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十代掌门 > 第四百六十三章 新年已至

第四百六十三章 新年已至

  “你这么快便从夜樊国回来了?”江枫没去理会邱真真的卖弄,摄起案头小厮张阳提前备好的醒酒冰灵茶,灌了几口,便直奔主题,“可有什么收获?”

  “不解风情。”

  邱真真哼了一声,收起妖娆的身姿,几步上前,自己拉了把椅子坐下,却习惯性的将上身靠上光滑的桌沿,魂火宫灯的光芒中,一片明晃晃的白腻,便赫然呈现在江枫眼前,江枫不由得下意识后仰,却感觉那原本冰冷的靠背,竟有些发热。

  “寒冬已至,添件衣裳,最近宗内定制的新法袍,也是不错的。”

  一声疑带轻蔑的嬉笑,充作回应,邱真真见江枫不买账,便也回到正题,“夜樊国的清道子,最近离开了宗门,不知所踪,还裹挟了掌门申通晓的一双儿女,算是畏罪潜逃。”

  畏罪潜逃?

  江枫旋即想起来当初在禅心院偷窥的情报:夜樊国国主申通晓,愿意配合调查在与魏国战争期间,天陨峰古塔内无故死亡的九千名凡俗的死因,难不成,这种违逆之事,与清道子有关?

  “还有其他的么?”

  “既然畏罪潜逃,自然无法继续深入调查,否则一旦被人发现,恐怕我就回不来了。”邱真真眉角上扬,“怎么样,这次我很小心吧,是不是应该嘉奖一番?”

  嘉奖?你这情报,但凡随便派个人去夜樊国,就能探听得到吧,还要什么嘉奖?当然,你和其他人不同,还是能够信任的,江枫深吸一口气,琢磨着倘若清道子真的是畏惧三月才开始的调查,先行外逃,那他会不会出现在百药老仙组织的聚会上呢?原本以为他这里也可以作为新的突破口,为涂山一事提供背书,现在看来,即便他愿意,且也得到禅心院的认可,那自己便也和他有了牵绊,说不定会陷到这场风波之中。

  惹不起,我还是躲着点走吧,甚至在那场聚会上,也要多加小心才是。以免不经意间,便成了“共犯”。

  “也不用太好的奖励,苏锦不是任了北木郡的镇守么,给我一个副镇守的位置就可以了,想想东湖郡最好不过了,听闻镇守周星是个极勤奋的人,我担任副镇守,既有薪俸拿,又是闲职,也不会给你添麻烦,思田说出去也有面子不是?”

  “你的想法不错。”江枫瞪了她一眼,“你可以去和周星商量。”

  “真的?”

  “真的,但我不会批准的。”

  “敢情是骗我,亏我为你背井离乡,东奔西走,到头来连个副镇守的位置都舍不得,苏锦有什么好,修为不及我,也没见她肚子争口气,不就是有个好爹么?”邱真真眼眶红润,但眼泪却来得有些慢,迟迟不见踪迹。

  “好爹也是一种本事。”

  事关苏锦,江枫心中清醒得很。没有她的配合,自己就拿不下黑水门故地,南下的商路更无从谈起,也没法得到有关金城派的一些秘辛,何况,她还带来了八名灵级修士和一名玄级,今年又新登仙了一名灵级女修,怎么看,都贡献颇大,对她的重视,有利于维系自己和苏黎清表面上的合作关系。更何况,就夫妻情分来讲,两人暂时也还算融洽。

  “其实,我去夜樊国,也学了些新的本事。要不要看看?”邱真真见苦情计无效,眉目间忽然多了些坏笑。

  “比如?”

  “比如这个。”话音未落,邱真真右手猝动,一掌打灭了魂火宫灯,江枫不禁一惊,却感觉一团温热骤然扑了过来,窝在座椅中尚未来得及躲闪,触手便感觉到片片滑腻,原本并未散尽的酒意,这时候反倒躁动起来,炽热的呼吸间,只觉得两颗心在加速跳动。

  呼!

  耳翼风起又落,鼻间花香四溢,被打在地上,尚有些许光亮的魂火宫灯,映出一双令人迷醉的双眸,成熟而又令人躁动的曼妙身形,这时,远处却骤然回荡起打更的梆子声,江枫不由的心中涌出一团清明。

  “答应我,对我好。”乱发之下,却道出另一重愿景。

  我似乎做不到,江枫旋即想起来死于非命的郑可仪,以及答应苏锦但尚未有任何眉目的请求,更记起了自己忍痛拒绝萧明真情愫的悲伤,以及对远在齐国的晏殊佳的重重思念。

  这份感情,我似乎无法承受。

  又想起自己那份誓言,江枫心中一痛,下意识的想要翻身而起,拒绝邱真真,却被伊一把按在那里,只觉得腰间忽然多了两重掣肘,“别拒绝我的心意,好么?”

