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吾命不由天 > 第93章 僵尸

第93章 僵尸

  穆戎的念力已锁定铁尸,见南宫殇不再有异议,当即一挥大袖。

  一颗灰色珠子从中闪出,疾速飞入石室。

  此珠仅有核桃大小,看着毫不起眼,却散发出强烈的雷电气息,令人心悸。

  正是追魂金雷珠。

  尽管被念力笼罩,可铁尸浑然未觉,肢体一阵阵扭动,似乎在熟悉身体。

  追魂金雷珠疾飞而来,悬浮在铁尸头顶上方。

  感受到雷电气息,铁尸低吼一声,目中灰光闪烁,体表弥漫出大量尸气。

  灰色尸气非但将铁尸笼罩,还隔绝了穆戎的念力。

  穆戎不禁眉头微蹙,铁尸的反应超乎意料,连忙催动念力。

  刺啦一声,一道树根状的金色雷电,骤然从追魂金雷珠中霹出。

  金色雷电疾速击入尸气团,噼里啪啦作响,大量尸气被湮灭。

  铁尸背后的尸气荡然无存,可缺少念力定位,雷电没能击中铁尸。

  铁尸大吼一声,将周身尸气吸得一干二净,随即从石室猛冲而出。

  “追魂金雷珠击偏了,速速去上面洞窟!”

  说话间,穆戎念力一催,体表真气弥漫,如同一团轻烟,迅速飘向阶道口。

  由于王莽的慎重,古玄事先留了个心眼,听到穆戎的声音,连忙晃动身体,瞬移到阶道口。

  “南宫立即激发符宝,江高人照应下!”

  狄虹尚未反应过来,古玄就将她拦腰架起,扛在肩上,随即奔进阶道。

  “呀!”

  狄虹惊叫一声,仰头望着随后飘来的轻烟,美眸扑闪个不停。

  江风的反应也不慢,边跑边问:“殇高人,是否要在下背你?”

  “不用,你先上去!”

  南宫殇紧跟在江风后面,取出一枚火焰形态的符宝,握于掌中,直接催动真力,贯入法力凝珠。

  此时,铁尸已冲出石室,感受到活人气息,目中灰光闪烁,低吼连连。

  “这就是僵尸?!”

  饶是张森有心理准备,骤然见到丑陋的铁尸,也不禁大叫出声。

  “森儿快走!”

  刘晶神情凛然,急忙拉着张森,疾速奔进阶道。

  如此一来,现场形势成了张鑫垫后。

  铁尸脚步不停,口中大吼一声,尸气滚滚而出,气势汹汹地卷向阶道口。

  墓室口距离阶道口不远,阴寒的尸气滚滚而来,眼看就要卷到近前。

  “我来挡一波!”

  一声大喝,张鑫丢掉火把,取下后背上的木伞,转身撑开,伞面朝阶道口。

  真力猛地一催,伞面骤然闪烁出一层白光。

  此伞是极品符器,防御力极强,可被尸气一冲,白光立马消失不见。

  至于歪倒在石阶上的火把,自然是熄灭的下场。

  张鑫再催真力,伞面居然无法闪出白光,显然符阵被尸气侵蚀,不堪再用。

  “不好!”

  张鑫悚然一惊,连忙丢弃木伞,转身疾奔。

  铁尸已冲进阶道,目中灰光闪烁,再次大吼一声,尸气沿阶道席卷而上。

  木伞刚刚掉落,就被尸气裹挟,不断向前滚荡。

  “我命休矣!”

  双方距离太近,张鑫话音方落,身体就被浪潮般的尸气湮没。

  待尸气溃散,张鑫的尸体倒趴在阶道上,浑身不见伤迹,却面无血色。

  刘晶和张森才奔到洞窟,听到身后动静,转头一瞧,都见到了张鑫尸体。

  “鑫郎!”

  “义父!”

  两人惊叫一声,可铁尸追来,形势危急,顾不得悲伤,纷纷腾身而起。

  古玄见状,再次架起狄虹,瞬移到离开的洞道口。

  狄虹这回没有抗议,张大眼眸,叮嘱一声:“西门,当心点。”

  古玄身体微晃,瞬移到原处,立即掏出伏生袋,真力一催,灵鹤从中飞出。

  穆戎同样放出四相禽,并从储物袋取出一架古香古色的木质琵琶。

  南宫殇战意昂扬,符宝的激发已到最后一步。

  江风满脸凝重,紧盯着阶道口,左右手各扣着一张化罡符,蓄势待发。

  刘晶和张森杀气腾腾,同样双手执化罡符。

  铁尸一冲到洞窟,就遭到猛烈群攻。

  古玄拔出阴流剑,剑锋狠狠一抖,挥出五道柳叶形的白色剑光。

  灵鹤体表血光一闪,双翅猛然扇动,一道道羽翎状血芒飙射而出。

  穆戎手弹琵琶,曲声激越,如沙场征伐,一道道弯月形的透明风刃飞旋而出。

  四相禽长鸣一声,双翅扇出一道道四色罡芒。

  江风、刘晶和张森见状,并没有激发化罡符,各自伺机而动。

  面对铺天盖地的攻击,铁尸驻足停下,目中灰光连闪,一声巨吼,滚滚尸气弥漫而出,将尸身笼罩。

  白色剑光、羽翎状血芒、弧形风刃和四色罡芒,纷纷击入尸气团,却如石沉大海,竟然不起作用。

  就在这时,洞窟内的温度急剧升高,赫然是南宫殇将符宝激发。

  就见一只栩栩如生的青色火鸟疾飞而出。

  整个洞窟被火光照得透亮,火鸟所过之处,虚空青蒙蒙,仿佛被燃烧。

  王莽适时介绍:“这是青冥神火,南宫老祖的独门神通,传闻当年得自曦皇的赏赐。有此火存在,甭说铁尸,金尸也能焚杀。”

