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主神挂了 > 021,火器

021,火器

  乐山?

  巨佛像?

  倪昆脸色微变,沉声道:

  “这是何时发生的事?巨佛像周围,是否有一座迷宫般四通八达的洞窟?”

  见倪昆果然转移了注意,闻彩婷心中一喜,暗自庆祝自己逃过一劫。

  同时口中说道:

  “此事发生在半月前。因此事大利佛门,被佛门称为佛陀显圣,特意利用各种渠道大肆宣扬。短短十余日,便已哄传蜀中,更借着长江航道,朝长江中下游飞速扩散。

  “现在各地佛门弟子,正络绎不绝赶去乐山朝拜巨佛。我圣门对此也相当关注,已派遣高手前往乐山探查。至于公子所问洞窟之事,倒是不得而知。”

  倪昆沉吟一阵,断然道:

  “先不去飞马牧场了,直接转道,前往乐山。”

  倘若那突然出现的“乐山巨佛”,真如他所想,存在一座“洞窟”,那里面的好处,绝对不比邪帝舍利逊色,甚至可能犹有过之。

  因为乐山大佛本该在唐朝开元年间动工,而现在还只是隋末。

  那么这于一夜之间,莫明出现于隋末的乐山大佛,很有可能便是那座存在着“凌云窟”的乐山大佛!

  既然拜月教、桃花岛、日月神教、嵩山剑派、南海飞仙岛都可以出现在这个世界,那么风云世界的“凌云窟”又为什么不可以?

  现在“巨佛”现世已有十余日,而佛门势力极其庞大,高手众多,倘若去得晚了,被佛门先找到了凌云窟……

  那里面的好处,说不得就要被佛门尽得了去。

  哪怕佛门搞不定火麒麟,也可以把“血菩提”采摘一空啊!

  所以倪昆当即决定先往乐山一探。

  至于飞马牧场……

  反正鲁妙子一时半会儿也死不了。

  再者鲁妙子最爱戴着人皮面具,伪装身份四处凑热闹,又是工程巨匠,乐山大佛那种一夜之间出现的建筑奇观,很可能将他吸引过去。

  运气好的话,说不定在乐山就能撞见鲁妙子。

  当下倪昆也不休整了,着闻采婷迅速备好食水物资,连夜离了长林县城,由她背着施展轻功,径往蜀中方向赶去,晚上困乏时,就直接趴在闻采婷背上睡了。

  同一时间。

  江都扬州。

  隋帝杨广已于今年七月,携十万骁果禁军,并皇后、妃嫔、诸王公、公主、群臣百官以及僧尼道等宾客,第三次巡游江都。

  隋帝自与后宫居住在天下第一豪华江景行宫“临江宫”中,其百官群臣,则居住于江都城中。

  此刻,扬州城内,一座大宅正堂之中。

  一身姿飘逸,宛若谪仙的白衣文士,正端详着手中一件“机关暗器”。

  此机关暗器桃木为柄,上雕浮纹,饰以金漆,弯曲的手柄正好一握。

  上有一根尺长钢管,色泽黝黑,通体光滑,在烛光下闪烁着金属冷光。

  钢管后段,手柄上方,有个机巧的金属部件,雕刻成袖珍龙首形状,龙嘴正卡在一个小小凹槽上,里面嵌有一块燧石。

  倘若倪昆在这里,一眼便可认出,这白衣文士手中的“机关暗器”,竟是一柄燧发手铳。

  咔嚓。

  白衣文士用拇指张开龙首状的击锤,平举手铳,忽一转身,将铳口对准身后大门。

  恰在这时,一位身着大红大褶衣,戴乌纱小帽,面罩青铜鬼面,只露出眉眼额头的修长身影,迈过门槛,踏入正堂。

  白衣文士微微一笑,食指扣动扳机,击锤啪地一声,击在药池燧石上。

  砰!

  轰鸣声中,铳口火光一闪,喷出一股白烟。

  更有一枚铅丸,以常人肉眼不可见之势,激射向那刚刚进门的红衣人。

  红衣人不闪不避,倏地抬手,手速快如鬼魅幻影,修长白皙的食中二指只是轻轻一夹,便将那滚烫弹丸夹在两指之间。

  “东方你的功力又进步了!”那白衣文士笑道:“葵花宝典果然妙不可言,可惜你得到的不是全篇,否则直追关七,亦不无可能。”

  红衣人松开两指,将那被碾成饼状的铅弹掷在地板上,用雌雄莫测的柔和声线说道:

  “全篇葵花宝典,本就只是传说,从未有人见过。至于火器这等玩物,圣主还是莫要拿它与属下开玩笑了。”

  白衣文士轻笑一声,随手将火铳抛到桌上,悠然道:

  “对我等来说固然是玩物,但寻常军士,纵身披铁甲,又岂能当此玩物一击?若大量装备军中,军队当可战无不胜。

  “若大隋早有此利器,则高句丽纵有傅采林坐镇,亦可一战而下。大隋也不会因三征高句丽之事,落到如今这境地了。”

  红衣人淡淡道:

  “如果圣主想要,属下连火炮当如何铸造,都略知一二。只是圣主如今,还对这等小事有兴趣么?”

