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主神挂了 > 003,大欢喜女菩萨

003,大欢喜女菩萨

  作为一个身怀十发大招,其名为“昆”的男人,《葵花宝典》这门功夫,倪昆自然是敬谢不敏。

  不过他也没打算将之毁掉。

  以后万一有机会遇到女装大佬,说不定可以用这份秘藉,换到对自己有用的东西。

  当下将袈裟放到一边,继续查看木箱。

  木箱本不大,除了袈裟,就只有一层铺满了箱底的,南瓜籽大小的“金瓜子”。

  倪坤拈起一枚“金瓜子”,掂了掂份量,又用指甲掐了一下,初步认定这是真正的黄金。

  不管穿越过来的环境怎么离谱,手头有点钱总是有备无患。

  于是他将袈裟放在地上展开,把箱子里的金瓜子统统倒在袈裟上,再扎吧几下,整成包袱形状,将这总重十来斤的包袱挎到肩上。

  又在密室搜索一阵,确定这密室里再无值得关注的物事,倪坤便挎着包袱,拎着匕首,小心翼翼出了密室,踏进甬道。

  甬道尽头拐角处躺着两具尸体,黑衣小帽,家丁打扮,致命伤都是心口一个小小的血洞。

  尸体旁跌落着两口雁翎刀,倪昆想了想,把匕首归鞘,别在后腰,捡起一口雁翎刀,挥舞了两下,感觉比匕首用起来更顺手。

  对于不会功夫的人来说,武器自然是一寸长一寸强,安全感也多些。

  倪昆提刀走上甬道尽头的台阶,跨上九级石阶,来到一座虚掩的木门前,用刀将门顶开,飞快地探头一看,发现外面是一间堆放着柴禾的柴房。

  柴房无人,房门大敞,倪坤快步走到门边,靠着门框往外看了一眼,就见门外的小院里,又是三具尸体横躺在地,其中只有一个作黑衣家丁打扮,另两个都是年纪不大的丫环。

  “那女人究竟杀了多少人?”

  倪昆心中慨叹,侧耳聆听,只觉四下里一片寂静,没有半点声息。

  静听一阵,倪昆轻手轻脚走出房门,自耳门出了小院,沿着一条青石道一路前行。

  这里似是一大户人家,宅院深深,不知几重。

  飞檐斗拱的庭院阁楼之间,有园林、假山、荷塘、雨廊。

  可惜所过之处,遍地尸首。

  既有手持刀枪棍棒的家丁,亦有手无寸铁的丫环、仆役,甚至还有几条体格雄壮威猛的大狗。

  “连狗都要杀?满门灭绝,鸡犬不留,这得多大仇?”

  倪昆一路走来,入目所见尽是尸体,没有见着半个活人。

  直至走到一座屠宰场一般的校场上,他才终于见到了活人。

  那校场上血流成河,到处都是仿佛被猛兽撕扯过的扭曲残尸,也到处都是抛洒满地的胳膊、大腿、首级。

  看上去似乎至少有上百人,惨死在了这校场上。

  而在这一地狼藉中间,唯一一处没有染血的空地上,席地盘坐着一个异常肥壮的女人。

  那女人虽是坐着,可高度竟不比倪昆矮多少。

  她胳膊奇粗,有如象腿,圆盘大脸上尽是肥肉,把五官挤压得异常狭小。

  下巴上层层叠叠的肥肉,更是一直耷拉到颈窝前,护颈甲似地遮住了她异常粗壮的脖子——如果她还有脖子的话。

  看到遍地鲜血残肢时,久经生死折磨的倪昆,心里都还没怎么波动。

  可是看到那个肉山一般,仿佛连路都走不动的女人,倪昆却当即头皮一炸,身子一僵,本能地生出一种看到了洪荒猛兽的惊悚。

  当倪昆浑身紧绷、肌肉僵硬地看着那肥壮女人时。

  那肥壮女人也用肥厚巨大的手掌托着下巴,一对被肥肉挤压成一线的眼睛,饶有兴致地瞧着倪昆。

  “居然还有个小家伙活着……”

  女人声线低沉粗犷,低笑着说道:

  “躲过了柳生飘絮那小贱人的追杀么?”

  柳生飘絮?

  倪昆心中一动:

  那个宰了我一千次的辣手小妞,名叫“柳生飘絮”?

  这名字有点耳熟啊。

  好像是《天下第一》里的角色。

  仔细想想,从初次见到那黑衣少女时,就觉得她依稀有点眼熟的样子……

  再细细回想,那黑衣少女的模样,虽然并不完全与电视剧里的角色相同,但也有个五六分相似,尤其是那眉眼鼻梁。

  原来熟悉感是怎么来的!

  可是,柳生飘絮不是用武士刀的吗?

  什么时候学会了指发寒光,隔空杀人?

  我难道是穿越到了《天下第一》世界?

  可《天下第一》里,并没有《葵花宝典》,更不会有《母猪的产后护理》啊。

  正满心疑惑时。

  那肥壮女人又低笑道:

  “可怜的小家伙,吓到说不出话来了吗?别怕,菩萨疼你……”

  怕?

  除死无大事。倪昆都死过一千次,又怎会害怕?

  之所以浑身僵硬,纯粹是看到强大天敌一般的本能反应,跟心态并没有多大关系。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问道:

  “你究竟是什么人?”

  “我么……”肥壮女人笑嘻嘻地看着倪昆:

  “我是大欢喜女菩萨。”

  大欢喜女菩萨?

  小李飞刀中,曾以一身肥肉护体,让李寻欢都奈何不得的大高手?