  另一团柔软随即欺身而上,“别动,试试我的新本事。这在夜樊国很流行的。”

  …………

  又是一年。

  西海李家,永铭港。

  望着窗外飘洒的冷雨,何玉合上了眼前的道经,闭目冥思,将方才所学在脑海中又过了一遍,打坐一炷香的时间,让灵力洗涤周身经脉以及各处窍穴,除却所有杂质和淤塞,这是他多年养成的习惯,而在每个年末,他也习惯用这个方式,迎接新的一年。

  送往建龙城的自荐书,依然没有回应,这已是第六天。

  从浅山宗逃出,他原本打算在七盟境内找个地方安身,但思来想去,身怀另一片天地种种秘辛的自己,还是远遁高飞为妙,故此,他一路西行,穿越力宗,到达了一向以礼贤下士著称的西南三宗。

  他曾经听闻,南宫家族与浅山宗有些故交,因而被他第一个舍弃。余下的选择,便只剩下南岭甄家和西海李家,前者他已经试过,但未有回复,故此,他来到西海李家,并且幸运的遇见了一个合适的举荐人,得以将自己的自荐书,直接送进建龙城。

  难不成也没有被看中么?

  即便是低微点的职位也可啊,只要有充裕的条件支撑,重归之前境界又有何难?总比落草当散修强。何玉心中打鼓,期望一次次降低,但都没有得到回复,有时,他甚至生出返回浅山宗的念头,最多不外乎认个错么,不过他旋即想到这个设想不太现实,留在楚门镇的那些东西已然丢失,说明自己已经被盯上了,此刻回去,等待自己的,应是无休止的盘问,甚至不计后果的搜魂,虽然他认为掌门江枫不会这样做,但要是有人建议如此,且正好有擅长此道的修士助力呢?

  人心是会变的,不可令其误我,凡事不能假设,要相信自己的直觉。

  这个时候,他灵感忽有触动,随后听见两声不轻不重的扣门声,赶紧站起,收了略有破损的道经,快步走到木门前,还未开启,便听得门外熟悉的声音:

  “齐潭小友在吧?”

  “在!”听得这声称谓,何玉便知道是那位谈得来的朋友毕新隆,也正是他为自己递上了自荐信,而“齐潭”乃是他伪造的名字。

  “有消息了。”

  迎面正是毕新隆白净的面皮,被夜风吹冷的碎发,以及充溢着希望的褐瞳。

  …………

  浅山宗,罗川,掌门内府后院的正房中。

  杯盏已经扔了三次。

  “夫人,已到四更,不如早些安歇吧,掌门今晚恐怕难以回返了。”侍女正在规劝,但苏锦却仍未消气。

  “果然是等不如送。”苏锦长舒了一口气,原本贴身的侍女都已经在上次遇袭中“不幸落难”,这几名模样敦实的侍女,乃是她亲自挑选,算得是背景清白,与金城派没有任何牵连,但就是有一个坏处,但凡遇到事情,半点有用的主意都无。

  “退下吧!”

  “是!”四名睡眼惺忪的凡俗侍女无不如释重负,只留下仍在枯等的苏锦一人。

  “狐狸精!”

  “就知道卖弄!”

  “不知尊卑!”

  “早晚让你好过!”

  “呸!”

  骂了半炷香的时间,苏锦才彻底消了气,暗自宽慰自己,不过是多等两天再回北木郡罢了,没必要为此事置气。何况有副镇守做事,自己也落得清闲,不急回返。

  原本,苏锦以为许筱斐是来夺权的,后来发现对方修为虽然高过自己许多,但为人极为低调,每每提供建议时,都有合适的备选方案,自己只需做出决策,她也不贪功,上呈的文书,全部经由自己过目,并将功劳尽数归于自己,想来也是个懂得礼数之人,唯一不让人放心的是,模样出落得倒是可人,本钱也甚是丰厚……思及此处,苏锦不由得瞥了眼自己的脚面,心中一声轻叹,暗忖这许筱斐虽嫁过一次,但自家夫君,似乎也不挑食的模样……

  回头倒是应该帮她选几件周正密实的袍服,也能落得“体谅下属”的美名。转眼瞥见床头虚掩的角柜,那正是曾经暗藏“梦回同心丸”的所在,方便自己随时取用,但为了保密,现在已经收入了储物袋。

  再等等吧,她心中犹豫权衡了片刻,暗忖或许仍有回旋的余地。话说,我这肚子,怎么就不争气呢?相比之下,对此避之不及的姐姐苏琼,一次就中,倒是幸运至极。

  该死的色胚!

  守岁之夜,也不知道陪我这个正妻,真是反了天了。一想到这,她不由得拿出那枚丹药,仔细的摩挲片刻,尝了尝,发现入口甚是辛辣。

  味道不好。

  她找了个借口,又将丹丸收了起来。

  …………

  “几日后你便启程去北剑门。”

  原本的枕边之人正在梳妆,铜镜之中映出伊端庄秀美的模样,又是另一种风情,不知为何,一夜之后,邱真真似乎转了性子,拿出另一件袍服,将周身的每一寸都遮掩得严严实实,宛如谨遵礼法的大家闺秀一般。

  “目的已经达到了。”

  她转头,露出另一种娴静但又奸计得逞的笑容,“既然已经正式的将自己嫁了出去,那该遵守的妇道,一样都不能少。不过,掌门你这忘性来的真快,这么急就想将我打发走么?”

