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随身空间之悠闲农家 > 第32章 回门

第32章 回门

  刘忆推了推三娘,忙紧张的说道:“三娘,说什么呢,我哪有什么头晕,不过现在什么时辰了,我是不是起迟了,这可怎么好,母父若是知道了会不会不喜欢我啊。”

  三娘闻言,再也忍不住的笑了起来,勾了一下刘忆的鼻子道:“放心好了,我怎么会让我的忆忆第一天就被犯错误呢,好了快起来吧,我去给你打水梳洗一下。”说着,三娘就起了身,自己整理一番后,就走出了屋子。

  不一会,就见三娘一手靠在腰间,夹着水盆,另一只手里,拿着几块点心,进了屋子之后,三娘先是将点心放在桌子上,然后就着脸盆将帕子弄湿之后,给刘忆洗了洗脸,看着刘忆被惊的完全呆愣住的样子,三娘就忍不住笑了起来。好笑的说道:“我家忆忆这是怎么了,不过是洗个脸而已怎么这么害羞,要知道咱们可是……”说到这,三娘还故意露出了一副垂涎的表情,要多滑稽就有多滑稽。

  刘忆被这么一说,当下就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这是三娘说的话,他怎么发现,这三娘的脸皮是越来越厚了,扁了扁嘴,羞怯的坐在了一旁,双手不停的玩着手指。

  三娘见状也只是笑了笑,嘱咐忆忆将桌子上的点心吃了,三娘就就着手中的帕子把自己也整理了一番,见桌子上的点心少了三块,三娘知道忆忆垫了肚子,这才笑着道:“忆忆,丑夫郎总要见公婆的,更何况我家忆忆可是一点都不愁丑,如此是不是可以和我一起去行礼了。”

  刘忆闻言。顿时扑哧一声笑了起来,取过给婆家众人准备的见面礼,就笑了笑拉着三娘的手,两人一起向着宋母的屋子里走去。

  刚进了屋子,三娘就发现不止是大姐二姐已经来了。就是自家的几个小家伙也都到了,一见自己进来,更是一溜烟的冲着自己跑了过来。

  三娘忙蹲下一个挨一个的摸过脑袋,哄着她们站会自己的位置,这才拉着刘忆一起上前拜过母亲和母父。

  宋母见状忙笑着道:“这三娘都成亲了,这孩子缘还真浓。你看看这几个小家伙也就是三娘回来了,才这么高兴过。”

  宋陈氏闻言,也赞同的点了点头,笑着接口道:“可不是啊,这三娘啊。这么大了还和小孩子一样的脾性,小孩子见了哪能不喜欢呢,再说了三娘也是个喜欢孩子的,时不时的拿些东西哄着,这样一来,小家伙们可不是更喜欢她了。”宋陈氏说到这里,就笑着对着刘忆招了招手,见刘忆惊讶的指了指自己。宋陈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见刘忆不好意思的意思,忙点头道:“小忆快过来。”

  刘忆闻言。这才忐忑的上前,小心的叫了一声“母父”。

  宋陈氏笑着拉着刘忆的手,和蔼的说道:“小忆啊,母父刚刚说的可是真的,三娘这孩子啊,对小孩子可是喜欢的紧。看她对自己的几个小侄女侄儿就知道了,所以啊。若是这孩子是你生的,三娘绝对会疼到心眼里的。”宋陈氏说完。见刘忆明白了自己的意思对着自己点了点头,宋陈氏的心里就更高兴了,抓着刘忆的手也忍不住紧了紧。

  倒是三娘对于母父第一天就提起这个,怕刘忆心里有压力,忙开口道:“母父,干嘛说这个啊,您刚刚都说我是个小孩子了,这会子却又让我们再弄个孩子出来,你也不怕把小忆给累着了。”说到这里,三娘还故意做了个搞怪的神情,只让屋子里的人都笑了出来。

  宋陈氏更是没好气的说道:“哼,你自己不着调也就罢了,可别带坏我未来的孙女,你要是怕小忆不好带,生下来只管给了我,我给你们带着。”说完,见三娘看向自己,还狠狠的瞪了三娘一眼。

  刘忆见母父说了几句,竟然说到谁带孩子这个问题上了,有心想说几句自己能带好的,但想到如今孩子还没影呢,就和母父争夺孩子由谁养育的问题,恐怕惹得母父不喜,当下也不敢说出口,又想到这事到底是三娘惹出来了,当下刘忆也只能委屈的瞪了三娘一眼。

  弄得三娘莫名其妙极了,不明白怎么一会的功夫,母父就和忆忆联合了,两个人还都冲着自己来了,不过三娘自认是聪明人,这时候还是不要自己找揍了,当下讪讪的一笑,就谄媚的凑到了两人的身边。对着宋陈氏作揖着,弄得宋陈氏是笑也不是,气也不是,只能狠狠的戳了三娘的脑袋几下,才又笑了起来。