  这……

  怎么又蹦出个大欢喜女菩萨?

  这世界未免也太乱来了吧?

  倪昆一脸懵逼。

  “小家伙,你手里拿把刀想做什么?瞧你脚步虚浮,身无真力,该不会是想提刀反抗吧?”

  大欢喜女菩萨看着倪昆,低笑道:

  “别怕,菩萨慈悲心肠,可不像柳生飘絮那般心狠手辣。你又生得如此俊秀可人,菩萨不会让你太疼的……”

  慈悲心肠?

  倪昆看一眼遍地残尸,眼角微微一抽——你怕不是对“慈悲”二字有什么误解!

  “你要杀我?为什么?”

  “为什么?”大欢喜女菩萨低笑一声,“你先过来!”

  话音一落,她抬起肥大手掌,五指如钩,对着倪昆隔空一抓。

  一抓之下,一股巨大的吸摄之力,自她指掌之间生出,隔空扯住倪昆,令倪昆不由自主朝她扑跌而去。

  倪昆心中一凛,本想立刻发动扭曲魔眼干掉这女魔头,但转念之际又忍了下来。

  他得设法弄清楚自己的身份,弄清楚被人寻上门来灭杀满门的原因,搞明白这个世界的情况,以及柳生飘絮、大欢喜女菩萨背后是否还有什么组织。

  否则以后受到持续追杀倒也罢了,被人追杀、暗算还摸不着头脑,莫明其妙又死上几次,那才叫冤枉。

  强行按下反击的念头,任由大欢喜女菩萨将自己隔空擒拿过去,直到大欢喜女菩萨那肥大的手掌一把攥住自己脖子,倪昆方才强忍着窒息,艰涩问道:

  “为什么?你们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杀我?”

  “可怜的小家伙。”

  大欢喜女菩萨挤成一线的狭小眼缝中,闪过一抹戏谑:

  “看在你长得还算可人,菩萨便大发慈悲,告知你究竟。

  “你听说过……拜月教么?”

  拜月教?

  倪昆脑海之中,第一时间浮现出徐景江顺直的长发、忧郁的眼神、唏嘘的胡茬子。

  可尼玛这不是武侠世界么?

  怎么又蹦出一个拜月教?

  附身躯壳家里有葵花宝典,难道不该是日月神教、东方不败?

  瞧着倪昆一脸错愕茫然,大欢喜女菩萨戏谑一笑,故作怜悯地叹息道:

  “看来你没有听说过……不过也是,拜月教灭亡已有十六年,瞧你年纪,应该是拜月教灭亡之后才出生的吧?你家里的大人,没对你说过拜月教的往事吧?”

  倪昆道:

  “你究竟想说什么?那个什么拜月教和我……我家有什么关系?”

  大欢喜女菩萨笑道:

  “和你的关系大了。因为你家的大人呀,正是拜月教余孽哦……”

  拜月教余孽?

  所以,你跟柳生飘絮,是来铲除拜月教余孽的?

  开玩笑的吧?

  瞧你们连手无寸铁的丫环、仆人都灭杀一空的手段,你们分明就是坏人啊!

  像是猜到了倪昆的念头,大欢喜女菩萨笑道:

  “我们当然不是什么侠义之人,对铲除邪教余孽也没有兴趣。

  “可谁叫你家的大人,得到了拜月教秘藏宝库的钥匙呢?

  “拜月教的神功秘典、灵丹妙药、钱财宝物,可都藏在那宝库之中呢。

  “你家大人也算隐忍了,隐居在这深山庄园,与世无争十六年。整整十六年啊,居然没去开启宝库,取出拜月教主隐藏的大密,甚至都没有教你武功法术……

  “可惜,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你家大人藏的再好,也终是被我们寻到了线索。小家伙,你也莫怨,谁叫你摊上一对手握拜月教秘藏钥匙的父母呢?”

  倪昆涩声道:

  “原来是宝藏招来了灭门之祸……那么,你们找到了那秘藏宝库的钥匙么?”

  “钥匙……”大欢喜女菩萨神秘一笑,视线落到倪昆左手小指上:“不就在你身上么?”

  “什么?”

  倪昆心中一动,抬起左手,又艰难地转过视线,看向自己左手小指。

  左手小指上空空如也,并没有佩戴指环之类的饰品。

  所以,所谓的钥匙……

  “就是你的小指头咯。”大欢喜女菩萨咯咯一笑,一身肥肉水波般乱颤:

  “在你出生之后,你家大人就用拜月教的密法,把秘藏宝库的钥匙,藏进了你的小指当中。这秘密呀,他们到死都没有透露。可他们也懂得一些粗浅法术,竟没想到……死人,也是可以开口说话的。”

  倪昆恍然,心中暗道:

  “难怪柳生飘絮见到我,二话不说就要杀人,原来我的死活并不重要,只需取下我的左手小指头就够了!”

  心里这样想时,他紧盯着大欢喜女菩萨的双眼,问道:

  “你们……究竟是哪些人?是否有什么组织?”

  大欢喜女菩萨笑道:

  “小家伙,你虽生得俊俏,菩萨很是欢喜,可是……菩萨已经破例告知了你原委,让你能死个明白了,你又何必得寸进尺呢?

  “乖,闭上眼睛,我动手很快的,保证不会让你有丝毫痛苦……”

  说话间,攥着倪昆脖子的大手,就要爆发巨力,折断他的脖颈。

  但就在她巨力将发未发之际,倪昆陡然瞪大双眼,瞳中幽光一闪,催发“扭曲魔眼”。

  【开书第一天,多发点撑个字数。以后每天两更。求勒个票~!】

看过《主神挂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