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嫡女毒谋 > 第一五零四章 终章

第一五零四章 终章

  朱景炽落网的那瞬间,满眼入目的皆是荒唐,满心弥漫的全然悲恸。

  他鼻尖充斥的,除了焦臭的烟味,便是浓重的血腥。

  湖对面的厮杀他看不见却听到了,他知道,他被算计了。

  可更叫他心惊的,是东南面长宁伯府方向,传来的竟也是声声痛喊。那一刻,他知晓已经满盘皆输!

  ……

  城外南军几轮攻城失败后,有一众百姓帮忙,城门内杀声震天,成功唬过了一众南军。

  南军心下惶恐,不知城内状况,唯有暂时停止攻城。

  守军得讯朱景炽开始攻岛,料定短时间内南军不会再次进攻城门,便将众百姓依旧安排在了南城门壮声势,又悄悄撤走了一大半守军。

  他们的目标便是防守进一步被弱化的长宁伯府。

  在朱景炽忙着攻打北峰,长宁伯府众兵力都聚于湖边时,守军发动了快攻。

  他们的快攻简单易行放火!

  只因他们已经得到了一个消息:

  南军带了大量火药,原本打算夷平长宁伯府的,可后来南军计划临时有变,未能成型。但那些火药却依旧留在了公主府中。

  这么多火药,自然要物尽其用!既然南军用不上了,那他们便借来一用。

  一把大火,沿着长宁伯府外围熊熊燃起,迅速开始往内蔓延。

  随之,声声尖叫四起。

  长宁伯府周围被守军临时拿铁板做了隔断,以防止火势扩散蔓延开来。

  而府外,他们更是准备了五百弓箭手,举箭以待。但凡有南军冲出府外,逐一射杀。

  如此,众南军逃离无门,插翅难飞。

  随后,一声惊心动魄的爆炸声出现,一朵巨大的火云直冲天际,将整个天空映染得火红。

  长宁伯府南军几乎被一网打尽。

  至于宫中,长宁伯府外边刚一准备就绪,三分之二的守军们便已往宫中方向而去。

  所以,那厢大火拔地起之时,也正是守军全力控制宫中之刻。

  那个当口,同是湖心岛大战如火如荼之际。

  很快,湖心岛有消息传来:南帝朱景炽已被生擒!南军败局已定!

  消息迅速在宫里扩散。

  就这样,原本以为要拼个你死我活的守军竟是并未遭遇过多抵抗,南军军心一散,接连不断地缴械投降,守军轻而易举便将宫中拿下。

  到了此刻,京中危局全解。

  至于京城之外……

  “十万外族联军”本以为可以如探囊取物般进入大周的心脏,富得流油的京城分取战利品,个个兴致盎然在盘算是拿银子还是美人,该如何最大程度地带走宝物……

  哪知他们正面遇上的“守军”不但人数与他们势均力敌,且勇猛非常,气势恢宏,甚至令他们大有宿敌世仇的错觉。

  随之,一股熟悉感油然而生。

  很快他们便发现,带军与他们交锋的,不是崔奕横而是郭珏。对方兵力也并不是禁军而是北军!

  外族联军顿时慌了神。

  这意味着有很大的可能,他们是上当了!

  他们下意识开始怀疑北军是故意在西北路吃了败仗而诱引他们入京。

  几支联军原本还在犹豫是继续强攻还是速速撤离。可很快探子竟然来报,说是南军扮成的流民在进攻南城门的过程中竟然大败。

  外族军顿时暗叫不好。

  在里应外合的基础上,那些蠢笨的南军竟然拿个对方的小小城门没有办法!

  外族军不得不更是开始猜测莫不是朱景炽是故意为之,为了保存实力,为了借刀杀人,故意假意落败,实则想要借他们外族之手去与守军战个两败俱伤?……

  外族军越想越心惊,同是生出了撤退之意。

  然而,进来容易,出去却没那么简单。

  先前紫荆关放鞑子入关的奸细在这几个时辰内早已被就地正法,一众安插在关口的内应也被连根拔起。

  此刻关门落下,蓄势待发。

  就这样,这支外族军后有郭珏的北军紧追不舍,前有关口炮台,箭塔等层层防线,唯有在逃窜的同时硬着头皮企图撕开对方守卫和防线。

  三个多时辰的交锋后,守军大获全胜。

  杀敌近万,俘虏三万多人,还抓获了其中几个部落王子以及大将!最终只有不到两万敌军逃离……

  此役之后,大周手中便有了谈判的筹码。而大周边境几支外族则均是元气大伤。

  一时间,各外族纷纷派了使臣求请和谈,并带来了大量牛羊马匹以换取人质和俘虏……

  此乃后话,只说当日。

  郭珏带着北军开始追击外族联军后,便将北城外消息一律封锁。待眼看外族军大势已去之时,他便带了一半的兵力迅速赶去了南城门。

  而当时流民装扮的南军尚在等待朱景炽的进一步指示,也在等待外族军到达北城后,来个南北夹攻。

  所以他们怎么也想不到,等来的大军不是自己人,反而是敌军。

  也正是那时,天空亮起了信号。

  原来,是湖心岛南军兵败之时所点,示意南军撤退的信号!