  宋母见了也觉的好笑,只能摇了摇头:“行了,三娘被搞怪了,赶快行礼吧,一会还要去小忆家呢,别误了时辰。”

  三娘闻言,这才和刘忆站定了,大王氏见状忙将准备好的茶水,放在托盘里端了过来,走到了三娘两人的跟前。

  三娘忙取过一辈茶盏递给了刘忆,刘忆忙将手中之物放下接过茶盏之后,忙跪地将茶盏举过头顶,递到了宋母的跟前,开口道:“母亲,请喝茶。”

  宋母笑了笑,接过茶盏,抿了一口后,就将杯子放在了桌子上,将一个红包递到了刘忆手上,和蔼的说道:“给小忆红包。”

  小忆羞怯的将红包放在地上,接过三娘再一次递给自己的茶盏,这次递到了宋陈氏的跟前,喊道:“母父,请喝茶。”

  宋陈氏也没有刁难刘忆的意思,当下就将茶盏接了过去,喝了一口后,也将一个红包塞了过去,除此之外,宋陈氏还取出一只玉簪给刘忆插在了头上,这才笑着道:“好孩子,快起来吧,咱们一家人有那么一个意思就好了。”说着就要扶刘忆起来。

  刘忆哪敢真的让宋陈氏扶自己,赶忙拿起地上的红包,在三娘的搀扶下站了起来,这才对着宋陈氏说道:“母父说的哪里话。这礼不可废。”

  宋陈氏听到刘忆这么说,那心里是更高兴了,当下点了点转头对着宋母道:“怎么样,这次是我赢了吧。”说完还得意的对着宋母笑了笑,脸上的笑意也更深了些。

  弄的三娘十分好奇。忙笑着问道:“母父,什么你赢了,你和母亲是说什么呢。”

  三娘这话问出口,宋陈氏顿时觉得屋子里的人都眼睛亮亮的看着自己,顿时不好意思的说了起来,却是昨天晚上。宋母和宋陈氏回到屋子以后,宋母猛然想到,刘忆是大户人家出生,想来是过不惯自家的日子,虽然宋家如今的日子好过了许多。但是比起刘家却是要差一截的,所以宋母就想让宋陈氏对刘忆更好一点,有些事能过去也就过去了。

  可是宋陈氏却不这么想,觉得刘家既然那么厉害,这规矩当然也是很厉害的,所以当然不服气宋母说的,仍然想要和另外两个女婿一样,免得到时候。反而让几个女婿之间闹了意见,毕竟这自古以来就是“不患寡而患不均”的,到了最后两人是谁也说服不了谁。所以两人决定就在刘忆来拜礼的日子,看看刘忆自己是什么意思。而如今刘忆自己说要守规矩,可不是宋陈氏赢了,这才有了今天这一出。

  听到宋陈氏这么一说,刘忆是左右为难,不论向着谁就得得罪另一方。弄的刘忆都不知道怎么好了,还是三娘看出了刘忆的为难。当下挺起了胸膛,对着母父。高声说道:“母父,做的没错,忆忆既然嫁进了宋家自然就是宋家的人了,怎么能够高特殊呢,再说了忆忆也不是那不讲礼数的人啊,母父我的眼光可是高的很呢。”不过说到这里,三娘也怕母父觉得自己偏心而找忆忆的麻烦,又谄媚的说道:“当然了,像我母父对女婿都这么好的母父也没有几个了。”

  宋陈氏闻言,哪里能不知道三娘话里的意思,不过宋陈氏现在还真没有要刁难刘忆的意思,不过看着三娘护着刘忆的样子,说实话,三娘的心里还是忍不住有些酸酸的。随之,宋陈氏叹了口气,真的觉的自己小性了,忙转移话题道:“行了,三娘别奉承我,你那点心思我还能不知道。小忆,咱们别理三娘过来见见你的两个姐姐和你的侄子侄女们。”

  刘忆见状,忙上前一一行过礼,又将自己准备的礼物拿了出来,送给宋母和宋陈氏的乃是自己准备的针线,而送给大娘和二娘的是一对水头很好的玉佩,一看就不是普通的东西,两人忙道了谢。

  刘忆忙道不敢后,又将两个姐夫的礼物拿了出来,众人望去见是两个小包裹,都好奇里面装着什么,忙鼓捣着想让两人打开来看看,大王氏和小王氏族,闻言也十分从善如流,将自己的包裹放在桌子上小心的打开来,顿时就愣住了,只见两个包裹里各放了一组,红宝的首饰,从上到下都齐全了,大王是见状忙推举道:“妹夫,这也太贵重了,你还是收回去了。”

