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随身空间之悠闲农家 > 第31章 成亲

第31章 成亲

  ps:求粉红,求收藏,求推荐。

  三娘正想说一句,既然我对你有大恩,你还来这里做什么,就见周大夫呵呵一笑栖身走到自己身边,用力的拍了拍自己的肩膀,弄得三娘都一头雾水的,时不时的瞟上周大夫一眼,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想到什么新招来整蛊自己不成。想到这里三娘暗暗的提高警惕,就连身子也不由的僵硬了起来。

  而周大夫感觉到手掌下那随着自己的动作,也随之僵住的身子,再也忍不住笑了起来,见三娘的眼睛怒视着自己,周大夫这才凑到三娘耳边小声说道:“三娘,你可别误会,我可是真的来帮你的,要知道这拦路人可是多得很,不过我若是占了一个位置,自然别人就好一个,你看我对你好不好。”

  三娘闻言,顿时眼睛一亮,周大夫把话都说的这么明白了,自己若是还不明白,那可真是棒槌了,顿时三娘脸上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不停的点头道:“哎呀,婆母可真够意思,放心吧,咱三娘可是个明白人,对了婆母要不我再给你个孩子啊。”

  周大夫闻言,对着三娘就是几个大脑瓜子,见三娘消停了,才没好气的说道:“你是看你婆父过的太好是不是。”说到这里,周大夫不免想到生产当日的时候,若不是自己提前将三娘叫了回来,还不知道夫郎还要疼多久,如今听三娘还要提这事,顿时狠狠的瞪了三娘一眼,因为周大夫知道,以如今自家夫郎对孩子的宝贝劲,再听到三娘今日这话。肯定是要缠着自己再要一个的。

  三娘见周大夫瞪着自己,讪讪的闭上了嘴,想到现在自己最重要的是去将忆忆娶回家。忙谄媚的说道:“婆母,这些事情。咱们先不说,现在最重要的是我的亲事。”说道这里,三娘还冲着周大夫讨好的笑笑。

  这下子,周大夫再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忙点头大笑道:“好,为了三娘咱们走,师妹跟上。”说完周大夫笑着拉着三娘一起向前方走去,不时有人上前来拦着。三娘也笑着一一应付了过去,终于三娘来到了刘忆的闺房前,笑着喊道:“忆忆,你出来吧。”

  三娘的话音刚落,就见刘忆在刘二姐的搀扶下蒙着盖头走了出来,等刘二姐将刘忆的手放到三娘的手中之后,三娘的手下意识的紧了紧,同时三娘还感觉到,自己的手也被抓紧了些。

  当下,三娘脸上的笑意就更深了。与刘忆一起到厅堂拜别过刘母和刘方氏之后,三娘扶着刘忆,两人慢慢的向着门外走去。两旁都是不停的祝福声,还有枣儿和桂圆之类的吉祥物,向着三娘和刘忆砸去,看着砸在自己身上的吉祥物,三娘脸上的笑容是越发的灿烂了。

  就这样,在众人的祝福和父母的期盼中,刘忆坐上了三娘带来的花轿,在轿帘放下的那一刹那,刘忆的脸上忍不住流出了泪水。想想自今日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在见到父母。刘忆的心里也忍不住有些酸酸的。

  于此相反的是此时的三娘伸手那就一个利落,用手一撑就上了马上。脸上都能乐出花来,众人看的真是一阵好笑。

  乐队此时也吹响了起来,只听到大娘一声大喝:“走喽”。三娘身后的百人团队,又开始了一系列的撒喜糖了。

  一路敲敲打打,终于到了宋家的庄子,因为这婚礼的礼数,前几天,宋母已经嘱咐了好几遍,三娘早就滚瓜烂熟了,这会子不等大姐招呼,就利索的从马上跳了下来,一溜烟的跑到轿子跟前,急切的踢了三下轿门,大娘见三娘弄错了,忙就伸手拦着,却见三娘推了推大姐的手道:“忆忆能不能孝顺公婆,和两个姐夫和睦相处,还有和我甜甜蜜蜜的。”这话一问完,顿时在场的人都惊呆了半晌才爆出了一阵喧天的笑声,周大夫更是夸张的拍了拍三娘的脊背,无奈的说道:“三娘啊,三娘,我可是第一次见过这么踢轿门的啊,你也太急了些吧。”

  周大夫这么一说,顿时让本来已经有些回落的笑声,再一次肆无忌惮了起来,而顾医正更是坏笑的问道:“小忆,三娘都这么心疼你了,你怎么还不回话啊。”

  这么一说众人更是笑做一团,三娘忙上前说道:“干什么,干什么可不要欺负忆忆。”说着三娘就要上前,可惜被众人都给拉住了,顾医正凑这此时,忙又开口问道:“小忆你快回答啊,要不然我们可就把三娘抓住了啊。”

