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渡劫之王 > 第六百零六章 浓眉大眼的骗子

第六百零六章 浓眉大眼的骗子

  “怎么可能!”

  萧福不可置信,他伸手一点,再次在自己身上洞穿更可怖的孔洞。

  “啊!”

  他肠穿肚烂,痛苦的惨呼起来。

  破碎的鲜血和脏器从他体内流淌出来,但却在奇异的元气法则约束下,又重新流入他的体内。

  王离身前也是瞬间血光迸射,在他的感知里,王离也是瞬间肠穿肚烂,然而让他惨呼声都很快断绝的是,王离的伤口迅速愈合,真的比他恢复得还要快一些。

  “你这…”

  王离也是一脸无奈的样子,但让萧福越发没有想到的是,王离此时竟然手中剑光一闪,反手刺了自己一剑。

  王离在自己的胸口又刺出了一道剑孔。

  王离刺了自己一剑,满怀希望的看着萧福,但是萧福的胸口却没有相应的出现剑孔,王离便郁闷道:“这什么法门,一点都不公平,凭什么你刺伤自己,我就同等受创,而我自残,你却不会受创。”

  萧福这才反应过来,王离是想通过自残的方式来试试能不能对他造成同等的伤害,但这种刺自己好像刺在别人身上的模样,还是让他浑身都有些发毛。

  但就在他发愣的时候,王离似乎还嫌不够肯定,竟然又刺了自己一剑。

  “真的没用啊。”王离顿时泄了气。

  这一下萧福的道心都顿时有些崩溃了,“你到底什么人啊,你刺自己连眉头都不眨一下的?”

  此时萧福的伤势已经瞬间恢复,但是肠穿肚烂的那种痛楚还在他的识海之中萦绕,而此时他看着王离好像两眼放光,一点都不吃痛,反而越刺自己越高兴的样子。

  这也委实太变态了。

  “噗嗤!”他的心态失衡却是让何灵秀忍不住笑出了声。

  何灵秀都觉得自己在这种时候不应该笑场,但她真的有点忍不住。

  居然在王离的面前玩自残,这不是在屎壳郎面前滚粪球么?

  王离玩惯了自残,而且又有日月皇华万战诀这样的法门,要自残起来,他真的恐怕越自残看上去越高兴。

  “实在没办法。”何灵秀已经忍不住笑场了,王离却是一本正经的说道:“自幼在玄天宗孤峰修行,小时候孤峰的条件太困难了,没办法只能经常表演胸口碎大石,口吞铁蛋,自己割自己这种自残的把戏来换取灵砂,所以这种些许痛苦倒是也习惯了,正所谓苦尽甘来,倒是也不觉得难受了。”

  “噗嗤!”

  何灵秀差点笑喷了,真的是神一样的鬼扯,天下第一浮夸的演技。

  颜嫣也是死命的憋着,她忍得很辛苦,眼泪都差点憋出来了。

  捉虫山三人组一时无语。

  他们倒是真的没有遇到过这样的货色。

  在此之前,他们倒是也没有遇到过特别难对付的异数,哪怕是一些游离在天道法则之外的怪物,基本上萧禄和萧福这样一出手,一个主守无法不消,一个主攻无视任何元气法则防御,对手就被直接拿下了。

  但眼下他们最为厉害的招数,对王离竟然是一点用处都没有。

  偏偏此时,王离还看着萧福说了一句,“要不要你直接朝着自己心脉戳一剑试试,说不定你一下子断气了,我也就断气了。”

  “我刺你个锤子!”萧福原本就已经心态失衡,此时听到这么一句,他忍不住就叫骂出声,“你怎么自己不刺?”

  王离用一副看着呆瓜的目光看着他,“我刺自己有什么用,你刺你自己,我才能同样受伤,我刺我自己,你又不会受伤的。”

  萧福还未来得及出声,王离就已经说道:“更何况你们不是号称天道信徒,为天道献身不是应该的么?”

  萧福真的都被王离弄得怀疑自己的智商了,他忍不住咆哮出声,“你有这么想死么,难道我刺心脉我死了你就不死?你好好的活着非得寻死?”

  但是他这几句话才刚刚叫完,萧禄和萧寿两人却是同时心中一震,顿时都急切出声,“你切莫上了他的道,他这疗伤法门极其古怪,说不定他就算被刺穿了心脉也不会死。”

  听到两人的话语,再看着王离的脸色,萧福顿时出了一身的冷汗。

  与此同时,王离却也是十分警惕的看着这捉虫山三人组。

  轻易消弭法门威能,自残就能杀伤对手,那么还有什么匪夷所思,看上去根本不合道理的手段?

  也就在此时,他突然感觉到萧寿的身上荡漾起一股若有若无的元气波动。

  “难道说这三个人是每个人有一种诡异的法门?这种法门平时动用不得,必须要天道赐予?”