  小王氏见状也忙推拒道:“姐夫说的不错,小忆你的心意我们领了,不过这东西真是太贵重了,你还是拿回去吧。”小王氏即使不用猜也知道这些东西不是一点钱就能买到的,虽然如今家里日子好过了,但是说实话的,小王氏还真没想过要买这些东西。

  刘忆闻言,忙笑着说道:“大姐夫,二姐夫这是我的一点心意,你们可一定要收下,要不然让我可如何是好。”

  说着,刘忆与两位姐夫就在那里推拒了起来,还是三娘看不过去了,忙将东西塞过去道:“大姐夫,二姐夫这可是小忆的心意,你们不收,岂不是不接受小忆吗。”说到这里,三娘又一次摆出了经典的委屈神情,看的就让人心里一软,大王氏和小王氏这下倒也不好说什么,只是笑了笑,就将东西收了起来。

  这下子刘忆可是真的松了口气,又将几个小孩子的礼物拿了出来,一样的长命锁,就连小王氏肚子里的也没有落下。

  宋陈氏见了,对于刘忆准备的礼物也十分满意,忙让众人都坐了下来。刘忆笑了笑,和众人说了一声,就独自到厨房去了,这新婚头一天的早饭可是要新夫郎准备的,以此来显示新夫郎的贤惠。

  这不。刘忆到了伙房之后,先是将大锅做了起来,准备弄点米粥,又将厨房里的菜都洗了洗,准备再炒几个小菜,因为定亲之后。这些事情刘方氏都一一派人教过了刘忆,所以此时刘忆做来也不是太难,一会的功夫就将一切都置办妥当了,又将昨日剩下的馒头热了热,虽然不能和三娘的手艺比。但是也算是能过的去了。

  看时间也差不多了,刘忆忙先将菜放在了盘子里准备先端出去的时候,就见大王氏和小王氏走了进来,脸上一惊,忙笑着问道:“大姐夫,二姐夫怎么来了,我这里都准备好了。”

  大王氏见刘忆紧张的样子,忙笑着说道:“我们想着。估计你要准备的很多,看有没有什么能帮忙的,不过如今看来。小忆的动作蛮快的吗,得了既然没什么要忙的了。”说到这里,大王氏指了指灶台上的饭菜说道:“我和你二姐夫就帮你把这些端过去吧。”

  说完,大王氏也不等刘忆开口,就将刘忆已经放好的饭菜端了出去,而此时的小王氏已经将粥都舀了出来。对着刘忆一笑道:“小忆,我帮你把这些端出去。剩下的你也不用急,慢慢来就好了。”说着。小王氏也准备端着盘子出去了。

  刘忆赶忙拦在了小王氏的身前,忙劝说道:“姐夫,你别动,还是我来就好,你肚子这么大,别给摔了。”

  小王氏看着刘忆紧张的样子笑了笑道:“弟妹,不用紧张,我这孩子稳当着呢,再说了就是这时候菜要多动动要不然,这孩子出来可不皮实。”说着,小王氏族看着自己的肚子,脸上也忍不住露出了笑意。

  刘忆见状,也知道自己拦不住了,忙低下了头,不好意思的说了声“谢谢”,后一想不对,赶忙接着说道:“二姐夫,你等等我,我准备好了和你一起走。”说着,刘忆就已经忙碌开来,很快的就将东西整理好,也和小王氏一样,端了满满的一盘子粥,准备一起去。

  看着站在自己面前傻乎乎的笑着的刘忆,小王氏笑着点了点头,刘忆见状,更是紧紧的跟在小王氏身边,就怕二姐夫出什么意外、

  对于刘忆的小心谨慎,小王氏虽然心里受用,但是脸上还是嗔怪的看了刘忆一眼,说了一句:“你也太小心了”之后,就将脚步放慢了些,这也是小王氏看刘忆的样子实在累得慌,这才配合的,好容易将饭菜摆在了桌子上,刘忆忙将小王氏族搀扶着坐了下来,这才松了口气,对着宋陈氏说道:“母父,我去将厨房里的都端来。”见母父点了点头,刘忆正准备去厨房的时候,两个姐夫又站了起来,准备和刘忆一起去。

  看着二姐夫的肚子,三娘怎么敢再让两人动手,忙摇了摇手道:“大姐夫,二姐夫,真的不用,没有多少东西了,我一个人能行的。”

  看着刘忆说话的时候眼睛一直瞟着二女婿的肚子,刘忆心里想着什么,宋陈氏大概能猜到了,笑了笑道:“你们坐下吧,既然小忆说能办到,你们也要给小忆露一手的机会吗。”见两个女婿听话的坐了下来,宋陈氏,这才笑着道:“小忆都是一家人,简单做点有那么个意思就好了,很不必,如此费工夫的。”