  见顾医正这么一说,身边的人也不由的起哄起来,甚至有些淡大的还要拉着三娘走,三娘哪里肯干啊,当然是拼命的挣扎了,而就在这时,众人听见了一声“嗯”,虽然都明白这话肯定是刘忆应下的,但是有那促狭的偏不忍,还明知故问的问道:“嗯,刚刚风太大我可什么都没听到,你们听到了吗。”

  “听到了。”见有人这么不配合,众人也都想看看这人是谁,顺着声音看去,见竟然是三娘答的顿时众人俱都轻“嘘”一声,大声的叫嚷着“不算,不算,我们可都没听到。”

  就连二娘此时也不想放过自己的妹妹了,直直上前拍了拍三娘的肩膀道:“三娘做人要厚道啊。”剩下的话二娘也不说了,但是意思不言而喻。

  三娘指着自己惊讶的说不出话来,再没想到那么老实的二姐竟然会说出这种话来,想反驳,但是在这种除了自己所有人都是一伙的情况下,三娘直接闭上了嘴,知道说肯定也是孤掌难鸣的,只能开口冲着轿门喊道:“忆忆,看来你应声是不行了,你就再嗯一声吧。”

  这话刚落,就听到众人七嘴八舌的叫嚷了起来,有的说“三娘你这样就对了。”有的说“识趣了就好”总之是形形色色的都有。

  刘忆在轿中,对于外面的话听得很是清楚。如今见三娘开口了,也羞怯的再“嗯”了一声。

  顿时就听到外面有人说道:“这就对了吗,快快快。三娘还不将新夫郎给扶出来,可要误了时辰了。”

  这下子。三娘就是有理都说不清了,拜托刚刚也不知道是谁拦住自己的呢,三娘忙上前几步,将轿帘掀开来,将刘忆扶下轿来这时喜嬷嬷上前,扶住了刘忆,将手中红绣球分别交给两人后,就开口笑道:“走喽。”

  随着喜嬷嬷话音落下。鼓乐队再次吹了起来,三娘也笑着牵起红绣球一步一步的慢慢走着,跨过了火盆,跨过了马鞍,终于来到了父母跟前,喜嬷嬷忙上前道:“夫妻俩拜父母喽。”

  说着,喜嬷嬷忙将三娘和刘忆两人摆好位置,开口道:“一拜天地。”看着三娘和刘忆两人拜过之后。

  喜嬷嬷笑嘻嘻的接着道:“二拜高堂。”

  宋母和宋陈氏见状更是笑的合不拢嘴,忙让两人起来,这下子。众人都乐了起来,喜嬷嬷脸上也是一脸喜气道:“夫妻对拜。”

  这时三娘和刘忆两人的动作仿佛变慢了似得,望着以后要陪自己过一辈子的人。都发自内心的笑了起来。

  “送入洞房”随着这声话语,三娘拉着手中的红绸,只要想到那一端握在忆忆的手中,三娘整个人都觉得甜蜜了起来,慢慢的跨过一只只意味着传宗接代的麻袋,终于来到了属于自己和小忆的房间,看着被喜娘扶着乖乖坐在床上的忆忆,三娘忍不住笑出声来。

  喜娘见状,忙站在一旁大声道:“请新娘拿起秤杆挑起喜帕从此称心如意。”

  三娘闻言。顿时从一旁的托盘中去过杆秤,挑了了刘忆头上的喜帕。看着刘忆羞怯的样子,三娘自己也忍不住红了脸。

  喜娘看着两人的样子。忍不住捂嘴偷笑了起来,让拖着托盘的人上前来,喜娘从每个托盘里都抓了一把,然后撒到了新人床上,笑着向两人祝贺道:“祝两位永结同心,早生贵子。”

  待喜娘说完,准备出去的时候,三娘忙把身上的红包塞了过去,笑着说道:“一点小意思,请你收下。”

  喜娘也不矫情,忙将红包接了过来,捏了捏,薄薄的一张,喜娘脸上的笑容顿时更深了些。笑着说道:“宋状元说的什么话,我还想沾沾您身上的喜气呢,这俗话说的好啊,抓了状元的银子以后也是能做状元的。”一边说着,喜娘忙将红包塞进了自己的兜里,就告辞了。

  这次三娘没有拦着,屋内的人见状也识相的纷纷告辞了,三娘见到桌上的酒杯,倒了一杯将其递给刘忆之后,叫笑着说道:“忆忆,一会我还要去外面陪客,这交杯酒咱们就先喝了吧。”见刘忆点了点头,三娘忙和刘忆双手绕过,将交杯酒喝了,又将刘忆头上重重的头冠给取掉之后,才无奈的说道:“那忆忆你先在这里自己待会,我保证会很快回来的,我找人给你送好吃的啊。”