  他脑海之中灵光一闪,也才刚刚浮现出这样的念头,他就感觉到萧寿身上的气机又缠绕了过来。

  “不是吧,难道又是什么诡异的自残法门?”

  王离浑身发毛,但他却似乎根本无法阻止这种气机和自己身上的气机缠绕。

  “好了。”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一股独特的气机刚刚缠绕,萧寿便是点了点头,对他说了这两个字,与此同时,那萧禄和萧福两人也顿时神情一松。

  “什么意思?”

  王离只觉得自己浑身好像没有什么事情发生,但这捉虫山三人组的神色变化却让他觉得十分不妙。

  “天道裁决术已经施术完成了。”萧寿说道。

  “什么!”王离差点直接一头栽倒在地。

  除了这捉虫山三人组之外,道观内外的所有修士也都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天道真的崩坏了。”王离有种忍不住要吐老血的感觉,“看你这人浓眉大眼的,怎么也随口骗人呢?”

  萧寿微微挑眉,道:“怎么,难道你以为天道裁决术就必须将你制住了才能施法么?”

  王离真的快哭了,“大哥,你不需要将我制住才能施法,那你叨逼叨的和我说那么多做什么?你这种手段,你上来直接施法,我能拒绝么?”

  “你不能,不代表别人不能。无论是窃天之贼还是那些利用漏洞的游离者,他们的力量千奇百怪,就算是我们也未必能够理解。”萧寿面不改色,认真说道:“你一开始给我的感觉就十分危险,我自然只有先好好和你说话,消除你的戒

  备之心,引起你的误解,才能确保施术成功。我们捉虫山历代都有许多修士陨落在异类手中,其中有些是连施术都没有办法施术,有些是施术却失败。”

  “你这也太鸡贼了吧?”王离实在崩溃。

  他这简直是真正的阴沟里翻船。

  他还自认为舌灿莲花,演技精湛,但对方这名不动声色的浓眉大眼的修士竟然才是真正的老戏骨,实力演技派。

  何灵秀等人也都是彻底无语。

  “那这天道裁决术完成了会如何?”颜嫣实在揪心,忍不住出声问道。

  “我只管施术,接下来就交给天意。”萧寿抬头看天,道:“天道裁决,自然是等待天道的裁决。”

  “你都得逞了,难道不能说得详细一点么?刚刚你那么多话的。”王离咬牙切齿,他觉得这萧寿真的就像是渣男。这在完事之前诸多话语,这完事了感觉一句话都不想多说,都不愿意多解释的了。

  “轰隆”一声巨响。

  这道观上方的天空之中,骤然云气翻卷。

  “雷云?”王离顿时头皮发麻,“难道是要降落天劫?”

  “天道裁决,自然是用天道的手段,自然就是天劫。”萧寿此时才缓缓说道:“天道法则自然会认真审视你,自然会裁决你的异状是属于哪种异端,针对不同的异端,他自然会降落不同级数的劫雷,如果你真的无辜,真的只是修行自然导致你的异数,在天道法则的范畴之内,天道裁决自然不会影响你,但若是你真的是窃天之徒,营漏洞而生的人,那天道自然会降落相应的惩罚,轻则废除你的部分修为,抹灭你窃取所得,重则将你打得魂飞魄散,元气收回天地之间。”

  “.…..!”

  王离恨得牙痒,但他此时看着天空劫云将成,脑海之中闪过一丝灵光,“你就不能说简单点,这种天道裁决,最差的天劫劫雷是什么样的劫雷?这种天道裁决的劫雷,一共有几重?”

  “最差的?”此时萧寿看了王离一眼,或许在他眼中,王离倒是没有穷凶极恶,没有知晓真相之后的歇斯底里,还算是比较配合,他便也耐心的说道:“那无非就是对你最不形成威胁的劫雷,比如银霄劫雷,比如青木劫雷。若是觉得你是真正的异端,这种天道裁决的劫雷没有几重之说,一定是不断变幻劫雷,将你劈到天道法则想要的结果再说。但若是天道裁决觉得你根本无辜,属于正常范畴之内,最多也就是三层不痛不痒的劫雷,反而在惩罚之中蕴含着奖赏,三层最后的一层劫雷降落之后,往往形成灵气充沛的灵雨。”

  “我他妈….”王离叫了起来,“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这种天道裁决的劫雷,会对你们造成妨碍么,会不会将你们也笼罩在内?”

  他真的是被这人气得吐血。

  他真的很想让这些人身受其害。

  “我们乃天道仆人,怎么可能会受天道裁决术的妨碍。”但萧寿却是一眼看穿他的想法,摇了摇头,“若是异端被施展天道裁决术后还能和我们同归于尽,那我们捉虫山早就没人了,早就断绝了传承。”

看过《渡劫之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