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随身空间之悠闲农家 > 第46章
  等到了族长家,三娘也不拐弯抹角直接将来意说了出来,宋族长闻言,心中很是犹豫,半晌才叹了口气道:“三娘,你虽然与她们断绝了关系,但是到底曾是一家人,若是真按着你说的做,那么我敢保证,你的名声很快就会坏了,毕竟在咱们这样的人家,太过绝情也不是什么好事。”

  三娘闻言,那真是一口气堵在了胸口里,怎么都下不去,这是说还没有办法了,想到这里,三娘忍不住又想起头前签的契约,这才开口道:“那族长,按你说的,让她们按契约执行可否。”

  宋族长闻言,这一会,却没有反对的意思,毕竟这可是族里的大事,可不能让个别人给破坏了,当下就点头道:“嗯,你的意思我已经明白了,不过这事你就别插手了,这段时日,你也别来庄子上了,我过些日子再处理,免得人们想到你身上,对你的前程也不好。”

  三娘闻言,此时是真的感动了,再没想到族长这么为自己着想,三娘忙起身对着族长拱了拱手后,就什么都没说的离开了。

  看着三娘的背影,族长忍不住叹了口气,神色中也有些愤恨,对于老宅那些人,宋族长是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原本以为和小二分开之后,这些人都低调了起来,如今却又闹出了这桩幺蛾子也不知道她们到底要干什么。越想越气只听“碰”的一声,桌子上的茶盏应声而碎,可见宋族长气到何种程度。

  恰好宋主夫此时走了进来,看到妻主的样子,那是心疼的不知道怎么才好了。忙将自家妻主的手抓了过来,果然,此时族长的手上的血不停的滴落下来,宋主夫忙用手中的帕子,将伤口抱住,又匆匆跑回屋子,拿了一盒金疮药。涂抹在了妻主的手上。这才呵斥道:“妻主,你这是做什么,在怎么生气。也不能拿自己的身子开玩笑,你也不想想你若是出了什么事,留下我们可怎么办。”越想越生气,宋主夫哭着就伸手捶打起了宋族长。

  也许也知道是自己不对。对于自己夫郞的举动,宋族长忙安抚道:“你看你这是哭什么。我不是被老宅那些人给气着了吗。”说着,族长,忙将老宅那些人都做了什么,给自家夫郞说了一遍。

  听到这些。宋主夫幽怨的瞪了自家妻主一样,当下就没好气的说道:“你原来是为了这个,那家人什么德行。你又不是不知道,何苦自己生这么大的气。她们不愿意正好,你只管把她们家得到的药材苗木都收回来,至于这按当日的契约办事,我看还是算了,若是有人闻起来,你只说是看在小二一家的面上就好了,这样,虽然看起来没受什么罚,但是等到家里家家户户都过上了好日子,我倒要看看她们眼不眼馋。”

  宋族长一想,顿时对自家夫郞都有些刮目相看了,即使是她也不得不说这个主意不错,不过还是打趣的说道:“哎呀,夫郞,我今日才知道,原来你才是真厉害啊,你说的不错,我看就这么办吧,不过,这事还是等我和三娘说过再说吧,我今天算是看出来了,三娘对老宅,这心里怨气可不小啊。”

  宋主夫闻言,当下嗔怪的瞪了自家妻主一眼道:“妻主是真的想太多了,我看这事还是你直接处置的好,若是你真的去问过三娘再处置了,虽然妻主做的隐蔽,但是也不能保证万无一失,若是被那黑了心肝的人知道了,怎么编排妻主那倒是小事,若是把三娘编排进去,那那孩子岂不是就毁了,而三娘可是咱们宋氏一族的骄傲,几辈子才出了这么一个状元,那是多大的荣耀啊,可不要被那些人给毁了。”说到这里,宋主夫顿了顿,才接着说道:“再说了,以我看来,三娘对妻主还是有一份敬重的,就是为了这份敬重,妻主也该把这事给办了,就算事后三娘对妻主有些埋怨,也不是什么大事不是。”

  宋族长闻言,这次终于点了头,心里也下了决定,不过决定到底是什么,却没有对自家夫郞说。

  而宋主夫显然很是了解自己的妻主,也没有开口去问。两人默契的都避过了这个话题。

  第二日一大早,宋族长就带着族老们开始挨家挨户的检查众人的实行情况,别说,这一检查,宋族长也发现了,这族里的极品还真不是一两家,这次,宋族长也不管什么情面不情面了,处理起来那叫一个雷厉风行,凡是没有按照当初约定做的,那不仅是没收了银子,就连原本领下的药材和苗木都给收了。

