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随身空间之悠闲农家 > 第35章 遭遇刺杀

第35章 遭遇刺杀

  ps:求推荐,求收藏,求粉红票。

  “所以,忆忆啊,我们要求她人如何,只能自己好好护着致远了,人啊,背叛是习性,若是此时没有只不过是别人所给的筹码不够罢了。”说到这里,三娘忍不住摸了摸刘忆的头发,想到原本的自己,真是可笑极了。

  不知道为什么,刘忆总觉得三娘此时的眼神很是悲伤,他是实在不明白,三娘怎么就这么大的感触,不过对于三娘此时的样子,刘忆心疼极了,哪里还顾得了自己的心情,忙伸手将三娘紧紧的抱在怀中,劝慰道:“三娘,不难过,我们一起照顾好致远。”虽然刘忆对于三娘说这话的时候为什么露出这种表情实在不解,但是只当,三娘经历过什么是自己不知道的,更何况看到三娘不开心的样子,刘忆也没心思问到底是什么事了,这不是让三娘再伤心一次吗。

  而三娘呢,在刘忆的怀中,神情也渐渐放松了下来,后来自己想想也忍不住笑了出来,半晌才开口道:“忆忆,你哄人的本事可真好,放心吧,反正我们以后也会有自己的孩子,不如就把这孩子的女儿养好了,仔细想一想,致远有些地方和你长的还是很像的,嗯,想来咱们的女儿以后也会是这个样子吧。”三娘刚说到这里,就觉得腰间一痛,忙伸手揉了揉,不用想就知道是谁动的手了,这熟悉的疼痛感,让三娘一想起来就“疼”啊。不过三娘可不敢抱怨,果然一抬头就见刘忆脸红红着嗔怪的看着自己,三娘一见,得。自己又犯错误了,忙讨好的笑了笑,开口虚心求教道:“忆忆,我这是又说错话了。”而三娘仿佛故意似的,在“说错话”这三个字咬字的时候,语因不自觉的重了些。

  刘忆闻言,脸更红了。但是却也找不出三娘说错的地方。不过是自己害羞了,这才下意识的掐了三娘一下,偏三娘又大喇喇的问了出来。折让他怎么回答,只能狠狠的瞪了三娘一眼,开口转移话题道:“时间也不早了,我要去收拾嫁妆了。至于你吗,想干什么干什么吧。”

  三娘闻言。果然被转了心思,说实话,三娘现在可是恨不得,整个人都黏在刘忆身上才好。如何舍得和刘忆分开,见刘忆这么一说,当下就忘了自己的问题。忙谄媚的说着要和刘忆一起去的话。

  这事刘忆倒是没有拒绝,忙领着三娘去母父的内库里看。一打开,即使三娘早有准备,也被那满满当当的几屋子东西更震惊了,随意打开了一个箱子,只见里面堆得的是满满的,想来若不是怕压坏了做好的簪子手势,恐怕装的还不止这些呢,再见那代表土地庄子的瓦片和土块,三娘只能笑笑的看了看刘忆,虽然此时的三娘明白,她自己此时的身家,并不比刘家差,但真正见了刘家置办的嫁妆之后,要说三娘没有一点想法,那还真是假的,不过看着刘忆高兴的样子,三娘也跟着高兴了起来,在三娘心中,只要忆忆高兴那什么都是好的。

  随着时间的流逝,很快就到了第二日,一大早,刘母就已经安排了刘府所有的马车动起来,并且让管家赶快放了鞭炮,一路敲锣打鼓的将小忆的嫁妆送到了,自己送给三娘的那处院子里,因为要托付致远的原因,所以这次是刘忆去那边监收的,而三娘此时呢正在刘方氏的屋子里,面对着刘方氏哭的稀里哗啦的,还紧紧的抱着致远,仿佛怕自己把孩子抱走似得,弄的三娘真是满头黑线,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就连刘母此时也很是无奈,想想这件事本就是自家提的,偏偏到这当头了,夫郞又舍不得了,此时的她是真的劝也不是,不劝也不是,只能在一旁深深的叹着气。

  还是三娘看不下去了,只能硬着头皮上前道:“母父,时间也不早了,你看致远是不是……”

  刘方氏闻言,哭的更伤心了,也许真的是父女连心,致远此时也在母父怀里,大哭了起来,刘方氏见了,那可真是疼到了心里,哪还顾得了,自己的心思,忙抱在怀里细细的哄了起来,可那不断掉落的眼泪,点点滴滴砸在了三娘的心上,此时就连三娘自己都觉得自己是个大大的坏人了。

