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随身空间之悠闲农家 > 第25章
  宋母忙开口想说两个孩子成亲的事,却让刘母拦了下来,并且开口道:“亲家,婚期的事情且不必着急,尝尝这饭菜的味道怎么样,想来天色还这么早,你们来的时候必是没有用膳的,有什么事等咱们吃饱了再谈吧。”

  宋母闻言,忙笑了笑倒是没有再开口,先吃起饭来,也许是都想早点将两个孩子的亲事定下来,这顿饭吃的很快,等吃完了,刘母让下人将碗筷收去之后,就邀请宋母一起坐在一旁的主位上,先开口道:“亲家,不知道我们选的日子你们觉得怎么样。”

  宋母闻言,忙笑着说道:“亲家说的哪里话,日子是亲家选的自然是没的说,我这次来就是想问问,咱们这边成亲是个什么章程。”这却是要问刘家有什么规矩了,毕竟这刘家和自家到底不同,宋母也不想失了礼数。

  对于宋母的问话,刘母是满意的很,毕竟宋母能想到这点就是对自家小忆的看重,刘母的脸上的笑容也不免更深了些,忙谦虚的说道:“哪里,亲家太客气了。”不过说了这句话之后,刘母也并没有客气直接将自己的要求说了出来。

  听着刘母说了半个时辰都没有要停歇的意思,宋母

  忍不住嘴角抽了抽,都这么多规矩了,还说“哪里”,现在宋母是真的不知道“哪里”了,看小忆的母父还在继续,现在宋母也不在意失不失礼了,忙出声打断了刘母的话,见刘母意犹未尽的样子,宋母忙讪讪的开口道:“亲家啊,我看你还是将事情写到纸上吧。我拿回去也好照办啊,你说这么多我也记不住不是。”

  刘母一拍脑门,仔细的想了想的确是这么回事,自己说了半个多时辰了,里面不知道提了多少要求,且不说三娘的母亲能不能记得住,就是记住了。以宋家的家境能不能置办起来还是个问题。想到这里。刘母就忍不住的皱了皱眉头。

  这样一来,倒是让宋陈氏心里不高兴了起来,刘母这是要做什么。她们给三娘娶得是夫郎可不是祖宗这要求也太多了点,但是宋陈氏也知道自家三娘就是看上了小忆这孩子,而且小忆这孩子除了长相,那其他的就是提着灯笼都没地找去。也就没有开口说什么,任由自家妻主做主了。

  可是宋陈氏毕竟不是一个有心计的人。这脸色一变,刘母只顾着和宋母说话,也没注意,不过刘方氏可是紧盯着宋家的。如今见宋陈氏变了脸色,又联系刚刚妻主说了什么,心里也有数了。刘方氏忙用手肘碰了碰刘母,见其终于回过神来。刘方氏才对着宋家人开口道:“亲家,我家妻主说的话你们不要太在意,其实我们也没办法,出生在这样的家里要是婚礼太不成样子,可不是要让人耻笑呢吗,更何况小忆还是刘家的嫡子,这若是办的太差了,那其他人的婚事都不太好办了。”说到这里,见宋家人都认同的点了点头,才接着说道:“亲家们能谅解就好了,不过你们也不要太过认真了,今天妻主之所以提出来,不过是想想我们这成婚的规矩,并不是让你们比照的办理,这里我们自己能办的我们就都办了。”

  刘母闻言,虽然不知道夫郎为什么好好的提起这个,不过既然夫郎开口了,再加上她本也没有指望宋家一家置办,如今也就顺势的点了点头,跟着说道:“不错,亲家,不如等我和管家说过之后,看看这婚礼怎么办能热闹些,毕竟三娘可是今科状元,又得皇上赐婚,这婚礼可不能寒酸了。”

  不得不说刘母这么一说,让宋陈氏的心里好了不是一点半点,毕竟是给女婿争光还是给三娘添彩,这在宋陈氏心里完全就不是一个层次,若说婚礼往大了办,只是让刘忆好看点,宋陈氏怎么可能没有怨言,可若是为了三娘,宋陈氏那可是一点就没有了,恐怕就是让宋陈氏将家底都搭进去,宋陈氏连眉毛都不皱一下的。

  刘方氏对于自家妻主的这番话也很是满意,看这亲家的脸色不是好了很多吗,说不定还要求自家置办的热闹点,给三娘的脸上多添点彩呢。

  果然,刘方氏刚这么寻思,就听到宋陈氏笑着开口道:“亲家说的不错,三娘好歹也是状元,这婚礼怎么能办的不热闹点,再说了,这婚礼本就是我们女方的事,就不用麻烦亲家了,你列张担子我们照做就好了。”说到这里,宋陈氏又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呵呵呵,我们也没见过什么世面,亲家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好了。”

