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吾命不由天 > 第95章 逃脱

第95章 逃脱

  “该死!”

  斗篷武士毙命时,蓝袍大汉距离石窟入口不足二十丈,当即探出念力,催动罡力,张口暴喝一声。

  一股雄浑的蓝色音波,朝四面八方激荡而出,周围的虚空仿佛即将塌陷。

  符箓的隐身效果直接被震破,蓝袍大汉现形而出,眼神凛冽,杀意如刀。

  穆戎听到音波,只觉得元神一颤,不禁闷哼一声,五团白气通通溃散消失。

  不仅如此,穆戎的身体当空栽落,差点连手中的琵琶都把持不住。

  “啊!”

  某处虚空灰光一闪,狄虹受到音波震荡,直接现出形迹,口中发出一声惊叫,身体翻滚而下。

  蓝色音波是蓝袍大汉的杀手锏,战斗中出其不意的施展,总能助他毙敌。

  他早已打定主意,待古玄等人尽皆出洞,直接施展蓝色音波,从容取走装有四相禽的伏生袋。

  可凡事总有意外,穆戎的眉心很快闪烁出血光,元神骤然回复清明。

  穆戎花容含霜,真力一催,体表重新弥漫出轻烟般的白气,悬浮于空中。

  紧接着,她探出念力,直接锁定蓝袍大汉。

  大袖同时一拂,一颗灰色珠子疾速飞出,悬浮在蓝袍大汉的头顶上方。

  念力覆盖范围内,蓝色音波才有攻击效果,古玄等人并没有受到冲击。

  见到穆戎的异样,王莽连忙提醒:“快出手!”

  古玄毫不犹豫地晃动身体,瞬移到半空,本想接应穆戎,可她无需帮助。

  “穆大高人小心!”

  说话间,古玄再次晃动身体,瞬移到狄虹近前,将她拦腰抱住。

  地面乱石密布,凸角尖锐,古玄若慢上分毫,狄虹势必会受伤。

  “江高人,出手!”

  见到古玄出动,南宫殇战意勃发,朝江风招呼一声,就腾身而起。

  江风没有回应,神色略显凝重,一同腾身而出。

  面对张森扫来的目光,刘晶郑重道:“森儿不可妄动,静观其变。”

  跳到地面后,古玄依然抱着狄虹:“感觉如何?”

  狄虹双目失神,瞅了古玄一眼,蹙眉道:“脑瓜很疼,如针扎一般。”

  “追魂金雷珠!”

  蓝袍大汉本想一鼓作气地击杀穆戎,可见到灰色珠子,却面色微变。

  顾不得其它,蓝袍大汉一挥大袖,一个晶莹玉碗疾飞而出,倒扣在头顶上方。

  随着念力一动,玉碗表面蓝光大作,化为一团厚厚的蓝色光茧,将蓝袍大汉全身笼住。

  刺啦一声。

  一道树根状的金色雷电,从追魂金雷珠中霹出,击向蓝色光茧。

  蛛网般的金色雷电噼里啪啦作响,令人闻之心悸,蓝色光茧狂闪不定。

  金色电网还顺着蓝色光茧,蔓延到灵舟上。

  整艘灵舟支离破碎,焦黑的碎片当空掉落。

  王莽凝重道:“此人是高手,不可力敌,速退!”

  “此地凶险,快走!”

  古玄大吼一声,同时掏出伏生袋,真力一催,灵鹤从中展翅飞出。

  抱着狄虹,瞬移到鹤背上,古玄肃然吩咐:“小晴,全速离开!”

  灵鹤长鸣一声,双翅猛地一扇,体表血光闪烁,当空疾速飞出。

  穆戎浑身杀气四溢,本就掏出伏生袋,欲与蓝袍修士全力一战。

  一听到古玄的声音,穆戎倒也催动真力,毫不犹豫地放出四相禽。

  “追上灵鹤!”

  待穆戎飘落到背上,四相禽发出一声长鸣,双翅一扇,疾飞而出。

  紧接着,羽翼闪烁出四色灵光,飞行速度激增,竟与小晴不相伯仲。

  南宫殇放出风羽鹰,心有不甘地掠上鹰背。

  “江高人,一起走!”

  江风闻言,不由暗松一口气,身体凌空一翻,落到南宫殇身后。

  “小羽,全速飞行!”

  一声长鸣,风羽鹰展翅飞出,体表羽翎浮现出一团团小风旋,呼呼作响。

  虚空中,金色闪电和蓝色光茧一同消失,玉碗当空掉落,不堪再用。

  蓝袍大汉背后闪现出一对蓝色光翅,当空悬浮。

  “果然是四相禽!”

  蓝袍大汉望着逃走的五人三禽,杀气腾腾,眉头紧皱,脸色阴沉。

  “咱们也离开!”

  古玄等人离去的声音,刘晶都听在耳中,心知形势危急,当即招呼一声,和张森腾身出洞。

  一番权衡,蓝袍大汉最终放弃追杀的念头,随即冷哼一声,大袖一挥,一道尺长蓝芒激射而出。

  腾到半空的张森见到蓝袍大汉,不由悚然一惊,急忙掏出伏生袋。

  “森儿当心!”