  古玄闻言,神色微动,不禁暗松一口气。

  果不其然,青色火鸟一飞到近前,就当空扩展开来,化为一片熊熊火海,将尸气团裹住焚烧。

  约莫是感受到青冥神火的威胁,铁尸连连怒吼,不断吐出尸气。

  可却无济于事,尸气团被越烧越小,闪烁的火光噼里啪啦,相当猛烈。

  南宫殇见状,这才面露微笑,吞服回力丹。

  张森面含杀机,偷偷传音:“义母,若非穆戎逞能,义父不至于命丧于此,我要亲手宰了她!”

  刘晶肃然传音:“就算你有杀心,也不能在此地动手。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日后再找机会下手!”

  片刻之间,尸气团被青冥神火焚光。

  铁尸大吼连连,只扑腾几下,就被烧为灰烬。

  原本堵住阶道口的巨石,半边被烧毁,如同咬了大半的桃子。

  铁尸一亡,青冥神火随之熄灭,可洞窟温度久久无法回落,如同置身火窟。

  地面除了灰烬,还有一颗闪亮的青色珠子。

  穆戎和古玄各自收起坐骑和武器,江风等人都露出庆幸之色。

  张森盯着穆戎,杀机毕露,最终没有轻举妄动,颓然坐到地面。

  感受到张森的杀意,穆戎突然转身,冷冷道:“张高人不幸殒命,两位莫非想为他报仇?!”

  此话一出,洞窟内的氛围再度变得压抑。

  张森本就有些怨恨穆戎,加上张鑫毙命的刺激,才会心生杀意。

  陡然听到穆戎的声音,张森如梦初醒,冷汗直冒,连忙道:“大师姐别误会,在下绝无此意。”

  刘晶大惊失色,一同辩解:“是啊,森儿固然有杀意,也是针对僵尸,岂敢对穆大高人不敬?”

  “如此最好。”穆戎的声音回复平静。

  江风察言观色,见一场争锋消弥于无形,就手指地面的青色珠子:“此珠想必就是鸿运鼠感应的重宝。”

  青色珠子闪闪发亮,异常显眼,除了刘晶母子,其他人都围了上来。

  穆戎沉吟:“此宝多半是生息珠,放在尸体内,能保尸体长年不朽。”

  狄虹补充:“我听师父提过生息珠,不论伤势多重,只要一息尚存,吞下生息珠,都能保命十年。”

  江风道:“难怪鸿运鼠反应强烈,墓室布有魔道法阵,想来是要将尸体孕育成僵尸,若尸体不朽,必然更容易成功。”

  穆戎又道:“据道书记载,膑侯是大盛皇族资质最出色的武士,孕育成的僵尸战力更加强大。”

  王莽出声:“生息珠最大的效用是疗伤,这点鲜为人知,你最好收入囊中。”

  古玄双目微眯,当即建议:“宝物虽好,却仅有一件,依在下之见,此珠当归殇高人所有。”

  穆戎之前得了金阳犬尸体,当下毫不犹豫,连忙表态:“理所当然。”

  见狄虹和江风都无异议,南宫殇点下头,施施然拾走生息珠。

  洞窟忽然亮起熊熊火光,却是刘晶母子将张鑫的尸体就地火化。

  古玄等人满脸肃穆,朝火光各施一礼,这让以泪洗面的刘晶有些欣慰。

  待火光熄灭,刘晶抹掉眼泪,苦涩道:“此番探墓寻宝,皆因妾身而起,可事与愿违,非但宝物不尽如人意,还累及夫君性命,妾身在此恳望诸位见谅。”

  其他人没有出声的意思,古玄代为表态:“水无常形,事无常态,岂可怪罪刘高人?亡者已矣,还请刘高人节哀。”

  南宫殇转移话题:“且去墓室瞧瞧,说不得会有另外的收获。”

  江风微微摇头,他刚才已用念力查探过,压根没有其它宝物存在。

  狄虹最有兴致,当先走进阶道:“修道本无趣,僵尸的老巢不能错过。”

  一干人连忙跟上,在夜明珠的照耀下,铁尸踏出的两行脚印清晰可见。

  果不其然,墓室除了法阵遗迹和木屑,别无他物。

  江风盯着地面的黑色纹路,遗憾道:“此法阵值得收藏,可惜真力境的念力无法记录玉简。”

  穆戎道:“墓室不要毁坏,日后若有需要,大可前来此地记录。”

  怀揣着不同心思,他们一起离开墓穴。

  :。:

看过《吾命不由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