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随身空间之悠闲农家 > 第34章 为儿女计

第34章 为儿女计

  ps:求推荐,求收藏,求粉红票。

  说到这里刘母顿了顿才接着说道:“这两年更是将家里的一些事情交给了她们几个,呵呵,我的女儿自然不会安于现状,这么些年,这些孽障拉帮结派的可没少做,虽然我可以控制住,但是致远毕竟还小,我也不能说她们的一切我都掌握的住,所以刘家现在还真不能保证谁不会下手,如此一来,还不如你直接找方家的人来看着致远,毕竟方家可是最不希望致远出事的人。”还有一句话,刘母没有说出口,因为只有致远不出事,刘家和方家的关系才能更加稳固,若不然换个人上位,即使小紫是嫡母,但是也不过是表面敬着罢了。

  刘方氏闻言,那是真的高兴,忙点了点头,表示下午就让嬷嬷去方家找人过来。

  其实刘母又何尝想这么做呢,不过刘母知道若是致远真的出了什么事,那么自家夫郞是真不会善罢甘休的,同样的两个都是她的女儿连刘母自己都不知道若是真发生这样的事情,她会怎么做了,既然如此还不如将致远保护好了,免得,弄得两方成为死仇。

  弄得这里,刘母的心里很不是个滋味,不过看着自家夫郎高兴的样子,到底没说什么。

  反而是刘方氏身边的嬷嬷开口道:“主子,只怕回方家找人不妥。”

  刘方氏闻言,眉头顿时皱了皱,不客气的说道:“嬷嬷你可是从方家跟着我过来的,怎么说这话。”刘方氏是真的没想到,这打自己脸的人会是自己身边的人。

  可能是觉得自己这话说的确实不妥,嬷嬷忙解释道:“主子。我也是从方家出来的,难道还能对主子不好不曾,实在是……”说到这里,嬷嬷的心里不免有些纠结,这话说出来岂不是捅主子的心肺吗,当下就犹豫起来。

  可是刘方氏又如何能让他闪躲,忙追问道:“嬷嬷。实在是什么。你倒是说啊。”

  那嬷嬷见主子着急的样子,也只得小心的开口道:“主子,难道忘了那玉镯之事了。”见刘方氏跌坐在了椅子上。嬷嬷索性接着道:“主子,那玉镯可是老主夫心爱之物都能被动了手脚,还让咱们查不出来,这心思何其歹毒。若是这人此时还不死心,那主子将人喊来了。小主子呢。”这话虽是反问,但是意思却是明白的很。

  刘方氏此时苦笑一声摇摇头道:“是啊,这么多人想要我儿的性命,我尽是一个人都信不得了。”说到这里。刘方氏看着床上的女儿,心痛极了,也愧疚极了。想想自己的孩子小小年纪就要生活在豺狼虎豹之中,刘方氏再也忍不住落下泪来。

  这下子。可把刘母给吓着了,忙安抚道:“你看你这是做什么呢,好好的怎么还哭上了呢,不是我说,这也只是种可能罢了,致远不是好好的在那里吗,快别哭了,别把孩子给吓着。”

  嬷嬷看着自己的主子这么伤心,心里哪里能好受呢,忙跟着劝道:“是啊,主子,你快别哭了,哭坏了身子可怎么好,早知道我就不开这个口了。”

  刘方氏看看两人的神情,将嬷嬷拉过了自己的身边,这才哽咽的说道:“嬷嬷说的哪里话,嬷嬷若今日不开口,我稀里糊涂的将人要了来,害了我的女儿,到时候我哭都没地方哭去,如今既然知道了,我自然不会再去,只是可怜我儿小小年纪,竟然连个活命的地方都没有。”说到这里,刘方氏再也忍不住的抽泣了起来。

  嬷嬷闻言,忙劝解道:“谁说小主子没有活命的地方,主子你是是忘了少爷了。”

  听到嬷嬷提到了小忆,刘方氏的哭声顿时一顿,到后面竟然渐渐止住了,仔细一想,这还真是个好主意,当下就忍不住思量了一会,刘方氏又将目光移向了床上的女儿,终于下定了决心,重重的点了点头道:“嬷嬷,你说的不错,三娘那里确实是个好去处,有三娘看着,别人想要害致远那是几乎不可能的,而且三娘也是个有本事的,有她教养致远,这孩子想来是不会差的。”想着这里,刘方氏当下将头一抬,对着刘母直接说道:“妻主,我决定了,这次三娘她们走的时候,我让她们把致远一起抱走,这样一来,我这心里也能够放松些了。”

