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主神挂了 > 020,巨佛

020,巨佛

  沿漳水南行半日,进入长林县地界,两人准备进长林县休整,补充些食水盐巴等生活物资,不料还没进城,便在县城外数里处的一座小树林前,被人给堵住了。

  看着前方一伙从道旁林中突然蹿出的劫匪,倪昆不禁愈发佩服起自己的先见之明。

  倘若没有收服闻采婷,自己单身上路,且不说以这年代的交通状况,赶路该有多累多慢,也不说那菩斯曲蛇与他无缘,碰见了也捕捉不到,反可能被蛇咬死不知几回,单是这种最常见的劫道毛贼,撞上了就有够他头疼的。

  当然,闻采婷本身也是个麻烦制造机。

  这妖女本就长相娇美,身段惹火,又把媚功练到了骨子里,连走路时迈步的节奏,腰臀款摆的幅度,那都是经过多年修炼的。

  便是不刻意发功魅惑,平时一颦一笑、举手投足之间,也足够诱人犯罪。

  走在野外,被截道的小贼看上,再正常不过。

  “兀那小子,速速交出银子、娘子,饶你不死!否则,便让你尝尝爷爷的刀子!”

  为首的劫匪挥舞横刀,连声喝斥,目光灼灼地盯着闻采婷,喉头不断上下耸动,一副垂涎欲滴模样。

  其他几个劫匪也好不了多少,一边舞刀弄枪耀武扬威,一边眼神火热地盯着闻采婷,恨不得把她一口吞掉。

  “简直不知死活。”

  倪昆冷哼一声,大拇指反手一指身边的闻采婷:

  “居然敢打这女人的主意?知道她是谁吗?

  “阴癸派长老闻采婷,坏人来的。就你们这几条货色,分分钟被她榨成人渣!”

  那匪首一呆,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什么阴癸派?没听说过!臭小子少在这里东扯西拉,赶紧地乖乖把娘子跟银子统统交出来!”

  好吧,这群小贼段位太低,压根儿没听说过阴癸派的名号。

  莫说闻采婷了,就算是祝玉妍的大名,对他们也毫无威慑力。

  倪昆无奈摇了摇头:

  “真是自寻死路!”

  冲劫匪们一扬下巴:

  “妖女,上,给他们点颜色瞧瞧。”

  闻采婷虽然采阳补阴、烟视媚行,但她眼界也是极高的,等闲糙汉哪入得了她的眼?

  非得是倪昆这等俊秀儿郎,才有资格做她的炉鼎。

  此时被那几个恶形恶状、蓬头垢面的劫匪垂涎,她心中早已火大,得了倪昆吩咐,顿时按捺不住,身形一闪,疾掠至为首劫匪面前,一把夺过其手中横刀,反手一刀,就把那匪首头颅斩下。

  之后手起刀落,刀光闪烁几次,数颗头颅纷纷坠地,一伙劫匪给她杀得干干净净。

  由始至终,那几个劫匪都毫无还手之力,甚至都没来得及反应过来。

  而闻采婷杀完人后,身上滴血不沾,把横刀往地上一抛,又翩然掠回倪昆身边。

  她也不表功,只对倪昆盈盈一笑,道:

  “公子,道路已靖,可以继续赶路了。”

  倪昆满意点头,负手绕过尸首血泊,继续往长林县城行去。

  闻采婷低眉顺眼跟在他身边,亦步亦趋,宛若奴婢,丝毫不见方才连斩数头,凶残狠辣的气势。

  之后一路顺遂进了长林县城,先去客栈开好房间,倪昆在房里歇着,闻采婷自去采买物资,顺便打探情报。

  阴癸派潜势力极大,尤擅经营青楼,情报据点遍布天下,这长林县中也有青楼,也潜伏着阴癸派的外围情报人员。

  闻采婷打听一番“长生诀”相关情报,回来见倪昆时,脸色便有些不对。

  倪昆见状,淡然问道:“怎么了?”

  “公子,那长生诀……”闻采婷支唔道:“现已不在推山手石龙手上。”

  “哦?”倪昆不动声色,说道:“仔细说来。”

  闻采婷道:“三个月前,宇文化及赶到江都扬州,亲身突袭石龙道场,重创石龙。石龙虽重伤遁走,但还是未脱死劫,最后身死井中。长生诀就此失踪。

  “后来有传言说,长生诀落到了两个做扒手的扬州小混混手里……”

  三个月前么?

  倪昆暗自思忖,三个月前,他似乎刚加入汉水派没几天?

