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不让江山 > 第四百一十二章 我的一切皆为聘礼

第四百一十二章 我的一切皆为聘礼

  若非是鱼头实在好吃,高院长都觉得这一趟来的毫无营养,好在有一半的原因他就是奔着这鱼头来的。

  他板着脸的样子让李叱心里一阵阵害怕,低着头站在那连话都不敢说。

  可能这天下间的女婿,在越长大人面前,往往都会有些怂。

  也不知道怎么了,想想这个少年郎刚刚进书院那会儿,他还敢顶撞高院长几句呢。

  现在反而不敢了,怂的跟一只鹌鹑似的。

  吃过饭后长眉道人陪着高院长去客厅里闲聊,李叱这才长长的松了口气。

  他们坐在院子里,不时回头看一眼客厅那边,每个人都没有说话,因为每个人都知道高院长的来意。

  “宁儿。”

  良久之后,夏侯玉立拉起高希宁的手叫了她一声,高希宁对她笑了笑,没说话,可是她知道夏侯玉立她们也舍不得自己。

  高院长一定是来接高希宁回家去的,毕竟现在羽亲王已死,高希宁似乎已经没有继续住在车马行这的理由。

  高院长是个体面人,以前高希宁不出车马行没人知道,现在若是被人知道了,对于高院长来说就显得有些脸上不好看。

  “没事没事,我不也还能经常跑过来看你们么。”

  高希宁让自己尽量轻松的笑了起来,可却下意识的看了李叱一眼。

  “你们先聊。”

  李叱只说了这四个字后就转身离开。

  所有人看向李叱的背影,一时之间都有些懵,余九龄自言自语似的说了一句......他就这么退缩了?

  高希宁也看着李叱的背影,可是和别人不一样,她相信李叱,一直都相信李叱。

  客厅中。

  长眉道人歉然的对高院长说道:“孩子们确实不似在书院里那样自律,作为长辈,我有责任,不过高先生放心,宁儿在车马行这里,绝对没有学坏。”

  高院长轻轻叹了口气后说道:“道长,你真的以为我看不出?宁儿在家里的时候,哪里那样玩过闹过,哪里那样笑过。”

  长眉道人一怔。

  高院长继续说道:“道长,我也不是一个只看表面的人......外边那个坐在房顶上的人,是燕山营的二当家吧。”

  长眉道人连忙点头道:“是,正是。”

  高院长道:“一位二当家,还是燕山营那样的地方出身,必然凶狠残暴,说不得杀人无数,可是却在这车马行里听李叱的话,跑到屋顶上去修补砖瓦。”

  他又问:“那个叫澹台压境的年轻人,听闻是凉州将军澹台器的独子?”

  “是。”

  “凉州澹台家,数代镇守西疆,真真正正的名门之后,家学之深厚,品行之高贵,不需明言我也看得出来,这样的人,也甘愿留在李叱身边做事。”

  高院长道:“唐匹敌,在书院的时候有多优秀,我也一样看在眼里,如今他也在李叱身边。”

  他看向长眉道人说道:“我就算再糊涂也自然能想到,这么多少英才愿意跟着李叱,他真的就是个只知道胡闹的顽劣之人?”

  长眉道人深呼吸,忽然间起身,朝着高院长一拜:“多谢院长大人。”

  高院长连忙伸手扶了长眉道人一下,他语气深重的说道:“我就拉一句家常话,老哥......李叱这个孩子,若无担当,谁愿追随?”

  长眉道人一瞬间眼睛就有些微微发红,他心里有一种,我那臭小子,总算是被人认可了的欣慰。

  见长眉如此真情流露,高院长扶着他坐下来后说道:“老哥,其实应该你也想的明白才对,我若是不信任李叱,怎么会

  把宁儿交给他来照顾?”

  长眉嗯了一声:“我知道,知道高院长是信得过我们。”

  高院长道:“孩子们的事,我们做长辈的,不能不管,也不能多管。”

  他咳嗽了几声后压低声音说道:“可是老哥啊,我不能不严肃起来,是不是,我可是......咳咳......”

  他对长眉道人说道:“我既然把话都说的这么清楚了,就不妨再多说几句。”

  高院长喝了口茶,润过嗓子后继续说道:“宁儿的心意,我自然看的清楚,我若是强行把她带回去,然后不准她和李叱再见面到,宁儿那孩子怕是会恨我一辈子。”

  长眉道人一怔,他是真的没有想到高院长会是这个态度,他刚要应承几句,就听到高院长话锋一转。

  “然而,若李叱是个没勇气的,我自然不能轻易把宁儿交给他,今日他若什么都不做,甚至依然躲着我,看着我把宁儿接回去却没有什么要对我说的话,老哥,那就......那就对不起了。”

  长眉道人怔在那,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些什么,他下意识的往外看了看,谁都在,唯独不见那傻小子。

  “老哥啊。”

  高院长对长眉道人说道:“今日这事,你就不要多嘴去提点李叱了,就陪我再多坐一会儿,李叱不来见我,这事也就这样吧......”