  刘忆这才抬头说道:“三娘,你不要担心我了,我又不是小孩子,快去吧,别让人家笑话。”

  看着忆忆乖巧的样子,三娘对着刘忆做了个鬼脸,见其呆愣的时候,迅速的在其脸上啄了一口,在刘忆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匆匆跑了出去。只剩下刘忆一个人捂着三娘刚刚亲过的地方发呆。

  而三娘刚刚出来,就被一大帮子人围住了,这里面有族人,有朋友,对于这些人的敬酒,三娘也是来者不拒,不一会的功夫,三娘的脸上已经通红,身上也有了醉意。

  宋母见了,忙上前对着众人拱了拱手道:“各位,各位,大家高抬贵手,高抬贵手,她一个小孩子可不会喝酒,差不多得了,这样吧,大娘,二娘还不去上去替你们妹妹喝喝酒。”说着宋母就抢先上去,将要敬给三娘的酒给挡了下来,一抬头就喝了进去。

  三娘见状,哪里敢让母亲替自己挡着,更何况她知道,这酒根本就没有什么,若是自己想,分分钟就可以将这酒气蒸发出去。忙上前,将后面递给母亲的酒给接了过来,对着宋母劝道:“母亲。你可别喝了,我自己能行的。”

  大娘二娘。恰巧也赶到了身边,忙将宋母身前要敬酒的人挡了下来,也跟着劝道:“母亲,三娘说的不错,你可不能多喝。”说着大娘忍不住看了看三娘,虽然大娘心里也明白就算把家里的酒都喝进肚子里,对于三娘也没什么,但是大娘也知道在母亲心里。三娘还是那个会和母亲撒娇的小孩子,所以大娘也知道,若是这酒自己不在这里挡着,母亲也绝对会的,当下就接着道:“至于这酒吗,母亲不要担心不是还有我和二娘吗,放心我和二娘就是喝到天亮都没事。”

  说罢,大娘好像害怕宋母不信似的,对着三娘以宋母能听到的声音悄悄的说道:“行了,别在这猫着了。该干嘛干嘛去吧。”三娘见状,眼珠子一转,对于大姐这个十分符合自己心意的决定。三娘那是不断的点头赞同着,神色更是谄媚的很,对着大姐连连作了几个揖。

  弄得大娘是苦笑不得,顺势一摆手,大娘就发现一眨眼的功夫,眼前哪里还有三娘的身影。且不说大娘心里怎么想,就是将大娘和二娘推出来给三娘挡酒的宋母,也不得不嘟囔一句三娘没良心。

  而此时院子里的亲朋好友也发现了院子里没有了三娘的踪影,顿时不乐意了。只听

  “哎,我说宋小二。你这也太不够意思了,你说要替女儿喝酒。我们也都应下了,怎么还能把人给藏起来,快把我宋家的大状元给叫出来,你姐姐我还没看够呢。”

  还不待此人说完,就有人接着说道“就是,就是,一个大女人,难道还能看坏了不成,不是我说啊,宋姨你家三娘虽然考上了状元,但是那性子还真养的和个哥儿似的,恁娇气了些。”

  听到这话,宋母忙打哈哈道:“哎呀,疏风姐,狗蛋,这三娘还是个孩子吗,再等等等她长大点就好了。”

  宋母刚说完,刚刚喊宋母宋姨的人,当下红着脸,不好生意的说道:“哎呀,宋姨,人家的名字叫宋佳,可不是狗蛋了,这个名字可不要再叫了,不然要是让人听到了,俺还不得被人笑死。”

  那宋佳话音刚落,就听见院子里顿时哄笑一声,弄得宋佳的脸一下子胀的通红,其实本来宋母说话的时候,虽然提了狗蛋这名,但是到底声音不大,大多数人还是没听到的,而听到的,大多又是族人和她从小玩到大,对于狗蛋这个名字也都是知道的,所以听宋母喊一句也没什么。可偏偏这个宋佳的嗓门大的很,这么说吧,要是宋佳在家里大喊一声大半个村子的人都能听见,这会子,本来没什么事,偏让宋佳这个大嗓门不让宋母喊自己的名字,一下子狗蛋这个名字传遍了院子的各个角落,这不,大家一下子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还有那和宋佳玩的好的,忍不住打趣道:“我说狗蛋,你本名就叫狗蛋,不叫你狗蛋叫什么,说实话若是狗蛋你今天不说,我还不知道你叫宋佳呢。”这一说,众人又是一阵大笑,其实在村里,有几个喊大名的,都是那起的小名喊得,且孩子小的时候,名字起的太好容易被阎王爷惦记上,容易养不大,所以一般的人,取名字尽往那平常甚至难听的方面取,这样子也是为了让自家孩子不被阎王爷惦记,平安长大的意思。