  “玄级一重的境界,还是低了些,难以保证自身的安全。但浅山宗的洞府,对于玄级境界来讲,仍略有不足,不如去北剑门租赁一间,我在那有名生死之交,我会写一封信,你交给他便是。”

  “是因为郑可仪的事?”邱真真一下便懂了。

  “有这个原因。”

  “我不去。”

  “为何?”

  “我要守着思田,即便有危险,我也要和他在一起。此番先后为你去了华帝门和夜樊国,行程足有万里,我倒是想通了,相比大道而言,和最亲的人在一起,才更重要。”

  江枫随即想起来当初解救邱真真的旧事,邱思田想着救母,如今,邱真真也同样牵挂着思田,倒是母子情深,“再过两年,如果思田仍没有觉醒,我来想办法。”

  “丹药早已备好,我总不能忍心看他在我面前老去,先于我离开。”

  “明年再试吧,或许有别的办法。”江枫有心用“分相术”解决此事,但此机密不能明说,便找了个借口,“我想办法寻些更好的丹药。”

  “也好。”邱真真此番却没有拒绝。

  “你也可以带他同去北剑门。”

  “你这是铁了心赶我走?”邱真真仰头问道,露出仅存的一线白腻,“不担心我就此跑了?也对,男人只要得到了,就不珍惜。”伊不由得撇撇嘴,不过并没有继续深究,似乎彻底转了性子。

  “我会常去北剑门。在这你只会成为焦点,引来不必要的麻烦。”江枫考虑的不只是苏锦与她的相处问题,更多的,则是担心郑可仪的事情重演,何况,邱真真能修炼到玄级一重,资质本身应该算不得太差,自己没有能力为宗内所有人租赁洞府,但只有“新夫人”一人,这个条件还是轻易能得到满足的。

  交给邱真真三十枚三阶,以及匆匆写好的,一封给朴铁信的书信,嘱咐其元月初三之后再出发,随后唤来花百千,听他汇报了处理雷佳音一案的细节,甚是满意。便将原本收揽并助力觉醒的灵级修士钟源,以及郑可仪原本的三名凡俗随从洪希、洪宓、李云蕾都交给他带领,随时听候自己的指令,操办那些见不得光的秘事。

  原本这些事情是江海来做的,只不过他已不幸陨落在西海灵墟,江枫最终的目的,是将这些人填充进卷帘司,只是一方面,几人修为仍显不足,花百千如今为灵级四重,钟源灵级二重,且两人名声不显,暂时不能担当重任。

  至于修为不得寸进的王乙,江枫已经一早派他前往力宗送呈拜贺新年的信,主要是楚家和白家,前者是真正意义上的朋友,后者则是名义上的姻亲。而吴香花,则派往了金城派。考虑到浅山宗的实际情况,两人带的礼物并不贵重,只能算作聊表寸心而已。

  对于王乙和吴香花,除却修为之外,实则并无过错,在没有其他人可以任用的情况下,江枫决定暂时续用,至于他们最终的去处,江枫想过,要么派往他宗担任别院执事,要么干脆下放到已有小灵阵的各镇任职,总体来讲,勉强也算得平调。当然,如果能找到合用的解决它们修为桎梏的方法,江枫也不吝赐予他们,在自己心中,“忠诚”永远是评价宗内众人最为重要的标准,而这两人,一向做的还不错。

  一直跟随自己的小厮张阳,藏书阁助管章新隆,大库管事王觉夫,以及各司遴选的十二人,各郡推举的凡人从事八人,各镇卓有建树的凡人四人,均被赐予了觉醒丹药,作为对今年贡献和成绩的勉励,这个制度是之前江枫定下的,虽然没有正式发文,但广为人知。

  “羽龙化清丹”觉醒的概率纵然不高,但有希望就是好事。今年的费用仍由江枫来掏,但自此定了规矩,明年便由宗门大库续力此项开支了。

  宗内不少留在罗川过年的修士,都过来拜年,江枫将他们一同留下,令花百千为众人分发了早已备好的利是,又勉励了几句,众人在庶务执事魏若齐的带领下,纷纷要求掌门题字一枚,以祈求来年的好运。

  江枫这才记起来,这是浅山宗历代掌门留下的传统,原本由卷帘司负责操办,只不过自从担任掌门以来,倒是被刻意倏忽了,想来疏于读史的王乙也一直未记起。

  自有小厮张阳研墨,凝思片刻,江枫笔走龙蛇,写下一枚“新”字。新气象,新血液,新突破,新收获,这才是江枫心中时刻企望的。

  虽然俗了些,但俗不可耐,方能持久。

  此时此刻,但见暖日高悬,和煦驱散了慵懒的冷冽,新的一年到了。

看过《十代掌门》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