  高院长再次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显然心里也不踏实。

  “他对兄弟手足有担当,那是他能成大事,或许会有丰功,还有伟业,但那是他的丰功伟业,他若是对宁儿没有担当,我不能把宁儿交给他。”

  高院长端起茶杯对长眉道人说道:“喝茶。”

  长眉道人再次看了看门外,能看到院子里很多人聚集在那,唐匹敌余九龄他们都在,夏侯玉立苑佳蓓她们也在。

  高希宁被人围在正中,他们正在低声说着些什么,料来应该都是不舍的话。

  他们都不舍,李叱自然更不舍。

  可是那个傻小子啊,真的就没准不敢来。

  就这样枯坐了足足半个时辰,高院长见李叱始终都没有出现,于是轻轻叹了口气。

  “老哥,我要回去了。”

  高院长起身道:“多谢诸位对宁儿的照看,这份恩义,我会铭记于心。”

  长眉道人连忙站起来要劝劝他再坐一会儿,可是高院长应该是已经失望,所以迈步就往外走。

  就在这时候,李叱气喘吁吁的从外边跑过来,看起来身上的衣服都已经湿透了。

  他脸上都是汗水,头发黏在脸上,看到高院长正要出门,李叱跑进来,扑通一声就跪那了。

  他怀里抱着一堆东西,也不知道都是些什么。

  “院长大人。”

  李叱跪在那,抬着头,虽然气喘吁吁,可是眼神却无比的真诚。

  “弟子李叱,今日正式向院长大人提亲,弟子知道,这样不经媒妁很没有规矩,失了礼数,但是弟子不能等了。”

  他认真的说道:“弟子知道,提亲要有聘礼,所以刚刚弟子出去了一趟,没敢耽搁片刻,这些东西都在东城那个小院里存放,来回有些远。”

  高院长道:“你别着急,慢些说。”

  李叱把怀里的东西放下,一样一样的指给高院长。

  “我能想到的,我现在有的,所有的聘礼都在这。”

  李叱道:“这个,是我在东城的那个小院地契,这个是车马行的地契,这个是沈医堂那边的地契,还有这些是存银的银票,所有的都在这里了。”

  他看向高院长认真的说道:“所有的东西

  ,都是宁儿的。”

  然后他指了指自己:“还有我。”

  院子里,看到这一幕的余九龄嘿嘿笑了笑,自言自语道:“我就知道,大丢是个有担当的大丢,比我强那么一丢丢的大丢!”

  唐匹敌也笑起来,跟着自豪。

  高希宁微微昂着下颌,眼睛里亮晶晶的。

  客厅中,跪在那的李叱缓了一口气后说道:“院长大人,我今日就如实向院长大人坦白,我所做一切努力,都只是为了配得上宁儿。”

  “以前我觉得自己配不上她,我现在还是配不上她,我想,我可能一辈子都配不上她,哪怕我此生能超越这世上所有男人,我依然配不上她。”

  李叱道:“但我还是要斗胆和院长大人说一句......这个世上,我配不上她,天下男人,更无一人配得上她,这......这,这个,这天大的便宜,院长大人就让我占了吧!”

  说完之后,傻小子咣咣磕头。

  高院长颤抖着手把李叱扶起来:“你这......我,我这......唉!”

  这一声唉,听起来像是已经很无奈的样子,然而长眉道人却听得出来这貌似无奈叹息中的满意,毕竟他可是得道多年的老狐狸了。

  那一身无奈的叹息啊,很满意。

  半个时辰后,书房。

  高院长看了一眼李叱,又看了一眼高希宁。

  虽然他感受到了李叱的真诚,也喜欢李叱的担当,更觉得李叱这样的年轻人以后必有所成。

  可还是嫌弃啊......

  老人心里想的就是李叱说的,这个世上啊,真没有谁能配得上他孙女,可若是真要说起来,也就李叱还行。

  越长大人看姑爷,哪有几个看的顺眼的,更何况他还不是岳丈,他是岳丈丈。

  也不能说是看不上,只能说是不舍。

  真的是不舍,在这一刻,老人的心里又是满足又是难舍,总觉得他只要一点头,孙女就会离他远去。

  “李叱。”

  高院长叫了一声。

  李叱连忙垂首道:“弟子在。”

  高院长停顿了片刻后说道:“我是读书人,读了一辈子的书才明白几分应该怎么做人,你比我年少的时候要强很多,也比现在的我强很多,但事业上的事,我不强求,也不刁难。”

  他看向李叱说道:“我之所以点头,是因为你对宁儿的真心,如果有一天......这真心淡了,你觉得宁儿不好了,你不要气她,也不要故意冷落,更不能打她骂她。”

  “若我......若我还活着,你把送回到我身边来,若我不在了,你把她送回书院,书院里那个家,也是家。”

  李叱再次跪倒在地。

  高院长道:“如果有一天你觉得她不是宝贝了,还给我,她......一直都是我的宝贝啊。”

  李叱抬头看向高院长说道:“院长大人,弟子从没有发过誓,因为弟子觉得誓言本无用,身体力行,比誓言有用,弟子今日愿起誓......”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高希宁伸手把他的手压了下去。

  “有些事,无需用誓言约束。”

  高希宁看向高院长,笑了笑道:“爷爷,我看不错人。”

  高院长道:“如果你看错了呢?”

  高希宁道:“没有如果。”

  高院长怔住。

  高希宁对李叱说道:“你我之间的事,用誓言说给我爷爷听,你是要娶我爷爷吗?”

  高院长:“......”

看过《不让江山》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