  狗蛋见是自己的好伙伴说自己,当下不客气的回敬道:“你当你的名字多好听似的。”说着还宋佳还故意抬高了声音大声说道:“臭蛋,名字和我也差不多吗。”

  只见刚刚还说的痛快的人,当下也和宋佳刚刚一样,不好意思了起来,但是到底是自己先招惹的宋佳倒也不好多说什么,这位名叫臭蛋的人,狠狠的瞪了宋佳一眼,郁闷的坐了下来。

  这样一来,院子里的人顿时都不敢往上凑了,这要是宋佳的嘴一时没把住,那自己不是丢人丢到京城里来了吗,当下众人也都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各自吃了起来。

  宋母见状,脸上那是真高兴啊,没想到这么一闹,人们也不想着三娘了,不过自己好歹是主人家倒不好躲懒,忙一桌一桌的带着两个女儿去敬酒。

  坐在一旁的周大夫对顾医正说道:“我说师妹啊,这婚礼还真有意思啊,新娘子不出来陪客,反而让母亲和姐姐们陪的,我还真是第一次见啊。”

  顾医正笑着道:“师姐,你还是别说了,吃完赶紧回家吧,也不知道师姐夫和娃儿怎么样了呢。”

  周大夫闻言,也着急了起来,当下起身道:“既然三娘都不出来了,那师妹咱们还是先回家吧,说实话,这单方你师姐夫和一个奶娃娃在家我也不放心。”说则,周大夫已经将顾医正拉了出来,两人直直的走到了宋母的跟前,说明来意之后,忙将自己的难处又说了说。

  宋母见状也跟着担心了起来,忙开口说道:“你看,我也不知道,那你们赶快回去吧,倒是我们招呼不周了。”

  周大夫忙摆摆手道:“宋妹妹言重了,要不是因为家里确实离不开人,我还得陪宋妹妹多喝几杯,不过如今你看这。”

  宋母见状,忙让人准备了些糕点,又想到两人来的时候是跟着三娘的并没有准备马车,这又吩咐大娘去将马车准备好,这才将两人送了出去,直到看见两人坐上了马车,嘱咐了车夫一番后,才放马车离开,直到马车再也看不见了,宋母才没好气的说道:“看看你妹妹这办的叫什么事,人家大老远的来帮忙,三娘倒好也不知道好好招呼一下,倒是让人家来和我告罪来了,这个三娘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大娘眨了眨眼睛,只是意思一下点了点头,却没有开口应和什么,难道她能说是母亲你自己让三娘回去的吗,那还不被母亲给削死啊,大娘表示她又不傻。

  而此时的三娘正和刘忆在屋子中你侬我侬呢,就连吃饭的时候,三娘也不让刘忆动筷子,反而要自己进行投喂工作,当然了,这喂食也是你一口我一口的要多腻歪有多腻歪。

  不过这么腻歪的事情,在刘忆的心理却是满满的甜蜜,自从三娘投喂开始之后,刘忆的眼神就一点都没离开过。

  一顿饭足足吃了一个时辰三娘这才将筷子放下,一把将刘忆横抱了起来,悠然的走了几步,三娘忙将刘忆放在了床上,这才起身打来了热水,让刘忆梳洗过后,三娘自己也整理了一下,也坐在了床上,对着一旁的刘忆温柔的说道:“咱们安歇吧。”

  三娘见刘忆害羞的点了点头,心里忍不住的兴奋了起来,挥手间将蜡烛熄灭之后,就拉着忆忆一起躺在了床上,也许是怕月亮也害羞了吧,床帐子慢慢的遮掩了起来……

  第二日一大早,三娘早早就醒了过来,哦,或许说,三娘根本高兴的一晚上都没有睡,想到昨日的美好,三娘望着刘忆的眼神也越发温柔了起来,不过想到今日是要拜见父母的日子,即使三娘看着刘忆很是心疼,还是将忆忆叫了起来,毕竟若是让母父觉得自己对忆忆的好超过了对母父的,那么以后忆忆在这个家里的日子恐怕不是那么好过的。

  而刘忆此时伸手揉了揉眼睛,就见天色已经亮了起来,顿时一惊,赶忙坐了起来,吓得三娘赶忙扶住了,关心的说道:“忆忆怎么了,干嘛这么着急,起这么猛仔细头晕。”

  正说着,三娘就见刘忆的身子晃了晃,三娘忙伸手将刘忆搂在了怀里,摸了摸刘忆的脑袋,心疼的说道:“看,我说什么来的忆忆,以后可别这样了。”(未完待续)

看过《随身空间之悠闲农家》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