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随身空间之悠闲农家 > 第44章
  宋陈氏闻言,脑袋在自家妻主怀中拼命的点着。嘟囔的说道:“嗯,我以后不会了,放心,不过妻主,你也不要对大郎没有个好脸色了。”说到这里,宋陈氏的声音顿了顿,这才接着道:“妻主,今天大郎来了,你就是应了他一声,就再没和他说过话,再怎么说,他也是咱们的儿子,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更何况大郎他如今也知道错了。”

  听到这话,宋母无奈的叹了口气,应承的说道:“你放心,我明白了,下次大郎来了,我会好好和他说的。”

  就这样,两人之间的气氛顿时和乐了许多。

  一日时间,转眼就过去了,第二日一大早,等宋母等人起床的时候,就发现,大郎已经等在门外了。

  宋陈氏看了,忙将大郎拉了进来,心疼的说道:“你这孩子,既然来了怎么不叫门呢,傻傻的在外面站着做什么,虽然如今天气也暖和了起来,但是晨露可不是闹着玩的。”

  等进了屋子,宋陈氏忙给大郎倒了杯茶,看着大郎慢慢的喝着,宋陈氏这才好受了些。

  而宋母见了如此的情形,想到昨日答应夫郞的话,也只能开口说道:“你母父说的是,以后你若是想来就中午来吧,别把身子给弄坏了。”

  大郎闻言,一下子就将头抬了起来,惊喜的说道:“母亲,我听你的。”说到这里,大郎猛然“啊”的一声,站了起来。不等宋母和宋陈氏反应就跑了出去,等两人反应过来的时候,大郎已经站在了两人面前。不过与先前不同的是,大郎的手中拿着一个蓝色的包裹。

  宋母宋陈氏见了,两人疑惑的互相看了看,还是宋陈氏先开口问道:“大郎啊,这是什么。”问这话的时候,宋陈氏的脸上都忍不住带上了喜色,因为他大概猜到了这是大郎给自己和妻主准备的。他倒是不在乎东西。在乎的乃是大郎的那一份心。

  而大郎的表现也没有让宋陈氏失望,只见大郎打开了包裹,露出了两身衣服来。虽然布料,比不上,三娘给的,但是宋陈氏还是惊喜的接了过来。立马取了出来,在自己身上比划着。光是比了比,就知道这衣服是十分合身的,当下脸上的笑容就更浓了。等比完了自己的,宋陈氏又拿出妻主的衣服在妻主的身上比试着。宋母此时虽没有说什么,但是脸上还是露出了丝笑容。

  大郎见状,知道现在母亲的心情很好。忙上前对着宋母说道:“母亲,大郎是真的知错了。你原谅我一次可好。”说到这里,大郎还忍不住抽泣了起来,将袖子中藏着的银票递了过去,又开口道:“母亲,家里的银子我都花用了,不过您放心,我一定会还的,如今我身上也只有这么些了,我先还这些你看行吗,你和姐姐们说说别生我的气好吗。

  宋母看着手中的八百两银票,又看了看哭泣的儿子,心中也很是难过,不过到底是点了点头,又将手中的银票递了过去,才开口道:“这银票你就拿回去吧,家里如今也不差这点,至于你姐姐们,你放心,她们也不是个小气的,如今我也和她们说了,你若是改好了,她们自然会护着你的。”说到这里,宋母话锋一转道:“不过,若是你以后再胡作非为,那么就是你要饿死了,你也要记得,讨饭都不要上这个门,我没有你这么个儿子。”说着,宋母摇摇头走了出去。

  宋陈氏见妻主竟然又说起这个,本想反驳两句,真是的,儿子不过犯了一回错,这当母亲的就日日敲打了起来,不过还没等宋陈氏说什么,就见妻主走了出去,顿时一口气憋在了心里,怎么都是个难受。不过看到一旁的儿子,宋陈氏还是强笑着安慰道:“大郎啊,你母亲是心疼你的,她今天说的话你不用放在心上,今天就留在家里吃饭吧,我给你做些好吃的好好养一养,这生了孩子啊,这身子可不能不当紧,哦对了,你来的这么早还没吃饭吧,等着母父给你做去。”说到这里,宋陈氏这才想起自家妻主,这还没有吃饭就出去了,不过想想妻主对大郎说的话,宋陈氏当下没好气的嘟囔了一句:“活该你饿肚子”后,就去整治早饭去了。临走之前,宋陈氏还将大郎给自己做的衣衫,细细的收了起来。

