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随身空间之悠闲农家 > 第23章
  ps:未修改版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随身空间之悠闲农家》更多支持!听着周雨用哄孩子的话来哄着自己,撇了撇嘴,但是也知道这个哥哥这次是走定了,三娘也不好再拦,只是开口问到需不需自己帮忙准备些什么好带着。

  周雨闻言摇了摇头道:“什么都不必张罗了,我们自己都置办好了,不过若是三娘有什么好玩意要送给哥哥嫂嫂的话,我倒是不会介意的。”

  李牧闻言,也忙在一旁附和着点头,虽然在这里没有待多少时日,但是李牧对于三娘的好东西可是垂涎的很,几乎可以说是蝗虫过境,发现一样那是必要留下的,这会子听夫郞提起这个哪里能不附和呢。

  三娘见两人的样子,倒是将离别的伤感去了个七七八八,仔细的想了想,看着两人亲密无间的样子,悄悄的对着李牧勾了勾手指,示意其过来说话。

  李牧当下乐呵呵的跑来过去,眼巴巴的看着三娘,三娘当下就乐了,也刁难李牧了,再其耳边小声的问道:“想要孩子吗。”

  这话一下子就把李牧给问住了,这是怎么说的,孩子谁不想要啊,要知道她可是没成亲的时候就幻想着自己和小雨的孩子长什么样了,可谁让这修真界功力越深,孩子越是艰难,以至于她们成亲这么久了连个孩子都没有,自家母父虽然自小看小雨长大,但是到底还是有了芥蒂,这不前段时间还唠叨着要给自己纳个夫侍。正好小雨说了要来给给刘忆解毒,自己这才和小雨索性躲了出来,想到这里。李牧的眼睛猛然一亮,激动的问道:“三娘。难道你有办法。”

  那声音大的,把三娘都给吓住了,退后了一步,挖了挖自己的耳朵,三娘这才开口道:“我说嫂子啊,你这嗓门也恁大了些,幸好我是个担子大的,要不然猛然被你嚎这么一下还不得吓死啊。”

  对于三娘的打趣。这会子李牧哪有心思理会,整张脸立马变星星眼,期待的看着三娘,见小雨望向这边,显然刚刚三娘对自己说的话,小雨一字不漏的都给听见了,哎呦,这武功好听觉敏锐还真不是个好事,不过这样以来李牧也不用纠结了当下直接问道:“三娘,你别扯开话题啊。你既然这么问,是不是有什么办法啊。”

  周雨闻言,也找急忙慌的跑了过来。急切的开口道:“是啊三娘,你若是有什么好办法就说出来啊,哥哥在这里先谢谢你了。”说着周雨就要向前鞠躬。

  三娘忙给拦了,正要将周雨扶着坐下,就见李牧伸手一挥就将三娘挥退了几步,反而自己扶着周雨坐了下来,三娘一见也知道了自己这个举动确实僭越了,忙尴尬的放下了自己的手,在一边讪讪的笑了起来。

  等李牧将周雨扶坐好之后。三娘也不卖关子了,忙将自己有可以让人受孕的丹药说了出来。

  且不说听到这话周雨有多么激动。单说李牧简直都是哆嗦了,但是在自己那里也不是没有所谓的生子秘方。想到那些服用汤药生出来的孩子不是体弱就是有残缺的,大多都夭折了,对于三娘的话也就冷了下来,见自家夫郎还是很激动,李牧忙开口说道:“小雨,你想想那用了药生下的孩子是什么样子,在咱们的家里没有天分的孩子还不如没有,也好过让她来到世上痛苦一辈子。”

  周雨闻言,原本希冀的神情也渐渐淡了下来,点了点头算是认同了这话,随之周雨对着三娘开口道:“三娘,哥哥也知道你是好心,但是这药可是混吃不得,要知道孩子的天分可是比什么都重要,哥哥看你身负重宝,想来也是修真之人,这丹药就更不能混用了,你和小忆成婚之后,这孩子还是看老天的意思吧,要知道对于修真之人来说这根骨可是重中之重啊。”说到这里,周雨叹息一声,原本以为,自己就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了,到头来却是白空欢喜一场,不过自家妻主说的对,宁可这孩子来的迟些,也好过生一个体弱的孩子,到那时自己恐怕真要操碎了心了。