  那没有按照规定的人家如何肯让,当下就趴在地上,一哭二闹三上吊,那是玩了个遍,可惜遇见铁了心的宋族长,那是一点含糊都没有的直接将东西都收了回去,弄得后来那些人知道就是再闹也没有用的时候,纷纷后悔自己一时贪心闹成这种地步,同样,对于老宅的人也忍不住恨了起来,原来这次之所以有许多人没有按照三娘的话去做,不过是因为宋家老宅的人曾经偷偷的找过她们说是有一条发财路,想邀请她们一起做,却原来老宅的宋清河因为上次三娘那五百两很是逍遥了些时日,也结交了些纨绔,那五百两很快就花用光了,自然也就没人愿意,和她一起玩了,如今家里有了这些药材,虽然宋清河这个人为人不怎么样,但是不得不说,见识还是有一些的,知道这些都是好药,虽然还没有长成,但是在外面也值些银子,等将这药材拿到药铺子里一试,果然,可比给家里的那些补贴银子要多多了,不过宋清河可不会如此感谢三娘,反而觉得三娘是个傻的。不过如今三娘好歹是个当官的,这俗话说的好,民不与官斗,更何况。这官和自家还有些恩怨的时候,宋清河,就更不想当这个出头鸟了,当下就将平日和自己玩的好的几人招呼了过来,一番蛊惑后,果然,这些人家都这样做了。不过那些药材宋清河并没有卖。毕竟她也不是个傻的,也是等准备族长家盯的不是那么紧了再将东西卖出去。

  可谁知道,还没等着她把东西处理好了。族长就领着人找到了家里了,看着眼前族老都一起来了,宋清河,下意识的就知道不好。忙匆匆的往后退了几步,躲在了宋齐氏的身后。

  宋齐氏见了。虽然对于族长很是惧怕,但是想想自己身后的孙女,也猛然挺起了胸膛,鼓足勇气问道:“族长。不知道,你今日来家里是有什么事吗。”

  宋族长在那些人家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这些事都是宋清河蛊惑的,看着一见到自己。就躲在祖父身后的宋清河,宋族长的心里就更失望了,因为不管怎么说,宋清河总是宋家的子孙,如今连这点魄力都没有,满脑子还竟是些坏心思,即使宋族长早知道老宅的人除了老三的女儿还为人还不错之外,其他人可都是些尖酸刻薄之辈,但作为族长,到底是希望族里多是些有本事的人的。

  宋族长想到这里,无声的叹了口气,也没了多说的兴致,直接将族里的决定说了出来,因为宋清河是主犯的原因,宋族长除了和其他人家一样的基础上,还加了一倍的处罚银子,等到宋齐氏听到了族长的话,本来紧张的情绪再也撑不住了,当下就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宋族长见了,忙让人将宋齐氏送回了屋子里,又吩咐族里的小的们去请了大夫来,等大夫给宋齐氏诊治过后,听到大夫说是紧张过度,并没有什么大碍之后,包括族长在内的所有人,也都忍不住松了口气,毕竟都是族人,即使看不上老宅的为人,族长也并不想让人真的出事了。

  就这样,这次的事件,就在族长雷厉风行的处事之下,很快就烟消云散了。

  事后三娘知道了事情的始末,对于宋族长,那也是更满意了。光是知道老宅偷鸡不成蚀把米的结局,三娘的心里憋着这口气终于出了些,想到这些,三娘的双手不自觉的托着双腮,脸上也忍不住露出了梦幻般的笑容。

  李牧见了三娘的得意的样子,当下就使劲照着三娘的脑袋拍了下去,顿时打的三娘一个踉跄。

  等三娘回过神来,看着害的自己如此的罪魁祸首,眼中都能冒出火来,当下咬牙说道:“嫂子,你难道没长眼睛吗,这手“放”的实在是,不是地方。”

  三娘说这话的时候,李牧明显都能听到三娘磨牙的声音了。不过李牧也不惧,依然无所谓的开口道:“是吗,我一点都不觉得。”说道这里,李牧眼睛向上一挑这才开口道:“三娘,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这人呢,就是见不得人家犯蠢,这一看见呢,我的手就不会不受控制的“放”在那人的脑门上,非要看见那人趴下了,这手才会舒服,你说,这手不听话,我也没有办法不是。”

