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吾命不由天 > 第77章 速战

第77章 速战

  水谣城境内,洛河某处河道形成弧形大拐弯。

  大拐弯河道的内弧处,是一片起伏的坡地,建有一座座高大房屋。

  坡地形如马蹄,房屋布局如同庄园,绿树掩映,曲径通幽,美轮美奂。

  此处就是洛水派所在。

  庄园后面有一座小山,形似人的肩膀和头颅,山体表面布满岩石。

  无名小山最高处,有一整块嵌入山体的巨石,高约十余丈,形如人头。

  巨石下半部分,是朝外倾斜的石崖,崖上开辟出一片平地,平地内侧有一处丈许高的洞窟。

  一座华丽木房,部分藏于洞窟内,部分暴露在平地上,从远处看,犹如人头口咬房子,别具一格。

  此木屋正是洛水派修士的清修洞府。

  ……

  天气逐渐回暖,今天云开雾散,白日高悬。

  一艘顺流而下的楼船,在洛河边搁浅。

  某间船屋中,楚汉取出一张灰褐色的兽皮符箓,正是封隐符。

  随着真力贯入,封隐符表面有灰光闪烁不定。

  楚汉将封隐符贴在身上,灰光顿时蔓延开来,很快裹住体表。

  “老夫去也。”

  话音方落,强烈灰光一闪,楚汉隐身不见,如柳絮般缓缓飘出船屋。

  西门潇神色诧异,朝秦淮传音:“只对付熊漾,楚兄居然要动用封隐符,看来已寿元无几。”

  秦淮轻叹:“正是如此,武士寿元将尽,损耗的真力很难补回。”

  两人走出船屋,十六名八荒剑使已站在甲板上。

  秦淮环视一眼:“此处前有洛河环抱,后有山丘起伏,真是风水宝地。”

  西门潇微笑:“就地势而论,微山也不差。”

  秦淮仰望高空,正好日悬中天,挥手命令:“午时已到,速战速决!”

  十六名剑使没有回应,纷纷纵身而起,连续几个起落,轻易跃过围墙。

  围墙外种着一圈茂盛大树,枝叶不见枯萎。

  临近正门的树冠中,潜伏着一名暗哨,原本就对楼船心存警惕,见到剑使的举动,连忙吹响号角。

  “呜~”

  其它树冠中的暗哨听到号角声,纷纷吹号角。

  一时间,高亢的号角声此起彼伏,远远传出。

  秦淮和西门潇同时腾身而起,各自掠过围墙,对一干暗哨置之不理。

  ……

  洛水派一向集中用膳,听到久违的号角声,现场哗然,犹如鼎沸。

  十二名真力境武士,纷纷纵上两边屋顶。

  左侧屋顶站有三人。

  掌门熊漾,一身锦袍,两鬓斑白,双耳招风,真力境后期修为。

  少掌门熊涨,身着窄袖白袍,面貌与熊漾有几分相似,真力境中期修为。

  右护法马啼,面貌普通,体型昂藏,身着水纹蓝袍,真力境后期修为。

  右侧屋顶站着九人,三位真力境中期修为,六位真力境初期修为。

  这些武士纵然杀气腾腾,却是仓促现身,有的连武器都没带。

  左护法牛梗前几日外出办事,尚未回归。

  十六名八荒剑使手持子母剑,在屋顶腾跃前进。

  他们很快分散在周围屋顶,依剑阵方位站立,围住洛水派武士。

  熊涨和马啼扫视几眼,各自脸色阴沉。

  熊漾紧盯着秦淮,浑浊双目射出逼人精光:“鄙派一向与四季堡相安无事,秦堡主今日大驾光临,却摆出如此阵仗,所为何来?”

  秦淮尚未回应,几声嘹亮长鸣就当空响起。

  无名山头上空,赫然出现三鹤一鹰,还有五个年纪轻轻的身影。

  熊漾回头望去,顿时面色一变,朝熊涨传音:“对方有备而来,咱们的事恐怕已走漏风声,我来拖住他们,你速速从密道逃离,找牛护法杀上四季堡……”

  就在这时,隐身的楚汉飘到熊漾身后,双手夹住他的脑袋,使劲一扭。

  咖嚓一声。

  熊漾尚未传音完,颈脖骨就被强行扭断,压根来不及反应,死不瞑目。

  体表灰光一闪,封隐符消失不见,楚汉现出形迹。

  “祖父!”

  “楚汉!”

  事发突然,熊涨和马啼不敢置信,纷纷惊叫。

  楚汉神色淡然,抓着熊漾尸体,脚下一点屋顶,疾速倒飞而出。

  “楚兄好手段!”

  秦淮等的就是这一刻,袖袍一拂,一团旋风状的白色真气呼啸而出。

  “马啼,今日若不算算旧账,以后再无机会!”

  西门潇配合娴熟,连忙腾身而起,与秦淮拉开距离,大袖连连挥动,一道道气芒飚射而出。

  “出手!”

  主阵剑使大喝一声,十六名八荒剑使纷纷攻击。

  熊涨满腔怒火,正要追击楚汉,抢回父亲尸体,真气团就飞旋而来。

  “少掌门小心!”

  马啼提醒一声,身体腾起,避开射来的气芒。

  嗖嗖声连响,诸多气芒纷纷洞穿屋顶,击出一个个细小窟窿。

  秦淮久经阵仗,出手时机恰到好处,就在熊涨气愤填胸时,气旋团将他浑身裹住,疾速旋转不定。

  “啊!”

  只闻一声惨叫,气旋团呼啸消失,熊涨的尸体衣衫褴褛,体无完肤。

  马啼面露杀机,凌空击出一拳,一个桶口大的白色气拳,朝西门潇轰去。

  这是《破空拳法》,属于寻常驭力法,气拳从拳头处发出,速度飞快。

  与《森罗掌法》相比,不论攻击方式,还是真气威力,都差了不止一筹。

  西门潇脚步连踏,避开白色气拳,心里暗叹。

  马啼如此实力,在秦淮眼里竟是不值一提。

  马啼见熊涨毙命,面色大变,急忙展开身法,掠向地面,企图逃之夭夭。

  “哪里逃?!”

  西门潇大喝一声,快速踏步,紧追而去。

  秦淮见状,袖袍挥动几下,十几团旋风状的真气飞旋而出,通通卷向地面。

  气旋团气势惊人,一路摧枯拉朽,所过之处,房屋倒塌,烟尘四起。

  马啼的落地处,就在气旋团的波及范围内,急忙腾身而起。

  西门潇趁机屈指连弹,激射出几道气芒,凌空没入马啼的胸膛。

  马啼闷哼一声,嘴角溢出血丝,身体当空栽落。

  楚汉落到一处空地上,从熊漾身上搜出一个储物袋,当场催动真气,将储物袋内的宝物倒出。

  熊漾不愧是掌门,地面的宝物虽然不多,每一件都价值不菲。

  楚汉的神色饱含期待,将玉瓶全部检查一遍,终于找到延寿丹。

  :。:

看过《吾命不由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