  白衣文士轻叹一声,缓缓道:

  “弱四夷而壮中原,毕竟是我半生功业所在。如今突厥两分,吐谷浑弃地西迁,西域四十余国臣服,北、西两面皆有成就,唯辽东三征不克,损兵折将……心中有憾啊!”

  红衣人道:“圣主未免过于苛求完美了。”

  白衣文士自哂一笑:

  “非苛求完美,只是……”

  摇摇头,不再多言,反问道:

  “可查清那个自称韦小宝的蛮夷来历了?”

  他手中这燧发火铳,正是自一个叫“韦小宝”的蛮夷手中得来。

  那韦小宝白日里莫明出现在临江宫外,躲在林中窥视皇帝行宫,被巡逻的骁果禁卫撞见。

  禁卫见他头皮光溜,只留一条蛮夷样式的鼠尾小辫,神情也颇是油滑猥琐,便要拿下他问话。

  哪知那韦小宝转身就跑,轻功还挺不错,差点摆脱了禁卫缉拿。

  可惜被某位禁卫射手一箭射中大腿,当场扑倒在地,终是被擒拿下来。

  然而那韦小宝运气也是差得可以,那一箭竟射破了他的大腿血管,追击他的骁果禁卫们包围过去时,他已失血过多,陷入弥留状态,只勉强说出自己名字,便一命呜呼。

  禁卫们自那韦小宝尸身上搜出了这柄火铳,以及一件刀枪不入的金丝背心,一瓶能够将尸体化为血水的药粉。

  而这些缴获几经周转,落入了白衣文士手中。

  以白衣文士的智慧,稍微摆弄一二,轻易就弄清了这火铳的操作方式。

  并且以他所知,这火铳绝非当下的中原,或是周边各国可以打造。

  当下派人去查那韦小宝来历,试图找出这火铳的来源,以及背后某些更令白衣文士关心的秘密。

  可惜,红衣人并未带回他想要的消息。

  “骁果禁卫穷搜方圆百余里,没有查出任何线索,那韦小宝当是平空冒出来的。”

  “又一个平空冒出来的?”白衣文士若有所思地看了红衣人一眼,轻声道:

  “这二十年来,平空冒出来的怪人可真不少……东方,你说这天下,为何会变成这般光怪陆离的样子?未来,又会有何等变化?历史,是否会因此变得面目全非?”

  红衣人沉默不语。

  白衣文士道:

  “或许,拜月教主是对的?

  “这大地本该是个圆球,悬于虚空,与月相伴,绕日旋转。可不知为何,却变成了‘天圆地方’……

  “所以世界只是一场幻梦,天下大多数人,包括你我,都是某位不可思议的邪魔,幻化出来的幻象?

  “东方你所知的历史,不过是邪魔编造出来,植入你记忆的故事,而我所谓的功业,更是毫无意义?”

  红衣人依然沉默。

  白衣文士喟叹一声,悠然一笑:

  “罢了,真实也好,幻象也罢,我既能自主思考,不被任何人左右想法,那我便是真实的存在……”

  摇了摇头,他又问道:

  “那拜月余孽还是没有消息?”

  红衣人缓缓道:

  “没有。”

  白衣文士淡淡道:

  “既无消息,你来见我又有何事?”

  红衣人道:

  “蜀中乐山,出现了一桩奇事……”

  将乐山大佛之事叙述一番,红衣人道:

  “那乐山大佛不该于今时现世,其莫明出现,当与天地异变、时序混乱有关。”

  白衣文士怔怔出神一阵,眼中闪过一抹忧郁黯然,怅然道:

  “蜀中么……”

  红衣人道:

  “圣主是否要亲往蜀中一探?”

  白衣文士摇了摇头,语气惆怅地缓缓说道:

  “连拜月教主都参不破这天地,被逼发疯,区区一尊大佛奇观,又岂能窥破天地大秘?蜀中我就不去了。你带上玄冥二老,代我走一趟吧。”

  红衣人道:

  “若佛门阻挠?”

  白衣文士语气飘忽:

  “那便宰几个秃驴。”

  红衣人道:

  “有消息称,慈航静斋当代传人已经出山,第一站便是蜀中。乐山大佛现世,慈航静斋当代传人或许也会去凑个热闹。若遇上她,该当如何?”

  白衣文士淡淡道:

  “如何对付慈航静斋当代传人,是花间传人与阴癸传人的事。你若遇上,不必理会。”

  红衣人略一颔首,不再多言,身形一闪,鬼魅般消失。

  【求勒个票~!】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主神挂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