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机铠剑仙催东来 > 第五章 第一部大结局

第五章 第一部大结局

  到了人皇历三千一百零一年,战火最终还是平息了。

  在‘有心人’的干预下,‘第一神圣合众国’与‘秦联邦’最终还是划疆而治了。并未出现那种争夺天下不死不休的局面,毕竟玄龟大陆——太大了。

  失去的十九个奴役小国对‘魔国’来说实在是九牛一毛,本来就是东砜用屠刀打下来的疆土,民心根本就不可用。再加上魔国元老院里原西纹国的势力干预、主和派的干扰、丘猿首一帮墙头草的搅合。亚帖木儿七世最后还是妥协了。

  这一年‘秦联邦’之主嬴天潇登基称帝,史称‘东方大帝’。秦联邦采取了君主共和制,由一位大帝、十位亲王、二十位联邦君王、八十位大公爵,一百一十一人共同组成了‘秦联邦最高议事堂’。

  ‘最高议事堂’第一次开会就全票表决通过了秦联邦宪法。

  二十个王国里十九个是半残半废,被魔国祸害的形同地狱。

  而世人皆知新秦帝国是陆上天堂,最高议事堂第二次会议决议以新秦为模板进行整体建设。教育使用新秦文字,钱币度量衡等等皆使用新秦制式。

  三年之后,形成了:

  书同文,

  路同宽。

  车同轨,

  钱同样。

  此时的秦联邦疆域,比之‘东秦时代’的国土大了岂止两倍?东西足有九千里,南北足有两万一千里。

  催东来望着最新版的玄龟地图,不由发出了一声感叹:“横过来就是个苏联!”

  “什么?”李梅儿没听清楚,问道:“什么恒塑料?哎夫君啊,我们探到的石油太少,那玩意儿根本推广不开。”

  “没什么,你听错了。”

  催东来的金手指‘小香同志’研究得出结论,这颗星球上沉积的有机物都化做了‘灵气’,被中山帝国的灵脉汲取走成为了中山灵石矿的一部分‘能源来源’,没有化做灵气的物质都腐朽了,所以才形不成煤炭石油之类的能源物质。

  “没有高级灵石,确实麻烦!”

  这几年催东来都在闭关修行,他的修为早已经到了凝液期大圆满的境界。太阳能灵电站的灵气供应量十足,但是灵气的品质无法提升,凝聚金丹需要的大量精纯灵气无法解决,他始终欠缺凝丹的临门一脚。

  “夫君!不必多虑,等我这次把‘真·五转金丹’练成,保证可以让你直接金丹大圆满!”

  催东来:“······”

  “不要啊,主母!”催东来没说话,阿克已经先崩溃了。“上次炸的还不够彻底吗?再来一次阿克肯定要玩完了。”

  “那次失败的经验我已经汲取教训了。那个···”李梅儿看了阿克许久,忽然问道:“你叫什么来着?”

  “我是您的仆人阿布舍克,您一向称呼我阿克的。”阿克已经习惯了,经管他已经为女主人服务了整整九年了。

  “哦!”李梅儿转身对催东来笑道:“这黑小子,长得太大众···呵呵。我老记不住。总之,夫君请放心,这次我一定会成功。回头见!”言罢甩着裙子潇洒的走了。

  “阿克”

  “在。”

  “通知守卫撤离二里,顺便通知消防队随时准备。”

  “遵命。”

  李梅儿最近炼丹技艺大进,已然达到三品丹师之境,只是这真正的‘五转金丹’怕是那二品丹师也只有三分的把握能够炼制出来。

  要成为二品丹师最低要求也是金丹大圆满。李梅儿么,没有个三五百年是不用指望了。小香同志在去年宣布‘闭关’之后,怎么也叫不出来了。

  “还是要靠自己啊。”催东来感叹一句,安排好女儿的教育生活,便也开始准备闭关修炼,冲击金丹之境。

  他御剑飞行来到数里外的另一座海岛之上,李梅儿的‘炼丹术’太厉害。

  毕竟,实力才是一切的根本,当然闭关之初还是放心不下自己的宝贝女儿,放出了一丝灵识去查看了一下。

  催东来夫妻二人皆是修行中人,作为凝液期的‘高人’一次闭关可能就要数月之久,女儿催杨梅单靠阿克是无法教育的,至于瓶子师叔和那仨活宝徒弟更是不能指望,最后能指望的就只有七宝如意寺的‘黑’大护法了。