  三娘闻言,现在真是哭也不是笑也不是了,三娘忙打断了周雨与李牧两人的自说自话,无语的说道:“拜托,哥哥嫂子,你们好歹听我说完再说话好不好,我什么时候说过这药也副作用了,我又什么时候吃了这药会影响人的根骨了。”就算影响也是往好的方面好不好,不过最后这句话,三娘并没有说出口,实在是现在两人已经怀疑这药的功效了,三娘当然不会说这药怎么怎么神奇了,要不然不知道的还以为三娘是个卖药的托呢。

  不过这话一出口,当下就让李牧和周雨两人傻了眼,确实一切都是自己自说自话,三娘确实没有说什么呢,而且听三娘这话的意思,难道这药是真的没有什么害处吗,想到这里,李牧赶忙问道:“莫非三娘这药有什么不同,这俗话说的好是药三分毒,三娘你这药有什么奇特之处吗。”

  周雨本也有心想问几句,但是又怕得到失望的答案,只能干着急,示意自家妻主赶快问出答案,但又害怕答案不是自己心想的,最后连周雨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想不想让三娘快点说了。

  李牧到底是女子,接受能力还是比较强的,当下就问道:“三娘你也别绕圈子了,这药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是给我细说了吧,别让我一直问了,弄得我的心里都是七上八下的。”

  三娘闻言,忍不住笑了起来,终于看到李牧变脸了,三娘表示真好玩,要知道要看到一个面瘫变脸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不过看着李牧的神色已经有些急了。三娘也不敢逗的狠了,忙开口道:“哎呀,我这不是就要说了。嫂子你别一直打断我,这是急什么啊。再说了,你越打断我不是越听不到吗。”说到这里,见两人脸上果然已经有了怒火,三娘讪讪的一笑,接着道:“我这丹药可不是那些凡品,且不说那制作的材料需要多少天材地宝单说这功效,我敢保证嫂嫂要是拿出去,保证让人抢疯了去。”

  李牧闻言。悚然一惊,难道这丹药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功效不成,想到这里李牧的眼睛是越来越亮,想到这些日子三娘拿出来的东西,让自己的直接提升了一个境界,除了家里的几个老怪物之外,在家族里,自己可以算是秒杀了,当下就高兴的问道:“三娘,你快说啊。你这么说话真能把人给憋屈死,快说说,这丹药到底有什么好处。”

  周雨此时也再也坐不住了。当下也不客气的说道:“是啊,三娘你倒是快说啊,真是要把人给急死了。”

  三娘这下子也不闹了,忙将这丹药的功效以及好处说清楚,尤其是三娘说到提高资质的时候,三娘发现李牧和周雨两人的眼神能把自己给穿透了,当下三娘忍不住瑟缩了下,又接着讲道:“这事情可不是我瞎说的,这药已经有人试过了。那效果没说的,怎么样。哥哥嫂子是不是动心了啊。”

  李牧看着三娘这幅欠揍的样子,真是恨得牙痒痒。但是考虑到现在三娘抓着主动权,只能压下自己的怒火,硬扯了个笑脸,开口道:“说这些废话干什么,还不把那药拿出来我们看看,也好知道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宝贝吧。”

  周雨也在一旁毫不客气的帮腔道:“妻主说的是,三娘还不快把丹药交出来也好让我们看看啊,我可告诉你,你哥哥嫂子可不是吃醋的,若是这丹药没有你说的那么好,那我这心里的落差想要平复下来可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三娘对于两人的威胁,那是丝毫不放在眼里,哦,你问为什么,难道不知道三娘出品必属精品吗,既然这药三娘敢拿出来,自然是精品中的精品了,当下三娘就从空间中取出一个瓷瓶,见李牧与周雨的眼神早就全部粘了上去,三娘挑了挑眉,从瓷瓶中倒出一枚通体雪白的药丸里,即使离得远,周雨与李牧两人还是闻到了一股沁人心脾的香味,当下就认定了这丹药的不凡,周雨更是夸张的直接从椅子那里闪身到了三娘身前,一把将丹药抢过,细细的查验了起来,可惜无论他怎么查看都无法知道这丹药是用什么做成的,只能将丹药递给了自己的妻主。