  等到屋子里只剩下大郎一个人之后,大郎脸上委屈的神色,顿时消失的干干净净,只见其不屑的一笑,安然的坐在了椅子上,摸摸手下的扶手,看着手中又回到自己手中的八百两银票,眼神一挑道:“妻主说的不错,这八百两银票,母亲必是看不上的,还是会还给自己的。”说到这里,大郎的神色也忍不住阴沉了起来,冷声道:“母父说什么你们是疼爱我的,若是真疼爱我,怎么会……”后面的话,只见大郎根本是嘴巴动了动,却是丝毫声音都没有发出来。

  大郎又坐了一会子,就见大姐二姐并两个姐夫都来了,大郎当下神情一收,忙起身一一喊过人后,才将身下的主位让开,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

  大娘见状,倒也不客气,当下就在大郎刚刚的椅子上坐了下来,想想大郎刚刚坐的位置,大郎的神色忍不住一冷,不过瞬间又将笑脸挂了上去,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似得。

  不过这个神色可是没有瞒过,一门心思都在大娘身上的大郎,如今见了大姐的神情,当下就明白是刚刚自己坐的位置让大姐不满意了,不过大郎表示他是真的无辜的,当时他也不过是对父母对自己态度很是不满,这才随意找了张椅子坐了下来,根本没有细看,如今却被大姐看在了眼中,想来对于自己以后的计划,到底是有了影响的。看现在大姐的样子,虽然笑嘻嘻的,恐怕对自己早就有了戒心了,大郎又忍不住看了看一旁自己的二姐和两位姐夫,就知道,她们对自己恐怕连面子情都没有了,此时母父也不在。大郎就知道当下也不好说什么。只能闷闷的坐在一旁。

  两方人就这样,谁也不开口,泾渭分明的坐在两旁。若不是过了两刻钟的功夫,宋陈氏就进来了,恐怕这气氛还得这么尴尬下去呢。

  宋陈氏进来,当下就发现了屋子里的境况。但是到底是什么都没说,不过是喊了两个女婿帮忙端饭菜。等早饭都摆到了桌子上,所有人都上了桌,看着眼前简单的清粥小菜,大郎还是忍不住开口道:“母父。家里的日子如今不是已经好过了吗,怎么早上就吃这个。”不是大郎要嫌弃,而是他如今在家里。早饭吃的也比这个丰盛许多。

  宋陈氏见状,满脸笑意的说道:“还不是你那个妹妹。古灵精怪的,说是要多吃点菜,少吃点肉,要不然说是什么血脂高……什么什么都高的,反正是对身子不好,你母亲听了立马就规定了家里的早晚饭尽量少弄些肉食,至于中饭因为一天家里的生活都不轻松,所以大多数都是肉食。不过大郎这菜的滋味还不错,是大郎说,我尝试着做出来的,别说这吃起来,还真不错呢。”说着,宋陈氏忙将自己面前的那一筷子白玉菜,夹进了大郎的碗里,还顺手也给大娘几个也夹了几筷子。

  大郎闻言,当下不屑的说道:“母父,三娘一个小丫头能懂什么,咱们原本的时候,一年都沾不了几次荤腥,如今好不容易日子好过了,能天天吃肉了,三娘又闹这个幺蛾子,以为看,这完全是三娘作的,母父你别理她,该怎么吃就这么吃,别理三娘那个脑子不正常的。”大郎将自己的抱怨一溜烟的说了出来,才发现屋子里静的可怕,当下就知道不好,他怎么忘了,三娘是母父的命根子呢,如今这么一说,母父心里能好受吗。

  想到这里,大郎忙向母父看去,果然此时母父的脸已经完全阴沉了下来,手中的筷子也已经放了下来,大郎忙补救道:“母父,对不起,我只是觉得,你们苦了一辈子了如今能吃肉了,三娘反而还拦着,一时气愤罢了,母父不要生我的气。”说着,大郎的眼里也开始微微泛红起来。

  见到大郎这个样子,宋陈氏反而不好说什么了,勉强压下心中的怒意道:“大郎,这世上再也没有比你妹妹更孝顺的了,以后这话你还是不要说了,不然母父也不知道该怎么对你好了。”说着,宋陈氏又把筷子拿了起来,不过对大郎的态度,却比刚刚起码下了一个档次。

  大娘见状,忙给二娘使了个眼色,二娘当下就露了笑容,一顿饭总是别别扭扭的吃完了,大娘和二娘忙向母父说要去作坊里,宋陈氏也不拦,就让两人出去了,而大王氏和小王氏两人就留下来帮宋陈氏收拾了起来。