  黑钛狼大护法,这些年可是吃了不少李梅儿的丹药。作为妖兽的战斗技巧咱不讲,这修为吃着睡着就跨过了‘千年老妖’的门槛。作为一只‘千年老妖’,黑钛狼终于可以变化自己的体型了,变化一只胖胖的小黑狗还是十分轻松的。

  八岁的崔杨梅继承了父母的优良基因,虽然搞怪了一点,但是还好么有长‘歪’了。

  小囡轻轻松松的就升入帝都第一初级文武学校甲班,如今已经是一名三年级的小学生了。她作为学校里为数不多的几名筑基期修士,校长白大人感觉鸭梨山大。

  每日上午的文化课自不必说,全联邦的课本都是人家父亲整编的。

  每日下午的武艺课才叫一个热闹。

  第一文武学校甲班的武教头田德佑是一位因残疾的‘现役’荣誉军人。八尺的身高可谓‘高人一等’,四十来岁的年龄正当壮年,若不是缺了右手少了左脚还瞎了一只左眼,他可是坚决不肯退伍当教头的。每天他都会穿上他那件金色胸铠,背后猩红色的披风,胸前带着他那枚拳头大的宝石勋章,腰间挂着紫金‘武士’腰牌’。

  这紫金武士腰牌与联邦民间紫金级镖客腰牌等同,这腰牌表明他是一名七级大武士,而军中比民间高半级的惯例,他最少也是个先天中期的高手。

  田德佑正是当年大帝起家的三百名大武士之一!

  田德佑的亲哥哥田德保百夫长,正是如今三百黄金大武士的三位首领之一。兄弟二人心意相通,曾经靠着一手合击绝招,击杀了魔国数位先天大将,二人在三百大武士中一起得了个花号“四臂罗汉”。再后来弟弟重伤残疾面临‘荣誉退伍’,离开军旗离开战场弟弟的精神差点就垮了,哥哥心有所感想尽办法给他保留了军籍,把他送入了新的‘战场’——教新兵!

  没错就是教新兵,文武学校教育出来的学生,最终会有一成会成为军人。而帝都第一学校甲级班的学生,八成都会成为未来的联邦军官,更甚至有一半最终会成为‘银甲’级的小将军。

  田德佑如此的现役荣誉军人,带甲一班实至名归。他兄长讲的明白,他这不是退伍,是来到新兵营里当教头,一定要为联邦培养出一两队银甲小将!

  ‘泰瑟银甲’是国师炼制的仙家宝物,是高等文武学校优秀毕业生的奖励。

  田德佑深知‘银甲小将’们的利害,别看他们战阵经验不丰,确有一招名叫‘飞龙弹’的联手合击技能堪称无敌。

  当年在新罗城一战,他们哥俩遇到了个先天巅峰的敌酋,三五招后他就身负重伤残废几乎就要当场挂掉。就在此时,几队银甲小将杀了进过来,十八个先天初级围攻也是拿不下来。

  关键时刻又又两队银甲小将联手,后边十六个把手掌推在前边八个背后,八个推四个,四个推两个,两个推着最前边一个,齐齐吼一声全体内力就连城了一股巨力,一招飞龙弹击出,当场就把敌酋连着三十多丈的城墙一起湮灭。

  田德佑如此的现役荣誉军人,教育下甲一班也是实至名归!只三年级而已就成为了整个联邦的同级大比第一名。

  然而,这位面对两百万敌军眉头都不眨一下的铁血军人。

  现如今,每日上课都会觉得胃痛——气的!

  甲一班上有三个‘小魔头’,催杨梅、王小帅、郭塔夫斯基。

  这三人堪称全联邦打遍同级无敌手。

  催杨梅自不必细说,国师与李仙子的独女。

  王小帅更是联邦陆军元帅王大牛的小儿子,小小年级已经身高六尺膀大腰圆,跟他爹一样天生神力。郭·塔夫斯基,联邦海军元帅郭大炮的独子,外号叫做‘郭金毛’。武艺高超不说一头金发一手圣术都得了他母亲的嫡传。

  这三位的靠山,一个比一个硬,那个都不好管。而且王、郭二少的父亲不是一个体系之内,二少互相瞧不起。只要以上武课,这两位就必然要开始决斗!

