见。

  纵然古玄瞪大眼眸,也如前两次那般,无法看清血禽模样,王莽没能解惑,于是望向冷月真人。

  冷月真人沉吟:“本尊无法看清血禽模样,要么血脉微薄,无法显实,要么血脉高贵,以我等的修为境界,压根不能直视。”

  不待古玄出声,冷月真人续道:“据古老道书记载,修为高于法相境的大能存在,我等低阶修士就无法看清其面容。”

  王莽恍然道:“原来如此,结合神秘彩光的存在,小晴的血脉传承,极有可能来自上界。”

  古玄盯着灵鹤,心潮澎湃:“多谢真人解惑。”

  冷月真人道:“书小友若需此鹤认主,本尊大可出手代劳,片刻即可。”

  想到自己的灵根潜质,古玄正色道:“多谢真人好意,小晴乃在下伙伴,祸福相依,无需认主。”

  灵鹤闻言,感动地长鸣一声,展翅盘旋一圈后,就飞入伏生袋。

  “书小友此举,看来十分明智。”冷月真人神识一动,云朵继续飞行。

  ……

  落雁谷在形山北峰,虽非灵山宝地,却险峻巍峨,飞雁难渡,故而得名。

  此谷是形山的盛景,壁立千仞,瀑布高悬,飞流直下,两侧灌木点缀,谷底有青潭,水花四溅。

  北峰之巅,绿树成荫,建有一座赏景凉亭。

  是日正午,日悬中天,两朵白云各从南北方向飘来,悬停在凉亭上方。

  南来的云朵上,盘坐着冷月真人和古玄等人。

  北来的云朵上,盘坐着秋音真人和三位男徒弟。

  秋音真人少妇模样,面容姣好,一身世俗宫装,同为法力境中期修为。

  两位真人不约而同地拂动大袖,各自撤去云朵边缘的透明禁制。

  清爽的山风拂过,一干人发丝飞扬,衣袂飘飘。

  秋音真人冷峻的眸光从古玄等人身上扫过,顿时轻哼一声,不悦道:“百年以来,秋月斗法都是三局定胜负,你却足足带了七人,不知是何道理?”

  对方咄咄逼人,冷月真人却不以为意,不瘟不火道:“二十载未见,秋音妹妹的火气还是这么大,我的徒弟只有三位。”

  不待秋音真人回话,冷月真人续道:“咱们相识数百年,你连一枚传讯符都没给我,今儿且去凉亭一叙,我有好多话想说。”

  秋音真人仔细打量冷月真人一眼,眸中闪过一丝柔情,却嘴硬道:“我倒想听听你有何话说,今儿不说出个子丑寅卯来,休怪我跟你翻脸。”

  两朵白云缓缓降到地面,随着神识驱使,各自弥漫开来,飘然而散。

  冷月真人面含微笑,伸手一引:“春光明媚,宜赏景叙旧,秋音妹妹请。”

  秋音真人毫无客气,一振大袖,双手负后,大步走进凉亭,施施然就坐。

  三位男徒弟都站在凉亭外,纷纷打量古玄等人。

  冷月真人这才入亭落座,大袖一拂,桌面骤然多出一套精美茶具。

  “请秋音妹妹一品幻梦灵茶,别有一番滋味。”

  冷月真人轻提玉壶,斟下两杯灵茶,茶色如水,却烟雾迷蒙,如梦似幻。

  秋音真人捻起玉杯,将灵茶一饮而尽:“此茶稀疏平常,没啥滋味,不品也罢,有话快说。”

  冷月真人并不着急,慢条斯理地轻呷一口:“秋月斗法已有百年,难道你就不感到厌倦?”

  秋音真人将脑袋撇向一边:“咱们恩怨未了,斗法无需出手,谈何厌倦?”

  冷月真人柔声道:“秋音妹妹若还为那块星曜晶耿耿为怀,我给你便是。”

  秋音真人沉声道:“你当年若将星曜晶拱手相让,何来之后的恩怨?”

  “往事如烟,不提也罢,给你介绍几位天骄。”

  冷月真人侧身,手指古玄等人,一一介绍。

  “劣徒狄虹,火灵之体;鼎阳宗穆小友,风灵之体;南宫世家殇小友,金灵之体;西门世家书小友,资质绝顶。”

  “自古天降异才,必有劫数,如今诸多灵体同时现世,玲珑界恐怕会面临亘古少有的天地大劫,区区个人恩怨,何足挂齿?”

  :。:

看过《吾命不由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