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随身空间之悠闲农家 > 第36章 大郎再现

第36章 大郎再现

  三娘见状,忙将刘忆揽到了身后,当下就运起全部功力一挥手间,只见凡是三娘掌风所过之处,那人根本连反应过来都没有就直接倒飞了出去,转眼间就没有了生息。

  这一手就让黑衣人折了一半的人,顿时后面的人也不敢动了,甚至在三娘的眼睛扫过自己的时候,还隐隐往后退了起来。

  领头的人,此时也惊惧的看着三娘,把给自己资料的人恨了个半死,不是说就是个普通的农家女吗,只有个男子会些武艺吗,你妈,仅仅就是一招就让自己损失了一半的人,这要是农家女,那自己连个乞丐都不如了,想想她不过收了五千两银子就接下了这事,当下就挥手,将众人喊了回来,转眼间,就不见了踪影,三娘倒也没追,先是扶着刘忆上了马车,至于那些躺在那里的黑衣人,三娘更是看都没看一眼,看看四周自己完全不认识,也只能让马儿自己走回去。

  而三娘此时已经上了马车,见嬷嬷还有些惊疑不定,三娘忙逗了逗怀中精神着的致远,笑着说道:“我家致远可真厉害,这样都没有笑道。”

  而致远好像也真的听懂了三娘的话一样,咧着嘴笑了起来,嬷嬷见状脸上也露出了笑容,倒是刘忆此时的神色有点阴沉,显然是想到了这事是自己姐妹动的手,虽然刘忆与她们的感情算不得好,但是知道她们真的做出这种事来的时候,显然是真伤心了吧。

  三娘见状,忙抱着致远在刘忆的眼前晃晃,见忆忆的心神,终于被吸引了过来。这才将致远竖着抱了起来,三娘装作孩童的声音道:“哥哥,哥哥,我才是你妹妹,放心好了,致远长大以后,一定会好好护着哥哥的。谁要是敢欺负你。看我不打断她的手脚。”说到最后,三娘也绷不住的笑了出来。

  更不用说嬷嬷和刘忆了,脸上顿时笑开了话。刘忆更是嗔怪的看了三娘一眼,娇嗔的说道:“就你话多。”

  不过,刘忆在面向致远这个奶娃娃的时候,可就没有那么多顾忌了。;刘忆先在致远的两颊上亲了两口,更是伸出手和致远玩了起来。看着致远的笑脸,刘忆发现自己什么烦恼都没有了。

  索性接下来的路程都十分平静,三娘几人这才回到了庄子上,因为此时致远已经睡了过去。所以三娘就将其交给了嬷嬷抱着。不过一进门,三娘就发现母亲在不停的给自己使眼色,再看看母父的脸色。三娘当下就有底了,忙笑着扑到了母父的身上。撒娇道:“母父,我真是想死你了,哎呀呀,这可怎么办,一想到还要去赴任要离开母父身边,我这心啊可要难受死了。”

  宋陈氏见状,差点就绷不住的笑出来,不过想想三娘昨日没有回家,宋陈氏的脸又拉了下来,狠狠的瞪了三娘一眼,指了指三娘的脑袋道:“你也不用说好话哄我,左不过是娶了夫郞,忘了我罢了。”

  这话一出口,刘忆顿时尴尬不已,忙接口道:“母父说的哪里话,三娘怎么会这样,我们真的是有事耽搁了,这不,一大早我们就急急忙忙的赶回来了。”

  也许是但心自己的小主子被责怪,嬷嬷也赶忙上前说道:“亲家主子,我家少爷和三娘确实是有事情耽搁了,并不是有意误了回家的时辰的。”

  对于众人的话,宋陈氏并没有接口的意思,反而还是闷闷的坐在一边,三娘见状,忙将其拉了起来,两人一起到了里屋,看着母父还在生气的样子,三娘忍不住问道:“母父,怎么了还真生气了。”说到这里,三娘也忍不住笑了笑,换来了母父狠狠的一瞪后,也暗暗吐了吐舌头,这才整个人都扒在了母父身上,张口说道:“母父,不要生气吗,我可是真的有事,这才耽误了,要不然再怎么样也不敢不听母父的话啊。”说着,三娘就忍不住动手晃了晃母父,看着母父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三娘哄人的劲头更足了。

  而宋陈氏呢,见三娘还和小时候一样腻在自己的身边,心里的火早就消了下来,不过他也不是好糊弄的人,忙问起了三娘到底是什么事耽搁了。

  对于这事,三娘也不隐瞒,因为三娘明白,把事情说的越悲惨,越惨绝人寰,母父的心也就越软,当下,三娘也不客气,忙将致远在刘家,如何被人找机会下手,小小年纪还不满周岁呢,就几次死里逃生了你,反正是怎么悲惨怎么来,三娘当下就说的宋陈氏就忍不住落下泪来。