  刘母虽然也觉得这个主意最好,但是这一来吗,她实在是舍不得女儿;二来吗毕竟这将人引进来和将孩子送出去是两个概念,好歹她也是刘家的家主,若是让人知道,她连自己的孩子都护不住,她还有什么脸当这个家主,不过看自家夫郞的样子,显然已经是下定了决心,刘母也只能为难的说道:“小紫啊,致远还这么小,三娘和小忆两个还是小孩子,哪里会看孩子,我看咱们还是再考虑考虑吧。”

  刘方氏闻言,顿时脸色就冷了下来,冷哼一声道:“若是有办法的话,我又如何舍得,让致远小小年纪就离了我的身边,若不然的话,你将刘安她们几个赶出去,这样,我也可以放心把致远留下来了。”这话,刘方氏说的事相当不客气,因为他心里明白,自己的妻主是不会为了自己父女俩就将人赶出去的,毕竟刘安她们此时并没有做出什么事,若是妻主真的将人赶出去了,恐怕长老们也不会相让的,不过即使刘方氏知道这一切,心里还是忍不住的不舒服,毕竟哪个男子不希望妻主能为自己不顾一切一回。

  听到这话,刘母是忍不住的尴尬了起来,半晌才叹了口气道:“罢了,这事叫三娘来商量一下吧,致远绝对不能以这个名义送出去的。”

  对于这一点,刘方氏也认同的点点头,虽然刘方氏心中对刘母有些怨气,但到底不希望刘母的面子受损的,所以也没在这件事情上多做纠结。反而起身,将孩子抱在了怀中,怜爱的亲了亲孩子的额头,想到这孩子明日就见不到了,刘方氏抱着孩子的手忍不住紧了紧,心里也忍不住酸楚了起来。

  刘母见状,无奈的叹了口气。却什么话都说不出口。只能站在了自家夫郞的身边,疼惜的看着夫郞怀中的致远,心中默念道:“致远。不要怪母亲和母父,我们这样做都是为了你好,你放心好了,母亲和母父会经常去看你的。”就转身对着刘方氏的嬷嬷说道:“嬷嬷你去将三娘和小忆喊来吧。就说我有话对她们说。”

  嬷嬷闻言,忙退了出去。就急急的向着刘忆的闺房而来,到了一看,还好,哥儿和三娘都在。忙把主子,嘱咐的话一说,就恭敬的在一边等着。三娘顿时一愣,也不避讳嬷嬷直接对着刘忆好奇的问道:“母亲和母父刚刚让咱们自己玩。这会子怎么又叫咱们去,别是有什么事吧。”

  刘忆闻言,皱了皱眉头道:“不会吧,算了,咱们过去不就知道了,在这里瞎猜又有什么用。”

  三娘一想也是,好笑的对刘忆做了个请的姿势,换来刘忆会心的一笑,两人就跟着嬷嬷匆匆又回到了刘方氏的屋子里。

  见了刘方氏,刘忆忙焦急的问起父母是不是出了什么事,等到刘忆听到父母的回答后,嘴巴久久都没有闭上。

  三娘更是觉得自己的头都大了,拜托她怎么会看奶娃娃啊,虽然大姐二姐要将孩子都交给自己,但那好歹也会自己吃饭了,这么个奶娃娃轻不得,重不得的,让她怎么养啊。三娘当下忙开口拒绝道:“母父啊,我不是不想养妹妹,可是,母父你也知道,我是上任去的,怎么可能天天看着个奶娃娃,就是母父想要将妹妹交给我,好歹也要让妹妹能自己吃饭了吧。”

  刘忆闻言,忙拉了拉三娘的衣服示意其别说了,也许别人不理解,但是刘忆又岂能不理解母父这么做肯定是有什么不得已的理由,想到自从妹妹出生之后,母父简直当成眼珠子的看着,一眼不见都想的要命,若不是没办法,又怎么舍得将妹妹送到自己这里,看三娘被自己拉了一下不开口了,刘忆才忍不住开口道:“母父,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你才不能将妹妹留在身边,要不然你不会舍得将妹妹送出去的啊。”

  刘方氏闻言,眼泪再也忍不住的落了下来小心的将怀中的女儿放在床上,这才将刘忆拉到身前道:“小忆,你说的不错,若是有一点办法,母父又如何舍得将你妹妹送去你们那啊。”

