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皇汉十三州 > 第一章 秉圣

第一章 秉圣

  好不容易在龙辰殿外看见了李经承。这才作吊儿郎当的样子走上前去。道:“李经承,你这个假死人。”

  李经承大半夜的被人突然骂了一句,两脚跳了起来,腰中的剑已经出了鞘。

  李经承头一歪,已经看见是陈炎平了,他看了看天色,道:“六爷,这都快五更天了,您怎么在宫里呀?宫里私密多,冤死的也多,就算是人吓人也能吓死人的。”

  陈炎平勾了勾手,道:“来,来,过来。”陈炎平躲在一处觉得没有人可以注意到自己的地方。

  李经承怀疑着走了过去,道:“六爷,您别玩耍小心眼了,这一回想让我看什么?毒虫还是暗器。你能不能别闹了。”

  李经承有所准备着走上前去。

  陈炎平把李经承一拉,把袖子上的血给李经承看了看。

  李经承惊道:“六爷,哪来的血?”

  陈炎平道:“别声张,别那么大声。”

  李经承问道:“六爷,您又耍我?故意弄了一身的什么红,来逗我的。”

  陈炎亚恶狠狠得轻声说道:“谁逗你玩了,父皇是不是睡下了?”

  李经承点头道:“都这个时候了,可能都快睡醒了?六爷您又惹什么祸了?”

  好像陈炎平除了惹祸与玩弄别人就不会有别的事。

  陈炎平道:“你带上你的心腹,快去一趟慈宁宫,要记得,千万不能进去,进去一个就得死一个,明白么?”

  李经承听得一愣一愣的,然后实然开口笑道:“六爷,您这又想耍什么活宝,想把我骗开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吧。”

  陈炎平道:“你自己进慈宁宫里看看不就知道了。千万记住,只能你一个人进去。”

  李经承开始起了疑心,问道:“六爷,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陈炎平道:“慈宁宫里出了大事了,现在太后已经薨了,本王进去与皇上说明,你守住慈宁宫,谁也不许进去,包括宫女以及你的侍卫!看见里面情形的人都得死!”

  李经承一冒汗,拱手道:“臣立刻就派人去。”李经承一转向,与边上的值班侍卫说了几句,然后带着十几个人就走了。只要龙辰殿外留了两个人。

  陈炎平一推门就进了陈解侵宫,走了进去。

  皇帝即使是睡觉,也大不过一亩三分去,有那几丈长宽也就够了,床再大也没办法一次睡满,那陈解正躺在床上,鼻中不停的呼呼作响,显然是白天太累,现在已经进入熟睡状态了。

  陈炎平赶忙走到床边,离着龙床一丈远就开始轻声唤道:“父皇,父皇,醒醒,父皇醒来,父皇醒来……”

  陈解迷迷糊糊中微微张开迷离的双眼,却被站在一边的陈炎平吓了一颤,清醒过来:“小六子?你怎么在这?你怎么进来的?在这做什么?”陈解十分意外,原本以为是内待太监,却发现身形不熟,还以为是刺客,吓了一跳,现在才发现是陈炎平,却不知道陈炎平怎么就出现在自己的寑宫里。

  没等陈炎平说话,陈解向窗户一侧看了一眼,见外面天色还没启亮,窗纸外面还亮着红烛光。陈解有些恼怒,不知道陈炎平又要胡闹些什么,生气的说道:“你是越来越没规矩了,朕给你那块腰牌就是让你明白什么叫宫禁,什么叫规矩!现在是什么时辰呀!你怎么可以私闯朕的寑宫!你可知道这是犯禁的死罪!打搅朕休息,耽误了国家大事,打残你都不过份,李经承呢?他是干什么吃的,朕非要治他的罪不可。”

  陈炎平扑的一下跪在地上,低着头缓缓的说:“父皇,慈宁宫那边出事了,儿臣让李经承去慈宁宫大门外守着了。”

  陈解一愣,问道:“怎么了?慈宁宫出什么事了?”