  想不到长生诀还是落入了寇仲、徐子陵之手。

  倪昆心下不悦,冷哼道:

  “此事既是三个月前就已发生,为何前些日子,在荆山山庄中时,你说长生诀仍在石龙手上?”

  其实以这年代的消息传播速度,三个月前发生在扬州的事情,直到现在才传来长林县这边,也并不算奇怪。

  可是你阴癸派不是以消息灵通著称么?

  你闻采婷又是祝玉妍的师妹,阴癸派任何情报你都有权过目,怎么直到现在才告诉我这个重大消息?

  见倪昆脸色不善,闻采婷连忙拜倒在地,惶然道:

  “公子勿恼,奴家这几个月,一直都在巡视各地据点,并未过问江都之事。

  “再者长生诀无用,敝派本就没有对其多加关注。此次若不是得到长生诀的寇仲、徐子陵这两个扬州小混混,据说与罗刹女傅君婥关系密切,而罗刹女又疑似进过杨公宝库,我阴癸派由此开始关注寇仲、徐子陵,也不会顺便探知他二人得到了长生诀……

  “不过请公子放心,那寇仲、徐子陵只是两个武功低微的小扒手,从他们手上得到长生诀,其实比起从石龙手上夺取长生诀更加容易。

  “奴家已在据点传下长老令,着令各地阴癸派弟子,密切关注寇徐二人行踪。只要能找到他们的行踪,奴家定能帮公子将长生诀夺回来!”

  就你?

  也想从寇徐那两条天命之子手上夺取长生诀?

  倪昆撇撇嘴角,懒得跟这妖女科普什么叫天命之子、气运所钟,遇难呈祥、越战越强,只背着双手,在房中来回踱步,心下思忖:

  “从时间上推算,傅君婥现在早就死了,扬州双龙也已经练成了长生诀,开始出来混了……唔,他们似乎是把长生诀埋在了傅君婥坟前?

  “而傅君婥又是埋在哪里来着?貌似在长江岸边某个小山谷里,具体地点未知……长江两岸山谷无数,这要是去找,得找到何年何月?

  “除非动员无数人力搜寻排查,或是自扬州双龙处,打探出傅君婥的埋骨之地……

  “但就算是阴癸派,也不可能光明正大动员大量人力沿江搜索。而寇徐那两个小子,又对傅君婥敬若神明,绝不会轻易透露她坟茔所在……这可真是麻烦啊!”

  其实倪昆对长生诀,并没有必得之心——他对自己的武功天赋,差不多已经绝望了。

  龙象般若功那么好练,他都练得艰难无比。连菩斯曲蛇的蛇胆,都无法帮他提升功力,长生诀难道还真能改变他的根骨不成?

  寇徐能练成长生诀,是因为他们本就是武道天才。

  就算练武迟了点,但长生诀对他们根骨的改易程度并不大,只是令他们从刚开始,就能修炼出先天真气而已。

  真正令他们脱胎换骨的,其实是和氏璧和邪帝舍利的功劳。

  若无和氏璧、邪帝舍利,寇徐二人即使练成长生诀,未来恐怕最多也就能成长到宗师级数。

  而以倪昆的根骨姿质,就算知道该怎么修炼长生诀,说不定也连入门都办不到。

  所以对于长生诀的想法,倪昆如今只是抱着万一的期待罢了。

  可是现在长生诀偏偏已经落到了寇徐那两个特能折腾,特别难缠的家伙手里……

  关键还离得远,不知道他们在哪儿浪着,那也只好一切随缘了。

  “算了,还是先设法搞到邪帝舍利。只要能借邪帝舍利改易根骨姿质,那修炼什么武功都不会太难。反之如果姿质始终不成,那无论什么武功到我手上,恐怕都练不出成果……”

  心里虽如此自我安慰着,可倪昆心里那股邪火,还是蹭蹭的直往外冒。

  当下眼神不善地上下打量闻采婷,琢磨着该怎么惩罚她。

  闻采婷心里一突,忽然想起一个与长生诀无关,但也颇为离奇,且对佛门大有利好,却被魔门视为大不利的消息,当下连忙将之抛出,以转移倪昆注意:

  “公子,奴家此次还探听到一个消息。

  “据说蜀中乐山,濒大渡河、青衣江、岷江三江汇流处,一座山崖忽于一夜之间,莫明凹陷下去,凹陷处莫明化为一座巨佛像。

  “那巨佛像背山而坐,头与山齐,面朝江水,脚踏大江,高有二十余丈,人站在巨佛脚下,连其脚趾头都够不着……”

  【求勒个票~!】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主神挂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