  在母父的安抚下,致远红容易停住了哭声,也许是因为刘方氏知道,确实是不能再拖了,给致远细细的包裹好了,这才难过的将致远递到了三娘的怀里,哽咽的说道:“三娘,你妹妹还小,你可要多看着点,平日里,吃饭穿衣的时候,你也要仔细些,你妹妹小小年纪就离开我身边,我这心里,实在是……呜……呜……呜呜。”说到这里,刘方氏再也忍不住的哭出生来。

  刘母见状,忙将刘方氏搂在怀里,对着三娘挥挥手,让三娘赶紧抱着孩子走,三娘一想也是,若是自己抱走了挡不住,母父见孩子走了,也不会再体会这离别之苦了,当下,直接抱着孩子就出了门,至于嬷嬷早在刘忆去处理嫁妆的时候,就跟去了,顺便还能帮刘忆归置归置。所以此时的三娘只有一个人,那走的就快了,不一会,就已经离刘家远远的了。

  等刘方氏回过神来,哪里还有三娘和女儿的身影,那哭的就更是伤心,又听到是刘母让三娘抱着女儿走的,害得自己还没好好和女儿告别,将让女儿离开了,当下就怒吼道:“你怎么能这样,你还我女儿。”

  此时的刘母又如何不伤心呢,不过看着夫郞越来越激动的样子,刘母也只能狠心抓着夫郞的胳膊,高声道:“别忘了,我们为什么把致远送出去,你这样左也不舍得右也不舍得,致远什么时候才能走的了。”话刚说完,刘母便发现,自家夫郞整个人都瘫软了下来。当下紧张的将刘方氏搂在了怀中,心疼的说道:“小紫,别担心,三娘会照顾好致远的,若是你实在不放心,等过几日三娘那边都安顿好了,你就过去看看。想来那时候致远肯定比现在更可爱了。”

  刘方氏紧紧的依偎在刘母的怀里。听到妻主安慰自己的话,也忍不住开始幻想起了,致远变的更可爱的样子。不过即使这样想,刘方氏也不过是高兴了一瞬间,脸就立马垮了下来,想想女儿成长的时候。自己竟然不在,刘方氏忍不住又伤心了起来。最后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哽咽说道:“我只希望到时候,致远不要怪我这个做母父的狠心就好。”

  刘母闻言,顿时故意一怒道:“她敢,若是致远真敢这么做。看老子不打断她的狗腿。”

  可惜刘母不知道这句话却是彻底将自家夫郞给惹怒了,只见原本还无力的趴在刘母怀中刘方氏,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竟将刘母推了三五步远,脸上也是从未有过的严肃。不待刘母反应过来,就怒斥道:“你敢,我的女儿为什么离家,还不是你这个做母亲的护不住她,想她小小年纪,就要离开家跟着哥哥嫂子生活,虽然三娘和小忆都是好的,但是哪里在我跟前舒坦,如今你不说怜惜女儿,还说要打断她的腿,可真是能耐啊,刘忠信,我现在不想见到你,你给我出去。”说着刘方氏也不等刘母的解释了,直接就将刘母推了出去,自己去躲到床上哭了起来。

  而刘母呢,完全就被这个状况给弄蒙了,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整个人已经在门外了,刘母眨了眨眼睛,刚要敲门进去,就听到自家夫郞哭泣的声音隐隐传来,这下子却又不好进去了,只能吩咐门外的人一会进去哄哄,别哭坏了身子的好,又让人取来纸墨,当下书信一封,交给自家夫郞的心腹收着,这才转身离开了。

  等到刘方氏自己哭够了,此时的天色已经中午了,算算时间自己竟然哭了一个时辰,忙喊人进来伺候,好梳洗一番,而来人也赶紧将书信,交到了刘方氏手上,刘方氏睁着红肿的眼睛看了看妻主写给自己的书信,差点又哭出来,好在忍住了,此时刘方氏都感觉自己的眼睛疼的厉害,忙让人取些冰块给自己冷敷一下。至于刘母的心里到底写了什么,左不过是些肉麻的情话,这里就不细表了。

  而刘忆这边呢,匆匆赶到了刘母给自己备的房子里,见到嬷嬷,忙将小致远交到了嬷嬷手中,此时方才忍不住松了口气,要知道,这致远到底是个奶娃娃,三娘一路行来,那是小心又小心,就怕致远给吵醒了,她可不会哄娃娃,好在致远恐怕是在刘家的那场哭闹,确实有些累了,这一路上,也没有醒过来,如今到了家中,三娘自然是将孩子交给嬷嬷带了。

  嬷嬷见状,忙喜滋滋的将孩子抱在怀里,小心的拍抚着,见三娘也来了,这里也用不到自己了,就和两人说了一下,抱着孩子去后面躲着去了,也是怕这堆放嫁妆的时候,声音太大,把致远吓着了。