  陈炎平轻声道:“太后薨了。”

  “什么?”陈解一下子爬坐了起来,一脸的不置信,他说:“你又耍什么活宝心眼,私闯朕的寑宫,还说这样的谎,小心朕夺了你的王爵,圈禁你一世!”

  陈炎平紧张得说:“不只是太后,还有李麽麽,还有丁奉朝,古麽麽受了重伤。”

  “什么?”陈解觉得陈炎平不可能拿这样的事来开玩笑。

  陈炎平道:“没时间与你解释了,儿臣碰到李统领让李经领带人去守慈宁宫宫门,他就只带了十来个人去。您再多派点人先封了慈宁宫,不许放一个人进去,谁都不能!儿臣再与你细说。”

  陈解道:“让朕先封了慈宁宫?”

  陈炎平平时说慌打混惯了,这下可变成狼来了,谁都不相信自己,陈炎平突然说道:“父皇,您不是一直在找宋第?一直在查皇爷爷的死因?”

  陈解脑子一轰,他没有想到陈炎平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他更没有想到,陈炎平什么都知道。

  陈解是个果决之人,他没有再问陈炎平为什么,而是匆匆站起,走到御书房门口叫道:“哪个奴才在伺候?”

  一个侍卫首领跑了过来,单膝一跪,说道:“未将在。”

  陈解问道:“李经承呢?”

  “李统领带着人去了慈宁宫。”侍卫首领回答的很清楚。

  陈解道:“不够,你多带一些人去,包围慈宁宫。但不许进入,连禁军也不行!”

  侍卫首领应了一声:“喏。”便去招集人手去了。

  陈解回过身去,又坐回床边,盯着陈炎平看。陈炎平没有回避陈解的眼神。陈解这才问道:“怎么回事?你怎么知道这些事的?太后真的薨了?起来起来,起来说话。”

  陈炎平站起身子,低着头轻声说:“皇爷爷是被人毒杀的,不过毒杀他的不是李太后,而是李麽麽,李麽麽与李太后其实是一对姐妹,他们都曾服侍过太祖爷爷,只不过李太后有名份,而李麽麽没有名份。”

  “什么?”陈解不相信。

  陈炎平又道:“其实李麽麽还是个武林高手,师承密宗燃灯门,您手上的玉玺就是李麽麽去楚国皇宫偷盗回来的,这事您一定不知道吧。还有,李麽麽对太祖皇爷爷用情很深,但太祖皇爷爷怀疑她用心歹毒没有封妃,以至李麽麽因爱成恨,毒杀太祖皇爷爷。李太后知太祖爷爷死不能复生,念及旧情,于是就包庇李麽麽,为掩盖事实,将李麽麽一直留在身边保护起来。也是防止她再出去害别的人。李太后与永济侯多年不管事了,但之前还是留下了一批人马,这些人现在都是由李麽麽在管带着,追杀宋第的就是他们。”

  陈炎平尽可能的去维护李太后,又尽可能的把事实说清楚。陈解看着陈炎平,听着他所说的每一个字。

  陈炎平又道:“李麽麽靠着李太后与永济侯以前的人脉,散布了很多暗探。今日傍晚前,朱大人发现了宋第的行踪,怕刑部里也有李麽麽的人。于是就找了九门提督郭援加强夜间巡视排查人犯,又到儿臣的王府借走府卫,追寻宋第,终于在南城有所发现。但李麽麽的人马也到了,被阻拦之后宋第逃脱,好在李麽麽的人马来到之前已经从宋第口中得知了部份宫里的真相,这才急急入宫保护太后。”

  “保护太后?”陈解问道:“太后不是维护李麽麽么?”