  此时宋陈氏哪里还记得三娘她们晚归的事啊,想着今日嬷嬷抱着的小孩,忙问道:“致远就是那位嬷嬷抱着的孩子吧,可怜见的,看来这大户人家也不好过啊,你母父也是个好的,既然如此,这孩子以后你就多照顾一些吧,有什么不懂的,只管来问我,咱家这么多孩子哪个不是我带的。”

  听到母父的话语中已经没有了怒气,三娘忙跟着附和道:“那是,母父多厉害啊。”说到这里,三娘呵呵一笑,小心的问道:“母父,现在不生气了吧。”

  宋陈氏闻言,那是明显的一愣,不过看着三娘讨好的神情和小心的样子之后,宋陈氏就是再大的气也生不出来了,恨恨的用手指点了点三娘的脑袋,这才无力的说道:“我什么时候生过气了。”

  这话说的三娘一愣,不过三娘瞬间反应了过来,忙笑着说道:“母父当然没有生过气了。”三娘端是个会顺杆爬的,这会子早就腻在宋陈氏身边了。

  所以可以想见,在外面担心不已的众人,见着三娘和宋陈氏两人有说有笑的进来之后,是什么反应了,一个个都傻眼了。

  还是大娘首先回过神来,小声的嘟囔道:“我就知道母父舍不得责罚三娘的。”

  二娘闻言,小心的往大娘身边挪了几步。这才在大娘耳边小声的说道:“大姐,知道就好了,可不要说出来,不然被母亲母父听见了,咱们可就惨了。”

  大娘闻言狠狠的敲了二娘的脑袋一下,见二娘可怜兮兮的看着自己,大娘忍不住叹了口气道:“上次小草回来。教了我一句话。叫做‘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原还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如今看了你的样子,我算是明白了。可不就是近墨者黑吗,快收了这张三娘脸吧,一个三娘就让我头疼死了,再加上一个我非疯了不可。”

  听到大姐这么一说。二娘再也忍不住的笑了出来,她是真的不知道。原来大姐对三娘的“怨”念这么深的,正要再打趣大姐几句,就看着母亲在一旁瞪着自己,二娘忙消停了。

  而宋陈氏这边呢。一出来,就忙不迭的看着嬷嬷怀中的孩子,那胖乎乎的样子。一下子就虏获了宋陈氏的心,当下就对嬷嬷说道:“嬷嬷啊。既然孩子已经睡了,我让大女婿带你们去歇息吧。”见嬷嬷点了点头,宋陈氏忙让大王氏带着嬷嬷两人下去了,至于刘忆这,宋陈氏也是淡淡一笑道:“小忆,以后若是有什么事,记得提前派人告诉我一声,免得我替你们担心。”

  刘忆点了点头,知道这一关算是过了,忙乖巧的答道:“母父,我知道了,你放心好了,我以后一定不会了。”

  宋陈氏笑着应下,也没有再说什么了,就在众人都松了口气的时候,宋陈氏和宋陈氏就见有人来禀报说是有人说要来见她们,两人还倒是要来贺喜的,虽然家族的人早在昨天都回去了,但是挡不住又有人赶来了呢,忙笑着让去将来人请进来。

  谁知,等那人踏入房内之后,顿时所有人的脸上的笑容都一下子凝固了,你倒此人是谁,却正是已经离家多日的宋大郎。

  只见此时的大郎身穿一袭蓝色衣衫,怀中抱着一个不满一岁的男孩,男孩手上还带着一副金手镯,看起来很是富贵,宋母的脸色当下就很不好,淡淡的开口道:“你来做什么。”

  问出这话之后,宋母也不等大郎回答,就先拉着夫郞的手,坐在了离大郎最远的位置上,就是怕自家夫郞心软。

  三娘见状,也赶忙拉着刘忆闪在了一边,对于大郎的事,三娘可是最不想接手的。

  大娘叹了口气,忙对着二娘说道:“二娘,你先将妹夫送回去吧,妹夫有了身孕,这些事还是别参合了,顺便告诉你姐夫,让他陪着妹夫也不用过来了。”说到这里,大娘又砖头对着刘忆说道:“小忆,你也一起去吧。”

  刘忆闻言,看了看三娘,见三娘松开了自己的手,也明白了,这是让自己听大姐的话了,忙起身对着宋母两人行了一礼,就跟着二姐两人出去了。

  大娘见该出去的人都出去了,在一旁坐了下来,神色很不好的问道:“你回来做什么。”