  大郎见状,也忙开口告辞了,他也知道自己一句话把母父给得罪了,不过心里却是更恨三娘了,等母父应了下来之后,就匆匆离开了。

  宋陈氏看着大郎离开的背影,眼中一丝忧伤一闪而过,不过随之恢复了平静,不过对于大郎是不是真的悔改这件事,忍不住怀疑了起来。

  要是大郎知道,仅仅是因为说了三娘几句坏话,就让宋陈氏怀疑起来,挡不住心里怎么后悔呢。

  而大娘,二娘离开了屋子后,两人就悄悄的找了个僻静地方,偷乐了起来。

  二娘那更是兴高采烈的说道:“大姐,你说的对,呵呵,看着今天大郎被母父说教的样子,我就忍不住的想笑,活该谁让他要说三娘的坏话的,还真当在母父心里,三娘像悠悠一样啊,这下好了,把母父给得罪了吧。”

  看着自己的妹妹说话越说越兴奋,声音也忍不住越来越高,大娘忙重重的敲了二娘一下,见妹妹捂着脑袋,委屈的看着自己,大娘当下没好气的说道:“瞎嚷嚷什么呢,虽然这个地方少有人来,但是也不能保证没有,若是你今天这话被母父听见了,他心里还止不住怎么伤心呢。不是我说,二娘你有时候说话,也动动脑子吧,别什么时候真把自己给卖了。”

  二娘闻言,也忍不住不好意思了起来,毕竟大姐说的很对吗,二娘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脑袋。这才开口道:“大姐。我以后不会了,今天我确实是……呵呵呵……。”说道后来,二娘竟是止不住的傻笑了起来。

  对于这些。大娘并没有说什么,不过想想刚刚二娘的话,还是忍不住开口道:“二娘,母父这么对三娘。你心里有没有嫉妒啊。”这么问也是大娘怕二娘心里觉得母父偏心,这样一来。反而影响力姐妹的感情。

  可能是大娘的脸色太凝重了,二娘当下就猜到了大姐的意思,好笑的说道:“大姐当我是什么人,且不说家里这些产业若是没有三娘。咱们现在还不知道什么样子呢,再说了三娘自小体弱多病,说句不客气的话。我把三娘那是真和小花没什么两样,大姐你说。我会嫉妒三娘吗。”

  听到二娘这么一说,大娘是彻底放下了心思,用力拍了拍二娘的胳膊,笑着说道:“二娘,你能这么想大姐真的很高兴,放心好了,三娘不是个没良心的,她会记得你的好的。”

  “大姐,你想太多了,三娘是个什么人,我还不知道吗,若三娘真是个没有良心的,我又怎么会这么待她。”二娘说完,见大姐还要说什么,忙笑着推着大姐往前走,嘴里还笑着道:“大姐,你放心好了,三娘永远是我的好妹妹。

  大娘闻言,眼中的笑意都快溢出来了,笑着说了句,“你能这样想自然是最好”后,就顺着二娘的推力,向着作坊里走去。脑中还不免思虑道:“这样看起来,自己确实偏心了。”不过想想大郎往日的作为,大娘又将这一切抛开了,毕竟人的心哪有不偏的不是。

  而另一边,大郎回到了家,就见妻主已经等在了那里,当下高兴的上前道:“妻主,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店里的生意不忙吗。”

  赵三看着大郎的样子,眼中有一瞬间的嫌弃,不过到底压了下去,不得不说,这银子还真是个改变人的东西,这不原本憨厚的赵三,此时也已经变了好多,最起码,心眼又长了很多个,不过这在现在一心扑在赵三身上的大郎,是看不出来的。

  赵三闻言,忙摆出一副温柔的样子,对着大郎关心的说道:“看你说的,好像我哪日回来迟了似得,我这不是想着你今日回娘家,怕你受委屈吗,这才在这等着你吗。”说到这,赵三忙起身,对着大郎的全身上下仔细的查看了一下,才开口道:“怎么样,没受什么委屈吧,母亲她们没有为难你把。”

  大郎闻言,这笑容更甜了,想到自从来到京城自家妻主越来越有本事,且对自己也越来越好,原本大郎想要告状的心思也就淡了下来,只是捡了些好事说了些,比如“母父留饭”,“希望哪日让赵三也去”的话说了些,末尾,大郎忙把那八百两银票拿出来,递到了赵三的手上,笑着道:“你看,还真跟你说的一样,这银子母亲没要又给我了。”

