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吾命不由天 > 第54章 杀绝

第54章 杀绝

  哗啦一声,两位道苗从溪水中探出脑袋。

  苏斐连连喘息,胸膛起伏不定,湿漉漉的娇躯玲珑有致,曲线毕露。

  古玄稍微一瞥,赶紧移开视线,此女好不容易改观,并有心归附,不能给对方烙下龌龊印象。

  “原来你们在此,快上岸,本护法驭符除湿。”

  听完刘捕快汇报,李醒决定亲自追杀逃匪,此刻正驭剑飞到密道出口。

  古玄和苏斐纷纷跃到岩石上,水花四溅。

  李醒取出两张符箓,罡力一催,化为两团旋风,分别裹住道苗,呼啸旋转。

  当旋风呼啸消失,湿淋淋的衣物通通被吹干。

  李醒问:“此处位于主峰西面,你们认为匪徒会逃往哪个方向?”

  古玄略一思量:“匪徒沿溪而走,心智不低。此时已黄昏,如果我是匪徒,会就近隐藏,等捕快离开,再做计较。”

  苏斐诧异地瞟了古玄一眼,但没有说什么。

  古玄观察地势:“往北是庑州,往南返回西门世家,藏匿在这两方向,都有可能被发现。”

  李醒追问:“为何不会逃往庑州?”

  古玄侃侃而谈:“正因为匪徒最有可能逃往庑州,我等若要追击,仓促之间,就会选择往北追击。”

  苏斐补充:“捕快往北追,道苗往南返回,两路都不安全,匪徒就反其道而行之,避开此方向。”

  古玄续道:“东面是主峰,匪徒不会自寻死路,最大可能藏在西面。”

  “不用细说,老子不是弱智。”李醒挥挥手,“都上来,往西面找找。”

  两位道苗腾到飞剑上,李醒念力一动,阔剑表面青光一闪,往西面飞出。

  古玄首次乘剑飞行,左顾右盼,过足一番眼瘾。

  虽然天寒地冻,下过几场雪,可山表绿树颇多。

  古玄收回视线:“李护法,毒寡妇身为武士,为何能驱使虫妖?”

  李醒沉声道:“毒寡妇早就被修士夺舍,只因寿元将近,肉身老化,才要控制土匪,掠来的女童全都成为干尸,手段极为凶残。”

  古玄暗自琢磨,李醒应当是收获修士的储物袋。

  苏斐柳眉微挑:“大曦皇朝明文规定,修士不得伤害凡人,那人死有余辜。”

  古玄没再开口,耳边有呼呼风声,不利于交谈。

  阔剑曲线飞行,速度并不快,李醒的念力仔细搜索,不久就有发现。

  阔剑当空悬停,李醒指向下方山腰:“下面洞窟内有三名武士,应该是逃匪,西门书将他们逼出来,老子不想滥杀无辜。”

  古玄定睛一瞧,果然见到藏在大树下的洞窟口。

  左边囊袋装有符丸,古玄取出一颗气爆丸,朝下方大树甩手扔出。

  “此行只是试练,你竟然专门领取符丸。”

  苏斐面有异色,对古玄的认识更深一层。

  “有备无患。”

  气爆丸弧飞而下,磕在树干上,轰然爆开,白气翻卷,枝叶纷飞。

  被巨响惊动,洞窟内的三名逃匪纷纷出声。

  “什么声音?”

  “气爆丸。”

  “出去看看,若是捕快追来,各安天命!”

  李醒沉声道:“老子已泄过愤,懒得多造杀孽,一人宰一个。”

  古玄一摸背后,那柄薄刀还在,连忙拔在手中。

  匪徒冲出洞窟,一见半空的飞剑,大惊失色。

  “分开逃!”

  三名匪徒朝不同方向撒腿狂奔,慌不择路。

  ……

  古玄凌空而行,连连跨步,追击匪徒乙。

  “无量式”的真气具有崩断力,古玄想试验能否崩断薄刀,才会带入密道。

  随着真气催动,嘭的一声,薄刀果然断为三截。

  古玄神色微喜,连忙舍弃刀柄,单手一抄,将三截断刀夹在指间。

  手腕一动,三截断刀飞旋而出,嗖嗖有声,弧线前进,中途再次断为三截。

  匪徒乙见识过古玄的暗器威力,哪敢怠慢。

  手中的波浪剑连连挥舞,将断刀纷纷击落。

  古玄跨步而来,特意落在匪徒乙身后。

  匪徒乙神色凛然,急忙转身挥剑,凛冽的剑锋迅速划向古玄颈脖。

  古玄的速度更快,手臂一动,竖起两根指头,闪电般夹住波浪剑剑身。

  疾速运转“无量式”真气,两指猛地一转,骤然将波浪剑夹断。

  嘭的一声。

  一截断剑刚弹起,就被古玄抄在手中,随即直射而出,插入匪徒乙颈脖。

  ……

  苏斐手持利剑,腾身而起,朝前两个起落,轻易追上匪徒甲。

  “老子跟你拼了!”

  匪徒甲面色狰狞,厉声大喊,一杆银色短戟舞成一团,戟影重重。

  苏斐轻喝一声,娇躯翻转,头下脚上,从天而降。

  利剑寒光闪烁,凌空连挥几下,将短戟击断。

  剑锋再一挥,如蟾蜍吐舌,刺入匪徒印堂穴。

  苏斐颇为满意,击杀匪徒的速度比古玄还快,浑不知对方在试验法技。

  ……

  李醒取出一张定身符,罡力一催,符箓化为一道灰芒,弧飞而下。

  灰芒速度极快,转眼追上匪徒丙,贴在他的背后,使他动弹不得。

  等古玄击杀匪徒乙,李醒才慢悠悠地吩咐:“那名匪徒已被老子定住,西门书快去补刀。”

  古玄仿佛上瘾,取走匪徒乙的波浪剑,凌空跨步到匪徒丙上方。

  随着真气一催,波浪剑的剑身断为三截。

  古玄抄住断剑,飞旋而出,中途再次崩断,纷纷没入匪徒丙的要害。

  当古玄跨步到飞剑上,李醒道:“庄主让本护法评估你的战力,相当了得。”

  ……

  悬崖上,几名捕快忙里忙外,都在善后。

  两间封闭的石室已被打开,果然藏有金银珠宝。

  一群妙龄女子扯紧西门巡袖子,哭哭啼啼,香帕掩面,仿佛在倾述什么。

  见到李醒回来,西门巡连忙凑过来,满脸苦笑。

  “那些无辜女子莺莺燕燕,在下头大如斗,劳烦李护法将她们送到山下。”

  李醒瞟向妙龄女子,一振大袖:“举手之劳。”

  ……

  土匪窝藏有不少好酒,道苗正在校场饮酒。

  古玄和苏斐走过去,招呼一声,各自入座。

  西门飞给古玄倒了一碗烈酒:“你们同李护法一块回来,莫非追杀逃匪?”

  古玄饮了口烈酒,比无名客栈的烧酒口感差些,随即将事情简述一番。

  西门飞道:“这边的土匪尽皆毙命,尸体火化。出人意料的是,风烟儿用剪刀自杀,为大匪首殉葬。”

  :。:

看过《吾命不由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