  而此时的三娘已经整个人瘫软了下来,半个身子都趴在了椅子上,看到刘忆是好笑极了,忍不住打趣道:“三娘,抱着致远真有这么累啊,瞧你现在是什么样子。”

  对于刘忆的打趣,三娘也不在意,只是嘟着嘴说道:“抱着致远倒是不累,不过我这心累啊。”

  三娘这么一说,刘忆倒忍不住好奇了起来,不明白,怎么抱着孩子还能心累了,如今两人都已经成亲了,刘忆自然也不会时时顾忌了,刘忆当下就将自己的疑惑问了出来。

  三娘微微一笑,忙将自己如何害怕致远半路醒过来的事情说了出来,换了了刘忆一阵的大笑,弄的三娘自己都不好意思了起来。

  两人说说笑笑间,时间也过得很快,等到晚间,这嫁妆也好容易都运完了,而刘忆也同先前商量好的一样,将嫁妆大多都装进了空间里,只留些笨重的家具,放在了屋子里,而至于嫁妆胆子,刘忆早就已经收进了空间里。

  好不容易将事情都办妥当了,刘忆就拉着三娘一起来看自己的妹妹。两人到的时候,致远已经醒了,还因为白天睡过了的原因,如今看起来格外机灵,那水漉漉的大眼睛看着你的时候,整个人都被萌翻了。

  三娘此时哪里还忍得住,忙笑嘻嘻的将致远抱在了怀里。也许是因为三娘修炼功法的原因。周身充满着灵气,致远很是喜欢,当下就赖在了三娘怀里。竟是谁来都不跟了,直让嬷嬷直到“缘分”二字。

  刘忆此时见妹妹紧紧的扒着三娘的衣服,好像是怕谁将她抱走似得,当下有些吃醋的说道:“可见是个人精。这么小小的就知道该讨好谁了。”

  只把三娘乐的不行,对致远倒是更亲近了。嬷嬷见了更是直念佛,当下凑趣的说道:“小主子,这可不是和三娘有眼缘,可见这世间万事自有一个‘缘’字在。要不然少爷怎么就嫁给了三娘了。”至于嬷嬷为什么不称呼三娘的尊称,这却是三娘自己要求的,说是不耐烦。那么多规矩,刘方氏见了也笑着应下了。当下就让嬷嬷改了口。

  而三娘听到这话,更是笑的合不拢嘴,这可不是说自己和刘忆有缘分呢,当下就笑眯眯的说道:“嬷嬷果然有眼光。”

  弄的刘忆看着三娘不要脸的样子,连连瞟了好几眼,见其半点都没有收敛的样子,只能直接闭嘴,装作看不见三娘嘚瑟的样子,上前逗弄起了三娘怀中的致远。

  致远还是对于刘忆的这个哥哥还是很给面子的,刘忆只要一逗,致远就跟着呵呵的笑笑,那可爱的样子,当下就让刘忆的心给柔化了,可惜等刘忆去抱的时候,得到的结果还是和先前一样,被致远给拒绝了,不止如此,致远更是将头一扭,直接埋进了三娘的怀中,显然是对刘忆要抱走自己的行为不满了。

  弄得三娘差点给笑出来,好在最后给忍不住了,要不然还不知道忆忆得多生气呢。

  因为致远醒着的时候,只让三娘抱,三娘这下子也只好留了下来,好容易将致远给哄睡了,三娘忙将致远交到了嬷嬷手中,这才拉着刘忆急急忙忙的离开了,当然三娘走的时候顺手布置了几个阵法,保证进来的人不死也得脱成皮,三娘可不会忘了,母父是为了什么把孩子交给自己的。

  而刘忆只是看着三娘的手动了动,虽然不知道三娘做了什么,但是刘忆知道,那一定是对自己妹妹很好的事情,也就不过问了,见三娘忙完了后,就和三娘欢欢喜喜的回了房间,一进门,三娘就迫不及待的将刘忆抱在了怀中,磨磨蹭蹭的,弄的刘忆是脸红不已。

  半晌,刘忆才不好意思的推推三娘,柔声说道:“三娘,时间不早了,早点睡吧,明日还要回庄子里去呢,本来母亲只让咱们住一天的,如今咱们多待了一天,也不知道母亲会不会不高兴。”

  三娘闻言,笑着将刘忆抱了起来,走了几步,将其小心的放在床上,这才一边脱衣一边说道:“放心吧,明日回去我会和母亲母父解释的,不过母父即使说什么,你也不要往心里去。”

  刘忆闻言,好笑的说道:“这事我还能不知道,不过三娘致远的事情,咱们还没跟母亲和母父说呢,母父见了会不会不高兴啊。”