  大郎对于众人如临大敌的表现,也只是挑了挑眉毛,也不客气的坐了下来,淡淡的说道:“大姐这话问的真是奇怪,我回自己的家来还能做什么。”说完,大郎还亲亲怀中孩子的脸,神色中高兴极了。

  此时就连宋陈氏都忍不住皱了皱眉头,但是再怎么说大郎还是自己十月怀胎生下来的,虽然这孩子真的让自己伤透了心,但是宋陈氏还是忍不住问道:“大郎啊,你有什么话好好说,你到底回来做什么来了。”

  听了宋陈氏的话,大郎并没有什么感动之处,反而冷哼一声道:“听说三娘考中了状元做了官,我来看看,哦,对了还有听说家里一天就能赚上万两银子,想来母亲和母父也不会看着儿子活不下去吧。”

  没等大郎在往下说,宋母对于大娘的来意已经很清楚了,不过是来要钱要好处来的,当下一个杯子重重的砸在了大郎的脚边,怒斥道:“你给我滚,我没有你这么一个儿子。”

  不过显然,这砸碎的杯子没有吓到大郎,反而吓住了大郎怀中的孩子,那孩子顿时哭闹了起来,大郎忙将孩子抱在怀中哄了起来。好一会功夫孩子终于不哭了,众人终于暗中松了口气,毕竟即使对与大郎的作为在不满,孩子是无罪的。

  大郎见孩子不哭了,神色也缓了下来,不过面对宋母就没那么好脸色了,当下就讽刺的说道:“母亲。又何苦发这么大的火。我不过是想念母亲和母父这才回来看看罢了。”

  宋母此时真的不知道说什么了,也不想留在这里和大郎多说了,只凉凉的撂下一句:“大娘。你看着办吧,我累了。”说着,宋母也不管自家夫郞不愿意的神色,就将其强拉走了。

  顿时大郎脸上的神色就是一僵。大娘也不管大郎此时的神情,直接开口道:“大郎。你有什么话,只说就是,不用拐弯抹角的,母亲她们此时都不在。没有人会可怜你的。”

  大郎闻言,恨恨的瞪了大娘一眼道:“大姐,莫非连一点情谊都不讲了吗。”

  听到大郎此时竟然还敢说到情谊二字。大娘顿时冷笑一声道:“当日,你将家中的东西一卷而空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情谊二字,你有没有想过,你将东西拿走之后,我们一家人该怎么活,你可知道你将家里的钱财地契席卷一空后,母亲和母父当下就病在了床上,若不是后来三娘找到了活计,我现在都不敢想,家里如今会是个什么样子,你现在来和我谈情谊,你配吗。”

  “我”,大郎此时有一瞬间的尴尬,不过想想当日父母偏心的样子,大郎顿时底气又足了足,想想父母当日不肯将家业分给自己的样子,大郎忍不住又冷下了脸,对于大娘的话也不屑了起来,想想若是当时家业若是没有大姐的份,反而分给自己,此时大姐哪来这么多话。

  当下冷哼一声道:“大姐,说的容易,你也不想想,当日你们在家里过的什么日子,我又过得是什么日子,你们在家里日日都有荤腥,我呢,每日能有白面吃就算不错了,若是你,你不会心里不平吗,更何况,你们宁可找外人,也不肯找我,你让我在呢么福气。”

  三娘此时本想张嘴说些什么,不过看着大哥不讲理的样子,最终也没有说出口。

  还是大娘没有客气,当下不客气的说道:“难道我们的银子是白来的吗,家里的状况难道一直是这么好的,当日你出嫁,即使家里没有银子,还是全部凑了给你,而你呢,又坐了什么。”说到这里,大娘的眉头皱的更紧,不耐的说道:“行了,这些话和你说,估计你也是听不进去吧,直说你今日来有什么事就好了,如今家里忙的很,可没工夫浪费在你身上。”

  还不待大郎回答,二娘此时也走了进来,在大娘的身边坐了下来,大郎见二姐来了,顿时脸上一喜叫了一声“二姐”,想到平日家里,二姐最护着自己,二姐这次肯定也会护着自己。

  可是接下来,大郎的神色就黯了下来,因为大郎明显的发现,二姐此时并不和往日一样,反而静悄悄的坐在大姐身边,仿佛没有看到自己一样,大郎原本想说的话也咽了下去,知道今天再说下去也是没有什么用了,当下就起身道:“既然你们都不欢迎我,那我改日再来就是。”