  李牧细看了看又在鼻子下嗅了半天也就能知道这丹药里加了星辰草和离天花,其他的都不知道了,不过就这两样,也够三娘惊讶的了,毕竟这东西在修真界也不是那么容易找的虽然以自己家族的情况存了那么几颗,可也是传家之宝了,怪不得三娘说这药能提升孩子的资质了,不说其他,光这两种灵宝,李牧就已经对三娘的话深信不疑了,因为自己小的时候,身为家主的母亲,就曾经拿了一颗星辰草给自己提升资质,不过这株星辰草却不是自家的,而是母亲冒着九死一生的危险,从星辰海里踩回来的,光想想李牧对自己的母亲就充满了感激,同时对于当日阻止母亲给自己服用星辰草的两个长老就越加愤恨,别当她不知道那两人为什么阻止,不过是自己的那个好二姨挑唆的吗,真以为把自己母亲除掉自己就能当上家主了,简直是做梦,要知道嫡长女继位可是祖训,除非自己母亲是个废材,否则这祖训绝不可能更改,而家族内斗更是大忌,轻者都要废其真元逐出家族,这也是二姨虽然有些心思,但是不敢也不敢做的太过分的原因,要不然被查出来可不是谁都能救得了她的。

  哎呀扯远了,现在关键的是丹药啊,李牧忙回过神来,对着三娘开口道:“这丹药我能看出来的药材也就两样,不过却也知道这药材很是难得,至于我都看不出来的肯定就更不用说了,而且三娘说实话我信你。”说着,李牧就将丹药收了起来。

  可周雨并不满足只有一颗,毕竟虽然看妻主的神情这丹药必是很难得的。恐怕就是修真界都没有的,但是俗话说的好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不是,谁知道这丹药一颗管不管用呢。再说了就一颗,这一颗给谁吃也是个问题。所以周雨此时不管妻主扯着自己的衣角的动作,更是期盼的看着三娘。

  这样的好东西,李牧其实哪里不想多要几颗,不过是觉得这丹药实在是贵重,这才不好意思开口罢了,虽然此时李牧看似劝阻着周雨,但是心里还是希望自家夫郞能从三娘那里再要来几颗的。

  等三娘欣赏够两人的纠结之后,痛快的将自己手中的瓷瓶递了过去。同时又空间中取了一瓶也递了过去,见周雨与李牧两人傻呆了的神色,三娘忍不住笑道:“哥哥嫂嫂这是怎么了,难道是不想要吗,既然如此妹妹倒也不好为难哥哥嫂嫂了,我这就拿回来。”说着就作势要去拿李牧手中的瓷瓶,但是等三娘的手伸到李牧面前的时候,眼前哪里还有瓷瓶的踪影,三娘当下打趣的说道:“我原本还以为嫂子不想要呢,这会子却又手快了。”

  弄得李牧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李牧本就不善言辞,哪里是三娘的对手,倒是周雨此时看不下去了。没好气的说道:“你也就是欺负你嫂子人老实罢了,再说一句试试,看我来堵你。”

  三娘闻言,只是笑了笑,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挥手间,就见屋子里顿时堆满了奶儿果,三娘忙将这果子的功效说了出来,并且嘱咐道:“哥哥嫂子。你们两人有了孩子以后,嫂子你一定要记得孩子在肚子里的时候。就让哥哥每日吃些奶儿果,这样不但能让哥哥的身子越来越好。生产的时候好过一点,最重要的是,这奶儿果亦能提升人的资质,再加上丹药的作用,我的小侄女以后就是不想成为天才都不行了,哦对了,我忘了这果子毕竟是死物总有一日能吃完的,这样吧,我再送你们一件东西,不过这件东西不同寻常,还请哥哥嫂子发誓之后我才能将这件东西送出去,想来哥哥嫂子也知道我的家人都是普通人妹妹有时候难免顾虑不到,所以……我知道修真之人都有心魔,还请哥哥嫂嫂以心魔发誓,绝不把东西是我送的这件事说出去,只说是你们在秘境里得到的就是了。”