  这下子,刘母算是彻底知道刚刚为什么突然说了这么一番话,自己提的那些条件,三娘母父其实并不满意,怪不得静静的待在一旁不说话呢,这会子之所以这么痛快,也是为了三娘,刘母心里越想越不是滋味,果然啊,谁家的孩子谁心疼啊。

  不过刘母即使再心酸,这亲事还得商量下去,不过刘母在心里暗暗发誓,等儿子结婚的时候给儿子的嫁妆里再多塞几个铺子庄子,刘方氏此时也是同样的想法,毕竟男儿的嫁出去有没有底气,这一个就是看娘家,另一个就是看嫁妆了,娘家已经摆在这里了,嫁妆若是再丰厚些,想来宋家也不敢薄待了小忆,当然了刘母和刘方氏并不担心三娘,毕竟三娘的性子自家还是知道些的,不过是怕宋陈氏心里有什么想法罢了,毕竟这自古以来,这母父和女婿的关系,那就是冤家对头,有几个是能好的。

  且不提个人的心思如何,总之今日,这婚期是好好的定下来了,至于那婚礼到底要怎么办,刘母也忙开口留宋母几人住了下来,也好,好好商量一下,宋母和宋陈氏闻言。也知道自己对于这个还真是不懂,也就点头应了下来,不过大娘却不能这样了,毕竟她本来离开家也有两日了,家里很多事等着呢,虽然二娘在家她应该可以放心,但是大娘的心里每日还是想的不行。而且三娘的婚期既然已经定下了。剩下的不过是商量具体的事情,想来母亲和母父也都能应付,而且看刘家的反应。这婚事,想来她们是会帮着办的。于是就在宋母和宋陈氏答应留下来的时候,大娘忙开口道:“伯母,伯父。家里确实有事离不开人,既然婚期已经定下来了。那我也该回去张罗了,若是您二老有什么吩咐,只管让人去庄子上喊一声,我随时都能过来。”

  刘方氏闻言。本还想劝几句,将大娘留下来,却被自己妻主给拦了。见自家妻主对着自己摇了摇头,刘方氏只能闭口不言了。

  刘母忙笑着道:“大娘。我也知道,你家里事情多,既然家里忙不过来,你要回去我也不好拦着,但是你还是要答应我,你闲着的时候一定要来家里看看,毕竟这婚礼当日的事情太多,可不是一日两日能够解决的。”

  大娘闻言,忙站起来说道:“伯母说的哪里话,这是三娘的人生大事,我怎么可能不来看看,再说了,家里的产业和这城里也有些牵扯,我自然会多来拜访的,只希望伯母到时候不要赶我出去就好。”

  刘母闻言,当下就绷不住的笑了出来,故作严肃的说道:“大娘侄儿,到时候谁敢这样,看我不打断的腿。”说完,刘母还摆出一番家主的架势。当下一屋子的人都乐了,气氛顿时和乐了许多,大娘见时间也差不多了,也就告辞了。

  刘母忙让管家派人将大娘送回去,自己则陪着宋母一起逛逛刘府,毕竟宋母两人来了之后,每次都是来去匆匆的,这刘家还真没逛过,今天这一逛,倒是又让宋母发出了许多感慨,这人跟人啊,还真不能比,宋母想想自家原本的日子,再想想这刘府光院子恐怕就能把自己十个村子装下去都不止,顿时觉得自家三娘能找这么一个夫郎那还真是高攀了。宋陈氏对于这一切虽然也十分羡慕,但是他可不觉得自家三娘配小忆是高攀了。自家三娘多好啊,又聪明又能干还拜了个神仙做师父,这大梁国有谁有自家三娘的好福气,若是让宋陈氏知道自家妻主竟然觉得三娘是高攀了刘家,恐怕宋陈氏能直接将宋母给赶出去。

