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我真不是绝世天才 > 第四十五章 曾经的骄傲

第四十五章 曾经的骄傲

  屋中并不安静。

  周远雄拉着康叔,一直在夸他忠心,同时也吹嘘着自己是怎么拿下诸葛家族的,畅谈着周家未来的发展是多么美好。

  周文打着嗝儿,一边吃着鸡腿,一边躲到卧室去,瞧瞧看着小人书。

  北摇明月坐在床边上,青丝飘摇,脸上是淡淡的笑意。

  她拉着周衍的手并未放开,只是小声道:“退出江湖,这是你的选择,那晚你说了很多,我看得出你是真的想要安静...怎么现在...想杀人?”

  周衍的脸色很平静,他缓缓道:“是啊,我是真的想要安静,可是有人想要我的命啊。”

  北摇明月沉默了片刻,却是笑了起来。

  她淡淡笑道:“你看,我就说我们的路只是暂时不同,或许未来会慢慢合而为一。”

  周衍无奈道:“你很高兴的样子。”

  北摇明月笑道:“至少你好像不愿意再混吃等死了?”

  “不,混吃等死依旧是我的目标。”

  说到这里,周衍顿了顿,呢喃道:“但我现在深陷泥沼,需要完成一些事情,才能挣脱。”

  “深陷泥沼?”

  北摇明月皱眉道:“你遇到了什么?”

  话音刚落,敲门声便响起了,周衍正好不想回答,轻轻笑了笑,使了个眼色。

  北摇明月把门打开,一个穿着薄荷绿裙的女子走了进来,对着众人勉强一笑。

  周衍的脸色顿时古怪了起来。

  周远雄和康叔的讨论声也瞬间停止。

  郭凝霜施礼,轻声道:“凝霜见过周伯父,见过康叔...”

  周远雄一脸懵逼,还不知道这人是谁,而康叔则是连忙道:“郭姑娘不必多礼,少爷念叨你好几天了。”

  老狗你说话能不能靠点谱?老子分明刚刚才醒。

  周衍心中暗骂,又觉得尴尬无比,娘的,北摇明月也在啊,你郭凝霜来干嘛。

  这下是真的尴尬了,怎么处理啊。

  他下意识看了北摇明月一眼,却发现北摇明月恰好也在看自己,那脸上若有若无的笑意,似乎在说“看你怎么办”...

  “周公子...爷爷说你受伤了...”

  郭凝霜走到了床边,而北摇明月则已经到了阳台看风景去了。

  “你现在好些了么?之前我都没敢打扰。”

  郭凝霜语气轻柔,眼中带着淡淡的心疼,想要拉周衍的手,又有些不好意思。

  周衍心中一叹,然后说道:“多谢郭姑娘关心,周某之伤已然痊愈,此刻卧床不过是休养生息。”

  郭凝霜这才笑了起来,点头道:“那就好,那些暗黑之徒实在太坏了,你都这样了,他们还不放过你。”

  “要是公子以前,他们才不敢惹你呢。”

  可是那个天才“周衍”却不是我啊。

  周衍表情有些复杂,回忆这个周衍的往事,发现他的确强大得离谱。

  “对不起...”

  看到周衍的样子,郭凝霜连忙道:“让你想起了往事,我不该提的。”

  周衍摆手道:“没有关系,那些往事我早已看开了。”

  “嗯...”

  郭凝霜张了张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她对周衍并不是很了解,就像周衍不了解她一般。

  两人本来就没有什么共同语言,所谓的好感都是建立在误会之下的。

  气氛渐渐尴尬了起来,但还好敲门声又响起了。

  “周衍兄,很久不见了。”

  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大步走进,他穿着白色的长袍,胸口绣着太阳的标记, 长发高束,剑眉入鬓。

  很帅气,很挺拔,很有气质,也带着一股深邃的力量。

  周衍瞳孔微微一缩,顿时想起了这人的身份——栖阳宫首席大弟子,云湛。

  作为剑域最出色的天才之一,他几乎与周衍、北摇明月等人齐名,是光明武道青年一辈的翘楚。

  周衍曾经与他打过几次,虽然没有真正分出胜负,但确实也压他一头,两人心头都很清楚,若是继续打下去,他云湛会输,所以点到为止。

  一个不算朋友的老熟人。

  周衍心中给出了定位,于是抱拳道:“云兄也来太学宫了。”

  “刚来两天。”

  云湛淡然一笑,他和曾记的周衍不一样。

  曾经的周衍高傲自负,说话也从来不给人面子,直来直往,但有硬本事。

  而云湛本事也不错,但说话却很好听,宛如谦谦君子,一直给人如沐春风的感觉。

  曾经的周衍并不是很喜欢他,总觉得他的形象完美到虚伪。

  云湛看着周衍,轻轻叹道:“伤势如何?”

  周衍的眉头不可查觉的皱了一下。

  他相信以云湛的实力,在进门的一瞬间就可以看出自己伤势已愈。

  但他却依旧问了出来。

  为什么?

  出于关心?还是有其他意思?

