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主神挂了 > 023,苦肉计

023,苦肉计

  “公子,县城里所有客栈驿所,甚至青楼酒栈,都没有空房了。就连民宿都住满了。想要住宿,得去城外乡下寻找民宿。船行也没船了,想要包船去看大佛,得排到十天以后……”

  一边吃着糖人,一边听闻采婷汇报情况,再看看满街的和尚尼姑,倪昆不禁有些头大。

  他也没有想到,龙游县居然会热闹成这个样子,满街都是人。

  其中除了佛门的僧尼善信,挟刀负剑的武林人士也为数不少。

  倪昆都不知道那些跟佛门无关的武林人士,都跑来凑什么热闹。

  难道他们还以为,乐山巨佛出世,会带来什么奇遇不成?

  好吧,不得不说武林人士们嗅觉灵敏。乐山巨佛现世,还真可能带来“凌云窟”。

  但这就让倪昆有点苦恼了。

  虽然尚未听说,乐山巨佛周围有什么奇异洞窟出现,但想来只是暂时没有发现。

  一旦“凌云窟”现世,惊动众人,无数高手一拥而入,再多的宝物都能搜刮一空。

  “不行,我得早点过去霸住坑位。”

  倪昆心忖着,三两口吃完糖人,对闻采婷说道:

  “今晚咱们不投宿了,连夜前往巨佛处。”

  闻采婷道:“可是现在也租不到船……”

  倪昆横她一眼:

  “我见过什么武功都不会的普通人,只用一根大毛竹,便能行于江上。你武功那么高,难道还做不到?”

  闻采婷无话可说。

  当下二人出了县城,在城外寻了片竹林,伐下一根大毛竹,由闻采婷扛着往江边行去。

  正行时,忽见前方一片树林前,似有人倒在路边。

  二人过去一瞧,就见一位黄裙少女,正自一动不动地伏在道旁草丛间。

  少女眼帘紧闭,露出半边苍白的侧脸。单这半边侧脸,便令倪昆都不禁心中一动,生出惊艳怜惜之感。

  她赤着一对精致玉足,足背肌肤光滑细嫩,玲珑玉趾如玉雕成,足底洁白不惹纤尘。

  她裙摆倒卷,半截修长雪白的小腿显露于外,肌肤晶莹,宛若白璧无瑕。但此刻这雪白无瑕的小腿肚上,赫然印着一对触目惊心的细小血孔,正自缓缓渗出暗红的血渍。

  瞧着少女那对精致完美的玉足,看看她那纤侬合度、美不胜收的背影,倪昆脸上不禁浮出一抹古怪。

  侧首瞥闻采婷一眼,就见闻采婷脸色也颇不自然,眼中隐有讶色。

  “这姑娘的裙子用料极好,染色工艺也相当精湛。如此纯粹均匀的鹅黄色,可不是一般的手艺能染出来的。”

  倪昆站在路边,背着双手,对着地上的黄裙少女评头论足:

  “她衣裳这么好,没理由穿不起鞋。嗯,周围也没有鞋袜,看来也并非是被蛇咬之后,自己把鞋袜脱下来的。更不可能有人放着美色不劫,偏劫她一双鞋子……打着赤脚在野地里跑,脚底却干净得跟刚洗过一样,这怕不是要骗傻子吧?采婷你说是不是啊?”

  闻采婷尴尬一笑:“公子说的是……”

  倪昆轻笑一声,感慨道:

  “瞧她腿肚上的伤口,看起来还真是被毒蛇咬了……不得不说,你们阴癸派的妖女还真是够狠,不仅对敌人狠,对自己也狠。

  “瞧她年纪也就跟我差不多,为了演一出苦肉计,居然还真个以身饲蛇……换作是我,可万万做不出如此自残之举。

  “所以究竟是什么样的环境,才能培养出如此狠辣的少女?这是人性的丧失,还是道德的沦亡?”

  听他说到这里,闻采婷实在忍不住了,对仍然一动不动的黄裙少女说道:

  “婠师侄,别闹了,你还是起来吧。你这点小伎俩,骗不过公子的。”

  “婠师侄?”尽管倪昆早有猜测,此时才终于能够确定,一脸好奇地瞧着少女:

  “所以她的确是阴后的亲传弟子,阴癸派当代圣女婠婠喽?”

  闻采婷苦笑:“果然什么都瞒不过公子……”

  而地上的黄裙少女,先听了倪昆一番长篇大论,又听闻采婷叫破她身份,终于是装不下去了,轻笑一声以掩饰尴尬,同时张开眼帘,盈盈起身。

  起身之际,她腿上两个细小血孔流出的乌血,迅速化作鲜红,接着血流停止,伤口自动挤压收缩,转眼就几乎看不出任何受伤的痕迹。

  之后她小腿肌肤微微一震,血渍悉数脱落,肌肤又变得晶莹无瑕。

  她理了理衣裙,转身正对倪昆,苍白的脸色亦变回健康的水润白嫩。

  而终于看清了她真面目的倪昆,心中又是一动,惊叹道:

  “闻采婷已是难得的美女,没想到婠妖女比闻妖女更甚一筹,无需施展媚功幻术,魅力便不逊于闻采婷全力发功之时!