  周雨与李牧闻言,对于三娘让她们发誓的事倒没有什么抵触,相反还很是高兴,因为三娘给了这么多东西都没有让她们发誓,如今却这样说了,那就说明这次的东西肯定不同寻常,两人没有半点犹豫的就用自己的心魔发了誓,并且誓言中不仅有三娘交代的最重要的是,两人还把这些时日得的东西绝不往外说全都发了誓。等誓言发了之后,两人这才都眼巴巴的看着三娘。

  三娘倒也不说什么直接将给两人的东西拿了出来,原来是两块绿莹莹的玉佩,一看就价值不菲,没错就是三娘出品能够种植的空间玉佩,三娘不待两人说话就直接上前给两人放了点血将其的心神与玉佩联系起来之后,就直接坐在椅子上,她又不是个傻的,毕竟这种事都发生很多次了,估计这两人一时半会是回不过神来的。

  果然李牧本就有空间戒指,见到三娘的表现就知道这东西是做什么的,等感觉自己的脑子里多了什么好,三娘当下就将自己的神识沉入了进去,当下就傻了眼,这是什么啊,天哪千年人参,哦,……麒麟木…哦,哦,哦紫宸花,哦八叶雪莲,李牧觉得自己都快傻了,她的眼睛没事吧,就是以李家的底蕴,也不可能有这么多更何况里面有很多东西刘母根本就不认识,不过不用猜李牧也知道那肯定是自己孤陋寡闻了,要不然也不能和这么多天材地宝种在一块,想到这,李牧顿时羞愧了,因为这玉佩中的东西她竟然十之七八都不认识,若不是李牧清楚自己是李家的嫡长女,受的是真正的精英教育,就连她自己都快怀疑她是不是哪里来的土包子了,不过虽然不知道那七七八八三娘到底都重了些什么,但是李牧的脸上还是乐开了花,忍不住傻笑了起来。

  而一旁的周雨此时也不比自己的妻主好得了多少,虽然其中种植的种类没有李牧的多,但是满山满谷的各种灵果还是让周雨的心里满是震撼。周雨不客气的将一颗果子摘了下来,直接取出空间咬了一口,顿时就觉得一股香甜的味道流到了口里。真可谓齿颊留香,时有些飞溅在外的汁水。也散发着诱人的香味,不说别人只把还在傻愣着的李牧惊醒了过来,使劲的嗅了嗅这好闻的味道,李牧下意识的吧唧了吧唧嘴巴,顺着这股子清香为看去,见原来是自家夫郞左右手各拿一个果子,在那里狼吞虎咽的吃着。至于为什么是两个当然是果子太诱人了,周雨忍不住又摘了一个。

  咽了咽唾沫。李牧此时也忍不住,忙上前几步走到了自家夫郞面前,谄媚的说道:“小雨给我也吃一个吧。”