  且不说宋刘两家如何商量婚礼的事,只说,天机子日日跟着刘强,确实也没发现此人有什么不妥,本来都有些灰心了,准备回去和刘母说一下她可能猜错了的时候,今天发生的一件事,却让天机子顿时打消了念头,你当为何,原来,今日天机子还是和往常一样跟着刘强,但是不同的是天机子发现七皇子竟然跟着刘强悄悄的出来了,虽然穿着女装,但是身边人的称呼,天机子可是听的清清楚楚,当下天机子更是不错眼的盯着,果然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让他发现了端倪,原来七皇子想来并不常来街上,对于什么都很是好奇,一不注意,一辆马车竟然疾驰而来,七皇子整个都傻住了,呆呆的站在路中央,毕竟只是个孩子,吓傻了也是有的,就在天机子准备上前营救的时候,却见那他本以为是个本人的刘强,不过是伸手一摆,那本来还狂奔的骏马立马躺在了地上,早已死的不能再死,而马车也整个都翻了,而天机子也注意到刚刚因为七皇子想要吃冰糖葫芦的过,刘强离这里还是有一段距离的如今,刘强能这么快的赶过来,且挥手间就将一批骏马毙于掌下,也就只有一个理由,刘强是个高手,还是个不逊于自己的高手,想到这里,天机子的心理咯噔一声,这会子他是真的不确定,这个刘强是不是发现自己了,眉头下意识的皱了起来,同时天机子还在心理思考着,哪里来的这么一个高手,看这刘强的样子,顶多二十岁,竟然就有这么一身功力,怎么想都不可能是普通人,记得小忆的母亲说过,这刘强并不是皇家的人,而是七皇子捡来的,那她原本又是什么人呢。

  想到这里,天机子也怕自己被发现,忙一闪身就离开了。看来她得去找三娘商量商量了,毕竟天机子也明白,这个刘强的功力绝对不在他之下,当下天机子忙一闪身,离开了这里。

  显然天机子对于刘强已经发现她的猜想是正确的,因为就在天机子离开这里的一刹那,刘强神色复杂的望着的地方。正是他刚刚所站的位置。

  七皇子见刘强只是望着别处。也不向平日那样哄着自己,当下就恼了,再加上实在是受了惊吓。当下再也忍不住的哭了出来,这一哭倒是把刘强给弄醒了,当下忙上前哄道:“主子,你别哭啊。”刚说到这里。刘强就发现周围的人都围了过来,刘强忙将自己的披风脱了下来。将七皇子连同脑袋全部蒙住,一把抱起,就准备带七皇子先进了酒楼在再说。

  可惜她想息事宁人,可不见的对方也是同样的意思。要知道马车可是翻了的,果然那马车里施施然走出一人,你倒是谁。说来也是一个熟人正是那吴李氏,李悠雨。虽然吴家因为吴胜之负了刘忆且吴家主的对着刘母一番威胁,被刘家打压的厉害,但是到底刘家没有赶尽杀绝,只不过原本可以算是一流的世家沦为了三流罢了,而直接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吴李氏自然是讨不了好的,当日生产的时候吴李氏就差点一尸两命,若不是那日他凑巧发现了稳公的不对劲,恐怕他自己和肚子里的儿子早就不在这个世上了吧。是的,儿子,吴李氏想的生下嫡女好继承吴家家业的想法彻底落空了,若不是他生产的时候抓住了有问题的稳公,从而知道是自己妻主的母父动了手,捏住了他的把柄,恐怕他早已不在世上了吧,且凑着那把柄在手,很是在家里扶植了一批亲信,现在的日子过得还算不错,想不到今日竟然碰到一群不要命的,竟然敢把自己的马车给弄翻了,吴李氏哪里能忍,更何况吴李氏还发现,将自己马车弄翻的人,穿的很是寒酸,这种情况下若是他再不立立威,这心里都要憋屈死了,所以吴李氏也不客气,直接让人将刘强等人围了起来,自己被人扶着也慢慢的走了过来。

  刘强本就因为七皇子的哭泣心烦意乱,又见有人还不知死活的挡在自己面前,脸上当下一冷,而随着被人围住,七皇子身边的人也迅速将刘澈挡在了后面,因为他们明白今日若是七皇子有点损伤他们的命都填进去,所以即使他们害怕也只能站在了七皇子的身前。

  刘强当下冷冷的喝道:“滚开。”刘强的话音刚落,就听到有人轻笑的声音,当下扭头看去,就见一个稍有姿色的男子,扭捏的走了过来,但是显然路人不这么认为有很多女人是直接看呆了,想来也是弱势李悠雨没有姿色的话,如何能让吴胜之迷了心窍,的认他摆布呢,至于刘强为何不受他迷惑,那还用说吗,别忘了刘强原本可是天幽阁的首席杀手冷霜,又是有天机阁阁主青枫抚养长大,别忘了天幽阁阁主那才是真正的天姿国色,有珠玉在前,吴李氏的这个死鱼眼又如何能入了刘强的眼,更不用说,那翻矫揉造作的姿态了,想来若不是刘强此时真的要护着刘澈的话,早将他踢的远远的了。