  众南军虽不知所以,却唯有赶紧撤离。

  但也来不及了。

  身后北军刚好杀到。

  北军个个高头大马,相对“流民”角色的南军配置好了太多,这些南军哪里逃得了!

  优劣明显,南军在短时间内便几乎被全歼。

  至此,当日的乱局终于定下!

  总算,大周得保,京城解危!大周虽损失惨重,但却获得了大胜。

  而崔奕横,郭珏,长公主,陈老,沈默云等人则立下了大功!

  一众南军纷纷被量刑,杀的杀,流放的流放,徭役的徭役,收编的收编,释放的释放,被俘的南军高层和清安王一样,一律以谋逆罪斩首。

  至于朱景炽,皇帝手一指,将其安置于城北一处前朝行宫里。那里高墙耸立,偏僻荒芜,最适合他养伤以及反省……

  皇帝这么做,一来是为了名声以安天下,继续他的仁爱之道,向世人表态他的宽宏大量。

  二来,自是为了折磨朱景炽。

  桀骜不可一世的朱景炽从没将任何人放在眼里,即便是最后时刻都宁可选择自尽也不愿被俘。那么,皇帝自然不能让他如愿地死去。他酿下的苦果,自然得让他本人去慢慢品着……

  皇帝为他选择了一个最好的去处。

  那里有酒有肉有美人;有高墙有看守;有满满的孤寂,却唯独没有自由……

  而对朱景炽来说,最可悲又可怕的,是他已成了个残疾,成了个废人,成了一无所有,一无所用的穷光蛋!……

  沈默云去了趟行宫。

  早年朱景炽对她有恩,他哪怕坏事做绝,这一趟,她也是应该去的!

  当然,这也将是她见朱景炽的最后一面!

  从今往后,她与他便再无任何牵扯了。

  这行宫是前朝皇帝所有,虽古朴气派,却因无人居住而死气沉沉。

  进了高墙后,便再不见半点春色,只有破败凌乱的断壁残垣。

  她走近时,朱景炽正背对于她。

  他坐在一架木质轮椅上,背影孤寂又凄凉。

  他的左臂和右腿完全废了。

  为让他吃点苦头,他的伤并未第一时间得到救治。

  当然,他的伤太重,也根本治不好。

  “元儿!”朱景炽突然开口。

  沈默云脚步一滞。他听出了她的脚步吗?

  “元儿,你这次的步态很好!走了一个月,终于走出了她的感觉!不错!好了,把朕推去前边,今日起,朕要教你下棋写字!……”

  随即,有个侍女行礼上前,经过沈默云时还瞪了一眼过来。

  沈默云瞥了那女子一眼,竟然与自己有五分相像。

  元儿,云儿?

  五分相像?

  下棋写字?

  他这是将这侍女当作了自己?

  这丫头大概便是朱景炽向圣上要求,从他在杨家后院带来的侍女。却不知,这个侍女竟是如此的存在……

  然而,那元儿才上前三步,便见朱景炽猛地挺起了腰,显然是一惊。

  “是你!你来了?”他听出来了。声音莫名颤抖,又带有些沙哑。

  “是我!你找我?”沈默云上前两步。

  “没有!”

  他等了两息,语态坚决。“朕找你作何?是你们皇帝搞错了!你回去吧!”他伸手拿过酒壶便灌了两口,依旧连个正脸都没给沈默云。

  而沈默云却是莫名懂他了。

  他不愿让自己看见他落魄的样子,尤其是他此刻的这副废人样。他自卑了,他的自尊心不允许!

  沈默云深吸一口。

  “好,你好好保重!若是缺什么,让下人……”

  “云儿!”他打断了。“你开心吗?”

  “嗯!”她毫不犹豫。

  朱景炽低低笑了起来,满满的都是自嘲。

  随后,他抬起了完好的那只手挥了挥,数不尽的悲凉……

  沈默云离开了。

  今日之后,但愿朱景炽也该彻底醒悟了……

  行宫外,一身白衣的崔奕横正在等她。

  他一句都未多问,只温和笑着上前拉过她的手。

  “你难得出门,咱们多逛一会儿回去!你是想去太白楼吃东西,还是去茶楼听曲儿?”

  沈默云却是笑得欢喜。

  “咱们去秦府吧!嘉儿有喜了!已经一个多月了!今早她找了人来寻我,说我舅母拘她紧得透不过气,不但管着她的饮食,还把她当成了瓷瓶一般小心供着。她说了,要么,让我去摆平我那舅母,否则若再出不了府,她便只能打人翻墙了!”

  “哼!还是这般胡闹!我去训她!看她敢惹事!”

  “嗯,咱们若今日不去给她降住了,只怕她必要惹事……”

  两人边说边笑,夕阳将紧挨一起的两人身影渐渐拉长,给两人撒上一层金粉色的霞光,留下了堪比故事的美好……(终)

看过《嫡女毒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