  周雨见自家妻主馋嘴的样子,笑了笑,顺手将右手的果子就递了上去,李牧忙接了过来,到没有先吞进去,而是拿着果子仔细的看了看,发现这果子竟然星星的形状,还隐隐发散着祥光。虽然微弱,但是以李牧的眼神自认为自己不会看错,果然。李牧将果子藏在袖子里,这样就能隔绝了光线,再次望去,就见其的光芒更加明显了,小心的咬了一口,李牧的脸上就出现了*的表情,接下来只见李牧不过是两口就将一个有承认两个拳头大小的果子吃下了肚去,吃完还不满足,眼巴巴的看着自家的夫郞。弄得周雨连自己的果子都吃不下去了,当下又取出一枚给了自家妻主。这才又接着吃了起来,两人一连吃了五六个果子。直到两人的肚子再也吃不下了,这才停了下来,可惜没过一会的功夫,两人就觉得一股热气从丹田涌现了出来,两人赶忙打坐,运行了两遍功法这才将这股燥热压力下去,仔细一看两人都不免大喜,你倒为何,却原来这灵果可也是天材地宝,对人的功力自然也有帮助,不过几个果子而已,两人的功力都上升了一大截,弄得李牧都在心里抱怨道“这些年自己的日子都活到狗身上去了,这么些年的努力,竟然还不如在三娘住的这几日进步的多,李牧即使自认为脸皮够厚,也忍不住自嘲了起来,什么你问李牧为什么认为自己脸皮厚,这不是废话吗,若不脸厚心黑,如何能当的了家主呢。”反正不管怎么说,李牧到这会子已经对三娘那是佩服的五体投地,更有甚者,李牧已经在心里下定决心,以后有时间就要往三娘这里逛逛免得误了什么好东西,当然了李牧也不是那不懂礼数的人,她决定下次来的时候也将修真界的好东西给三娘带来点。

  想到这里,李牧忙将自己脖子上原本的玉佩取了下来放在了桌子上,将三娘给的玉佩带到了自己的脖子上,小心的藏好,这才又帮着周雨把玉佩放好之后,李牧对着三娘拱了拱手道:“三娘这东西嫂子确实喜欢的紧,我就厚颜收下了,而这块玉佩是我从小到大的贴身之物,就留给妹妹做个纪念吧,虽比不得妹妹的,但是也是个稀罕物,妹妹直当个念想就是了。”说到这里,李牧又颇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道:“倒是妹妹玉佩中的天材地宝,恕嫂子眼拙,很多都不认识,不知道妹妹能够给姐姐解释解释。”

  三娘见原来是说这个,当下笑着说道:“嫂子说的是哪里话,原是妹妹考虑不周,这样,哥哥嫂子,你们闭上眼睛。”三娘说完,就见周雨和李牧两人的眼睛已经闭的死死的,三娘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三娘也不耽搁,当下运用醍醐灌顶将玉佩中的灵植和灵果的名字,样子和功用一一直接烙印在两人头脑中,等三娘收工之后,李牧和周雨两人也一一醒了过来,就发现自己对于自己空间中的东西简直可以说是了如指掌,简直就像自己原本就知道一样,啧啧称奇之后,想着三娘的神奇,两人也没有多问什么,不过心中还是有些遗憾,若是她们将这东西学会,以后自家孩子练功的时候,她们就能直接用这种办法将要学的烙印在孩子的脑中,这样孩子学得轻松,也害怕出错了,要知道若是功夫练差了是很容易走火入魔的。不过李牧和周雨也知道她们今天已经打了很多秋风了,忙和三娘告辞。也不等三娘说什么拦阻的话,两人就已经飘远了,这也是因为两人害怕再不走。自己就会忍不住开口问三娘一些有的没的,这样匆匆告辞也好过给人留下不好的印象不是。

  也许是猜到了两人的心思。三娘这次不过喊了两声,并没有阻拦两人的离去,而是直直的坐在了椅子上,想着忆忆现在在做什么呢。

  京城中,此时的刘忆早已到家了,拜见过母亲母父后,刘忆直接被刘方氏搂在怀里,眼泪更是拼命的往下掉。想到母父此时还在哺乳期,刘忆哪敢让母父掉眼泪,赶忙劝道:“母父,你这是哭什么呢,我这不是平安回来了吗,更何况这次出去我的病也都好了,一家人很应该高兴才是,你怎么还哭呢,再说,妹妹如今还小。若是母父把眼睛哭坏了,日后怎么照看妹妹呢。”

  刘母见状也赶忙开口道:“是啊,小紫。你看你,这才几天啊,你的眼泪都掉了几回了,快收收吧,小忆才刚回来,更何况大娘和小忆的师父都在呢,你这样不是让人看笑话吗。”