  刘母闻言,也忍不住按了按眼角,这才叹息的说道:“小忆,三娘原因你们就不用问了,多余的话也不用说了,致远这次三娘上任的时候就抱去吧,至于看孩子这你也不用担心。”说到这里,刘母将头扭向自家夫郞,见自家夫郞点了头,才接着说道:“我让你们母父身边的嬷嬷一家都陪你们去,她是跟在你母父身边的老人了,小忆也是她看大的,有他在,致远的吃喝拉撒都用不着你们管。”

  三娘见刘母都将话说成这个样子了,忙解释的说道:“母亲,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怕妹妹年纪太小,我和小忆都没有养过这么点的孩子,若是妹妹有个头疼脑热的,我们会慌了手脚。”

  这话刘母心里也明白,就点了点头笑道:“三娘你不用解释,你想的也没错,不过你妹妹确实是不能留在家里,要不然我也不会这么不顾刘家的脸面,将刘家的嫡女给送了出去。”

  听刘母这么说,三娘忙点了点头,也没说什么多余的话,直接将这事情给应了下来。

  喜得刘方氏也不哭了,不过想想刘家的声誉到底是不想让妻主为难的,刘方氏只得不好意思道:“三娘还有一件事,那个你也知道,你母父呢这个家主当的有很多的生不由己,虽然我们将致远送出去是去避难的,但是这话若是说出去了,恐怕你母父的这个家主当的也到头了,所以我想,你是不是能……”说到这里,刘方氏也不好开口了。

  倒是三娘听到了这里,也猜到了些。但是说实话,三娘对于这些名誉之类的也不是太过在意,忙笑着道:“母父,如今咱们都是一家人,你又有什么不好开口的,是不是要把这次妹妹和我一起离开的事情,归结到我身上。”说到这里。三娘忍不住看了看刘方氏的神情。就知道自己猜中了,忙接着说道:“其实,母父我是个什么样的人。你们应该都明白的,这些名声什么的,我还真不在意,所以母父你若是有什么要说的直说便是。我应下来就是。”

  听到这话,刘方氏再也忍不住的将三娘抱在了怀里。感慨的说道:“谢谢你三娘,母父欠你的,下辈子一定还给你。致远就交给你了。”

  说实话,早在刘方氏那一抱之后。三娘就有些傻了,又听到刘方氏这一番言语,三娘再也忍不住笑了出来。为了让刘方氏不在多想,还故意接话道:“母父。说的哪里话,哪需要下辈子啊,其实母父这辈子已经不欠我了,反而应该是我欠母父才是啊。”说完,三娘见母父疑惑的样子,伸手紧紧的将刘忆的右手握在手里之后,举给刘方氏看了看道:“母父已经将我一辈子的幸福给了我,哪里还有欠我之说呢。”

  刘方氏眨了眨眼睛,看着儿子娇羞的样子,再也忍不住笑了出来,连道了三声“好”后,才将自己的计划说了出来,原来刘方氏的意思就是让三娘背上想要靠着致远多捞些好处的名声,毕竟在外人眼里刘忆虽然是状元,但是毕竟和刘家比起来差点不是一点半点,这个理由还是有人相信的,更何况再加上小忆毕竟已经嫁出去了,帮着自己的妻主,来自己面前说项,自己一时心软,答应孩子去住两天也是有的。

  三娘闻言,刚要点头认同下来的时候,刘忆忙开口道:“母父,那这样一来,你让别人怎么看三娘,以后谁还会真心和三娘来往,一个一心靠着夫郞家往上爬的人,又有谁能真的看的起呢。”

  三娘闻言,忙上前扯了扯刘忆,笑着说道:“母父,就照你说的做吧。”这才转身对着刘忆笑道:“忆忆‘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自古知己难求,忆忆你又何苦在乎这点子小事,不过小忆你这个样子,我更开心了,这可不更想母父说的那样,男生外向吗。”

  刘忆闻言,知道再劝也是无用,也就不纠结这些了,反正两边都是自己最在意的人,让谁为难,自己的心里都不好受,如今两方既然都没有意见,他又何苦做那坏人呢。

  见事情终于解决了,刘方氏心里的大石终于落了地,不过此时他却也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就是给自己的儿子,多贴些嫁妆,毕竟致远跟过去,这吃用花销总不能让三娘掏钱吧,但是刘方氏也知道若是直接给三娘银子的话,以三娘的性格是必不要的,如此还不如将东西给添到小忆的嫁妆里,这样既贴补了儿子,又能让女儿住的更有底气,更是让自己的心里好受了些,如此一举三得,刘方氏自然不会吝啬那一点子东西,所以造成的结果就是整理出来的东西,足足堆了一屋子,要知道这屋子可不是现在的几平米的小房间,那可是最起码上百平方呢,所以可以想见,当刘方氏带着三娘和刘忆两个去看新整理出来的东西的时候,两人一脸纠结的样子是怎么来的了。当然了,此时的刘母肯定在场的,毕竟在怎么说刘母总是一家之主,这往外搬东西自然得只会一声的,再说了,这一屋子的东西,刘母也出了不少力的。

