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吾命不由天 > 第74章 要事

第74章 要事

  狄虹掠到屋顶,与古玄挨的挺近,香风袭人。

  古玄瞟了狄虹腰间的玉佩一眼:“你的法技别开生面,不愧是真传弟子,之前是否在五谷城?”

  “嗯啊。”狄虹一挥玉手,“路上好生无趣,就在五谷城四处闲逛,早知道就跟你一起了。”

  古玄轻笑:“接下来的路程,咱们都能同行。”

  田樱翻滚而来,落在古玄身侧,展颜一笑:“书高人,殇高人何在?”

  古玄道:“正在校场斗剑,由潇护法陪同。”

  在田樱的招呼下,一干人前往校场,就见南宫殇和剑使已停下切磋。

  南宫殇身中数剑,见识到剑阵威力,不想在西门潇面前出丑,主动罢战。

  校场还有五位真力境中期武士存在,据秦淮介绍,他们也有一套战阵。

  王莽不由暗中评价,四季堡的整体实力,能在曦国武林名列前茅。

  他们前往客厅,彼此关系非同一般,颇有渊源,只交流片刻,就互相熟络。

  客厅的茶几上,不仅摆有灵茶,还有糕点水果。

  陈光涂耀两兄弟正襟端坐,三位道苗随意许多。

  路上交流甚多,秦淮客套几句,就提起正事:“诸位高人先后莅临鄙堡,真是一场及时雨,我等正好有要事相商。”

  狄虹一听,不禁瞟向古玄,眸光古怪:“南宫所言非虚,得跟西门历练,才不会无趣,这才刚到四季堡,就有要事降临。”

  古玄微微一愣,随即瞪了南宫殇一眼,这厮肯定在路上乱嚼舌头。

  南宫殇不甘示弱,立刻回瞪过来,两人如斗鸡,大眼瞪小眼。

  秦淮见状,没有丝毫不满,端起茶盏,慢悠悠地饮了口灵茶。

  陈光年纪不大,行事却挺稳重,连忙问:“不知秦兄有何事相商?”

  秦淮放下茶盏,反问一句:“事关重大,诸位高人可有符宝?”

  南宫殇望向古玄,见他微微点头,就道:“本公子就有一枚符宝。”

  狄虹连忙接声:“本姑娘身上也有符宝,秦堡主就不要拐弯抹角了。”

  秦淮目光环扫,不急不缓道:“狄高人和二位贤弟应当知道楚汉。”

  狄虹眸光闪烁,认真回想,忽然秀眉一挑:“楚汉莫非是师父门下的第三代杂役弟子?”

  “正是此人。”秦淮点下头,“师尊门下的三代弟子,仅存楚兄一人。”

  涂耀问:“秋月斗法持续百年,师尊前后培养了十几位弟子,其他人呢?”

  秦淮轻叹:“一二代弟子早已辞世,除了秦某,另外两位四代弟子早年去海外游历,至今杳无音讯。”

  陈光脑袋微垂,借着端盏饮茶,若有所思。

  秦淮说回正事:“楚兄寿元将尽,曾独自潜入洛水派,想要盗取延寿丹,无意中听到一个秘闻。”

  古玄忍不住插话:“楚汉今年贵庚?”

  秦淮连忙回道:“楚兄八十有余,早年受过重伤,寿元有所损耗,而延寿丹能延寿二十年。”

  王莽忽然出声:“倘若修炼出念力,真力境的寿元都能过百。”

  狄虹饶有兴致问:“楚汉偷听到什么秘闻?”

  秦淮缓缓道:“洛水派已被烈国司马世家收买,用来打探西门世家的情报。”

  古玄双目微眯:“秦堡主的意思是……”

  秦淮如实道:“洛水派有位罡力境初期修士坐镇,楚兄没把握全身而退,就找上鄙堡,有意铲除此派。”

  古玄瞟了西门潇一眼,意味深长道:“在庀州发现别国世家细作,又涉及到修士,理应上报西门世家,贵堡为何擅做主张?”

  西门潇苦笑:“不瞒书少爷,此事若上报,鄙堡顶多能喝口残汤。”

  古玄面无表情问:“若我等应下此事,贵堡将如何行事?”

  秦淮毫不犹豫:“洛水派位于西门山庄辖地,我等以书高人的名义行动,事后将证据和部分战利品,奉献给西门山庄。”

  南宫殇接声:“我等能得到什么好处?”

  秦淮掷地有声:“罡力境修士的身家,尽归诸位高人所有。除了延寿丹,其它洛水派战利品,由诸位优先挑选一样。除此之外,鄙堡将欠诸位一份人情。”

  古玄追问:“若我等今日没有前来,贵堡将如何铲除洛水派?”

  秦淮脱口而出:“先上报西门世家,秦某再动用一次机会,请师尊出马,向西门世家换取延寿丹。”

  在秋月斗法获胜的杂役弟子,脱离师门后,有三次向冷月真人提要求的机会,否则一次都没有。

  狄虹疑惑:“秦堡主,本姑娘似乎记得,第三次秋月斗法由师父获胜,第四次斗法反而落败,楚汉应有三个机会才是。”

  秦淮含笑解释:“楚兄的三个机会都已用完,由于秦某举荐陈涂二位贤弟,师尊曾赏赐一个机会。”

  狄虹面露恍然之色,随即望向古玄:“西门觉得此事如何?”

  见狄虹跃跃欲试,古玄会心一笑:“本人倒没有意见,只是对阵罡力境修士非同小可,当慎之又慎,符宝将是战局关键。”

  南宫殇清楚该自己表态,面露澎湃战意:“能有机会击杀罡力境修士,本公子相当期待。”

  狄虹有些着急:“本姑娘修道至今,尚未施展过符宝,到时由我激发,南宫可不许跟我抢。”

  “此事稍后再议。”

  古玄转而朝狄虹和南宫殇传音,对方各自点头。

  秦淮和田樱不由互视一眼,各自神色诧异。

  他们都知道古玄和其他人结识没多久,却隐隐成了拿主意的人。

  西门潇目光一转,望向陈光和涂耀:“不知两位兄台意下如何?”

  陈光笑道:“此战千载难逢,我等兄弟自然不容错过,定将全力以赴。”

  秦淮抚掌一笑:“诸位如此痛快,秦某在此深表谢意,日后若有所命,鄙堡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古玄想了想:“秦堡主,楚汉所在何处?”

  秦淮朗声道:“楚兄正在庀州,距离微山不远,秦某即刻捎信告知,还请诸位在鄙堡歇息数日。”

  陈光暗自盘算,此番行动应当不会耽误返宗期限。

  一桩要事已定,一干人皆大欢喜,笑容满面。

  :。:

看过《吾命不由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