  三娘闻言,笑着捏了捏刘忆的鼻子,好笑的说道:“你也想太多了,母父哪里是这么小气的人,而且你不知道母父最是心善了,只要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和母父一说,我保证母父肯定比我们还上心呢,现在别说这些了,咱们也早点睡吧。”说着三娘就要扑上去。

  谁知,却被刘忆给拦了,给三娘离自己一尺远的地方留了个地方道:“要死了,小小年纪,整天想着这点子事,呐,今天你就睡在这里,不许胡闹,小小年纪可别坏了身子。”

  说完,刘忆也不管三娘怎么凌乱了,直接背过身子睡了过去。

  只剩下三娘恹恹的在刘忆指定的地方睡了过去,看着刘忆的背影眼中满是幽怨。

  对于这些刘忆并不是一无所知,不过自己毕竟是医者,为了三娘好,也只能故作不知了,不一会还真睡了过去。

  三娘见嘟了嘟嘴,也只能乖乖的睡过去了。

  而此时在宋家的庄子上,就在三娘两人念叨宋母两口子的时候,两口子也念叨着三娘呢。

  不过显然宋陈氏脸上的神情不怎么好,对着宋母不高兴的说道:“人家都说娶了夫郞忘了母父,我原还不信,如今见了你家三娘我是不信都不信了,你看看,这一去刘家也不知道要回家,我看这孩子的心神都被小忆给笼络过去了。”

  宋母闻言,忙好笑的说道:“说什么‘你家三娘’,难道三娘不是你生的,这会子生气了却往外推了,再说了,三娘是什么性子你不知道啊,我估计这是有事情绊住了,放心三娘明天准回来。”

  “今天回来和明天回来,那能一样吗。”宋陈氏听到妻主的话,当下委屈的说道。谁知这话说出来,宋陈氏越发委屈了,索性背过了身子,自己生起了闷气。

  宋母那是真无奈了,这母父和媳妇的矛盾自己这个当母亲的还真不好说,但是看夫郞,却是心里生气,宋母在心里也忍不住把三娘骂了个遍,这孩子怎么就不能让人省点心呢,你说你今天回来就好了,非要闹这出,就算不回来了,总要派个人来说说理由吧,如今倒好,三娘是舒服了,自己却在这里哄人,想到这里,宋母当下决定,明天等三娘回来之后,一定要让她好看。

  不过夫郞却又不能不顾,宋母忙上前,好不容易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将夫郞安抚了下来。

  第二日三娘几人吃过饭后,将致远收拾好了之后,就和嬷嬷一起上了马车,准备回宋家的庄子上,因为致远现在十分黏着三娘,只要三娘在的时候,那其他人是插不上手的,所以如今致远还是有三娘抱着,刘忆和嬷嬷时不时的逗弄一下,看着致远露出了笑容,众人脸上的笑容也是越来越多了起来。

  大约走了一个时辰的时候,三娘等人就觉得马车猛然的一停,而马车周围起码围了不下几十个人,赶马的人已然不在车上了,三娘就明白,今天怕是着了道了。

  不过对于这些人三娘可不怕,凭她们的本事,是伤不到自己一根毫毛的,三娘见到刘忆脸上同样镇定的神情,正好三娘此时也想见识一下到底是什么人拦住了自己,嘱咐,嬷嬷待到马车上不要动之后,就带着刘忆下了车。

  嬷嬷虽然想拦着,但也知道即使拦住那些人也会闯进来,更何况他可是从刘方氏知道三娘和刘忆的本事的,也就乖乖听话,躲在了马车里,以防给三娘她们添乱。

  而三娘下车之后,就见马车周围围了几十个黑衣人,顿时三娘都要扶额了,拜托,你说大白天的你们穿成这样,不是明摆着告诉别人你们不是好人的,同时,三娘忍不住对这些人背后的主子的智商严重的怀疑了起来,能雇佣这些人来找自己麻烦,想来也是个没有脑子的,三娘忍不住猜测了起来,这些人到底是谁派来的。

  而显然三娘这样的举止,却是将黑衣人气了个倒仰,难道她们就这么没有存在感吗,先不说,你下来还抱着孩子,时不时的哄哄就算了,看自己这么多人在这里,还敢晃神,这也太不把她们放在手里了,领头人原本还想冲着三娘撂两句狠话了,这下子也没心情了,只恨恨的说了一个“上”之后,就见黑衣人,人人持了一把大刀向着三娘和刘忆砍去,从那大刀偶尔闪过的幽绿来看,刀上显然被抹上了剧毒。(未完待续)

看过《随身空间之悠闲农家》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