  看着这一屋子的东西,还是三娘绷不住,尴尬的说道:“母父,母亲,你这是要把整个刘家给我搬走吗,这也太夸张了吧,再说了,我可听小忆说了,你给准备的嫁妆估计要送到母父给我的院子里,肯定是第一台嫁妆已经进了门了,估计嫁妆还没有运出去一半呢。如今您老又给贴了这么多。”说着三娘的嘴角就忍不住抽了抽,无奈的说道:“这再加进去,恐怕母亲就不好办了。”

  刘方氏一听三娘这话,绝的也对,毕竟刘家可不止是小忆一个男子,虽然其他都是庶出,但是要是两人的嫁妆差别太大的话,恐怕立马就会有人说自己不慈,当下就拉着刘忆让他将屋子里的东西都收起来。

  三娘这下子是真的无奈了,忙阻拦道:“母父,你也不想想这一屋子的东西突然不见了踪影会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更何况这屋子里的东西都是登记造册了吧,平白无故的没了,母父如何向众人交代,更何况,若是将来有一日,这些东西在我身边找到了,那恐怕只要是人都认为我是小偷了吧,毕竟刘家丢了的东西,在我这里找到了,我就是长一百张嘴都说不清楚了。”

  听到这些话,刘方氏就仿佛大冬天被浇了一盆冷水,那是彻底的凉透了,神情也恹恹了起来,沮丧的说道:“我只是想尽我当母父的心罢了,怎么就这么难呢。”

  刘母见状忙开口道:“谁说你是贼了,这些东西都是我给你的,是我女儿的生活费,我看谁敢说什么。”

  刘忆听母亲说起了气话,也忙开口劝解道:“母亲,我觉得三娘说的有道理,毕竟这么多东西,恐怕又会惹得姐妹们心里不平了,再说了我的嫁妆本就丰厚,不过因为嫁妆里,大多都是母父的私房,她们才不好太过挑理,若是母亲将这些东西加进去,恐怕……”想想自己那些姐妹们可能做的事,刘忆就忍不住低落了起来。

  刘母闻言,也是苦笑的摇了摇头,自己家的那些孽障会做出什么事来,刘母就是用屁股想也能知道个大概,所以她没法反驳儿子的话,也不再强求这些东西三娘能收下,反而是从空间里取出一大摞的银票,交到了刘忆的手中,在刘忆要推拒的时候,刘母紧紧握着自己儿子的手,开口说道:“小忆,这屋子里的东西,母亲不给你了,但是这银票你一定要收好,别让母亲觉得自己很没用。”

  听母亲这么一说,这下子刘忆是不收都不成了,忙将银票塞进了空间里,才将空着的手给父母看了看,才俏皮的说道:“母亲,母父,你们放心,我一定会把致远照顾好的,我们明天就要走了,想来母亲和母父肯定想和妹妹好好聚一聚,如此我和三娘就先出去了,母亲和母父,你们也快去看妹妹吧。”

  说到这里,两方人都各自散去了,刘忆和三娘走在路上,此时的刘忆整张脸都垮了下来,半晌才对着三娘恹恹的问道:“妻主,你说大姐她们为什么就不能好好消停点呢,以前只要有机会,就欺负我,现在还想害致远。”说到这里,刘忆柳眉一竖十分有气势的说道:“欺负我也就罢了,若是她们真的敢对致远下手,我是绝对不会放过她们的。”

  三娘上前,将忆忆的手,抓在手中把玩着,见忆忆此时不停的看看四周,想要将手从自己手里抽出去,整张脸更是爆红,半点沮丧的神情都没有了,三娘这才在刘忆耳边低声说道:“小忆,人都有*,不同的是有的人被*控制了,变的不择手段了起来,就由人变成了禽兽;而有的人控制了*,那她就能算是一个好人甚至是圣人,;最后一种呢,她和*斗的旗鼓相当,虽然*还是会时不时的跑出来转转,但到底还有脑子想想自己怎么做才能不伤害别人,这样的才是真正的人,这种人也是最多的。”(未完待续)

看过《随身空间之悠闲农家》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