  “卧槽”,三娘看着眼前一本正紧说着如此请词夺理的话的李牧,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话,怎么也不像是李牧能说出口的,这会子,三娘才明白了,这李牧才是最腹黑的一个啊,想想先是修理了自己一顿还不算,这话语里可不死字字句句都在说自己蠢吗。

  这老话说的好啊,这“妈妈的”的不能忍啊,三娘正做好了准备,要和李牧大战三百回合的时候,在看到门外进来的两人之后,彻底歇菜了。

  你倒是谁,可不是两人的克星,各自的夫郞吗,刘忆和周雨两人一进来,三娘和李牧两人顿时立正站好,一幅乖宝宝的模样。

  弄得周雨和李牧两人是好气又好笑,她们两个又不是傻得,再说了这些时日,这种场景又不是第一次见,两人都已经习惯了再说了,再说了,他们两人清楚的很,自家妻主两人虽然见了面就斗嘴,甚至有一次都动了手,但是他们的妻主还是有分寸的,不会闹得太过分,所以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两人会心的笑了笑。

  两人顺势走到了各自的夫郞身边。说着一些他们各自的事,果然,三娘和李牧两人的心思,都回到了各自夫郞的身上,李牧再听到了自家夫郞,刚才还“恶心,想吐”的时候。顿时忘了。她自己才敲了三娘一下,还讽刺了三娘一番的事情,忙将自家夫郞搀扶到了三娘面前。理直气壮的说道:“三娘,别犯傻了,快过来,给你哥哥看看。你哥哥这没事吧,哦。还有,你那些什么灵果还有没有,多给你哥哥备点,这你哥哥还怀着孩子呢。可不能饿着。”

  三娘闻言,虽然很想喷李牧一眼,但是介于各自的夫郞都在。三娘只是皮笑肉不笑的讽刺道:“嫂子,即使你没有知识。常识也应该有点吧,这哥儿怀了孕,恶心想吐是正常的。”说到这里,三娘那鄙视的眼神,简直是将李牧从上到下扫视了一遍,这样一来,即使李牧自认为她修养极佳,也忍不住气了个半死,最重要的是,李牧还要维持着他的那张扑克脸如此一来,李牧脸上的表情真称不上好了。

  倒是周雨在一旁听了,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看到自家妻主被挤兑的连话都说不出来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想到自己怀孕之后,妻主的种种作为,周雨觉得他获得了一种变态的满足感,忙笑着拍了拍自家夫郞的胳膊,接口道:“妻主啊,我倒是觉得三娘这番话说的很有道理,所以妻主,你以后可不可以不要看我这么紧啊。”说着,周雨忍不住双眼期待的看着自家妻主,其实周雨也不想这样,实在是李牧这段时间管他太紧了,简直到了端一杯水,都要紧张半天的地步,虽然,妻主紧张他,周雨也很高兴了,但是这个“度”过了,周雨就忍不住困扰了。

  而李牧此时是真的快憋屈的吐血了,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家夫郞竟然当众拆自己的台,不过想到夫郞肚子里还怀着自己的孩子,当然不能受到惊吓。(亲,你这话是在给自己找理由吗,即使没有孩子,你就能舍得了吗?)。

  这样一来,李牧的怒气,自然都冲着三娘去了,当下李牧就将头一扭凑着周雨看不到的空档,狠狠的瞪着三娘,眼里将“你等着”这三个字,发挥的淋漓尽致。

  三娘见了,也知道此时,自己这位嫂子,可没有胆量来修理自己,不但不害怕,还不时的做些气人的表情,撩拨着李牧,那样子,就是神仙看了都会生气,更何况李牧呢,所以即使不用细看,众人顿时发现屋子里的温度下降了好几度,颇有些凉飕飕的感觉。

  周雨笑了笑,拍了拍自家妻主的胳膊,笑着说道:“妻主,宝宝说她肚子饿了,不如我们去外面吃点东西吧。”

  就是这样一句话,让屋子里的冷气顿时消失无踪,只见,李牧闻言,忙将手轻轻的放在周雨的肚子上摸了摸,这才小心的扶着自家夫郞走了出去,连个眼神都吝啬施舍给三娘。

  只道两人消失在屋子里,刘忆这才对着三娘无奈的说道:“三娘,你怎么老是和嫂子过不去,亏得嫂子你说要帮忙的时候,那么努力的帮你呢,你再这样下去,看,你再找嫂子帮忙的时候,她帮帮你了。”