  刘强的这番心思,吴李氏怎么可能知道,不过光是看着刘强对自己的不假辞色,吴李氏顿时气个倒仰,这会子,自己马车翻了的事,吴李氏倒是不太在意了,不过对于刘强无视自己的事,吴李氏心里暗恨,开口讽刺道:“这路这么大,可惜有的人啊就是没长眼睛,还不如没有的好。”吴李氏这话可是深深的讽刺了刘强看不到自己的神态。

  可惜,这话刘强听来还直当是吴李氏讽刺刘澈,当下如何能忍,抱着七皇子直接闪到吴李氏身边,狠狠的甩了几巴掌,末了才凉凉的反讽道:“春香,这有些人长得脑袋还不如没有,若是下次再让我遇见,我不介意帮他的脑袋找个合适的地方放着。”

  对于刘强这会子的话,吴李氏是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捂着自己被打的脸蛋直接愣在了那里,等吴李氏回过神来的时候,顿时大怒,这几巴掌让他回忆起来,在吴家的那段悲苦的日子,跟不用说在街上这么多人看见自己被甩巴掌,顿时又羞又恼,尖叫的说道:“来人,还不给我打死这个兔崽子。”

  只见随着吴李氏的吩咐,吴李氏带来的人忙向刘强冲了过去,可是显然她们完全不是个,即使人不少,也不过在刘强的挥手间瞬时都飞了出去。

  吴李氏原本准备要出口的脏话,硬生生的咽了下去,整张脸也吓的苍白,见刘强向自己走过来,脸上也满是冷意,吴李氏顿时瑟缩了下,不过还是故作不惧的恐吓道:“你想干什么我可是吴家的少主夫,你要是敢动我,我绝对让你吃不了兜的走。”但是随着刘强的逼近,吴李氏也吓的一步一步的后退着,扶着吴李氏的春香也害怕的颤抖着。

  不过这次刘强并没有做什么,只是冷淡的看了吴李氏一眼,就抱着刘澈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吴李氏直到再也看不见刘强的身影,才心神一松再也撑不住的跌坐在了地上,身上更是被吓得是一点力气都没有了,春香见状忙上前想将吴李氏扶起来,毕竟这里可是在大街上,若是被人传回吴府只怕少主夫不会有什么好下场,自己也得跟着吃挂落。

  可是此时的吴李氏整个人都已经瘫软了,如何有力气起身,而春香本就柔弱,哪里能扶的起来,只能取出帕子将自家主子红肿的脸蛋遮掩了起来,这才开口道:“少主夫,我先将你的脸遮起来,以防别人看到,现在家里带来的人都躺在地上去了,我这就去看看能不能把她们喊起来,让她们再去找辆马车,好带主子回去。”

  这会子吴李氏虽然想骂春香没眼色,这么多人已经看到了,自己的脸也丢尽了,这会子捂着脸有什么用,不过正要开口吴李氏就觉得自己的腮帮子疼的不行,忙闭了口,只能任由春香自己做主了。

  春香说完话就匆忙跑到被打了的吴家下人身边,好不容易才将人喊了起来,这些人倒也有颜色,忙又去弄来了一辆马车忙将吴李氏扶了上去,驱散了人群,这才匆匆的回了吴家。

  等到了家里,见到自己的妻主,吴李氏再也忍不住的痛苦了起来,但是因为脸痛的原因,还不时的吸着气。

  而吴胜之虽然对于自家夫郞那张惨不忍睹的脸有些不忍直视,但是到底是自己心爱之人,吴李氏忙将自家夫郞搂在了自己的怀中,确定不用看到那张比鬼还恐怖的脸后,吴胜之平静了一下,这才安抚的说道:“悠雨,不过是出趟门,你怎么弄成这个样子,是谁干的,你别怕,等我去收拾她。”

  让吴胜之这么一说,吴李氏顿时更委屈了,可是他想说脸又痛的说不出话来,吴李氏只能更哭的难受了,吴胜之见夫郞哭的更厉害了,心里也不痛快了起来,说实话,自从吴家从一流世家的地位上跌下来之后,吴胜之是真的没有顺心过,且不说那些平日自己的狗腿子都再不往身前凑了,就是她原本认为的朋友,也在自家最危难的时候,纷纷从吴家的身上又扯了一块肉下来。让吴胜之的心顿时就凉了。(未完待续)

看过《随身空间之悠闲农家》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