  说完,不等屋子里的人反应过来,眼前就已经没有了大郎的身影。

  三娘忍不住疑惑的开口道:“大姐,二姐,大哥到底来干什么的。”

  大娘此时也只是摇了摇头,其实大娘的心里是有个猜测的,不过到底大郎也没有说出口,她倒也不好多说什么了。

  不过见两位妹妹的神情,大娘直接让两人去陪各自的夫郞了,至于大娘自己,来到了母亲的屋子里,果然见母父此时的神情有些不好,眼睛还红红的显然是刚哭过了,大娘忙开口道:“母父,大郎如今已经变了,母父又何苦,为他伤心呢。”说着,大娘忙上前,为母父擦了擦又滴落下来的眼泪。

  宋母在一旁,忍不住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大郎再怎么不对,总是你母父身上掉下来的肉,即使他现在再坏,别说你母父,就是我这心里还是惦念着他的,对了,大娘,你看大郎如今过的如何,会不会受苦呢。”

  大娘闻言,还真仔细的思考了一下,想到孩子身上的金镯子,还有大郎来时乘坐的马车,心里也就有底了,忙上前说道:“母亲,母父,我看大郎现在的日子过的不错,孩子带着金镯子,还有马车可坐,比一般人想来要好的多,再说了他当日离开时,家里的银子全部都拿了去,那可不是一个个小数,只要不随意挥霍,想来这辈子过个小康日子也尽够了。”

  宋陈氏本来听到大郎过得好,脸上的也忍不住露出了笑容,后来听大娘又说起来,当日大郎将东西都拿走的事,宋陈氏脸上的神情顿时一僵,原本还想为大郎说几句话的,此时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口了。

  宋陈氏此时硬扯了个笑容道:“大娘,这里没什么事了,你先回去吧。”

  大娘闻言,知道母亲和母父此时有话说,也不多说什么,就退了出去。

  等到大娘一离开,宋陈氏再也忍不住叹了口气,对着宋母说道:“看来,就是大娘都对大郎有了隔阂了,如此看来,怕是大娘几个都不会管大郎的事了。也不知道大郎以后没有娘家的帮衬,以后的日子怎么过。”说着,宋陈氏的心里满是惆怅。

  宋母闻言,忙劝解道:“我说你啊,咱们都这个岁数了,操那么多心做什么,大郎已经被我逐出家谱了,你以后可别心软瞎参合,我看大郎这次来可不是为了咱们两个老骨头的,一进门就提三娘中状元和家业的事情,挡不住有什么坏心眼呢,当日我们心软将他留了下来,害的咱们家差点就给散了,有了一次,你可别再来一次了,你没听大娘说吗,大郎如今的日子不错嘛,既然如此,咱们就各过各的,若是以后大郎的日子真的不好了,咱们再帮衬一下也不迟吗。”

  宋陈氏闻言,也知道妻主说的是正理,当下也不多说什么了,只是嘱咐宋母一定要打听到大郎住在哪里,若是确定大郎日子真的过的不错,那自己也就丢开手不管了。

  对于这点,宋母没有反对,应承了下来,毕竟大郎也养了这么多年,若说宋母不担心那是假的,如今夫郞先说了出来,那宋母自然是愿意的。

  且不说宋母这边,两口俩如何商量大郎这事。

  只说三娘回去以后,就见刘忆着急的迎了上来,着急的问道:“三娘,怎么样啊。”

  看着刘忆着急的样子,三娘微微一笑,抚着忆忆的脑袋道:“忆忆不要担心,这事轮不到咱们操心,且不说母亲和母父还在,更别说还有大姐呢不是。”

  刘忆闻言,神色顿时一松道:“这样就好了,不过三娘,大哥到底来干什么啊。”

  三娘撇了撇嘴道:“还能为了什么,不过是钱财和靠山罢了,可惜今日母亲和母父都回了屋子,大姐又对她没个好脸色,他可能是觉得没有希望,也就走了,反正他的事情你别管就是了,若是他来找你,你只管把事情往我身上推,只说自己做不了主就是了。”

  刘忆闻言,乖乖的点了点头,看着三娘的神色也不是很好,也就不多问什么了,忙给三娘倒了杯茶,又从空间里取了几个果子递了过去,看三娘吃的香甜的样子,刘忆忍不住也露出了笑容。见三娘吃着,还不时的给三娘递一个别的,又拿过帕子给三娘擦了擦嘴角,直让三娘的心情爽歪歪,顿时将今天将大郎来时的郁闷心情,去了个干净,脸上的笑容挡都挡不住。(未完待续)

看过《随身空间之悠闲农家》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