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吾命不由天 > 第45章 客栈

第45章 客栈

  西门湘娇躯一动,拔地而起,从腰间囊袋摸出一把银针,尽数射出。

  上次猎场试练,西门湘见古玄施展暗器,就苦练了几式暗器手法。

  一根根银针闪烁寒光,直线飞射,速度甚快。

  西门杰轻哼一声,拔出利剑,手臂晃动,利剑在掌心疾速旋转。

  一阵细碎的叮叮声,银针纷纷被弹开。

  抵挡暗器的手法,要比郑泰犀利得多。

  西门湘连连空翻,没有像古玄那般落在台面,暗自留了个心眼,落到大树横出的枝杈上。

  此举与西门杰拉开距离,倘若对方趁机攻击,就多些反应余地。

  猎场试练后,西门湘经验大涨,湘父回庄一次,也传授了诸多战斗经验。

  “道苗间大动干戈,成何体统,还不住手?路途遥远,莫要耽误正事。”

  西门杰正要跃上树冠,将西门湘赶下高台,听到李醒声音,只得罢手。

  西门湘眸光一转,就见李醒缓缓走来,连忙跳到地面,归剑入鞘。

  西门飞和郑泰纷纷展开身形,纵上高台。

  李醒走到近前,望向西门杰,淡淡问:“事已至此,你是否继续领队?”

  “本少爷今日另有要事,就此告辞。”

  西门杰颜面扫地,哪还有心思领队,随意寻个借口,灰溜溜离去。

  “本次试练无需领队,西门书出庄历练过,遇到问题,可与他商议。”

  李醒交代完,祭出一艘青色灵舟,当空悬浮。

  “我等即刻出发,相关试练事宜,路上再谈。”

  古玄最先纵上灵舟,盘坐在舟尾,如同上次那般。

  苏斐第二个跃上来,居然盘坐到古玄身边,神色如常,毫无异样。

  一股幽香钻进鼻孔,古玄的心里微微一荡,可也仅此而已,没有想入非非。

  其他道苗神色诧异,却没有多嘴,纷纷跃上灵舟。

  李醒念力一动,青色灵舟缓缓升空,疾飞而出。

  “本次试练任务,由嫡系提供。陵山老林中,藏着一窝土匪,平日打家劫舍,近期掳掠女童。宰了他们天经地义,无需顾忌什么。”

  李醒简略交代下试练任务,就没有再出声。

  ……

  陵山在庀州和庑州交界处,通往陵山的官道上,有一家无名客栈。

  一艘青色灵舟从远处飞来,悬停在低空处,六位道苗纷纷跃到官道上。

  古玄放眼四顾,耳中响起苏斐的传音:“还请书少爷不要误会,小女子别无它意,找个恰当时机,再与书少爷叙话。”

  一路与苏斐并肩盘坐,竟是没有半句交流,两人都闭目养神。

  古玄寻思过苏斐此举的用意,认为她想利用自己摆脱西门杰的纠缠。

  苏斐的传音,仿佛知道古玄心思一般。

  真力境的传音方式,是调动传音法的真气,沿任脉运转到喉咙,朝对方的耳朵方向说话。

  古玄连忙传音:“与苏姑娘叙话,乐意之至。”

  李醒收起灵舟,带着六位道苗,朝客栈走去。

  官道的薄薄积雪尚未融化,有许多脚印蹄印,还有向远处延伸的车辙。

  无名客栈共有两层,一名伙计点头哈腰,将李醒等人带到二楼。

  寒冬腊月,饭点已过,客栈颇为冷清,二楼仅有六位客人,分两桌而坐。

  除了一名中年男子身着素色大袍,五位壮汉都一身劲装,背后负刀。

  中年男子名为西门巡,高大魁梧,真力境后期修为,庀州府衙总捕头。

  五位壮汉皆是捕快,并非西门世家子弟,都有真力境初期修为。

  李醒吩咐伙计将两张方桌并在一起,点了几样小菜和几坛烧酒。

  等西门巡坐过来,李醒就介绍他的身份。

  一番招呼见礼,西门巡直入主题:“那窝土匪的身份已查明,曾经是丰泽城康府的护院。”

  西门湘神色一动:“丰泽城康家?”

  “正是。”西门巡简要介绍,“康家是医药世家,活人无数,安然散就是康家上代家主发明的。”

  西门湘补充:“我爷爷曾在康家学过医。”

  古玄望向西门湘,示意不要打岔,使得她粉脸微红,连忙住嘴。

  伙计送来烧酒,李醒一向好酒,自个霸占一坛,两桌捕快各有一坛。

  西门巡挥挥手,将伙计打发走,再使个眼色,一名捕快连忙过来侍酒。

  捕快拍开封泥,酒香四溢,给每人各倒一碗。

  古玄小饮一口,酒液入喉滚烫,是驱寒良酒。

  西门巡续道:“五年前,安然散秘方被一干护院偷走,换得大量钱财,潜逃到陵山,落草为寇。”

  吴罡忍不住问:“那伙匪徒什么修为,居然要缉捕五年?”

  西门巡解释:“修为倒不高,仅有三位真力境,可土匪窝位置隐秘,有钱财挥霍,前几年很少犯案,若非这阵子接连劫掠女童,匪徒不慎漏了马脚,还无法发现他们的踪迹。”

  吴罡暗自不屑,差点表现出来,借饮酒掩饰。

  伙计端来几盘小菜,他们服用过养生丹,不会感到饥饿,仅用来下酒。

  古玄眯眼问:“土匪窝怎么个隐蔽法?”

  “书少爷此言大善,问到了试练重点。”

  西门巡搁下瓷碗,有意无意地称赞一句。

  “土匪窝建在参天密林中,房屋不高,完全被枝叶掩盖。密林背靠绝壁,左右皆是悬崖,前面有竹林,布设土木机关。”

  “土木机关?”西门飞终于提起兴致,“我等该如何攻击?”

  “倘若不熟悉路线,硬闯竹林,很容易迷路。”西门巡瞟向李醒,“依在下之见,最好从天而降,出其不意,道苗击杀土匪,在下和捕快截杀漏网之鱼。”

  “此举可行。”李醒点下头,“本护法带你们飞上山顶,从高处潜入。”

  再商议少顷,李醒给西门巡两瓶养生丹,作为捕快酬劳,这是试练惯例。

  结账离开时,酒干盘空,李醒隐身飞行,其他人骑马,捕快多带了马匹。

  骑行的马匹分四等,上等宝马,中等骏马,下等健马,至于次等的劣马,只能耕田拉货。

  古玄没骑过马,但修炼日久,肢体灵活,捕快一讲要领,轻易学会。

  雪道上哒哒作响,十几匹骏马迎风奔驰,只用一炷香工夫,就穿过陵山。

  :。:

看过《吾命不由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