  尺长蓝芒飞速极快,刘晶花容失色,只来得及大喊一声,下丹田就被洞穿。

  “啊!”

  张森未能幸免,尺长蓝芒同样洞穿他的下丹田。

  两人并未毙命,可下丹田被破,无法动用真力,纷纷掉在岩石上。

  接连击伤两名武士,尺长蓝芒依然耀眼,当空一转方向,飞入蓝袍大汉袖中。

  蓝色光翅一扇,蓝袍大汉飞到近前,大袖一扫,两道灰芒弧飞而下,分别贴在刘晶和张森身上。

  两人被定身符所制,纷纷动弹不得,神色惊恐。

  蓝袍大汉飞到地面,背后的罡翅一闪而逝,随后对刘晶施展控魂术,得知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望着刘晶击杀张森,然后自刎,蓝袍大满脸冷漠,喃喃自语。

  “四人都有符宝,果然来头不小……封隐符?幸好没有追击。”

  ……

  盘坐在四相禽背上,穆戎的眉心一直闪烁血光。

  直到飞出十几里,穆戎才出声:“诸位,蓝袍修士似乎没有追来。”

  江风不放心,连忙抬起大袖,询问鸿运鼠:“小鸿,快感应下,后面可有危机逼近?”

  鸿运鼠的紫瞳骤然闪烁出血光,随即一闪而逝,欢快地叫一声:“吱。”

  江风这才笑道:“周遭确实没有危机存在。”

  王莽分析:“即便那人能追得上,若心存理智,也未必敢追来。”

  古玄立即吩咐灵鹤降下速度,补血丹有限,没必要浪费血脉之力。

  穆戎和南宫殇同样让坐骑降低速度,三禽并排飞行,彼此挨得挺近。

  狄虹已恢复常态,安然无恙,回头道:“西门,那厮用音波吓我,咱们就不该逃走,直接灭了他。”

  穆戎娓娓接声:“蓝袍修士的罡力音波虽然诡异,本人却不惧,若联手攻击,我等颇有胜算。”

  南宫殇沉声道:“如此灰溜溜逃走,本公子还是头一遭,很不甘心。”

  江风苦涩一笑,没有回应什么,以他的实力,能逃出生天已属侥幸。

  古玄道:“诸位不妨仔细推演一番,我等若激战到底,纵然有把握击杀对方,自身也会有伤亡。”

  江风连忙附和:“书高人所言极是,还有一点隐患,蓝袍修士若是司马世家子弟,一旦毙命,势必会惊动司马世家。”

  古玄双目微眯:“江高人此话如醍醐灌顶,我等纵然一时逃脱,也不可大意,蓝袍修士若调动世家资源,形势不容乐观。”

  穆戎侧头问:“狄高人,秋月斗法在即,冷月真人是否在烈国?”

  狄虹想了想:“算算日子,师父应当在烈国。”

  穆戎扬声道:“还请狄高人速速告知冷月真人,让她前来接应。”

  “好。”

  狄虹点下头,连忙取出一枚表面雕花的精美玉符。

  真力往玉符内一贯,表面顿时白光闪烁。

  王莽建议:“四相禽和风羽鹰过于显眼,不妨改乘灵鹤,免得招惹事端。”

  古玄当即转述此话,南宫殇和穆戎并无异议,各自收起坐骑。

  一番商议,南宫殇和江风共乘一鹤,狄虹和穆戎共乘一鹤,古玄独驾一鹤。

  三鹤并排齐飞,江风缓缓道:“我等飞离司马世家地盘,不妨寻一世俗客栈住下,等待冷月真人。”

  一路历练下来,南宫殇已视江风为友,当下含笑接声:“此举虽窝囊了些,倒也不失为好主意。”

  “何须抛头露脸?”穆戎有不同意见,“途中多变换方位,待离开司马世家辖地,寻一山洞等待即可。”

  古玄道:“我赞同穆大高人的说法,只是我等不要从落雁谷的方向离开。”

  “为何不能?”狄虹疑惑,“秋月斗法就在落雁谷举行,往落雁谷方向飞,能尽早遇见师父。”

  古玄解释:“刘晶母子畏畏缩缩,未必能逃脱,一旦失手被擒,蓝袍修士轻易能得知我等身份。”

  狄虹恍然:“对哦,我倒忽略了这茬。”

  ……

  大半日后,三只灵鹤顺利飞出司马世家辖地。

  古玄等人在某处参天密林中,寻了个隐蔽山洞。

  江风提议狩猎,并亲自出手,很快逮来好几只精瘦的长毛山兔。

  其他人也没闲着,燃篝火,搭木架,如同浪迹天涯的江湖儿女,好不乐乎。

  狄虹精通厨艺,烧烤自然也有一套,随身携带好几种佐料,将山兔烤得外焦里嫩,香气扑鼻。

  山兔烤好后,正好人手一只,穆戎拿着烤兔,终于摘下了头上的轻纱。

  那一刹那,四对探究的目光齐刷刷地扫向穆戎。

  映入眼帘的,除了英气勃勃的精致容颜,还有自然垂落的柔顺青丝。

  面对一道道充满惊艳的眸光,穆戎落落大方,面不改色:“本人不爱扎发,但凡外出,就以轻纱罩面。”

  :。:

看过《吾命不由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