  刘忆笑嘻嘻的应了一声,就跑了出去,众人见状善意的笑了笑,不一会的工夫,刘忆已经将饭菜都端了上来,看着小忆摆完饭后,就乖乖的站在自己身前,手中还拿着一双筷子,宋陈氏顿时好奇的问道:“小忆,过去坐啊,站在我身边做什么。”说着,宋陈氏还指了指刘忆的位置。

  刘忆顿时惊讶了起来,忙把新夫郎是要服侍自己妻主的母父进食的规矩说了出来,见母父听了没说什么,刘忆忙乖乖的站在一旁。

  三娘在一旁,顿时心疼了,忙开口道:“忆忆,快过来坐吧,咱家可没有那些子规矩,是不是啊,母父。”

  随着三娘的提问,宋陈氏终于醒了过来,见刘忆还在自己身前乖乖的站着,宋陈氏忙拉着刘忆的手说道:“小忆,三娘说的不错,咱家确实没有这个规矩,乖,快坐回去吃吧。”说到这,宋陈氏就发现刘忆虽然想听话的回去坐着,但是到底家教在那里,还是不敢挪步,宋陈氏忙故作为难的说道:“小忆啊,你这样站着,让你两个姐夫怎么好坐着。”

  这话一出口,刘忆的心情就更是纠结了,还是大娘看这样一来,还不知道又要推让到什么时候,忙起身,将刘忆拉到了椅子上,接着宋陈氏的话道:“母父说的不错,刘忆你这么一站,岂不是让我们都要跟着站起来,我吗倒是无所谓了,难道你还想让你二姐夫挺着个大肚子站规矩吗。”

  刘忆闻言,这才坐踏实了,见宋母动了筷子,一家人都吃了起来,待吃完了饭,宋母这才笑着道:“小忆的手艺不错,行了,这些就先放着吧,三娘你准备些回门礼和小忆去刘家吧,现在时间也不早了,被给迟了,今天你和小忆就在刘家住一晚,明日再回来就好。”

  三娘忙起身应道:“我知道了母亲。”三娘说完,刘忆也忙跟着说道:“多谢母亲体恤。”

  宋母闻言,摆了摆手,对着自己身旁的宋陈氏道:“把咱们给亲家准备的礼物拿出来吧,让孩子们一起带过去。”

  宋陈氏闻言,点了点头,从里屋中拿出了一个包裹,递到了三娘的手上,宋陈氏忍不住嘱咐三娘一定要交到亲家手上,好歹这是自家的一片心意啊。

  三娘当下忙表示,一定带到。说着三娘见时间确实不早了,忙辞了父母,和刘忆一起上了马车,在路上,三娘也将自己准备好的礼物拿了出来,交到了刘忆手里就自己出去架起了马车,经过了一路的颠簸,两人终于到了刘家的门口,一下车,就见刘府的管家迎了上来,显然已经等了好久。

  刘忆忙笑着道:“管家是母亲叫你来等我的吗。”

  刘管家笑着道:“是啊,少爷,家主和主夫,一大早就让小的在这里等你了,少爷既然回来了,那就随我去见家主吧,哦对了,小的在这里给姐请安了。”

  三娘此时也忍不住笑道:“刘管家麻烦了。”

  刘管家闻言,倒是腼腆的笑了笑,让人将三娘带来的回门礼直接收到家主的内库,她可是知道家主对这位三娘的礼物可是看中的很,从来不让人碰的,虽然,想到这里,刘管家忍不住看了看三娘带来的包裹,怎么看都看不出,这种连刘家最低等的仆人都不用的东西,里面能有什么好玩意。

  不过这些可不是自己这个当管家的能够过问的,想到这里,刘管家忙正了正神色,笑容满面的将两人引到了家主在的地方。

  两人一进大厅,顿时三娘的脚步就是一顿,看着满屋子坐着黑压压的人影,三娘的心里就是忍不住的抽搐了起来,心中也忐忑了起来,不过三娘还是有些礼的行过礼后,就和刘忆站在了一起,刘母见气氛有些尴尬,忙笑着道:“三娘,站着做什么,快坐下吧。”说着指着对面的一张椅子,示意三娘坐下,又招了招手,将刘忆喊到了身边。

  三娘一看这架势,这心里顿时一个咯噔,你想啊,所有的人都坐在了自己的对面,这怎么看都是三堂会审,不这哪里是三堂会审恐怕三十堂都是有的,三娘此时硬扯出了一个笑意道:“母亲,您摆出这个架势有事吗。”(未完待续)

看过《随身空间之悠闲农家》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