  目的吗?争取跟催杨梅小丫头一组的权利。

  一个是天生神力,宝甲配重剑武力无双。

  一个是身法灵巧,刺剑配圣术后力悠长。

  每次都打的难分难解,次次都打到下课放学还不住手。本来,田德佑作为教头还是挺高兴的,有两个这么努力的学生。哪知二人越打火越大,武艺也是越打越精湛,到最近这一周已经是数次见红飙血当场。

  一个是陆军元帅玄子,一个是海军元帅独子,哪一个受伤都能叫田德佑喝一壶的。老田不得不全神贯注盯紧了二少。

  哪知防备住二少,防不住古灵精怪的小丫头。

  场面上往往是:

  砰···

  金甲教头挡在吓尿的少年身前。

  田德佑怒道:“催杨梅!对练不准用霰弹枪!”

  崔杨梅:“不早说!”

  过几天。

  咔嚓嚓嚓···撕嘶嘶···一群小孩倒在地上抽搐。

  田德佑爆吼:“崔杨梅!!!对练不准用符箓放电!”

  “知道了!知道了!”

  而今天。

  催杨梅跟人对练,扬手就丢出一个‘铁球’。

  田德佑看清那物,瞳孔都放大了!冲上前去运起先天罡气护住,准备用巧劲把那物击上半空,哪知才飞起几尺高就轰隆一声炸开来。

  爆炸过后变成黑人的田德佑张嘴猛喷出一口黑烟,扭头问道:“小姑奶奶,你从哪里搞的爆弹?”

  “自己炼的。”

  “可是仙们炼器术?”

  “然也!”

  旁边一声高叫:“田老师,不好了!郭金毛被王小帅一剑劈倒了!”

  田老师,泪崩。

  还好,郭·塔夫斯基伤的不算太重。他学习了母亲娜塔莎亲自传授的的‘西方圣术’,咒语一年一招手一个‘止血术’就给自己施展上,再一个‘治愈术’,又服用了催杨梅一颗治疗的丹药,眼瞅着被砍开的伤口就逐渐愈合了。

  也幸亏王小帅的重剑并未开刃,若是开了刃口只怕就是一刀两断的下场。

  郭小子彻底服气,王小帅确实比他厉害了不止一线。

  经此一事,两个小魔头终于和好,分别自封为女王的‘左护卫’和‘右护卫’。

  催东来收回了灵识,不由微微一笑,竟是想起了当年兄妹四人的趣事。

  忽而又暗叹一声:“不知铃儿现在怎么样了。”。

  这才开始安心的闭关修炼。

  中山帝国,魔道联军横行,中山天庭被压制的出不了护山大阵,整个中山帝国的消息被魔修们给阻断了。燕铃儿在龙剑门已经数月没有消息来往。

  几日之后,催东来正在入定之中全力修炼,忽而觉得怀中一物轻轻一震,这一下就叫他一份真炁走岔了路受了点轻伤。

  出定之后,取出一看是闭关前留给阿克的通讯玉符。

  催东来起身擦掉了嘴角的一丝血迹,冷哼一声问道:“何事?”这个阿克,真是皮痒叮嘱过多少次了,不是极重要的事情不要打扰他。这次若不是要事,他非要好好收拾阿克一顿!

  阿克的声音传来:“禀主人,燕铃儿小姐来访!”

  催东来闻听,急切道:“好,请三妹,稍等片刻。我立刻就出关!”。他一掐法决施展了两道‘清尘术’,把周身上下清理干净,一头短发倒也省的梳洗,提起九环金杖披上他那件上品灵器级的‘七宝袈裟’,连释放七个法术把洞府的数道封印一一解除。

  袈裟上黄金线,白银珠。琥珀、珊瑚、砗磲、琉璃、玛瑙为点缀。并不是他有意想如此来穿,而是作为秦联邦的国师总不能穿的太寒酸。

  催东来一身珠光宝气的出了洞府之门,就见门口只有阿克一人在等待。

  “哦?铃儿哪?”

  “主人,燕铃儿小姐正在主母之处,疗伤。”

  “什么?她受伤了。严重不严重?”

  “这个···”阿克就是一愣,虽然跟随主人多年,但是他毕竟不是修真者吗,分不出修真高人的伤情。燕铃儿的伤若是换了他早死了一百八十回了,只得硬着头皮回答:“似乎非常严重!”

  呼的一声风起尘土飞扬,当尘埃落定催东来早不见了人影。

  ··········第一部终·······

  三十五万字,再写就不是一本书了。

  潇三十郎在此拜谢各位看官。

  预知后事如何,请观第二部。

  ;

看过《机铠剑仙催东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