  周衍轻笑道:“多谢云兄关心,伤势并无大碍。”

  云湛点头,一脸慨然,叹道:“世事无常啊,短短一两个月,周兄独闯魔窟震惊天下,修为尽失封剑归隐,再次把剑域震惊。”

  “上次见面,你意气风发,如今痛卧病床,令人不胜唏嘘。”

  “可惜啊,你我再也没有机会真正决出胜负了。”

  周衍笑容勉强了起来,云湛的话说的不难听,但聪明人终归是听得出来一些东西的。

  北摇明月恰好就是聪明人。

  她霍然回头,淡淡道:“你们早已决出胜负,是你败了,如果你觉得不服,我这个做妻子的,还是可以替周衍战斗的。”

  云湛洒然一笑,道:“北摇姑娘误会了,云湛只是感慨,别无其他意思。”

  北摇明月道:“是么?我也只是随便提一下事实罢了。”

  云湛面色没有任何尴尬,只是回头看向周衍,道:“周兄来太学宫,是做什么?”

  周衍道:“当然是学习。”

  “嗯...”

  云湛笑道:“弃武从文,未必不是另一条路,虽然是从头开始,但一步一步来,也终究会崛起的。我相信周兄的实力,很快会达到朝闻道的境界。”

  周衍笑着,看着他英俊的脸庞,没有说话。

  北摇明月走了过来,站在了云湛的面前,道:“别把人当傻子,别逼我出手。”

  云湛退后几步,轻轻笑道:“北摇姑娘不必这么大戾气吧?我只是来看望周兄罢了,说几句鼓励的话,有何不对?”

  北摇明月道:“他不需要曾经的手下败将来鼓励。”

  “点到为止,何来败将一说?”

  云湛缓缓道:“只可惜他无法证明自己能打败我了,那怕北摇姑娘替他出头,也证明不了什么。”

  周衍道:“我没有想过要证明什么,你走吧。”

  “周衍!”

  一声大喊传来,门突然又被推开。

  这一次来的是司马云雷,剑宫第二弟子。

  他火急火燎的跑进来,看到周衍,便大声道:“你搞什么鬼!随便一个暗黑鬼徒就差点把你杀了,你不至于这么废柴吧?”

  “你死了,六个月后剑域比武大会,谁跟我打?”

  “咱们的战约你别忘了啊!”

  周远雄惊声道:“司马云雷,你来干什么!”

  “靠!我来干什么还需要你这个老头子来管么?郭羽都没说话,你激动个屁啊!”

  司马云雷翻了个白眼,谁也不理,就盯着周衍道:“好好活着行么?六个月后我要亲自把你打得生活不能自理,让北摇明月这个傻女人好好看看,什么才是强者。”

  北摇明月捂住了额头,看都不想看司马云雷一眼。

  而周衍却是轻轻道:“你来太学宫做什么?”

  “嗯?”

  司马云雷瞪眼道:“关你屁事啊!靠,我来这里就是想告诉你,别死太早,你的命我来取。”

  他说完话,就很干脆的就离开了。

  郭凝霜看着这一切,又朝周衍看去,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说什么。

  她想着,或许周公子心情很难受吧,若是曾经的他,又何必受这种气。

  可他是因为斩断暗黑的污染,才自废武道的啊,为什么大家不但不敬佩,反而明里暗里的嘲讽呢?

  北摇明月也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周衍,微微一叹。

  云湛沉声道:“周兄!剑域比武大会,是针对青年一辈最顶级的赛事,也是名震天下的大好机会,十年方有一次。”

  “以你现在的状态,你可千万别去参加,很容易出人命的。”

  “本来我想在比武场上和你真正决出胜负,但现在看来做不到了。”

  “只有剑域比武大会的冠军,才是真正的剑域第一青年天才。”

  说到这里,云湛笑道:“那个时候,周兄还是在太学宫读书比较明智,毕竟这里安全一些。”

  北摇明月深深吸了口气,道:“云湛,十个呼吸之内,消失在我的眼前。”

  “我这是关心周兄呢。”

  云湛笑得阳光无比,也不纠缠,转头便离开了。

  周远雄确定云湛走后,才冷冷道:“那个姓云的我见过,去年来我家,对我态度之恭敬,今天见到我连招呼都不打了,说到底还不是看我衍儿不如以前了。”

  康叔也大声道:“就是,以前他可是老实得很。”

  郭凝霜听得心头发紧,一把扣住周衍的手,低声道:“你...你别为那些人生气...不值得...”

  周衍大笑出声,道:“不是,你们在激动个什么?”

  “他们说的都对啊,我的确不该去比武,我也的确是废了啊,都是事实有什么好生气的。”

  “以前再强大,那都是以前的事了,现在这不是有明月么...她会替我出头的。”

  “行了,都走吧,我伤也好了,聚在这里干什么,毕竟是学校。”

  说完话,周衍便闭上了眼睛。

  他的心轻轻抖动着,像是被什么东西攥住了一般,呼吸都有些不流畅。

  那曾经的骄傲啊,是属于那个“周衍”的,与我没有关系。

  他安慰着自己,曾经的骄傲...

  不属于自己...

看过《我真不是绝世天才》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