  赵三看着手中的银子,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不过马上换成一幅为难的样子道:“这样就好。”

  不过赵三这幅样子,大郎怎么会看不到呢,忙开口问道:“妻主,你这是怎么了,怎么满脸愁容呢。”

  赵三闻言,忙将银票递到了大郎的手中,摇摇头道:“没什么,真的没什么,你就不要管了。”

  可是赵三越这么说,大郎的心里可以说是越发认定了妻主有了难事,如何能不问呢,忙追问道:“妻主,咱们夫妻一体,有什么不能说的,有什么难关咱们不能一起过的。”

  赵三闻言,眼中的厉色一闪而逝,这才装作为难的说道:“大郎,我原本是不想和你说的,不过是咱们店的旁边的铺子要卖了,我寻思着,咱们要是买过来岂不是更好,这样店里的生意也能更好些,可是我手里也没什么银子,所以忍不住有些失落罢了。”

  大郎闻言,看了看手中的银票,心里也很是纠结,最终还是将手中的银票不舍的递了过去,这才开口道:“妻主,既然你看的好,那这银子你拿去,把铺子买下来吧。”说到这里,大郎又忍不住开口道:“不过家里的银子,不是买地就是买铺子,已经去了个七七八八,这八百两可以说是家里最后的积蓄了,剩下的不过是你每月拿回来的那点子银子,我和孩子要吃要喝的,也不剩下多少了。”

  不过这话,听在赵三的耳中却觉得刺耳极了,毕竟这不是明摆着说自己没本事,花的都是夫郞的银子吗,不过此时还不是翻脸的时候,赵三又装作推让了一番,这才将银子接了过来,嘴上还安抚道:“大郎你就放心吧,等铺面大了,生意好了,我拿回的银子就会更多了,再说了咱们不是还买了些田地吗,这马山就要秋收了,想来也是一笔收入,你就不要担心了。”说到这里,赵三又开口道:“哦,对了,孩子我已经哄睡了,在屋子里躺着呢,我这就去将咱们的铺子买回来,午饭就不回来吃了,你不必等我了。”说着,见大郎点了点头之后,赵三就忙走了出去。

  见到妻主急匆匆的脚步,大郎心里忍不住不安了一下,但是想想自家妻主对自己的好,大郎又忙将这种不安给去了些,还暗道自己多心,怎么怀疑起自家的妻主来了。

  而赵三这边,离开家之后,急匆匆的来到了醉画楼里,见到保父,忙将手中的几张银票递了过去,保父一眼瞟去见是一千五百两,脸上当下挂起了笑容,忙开口道:“这位姐,我家如如又不会跑了,你何必这么急匆匆的大白天就过来了,要知道,只要这银子拿来了,我是不会不认账的。”说着,保父就对一旁的下人使了个眼色,就见那人一会的功夫,就将一位脸色苍白很是病弱的哥带了下来,细看过去,只见那哥骨架纤细,很有一番风流之态,不过看那样子,也不过是个十几岁的孩子罢了。

  不过赵三见了忙将那男子揽在了怀中,心疼的说道:“如如别怕,我这就带你看大夫去。”

  那如如闻言,只是怯怯的点了点头,就乖巧的躲在了赵三的怀中,让赵三的心更软了。

  对于两人的做派,保父只是看着,此时还难得开口道:“如如啊,你是个有福气的,刚进了这里,就有人赎你出去,这身子还是清清白白的,以后跟着这姐好好过日子,保父把话撂在这里,你的好日子在后头。”说到这里,保父一笑道:“来人,还不去把如如的卖身契取来,别让这姐就等了。”

  就见刚刚那人又匆匆的往楼上跑去,不一会,拿出一张纸契出来,保父也不多说,直接将那卖身契递到了赵三手里,就头也不回的上了楼。

  而直到赵三扶着如如两人,晃悠悠的离开了,保父脸上才露出了不屑的神情。

  刚刚那人见状,不解的问道:“保父,如如能脱离苦海,你不高兴吗。我知道,保父心里是不希望这些孩子被糟蹋的,不过是身不由己罢了,毕竟我还没见过保父逼过楼里的哥非卖身不可呢。”说到这里,小松忍不住看了看自己的这个主子,也为保父一辈子的身不由己,真真难过了起来。

  保父笑了笑,只是这笑容看起来,怎么着都有丝悲凉的意味在里头。(未完待续)

看过《随身空间之悠闲农家》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