  “如此倾城颜值,难怪能轻易迷死独霸山庄的方泽滔,难怪只轻轻一叹,便能令试图围杀她的精兵悍卒不忍对她挥刀射箭……”

  虽然惊叹于婠妖女的美貌,但倪昆终究是给柳生飘絮折腾出了一定程度的创伤后应激障碍,也曾成功抵御功力全开的闻采婷魅惑。

  此时见了婠婠的倾世容颜,他也不曾意乱情迷,反而心里暗自警惕:婠妖女是来搭救闻采婷的?她既在此,祝玉妍是否也来了?

  正心下警惕时,就见婠婠先看了一眼扛着根三丈长大毛竹的闻采婷,妙目之中闪过一抹迷茫不解,显然搞不懂闻采婷扛根大毛竹要做啥。

  但她很快掩饰了这份茫然,若无其事地朝倪昆盈盈一礼,以带着几分空灵梦幻的动人声音说道:

  “小女子婠婠,给公子见礼啦,不知公子尊姓大名?”

  倪昆不动声色,淡淡道:“本公子姓倪名昆。”

  “原来是倪公子。”婠婠嫣然一笑,眨巴着长长的睫毛,作好奇状:

  “不知倪公子是如何认出婠婠来历的?是闻师叔曾对公子提过婠儿吗?”

  她承认自己这出苦肉计有许多破绽,那些破绽,倪昆之前也都一一点评过了。

  可就算如此,这位看着与她同龄的倪公子,也不至于能一眼认出她是阴癸妖女吧?

  “人家可是把真气都藏在生死窍中,看着与寻常弱女子无异的。”婠婠心下嘀咕:

  “所以是闻师叔被这倪昆吃得死死的,背叛了圣门,泄露了派中机密?

  “唔,闻师叔素来烟视媚行,可今日在这倪昆身边,却不显丝毫妖冶,正经得跟个良家女子似的……恐怕她是真的沦陷了!”

  心下猜疑时,她仍保持着那副好奇求教的样子,宛若一位天真烂漫的纯稚少女。

  任谁看到她此时模样,都不会将她与心狠手辣、诡计多端的阴癸妖女联系起来。

  可惜倪昆知道她的底细,晓得她演技高超,并不会被她这天真模样骗到,只淡淡一笑,说道:

  “你也不必试探,闻采婷并未背叛阴癸派,也未曾对我说过你们阴癸派的机密。不过我也无需她告密,因这世上的人与事,本就很少有我不知道的。”

  婠婠纯真俏脸上,浮出一抹惊叹钦佩之色:

  “真的?想不到倪公子竟如此博闻广识,教婠儿好生钦佩呢。”

  说话间,还扑闪着长长的睫毛,幽深清澈的美眸里,像要放光似的,满是钦敬仰慕。

  换作其他任何一个初出茅庐、血气方刚的少年人,甚至一般的老江湖,被婠婠这么一番作态下来,只怕立刻就要心态膨胀,飘飘然不知道自己该姓什么。

  然而倪昆自不会吃她吹捧,只微微一笑,说道:

  “当然是真的。对了婠儿,你师父祝玉妍何在?”

  婠婠乖巧一笑,扑闪着眼睫幽幽说道:

  “方才在龙游县城,婠儿正是与祝师一起,见到倪公子与闻师叔携手同游呢。”

  言下之意就是祝玉妍就跟她在一起,若倪昆对她有什么图谋,须得考虑一下祝玉妍的存在。

  倪昆点点头,笑道:

  “也就是说,阴后现下并不在附近喽?”

  婠婠偏头一笑:“你猜?”

  话音一落,身形化作幻影,闪电般朝身后树林退去。

  倪昆没有发招,也没有叫闻采婷捉她——闻采婷这种魅惑派,哪怕是婠婠的师叔,哪怕吃蛇胆涨了几年功力,只怕也捉不住婠婠这由祝玉妍一手教出来的武斗派。

  因此他只是背负双手,瞧着婠婠退走的方向,淡淡说道:

  “代我向阴后问好。”

  话音一落,婠婠声音自林中飘渺传来:

  “公子有心了,婠儿定会……哎呀!”

  惊呼声中,林中又响起嘭一声爆响。

  跟着就见无数断枝碎叶抛飞半空,又一股劲风自林中疾吹而出,把树林边上的大小树木,刮得摇曳不休,枝叶乱晃。

  那情形,简直就像有一枚炮弹,在林中爆炸了似的。

  随后又听一声闷哼,风声呼啸中,身形本已彻底没入林中,影子都瞧不见了的婠婠,忽然又风一般自林中飞掠而出,朝着倪昆、闻采婷疾掠而来。

  【求勒个票~!】

看过《主神挂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