  三娘闻言,伸手摸了摸夫郞的脑袋,这才解释的说道:“放心好了,她不会不帮的,我和嫂子两人是闹着玩的,若不然你以为我们的感情怎么会越来越好呢。”说到这里,三娘也忍不住露出了得意的神情。

  可惜,这话落在刘忆耳朵里,刘忆是丝毫不认同的,毕竟若是两个人见面不是闹别扭就是打架的还能称之为“感情好”的话,那刘忆是真的不知道什么是不好了,虽然她也知道妻主与嫂子之间并没有伤了和气,但是能不说刺人的话,还是不要说的好,要不然谁知道哪天就刺中了别人的痛处呢,不过看着妻主的样子,刘忆劝说的话咽了下去,毕竟每个人思考的方式不同,且想来,三娘和嫂子之间有自己和哥哥调和,也出不了大事,刘忆也就不在这件事情上发表意见。转而说起来,刘母和刘方氏要来的事情。

  三娘闻言,知道母亲和母父要来,忆忆高兴的不行,这一说估计又不是一时半刻能说的完的,忙将自家夫郞扶在了椅子上,还贴心的送上了一碗香茶,给自家夫郞润了润喉咙,好让自家夫郞说个痛快。

  就在两人说起这事的三天后,刘母与刘方氏两人也终于到了这里,三娘等人那是一大早就在屋子里等着了,等着两人一进门,刘方氏是一眼就看到了,三娘抱在怀中的孩子,当下就激动的跑来过去,可惜致远对于这个来抱自己的人相当不领情,一扭头就趴在三娘的身上,手还紧紧抓着三娘的衣服,仿佛是怕三娘把她给出去似的。

  刘方氏见状,那是当下眼泪都出来了,想到当日在自己怀中乖乖巧巧的女儿,不过是几个月的时间都不认识自己了,那真是伤心极了,渐渐的连声音都哽咽起来了。

  刘母见了那是心疼的不得了,同时对于三娘眼刀子更是甩个不停,在刘母心里自己的儿子女儿,自然都是好的,如今这种表现,肯定是三娘没教好的缘故,想到这,刘母看着嬷嬷的眼神都不善了起来,心想这嬷嬷也太没用了,这日日在致远身边,还让致远被三娘笼络过去了,真是气死人了。

  看着刘母两人的神情,三娘就是再傻也知道两人这是不高兴了,再看看抓着自己的头发往嘴巴里塞的小家伙,哪能不明白是为了什么,当下就将小致远扭正了身子,双手抱着,将胳膊伸直了,递到了刘方氏的身前,这才笑着道:“母父,你快看看致远长胖了没有,不是我说,致远可是越长越可爱了。”

  刘方氏闻言,赶忙将头抬了起来,若然见到致远在离自己的脸一个拳头的距离上好奇的看着自己,那神情,即使还在为女儿不亲近自己伤心的刘方氏,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实在是致远这幅样子简直萌爆了,刘方氏那简直是爱的不行,刘方氏的手都要忍不住伸出来了,不过想到女儿抗拒的样子,这手又放了下来,只是将脸又凑近了些,感觉女儿的手摸过自己的脸庞,还时不时露出“咯咯咯”的笑声,刘方氏已经很满足了,这样一来,倒是将刚刚的伤感去了七八分,心想着,反正这次来他能住上一个月,这些时日也够孩子熟悉自己了。想到这,刘方氏又忍不住逗着致远玩了起来,这致远也是个人来疯,见有人陪着玩,不一会就扑到刘方氏的怀里闹腾开来。

  而刘方氏把致远抱在怀中的那一刻,心里那是真的激动了,不过还没等他自己感受一番,致远就要闹着回三娘的怀里去,刘方氏见了也不拦着,就将孩子给三娘递了过去。

  刘母见状也没有说什么,只是默默的走到了自家夫郞身边,开口道:“小忆啊,领我们去屋子里看看吧,这次来,我和你母父计划多住些日子。”

  听到这话,刘忆高兴的问道:“母父,母亲说的是真的,你们真的计划在这里多住些日子。”刘忆见儿子高兴的样子,也顺势点了点头。

  刘忆见状,高兴的差点跳起来,忙笑着说道:“母亲,母父,你们随我来,房间我早就准备好了。”说到这里,刘忆忙一手拉着一个,向门外走去,走到门口时,刘忆又回头对着三娘说道:“三娘,你将致远一起抱来吧,到屋子里,把致远放在床上玩,母亲母父也好久没见了。”(未完待续)

看过《随身空间之悠闲农家》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