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吾命不由天 > 第30章 控魂

第30章 控魂

  “猎场有三个外人闯入,你往南面巡逻,若有遇到他们,格杀勿论。”

  李醒才隐身飞到上空,就见到前来猎场巡逻的灵鹤,连忙传音。

  此鹤是萃山鹤群中最桀骜不驯的存在,十分好战,动不动惹是生非,因而被贬来猎场看守群兽。

  一听到讨厌的声音,灵鹤不爽地长鸣一声,举目四顾,却找不到李醒。

  等李醒传音完,灵鹤神情振奋,双翅一扇,朝猎场南面疾飞而出。

  灵鹤喜欢在猎场作威作福,可时日一久,群兽臣服,就觉得索然无味。

  如今有外人侵犯地盘,正好拿他们磨炼战力,灵鹤激动不已。

  ……

  西江四丑中的白衣少妇,真力境初期修为,被两头金钱豹缠上。

  两头金钱豹一雌一雄,形体和虎类相似,体表有铜钱模样的黑环斑。

  它们本在照料豹仔,察觉到有人从洞外经过,立刻冲出来,发动攻击。

  金钱豹的洞窟颇为隐秘,白衣少妇从洞窟的数丈外经过时,才知道此地有猛兽存在。

  对于金钱豹的挑衅,白衣少妇自然不甘示弱,拔出两柄短戈,以一敌二。

  金钱豹感官发达,智力超常,历经长年累月的搏击,打斗技巧比老黑虎还要精湛。

  一雌一雄配合老练,对阵真力境初期修为的白衣少妇,愣是不落下风。

  四妹被杀,陈阳杳无踪迹,白衣少潜藏的怒火,全都倾泻在金钱豹身上,杀招连出,毫不设防。

  一对短戈轻盈迅捷,招式洗练凌厉,一番拼斗下来,逐渐占据上风。

  此时,白衣少妇一踏树干,柔软的身体当空连翻,戈随身动,挥舞不定。

  雌豹正从树上扑跃而下,白衣少妇翻腾到近前,使出一招“玉女挥毫”。

  两柄短戈疾挥而出,寒光霍霍的尖锋,直接扎进雌豹双目。

  雌豹狂吼一声,双目尽盲,鲜血当空喷溅,洒在少妇雪白的劲装上。

  下一刻,雌豹的硕大身躯跌落而下,四肢连连抓地,战力已失。

  雄豹一声厉吼,后肢一蹬地面,跃起两丈来高,血口大张,两颗獠牙闻得到浓烈腥味,狠狠咬向白衣少妇的腰肢。

  白衣少妇轻哼一声,身体凌空一翻,脚下点在金钱豹的头颅上。

  身体借力横掠而出,随即短戈插于后背,单手抓住树干,朝前猛地一荡,再次甩出数丈距离。

  落地后的雄豹没有追击白衣少妇,围着受伤的雌豹连连转圈。

  高亢的吼声愤怒又悲伤,接连不断地回响,附近的鸦雀纷纷惊飞。

  白衣少妇正要继续腾掠,一道灰芒当空激射而来,贴在她的身上。

  虚空如水波般一阵荡漾,李醒现形而出,踩在飞剑上,杀意凛然。

  白衣少妇的双眸骤然黯淡无光,身体跌落到地上,无法动弹分毫。

  李醒驭剑而下,对白衣少妇使出控魂术,随后沉声命令:“找到陈阳和西江四丑的其他人,将他们击杀,然后自刎!”

  “是,主人。”

  白衣少妇纵身而去。

  雄豹奔驰而来,对着远去的白衣少妇连连怒吼。

  “那人只有死路一条,想要丹药就直说,在老子面前耍什么心眼?”

  说话间,李醒取出一个玉瓶,直接抛给雄豹。

  雄豹轻吼一声,顺口叼住玉瓶,转身而去。

  李醒取出一张纸符,往身上一贴,再次隐身。

  ……

  一处幽深静谧的青潭边,苏斐与两头棕熊对峙。

  潭边还有一具熊尸,咽喉处插着一根袖箭。

  伤口依然血流不止,将大半潭水染红。

  三头棕熊躯体粗壮,四肢矫健,头圆颈短,眼小吻长,原本在潭中游泳嬉戏,怡然自得。

  苏斐悄然而至,躲在灌木丛中,准备暗地偷袭,可尚未藏好,就被嗅觉灵敏的棕熊发觉。

  既然形迹暴露,苏斐索性站出来,朝棕熊勾了勾手指,光明正大的挑战。

  对于娇滴滴的苏斐,棕熊十分不屑,只有一头棕熊出水应战。

  苏斐有狩猎经验,但才修炼两个多月,战力终究不足,即便《书生拳》使得淋漓尽致,也险象环生。

  某个危机关头,苏斐情急之下,直接发射袖箭,结果击杀了棕熊。

  袖箭从小巧机弩中发射,绑在手臂上,六位道苗各有一架,配备三根袖箭。

  这可惹恼了另外两头棕熊,纷纷从水中冲出,将苏斐围住,剑拔弩张。

  苏斐惊魂未定,一举射杀棕熊后,心里有些后悔,本意并非如此。

  两头棕熊左右而立,凶狠的眸光死死盯着苏斐,口中微微喘气,身体一上一下地细微浮动,保持最佳的进攻状态。

  “请相信我,并非有意杀害你们的同伴。”

  苏斐眸光柔和,人比花娇,没有半分清冷,取出一个玉瓶,拔开瓶塞。

  棕熊的鼻孔抽动两下,目光微亮,纷纷轻叫一声,身体的起伏幅度加大。

  似乎在表明态度,一旦不给灵丹,立马发动攻击。

  “别急,都有份。”

  苏斐微微一笑,倒出两颗养生丹,一一抛出。

  棕熊再也忍不住,前肢一蹬,人立而起,大嘴张开,将灵丹一口吞下,前肢落地后,不满地大叫。

  “不满足呀。”

  苏斐再次抛丹,脸上的柔美神态,若被其他道苗瞧见,只怕会惊掉下巴。

  棕熊吞服后,脑袋晃啊晃,各自大叫一声,毫无战意,兴奋难抑。

  “呵呵,你们的处境不容易,世代繁衍于猎场,相当于被西门世家圈养。”

  苏斐浅浅一笑,最后抛出两颗养生丹。

  棕熊吞服丹药后,见苏斐收起玉瓶,连连大叫。

  “我身上带了一小瓶蜂蜜,当做你们的补偿。”

  棕熊是事先定下的试练对象,苏斐根据狩猎经验,特地准备了一小瓶蜂蜜。

  当她抛出一个瓷瓶,一头棕熊正要直立而起。

  另一头棕熊突然朝前一跃,将瓷瓶咬在口中,落地后撒腿狂奔,据为己有。

  原地的棕熊大怒,不断尖叫,紧追不舍。

  望着远去的棕熊,苏斐眸中的柔和消失不见,重新回复清冷。

  将熊尸藏在一处灌木丛中,苏斐就爬上一棵茂盛大树的树冠。

  与棕熊一战,苏斐身上添了一些伤口,血迹淋淋,需要用安然散处理下。

看过《吾命不由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