  陈炎平道:“李麽麽已经成了半痴疯人,其中原由,武当山太一道掌教虚云真人可以做证,他现住儿臣王府。李麽麽因事泄,牵怒了几乎所有与她认识的人,太后首当其冲。儿臣去的时候,丁奉朝与李太后正在对话,说丁奉朝奉了您的密诏,去秘密调查太祖先帝的案子。丁奉朝好像在等宋第出现与太后对质,好像是丁奉朝已经接了宋第进宫,这事儿臣就不是很清楚了,宋第也一直没有出现。儿臣只是躲在一边观望,后来李麽麽就来了,杀了丁奉朝与李太后,还打伤了古麽麽,但也中了古麽麽的毒箭,她正在运功疗伤逼毒的时候,被儿臣偷袭破了功法,也死了。”

  陈解吸了一口凉气,脑子清醒了过来。消化着陈炎平所说的一切,他不慌张,因为这些都早有心里准备,唯一没有准备的就是李太后之死。他的身子有些微微发抖。又叫陈炎平细细说了当晚发生在慈宁宫的事。

  陈炎平将前事说完,陈解的脸皮明显的是颤了颤,他相信陈炎平不可能会编排这等事来骗自己。只是自己又不愿意相信李太后真的已经死了。

  一觉起来却发生了如此离奇的事。陈解坐在床沿听着,身体渐渐有些发起寒来,陈炎平走到一边,拿起了一件陈解的外披软袍,盖在陈解身上。

  陈解掖了掖软袍,镇了镇心神。正在此时龙辰殿的门响了几个脚步声。龙辰殿是不能敲门的,如何让里面的人知道有人来了呢?当然就是在门外重重的走几步。

  李经承在外头用轻弱的声音说道“皇上,臣禁军侍卫统领李经承求见。”

  陈解道:“进来答话。”陈解又提了提软袍,软袍刚穿到身上没多久,自然也没那么快捂热。这要是平时,准有一个宫人,将衣物烫热了才拿来给陈解穿上。但此一时彼一时,此间之事决不能让外面的人知晓。

  李经承走了进来,跪倒在陈解面前。

  陈解抖了抖身子,轻咳了一声,问道:“慈宁宫如何了?”

  李经承答道:“慈宁宫内三死一伤,太后……太后薨了。”李经承说的十分平静。他身处禁军侍卫统领,处事不惊是应有的素质。

  陈解息声道:“活着的可是古麽麽?”

  李经承道:“正是,古麽麽正在给太后净身换服,说是有事些传出去不好听。哦,皇上放心,只有臣一个人进去,别的侍卫都不知道。古麽麽还说,她会一直在慈宁宫里伺候着。您有什么话问她,派人去招她便是了。”

  陈解道:“古麽麽那里不必但心,先派人去朱成贵府上宣他进宫。”

  陈炎平在一边答话道:“朱成贵现在应该在儿臣府上。”

  陈解看了陈炎平一眼,道:“是朕忘了,你刚刚说过朱成贵去你那里借府兵来着。李经承,去临淄王府把朱成贵找来。摆驾慈宁宫。

  陈炎平连忙拦阻道:“父皇不可!您怕一摆驾,那事情可就变大了!李太后平日里无灾无病,你连夜去了慈宁宫后她就薨毙了,且朝里朝外都知您与太后有隙,难免会有人乱嚼舌根。”

  陈解也觉得自己有些心急了,抬头看了一眼陈炎平,这个眼神十分复杂,包含着太多的信息,陈炎平一时间也没看懂。

  陈解点头道:“小六子所说不错,差点坏了国家大事!无论什么事,朕都应该等到天亮再说。朱成贵也不能马上进宫,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外番入侵了呢。天亮再说吧,那时朱成贵也应该进宫上朝了。李经承!朱成贵若是进宫,马上让他来御书房见驾。”

  李经承道:“是皇上,不过还有一件事。”

  “什么?”陈解问。

  李经承道:“慈宁宫宫外还发现了十七具尸体,有四具是黑衣人,身份不明,另十三具是禁军侍卫,其中有四个是巡夜值班的,还有九具是禁军侍卫副统领丁奉朝身边的人。”

  陈炎平一听,怎么还有别人死了?但他最想知道的并非是这些,他急忙问道:“死者中可有一个瘸子?”

  李经承苦着脸,说:“回六爷,都死了,看不出来是不是瘸子。”

看过《皇汉十三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