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吾命不由天 > 第69章 遗物

第69章 遗物

  “事不宜迟,古兄简单收拾下,即刻动身。”

  古玄饮光碗里的茶水,长身而起,特意瞟了一眼来路方向,才慎重出声。

  古平目光一闪,并没有异议:“也好,免得茶馆被人捷足盘走。”

  古玄指了指长剑和打响鼻的健马:“马匹和配剑一并奉送,古兄不妨伪装成武士,更方便行事。”

  “这……”古平略一犹豫,忽然挺起胸膛,“黄兄如此高义,在下也不能龟缩,就让安儿先走,在下与黄兄一同迎敌。”

  古玄暗自苦笑,本想将古平父子送走,好寻找父亲的遗物,才会那般作态,却让对方以为大敌将至。

  心念一转,古玄连忙拒绝:“岂可让古兄涉险,此事休要再提,配剑无非锦上添花,迷惑对手,暗器才是我的杀招。”

  说到此处,古玄拍了拍腰间的囊袋:“对了,古兄可会骑马?”

  古平不再坚持:“当年送小离前来庀州途中,在下曾学过骑马。”

  古玄转而问:“我会去孤目崖崖底,若没有找到尸体,就给表姑丈立一座衣冠冢,遗物在何处?”

  古平肃然道:“遗物都放在卧室,在下没有擅动,这就带黄兄前去。”

  “有劳。”

  古玄微微一笑,跟在古平后面,缓缓走进里屋。

  两间卧室并列,古平打开右边卧室门:“此间应是古玄卧室,这半年来,在下父子都在此就寝。”

  “正是古玄卧室。”

  古玄神色恍惚,稍微点下头,就走进卧室。

  “有次宿醉,我和古玄同眠,那小子为了习武,愣是拍了一夜马屁。”

  兴许为了避嫌,古平没有跟进去,回忆道:“在下印象中的古玄,还在襁褓之中,长得白白嫩嫩。”

  古玄四处打量,眸光充满留恋,除了几样固件,已没有昔日的生活用物。

  “古兄赶紧收拾,我去隔壁卧室看看。”

  古玄轻车熟路地打开左边卧室,古平父子连忙进入右边卧室收拾。

  左边卧室内放有诸多物品,分门别类,井井有条,显然精心整理过。

  物品表面覆盖一层薄薄的灰尘,说明物品封存后,古平父子没有再进来过。

  古玄扫视一眼,尽皆熟悉之物,可物是人非,不免伤感,轻声问:“卧室可有密室,或暗格存在?”

  王莽分析:“就一寻常屋子,毫无机关痕迹,以你爹的身份,最有可能交代的遗物,应是积蓄之类。”

  古玄很快找出一个木盒,推开盒盖,里面放有两贯铜钱和一枚玉佩。

  玉佩通体乳白,质地温润,雕工精致,花鸟图案栩栩如生,没有雕刻文字。

  王莽当先道:“此玉佩由上等好玉制成,非寻常人家所能拥有,应当就是你爹所指的遗物。”

  古玄轻笑:“昔日从未见过此玉佩,兴许是娘亲与父亲的定情信物。”

  慎重收好玉佩和铜钱,找出几套古仁常穿的衣物,收拾成包裹,系在背后。

  听从王莽建议,古玄长叹一声,没有拿走一件自己昔日所用之物。

  两边门都没关,三人几乎同时走出卧室,古平父子各背着一个包裹。

  站在官道上,古玄最后望一眼茶寮,取出几颗火焚丸,甩手飞旋而出。

  随着几声轻响,符丸化为熊熊大火,焚烧茶寮。

  古玄盯着火光,将与古平的交流回味一番,发现有所遗漏:“古兄,除了我之外,可有其他人详细打听表姑丈的情况?”

  古平连忙道:“不少老茶客都有询问,在下统一回应,由于古仁转行,茶寮由在下接手。”

  古安忽然插话:“大概两个月前,我爹进城采购,有三位女子来到茶寮,一直询问在下的来历。”

  古玄神色一动:“那三位女子有何特征?”

  古安仔细回忆:“衣着华丽,气质出尘,看着不像寻常武士……在下隐约听到了什么瀑布机关。”

  “不像寻常武士?应当不是我的仇家。”古玄朝古平拱手,“古兄保重。”

  “黄兄保重。”

  一声道别后,古平挥动马鞭,健马长嘶一声,撒开蹄子,绝尘而去。

  古玄冷笑:“汪伶很有可能是三位女子之一,瀑布机关是否存在?”

  王莽道:“那是老夫在曦国开辟的一个洞府,即便能找到,就凭汪伶几位真力境,也不容易进入。”

  “得去瞧瞧。”

  待茶寮化为灰烬,古玄身影一晃,连续几下闪烁,消失得无影无踪。

  ……

  茶寮对面不远处的小山头,有一座简陋坟墓,木碑只刻着“小离之墓”。

  自打古玄记事起,每年清明节,古仁都会带他到此扫墓,焚香祭拜。

  古玄曾问过母亲的姓氏,古仁当面回应,你娘就叫小离,没有姓氏。

  再次来到母亲墓前,古玄不由感慨万千。

  相比上次扫墓,坟头赫然有重新修葺的痕迹,应当是古平父子所为。

  古玄幽幽道:“数年前的寒冬,父亲卧病在床,浮风城大夫束手无策,父亲就有意与母亲同棺下葬,后来有行脚大夫借宿,才将父亲给治好。”

  王莽评价:“生若同榻,死当同棺,你爹用情至深,当为世间男儿楷模。”

  古玄问:“我若撬开母亲棺木,是否对她不敬?”

  王莽缓缓道:“就炼心而言,当遵从先辈遗愿。依老夫家乡习俗,须向你娘叩头禀明,你娘若与你爹真心相爱,岂会责怪?”

  古玄不再犹豫,跪地磕头,说明同棺合葬一事。

  没有使用刀剑铲子,古玄拔起木碑,直接用双手挖土,速度飞快。

  挖出的土在坑边越堆越多,一具廉价的漆黑棺材,逐渐映入眼帘。

  古玄停下挖土,小心翼翼地撬起棺钉,郑重其事地将棺盖移到一旁。

  棺里的尸体早已化为骸骨,但衣物还在,腰带上系着醒目的锦囊。

  古玄原本满脸肃穆,见到锦囊时,却诧异不已。

  锦囊正面赫然绣着四个隶体字:“古玄亲启”。

  “老夫明白了,你爹的临终遗言,想来是你娘留有遗物,而你爹当年要求同棺合葬,本意应是要你开棺,取走你娘遗物。”

  “前辈此言,令我茅塞顿开,锦囊当取。”

  :。:

看过《吾命不由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