  刘方氏闻言,哭泣的声音渐渐小了下来,好不容易止住了泪。刘方氏还略带哽咽冲着刘母说道:“你当我想哭吗,这不是控制不住吗。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自从生了这个小的以后。这眼睛啊是越发的软了,原本我是不想哭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眼泪自己就落了下来。”说到这里,刘方氏也不好意了,对着二长老和天机子一举手道:“倒是让你们看笑话了。”

  天机子忙摆摆手道:“小忆母父这是做什么呢,你这样啊不过是了孩子的“后遗症”罢了,俗话还说的好呢,生个孩子傻三年,这生孩子后,这母父发生的好玩的事我可是见多了啊,说出来能笑死人,小忆母父,你这点子事情算什么。”

  听天机子这么说,刘方氏是彻底来了兴趣,忙追问着到底有什么新鲜事。

  刘母虽然对这些事不敢兴趣,但是见到自己夫郞高兴的样子,也忙开口问道:“是啊,小忆的师父,到底是什么新鲜事也让我们都听听嘛。”说到这,刘母还笑着诉苦道:“这段时日你们在外是不知道,我可是被折腾的够呛,自小紫生了我家的磨人精之后,那脾气是蹭蹭蹭的往上走,就连我平日也是躲着走,就这其实也没啥,关键是小紫生气了还得我去哄,可是把我给难为的啊,那是日日夜夜的哄啊,可比小忆那会子难哄多了。”

  刘方氏此时的脸上简直是一阵红一阵白了,连接腔的兴趣都没有了,当下就伸手,狠狠的在刘母的脸上掐了一把,只看刘母脸上的表情,就知道这一下得有多“疼”了,岂不知这样一来更是坐实了刘母刚刚的话,顿时惹得屋子里的人都笑了起来,就是刘忆虽然不好明着笑话自己的母父,但是那弯起的嘴角,却是怎么也掩盖不下去的。

  刘方氏见一屋子的人都笑起了自己哪还有心思再待下去,又羞又恼的瞪了刘母两眼,这才拉着刘忆一起离开了,哼虽然他却是觉得羞臊的慌,但是刘方氏表示他可没忘了自己是来做什么的,就让她们三个慢慢聊去吧,看几个年过半百的老家伙能聊出些什么来。

  对于母父拉着自己一起的的事情,刘忆并没有什么意见,反而顺势上前扶住了自己母父,看母父扭过头来,刘忆笑着道:“母父,咱们去看看妹妹吧。”

  这下子,刘方氏的脸上可是乐开了花,忙点点头道:“好好好,咱们去看看你那个磨人精妹妹,我和你说啊,你妹妹现在白白胖胖可好玩了,就是这个性可不怎么好,若是有什么不顺心了,非得把全部的人闹起来不可,离你那会可是差远了,偏你母亲还非要说你妹妹有气性是刘家的孩子,……”

  后面的话刘母等人已经听不见了,确定自家夫郞已经走远了,刘母忙让二长老和天机子坐在了一起。

  二长老见状忙笑着问道:“说吧,你到底有什么事要避开你夫郞的,现在这里就咱们几个,有什么话直接说就是了。”

  听到这里,刘母忙惊讶的问道:“大祖母,你怎么知道。我是故意避开小紫的。”

  听到这话,二长老不屑的一笑道:“我怎么知道,你的脸上明白明白的写着呢。别忘了我从小看到你长大,你什么性子我还能不知道。这事还用的猜吧,恐怕不止是我,你夫郞也猜到了,要不然也不能拉着小忆一起走,当然了拉着小忆肯定也有你夫郞的心思,但是我可以肯定,猜中了你的心思是其中的最重要的一个原因。”说到这里,二长老也没有再说下去。毕竟该点的已经点了,再说那就惹人厌了。

  刘母闻言,仔细一琢磨,也不得不承认,二长老说的没错,小紫的确猜到了自己的心思,刘母当下笑着点点头道:“看来是我多此一举了,我只想着不要让小紫费心,却没想到这样一来,恐怕小紫更要多想了。不过现在再去将小紫叫出来,恐怕他必是不肯来的,想想也就罢了。还是等这边有了结论再自己再告知小紫吧,想到这里,刘母就不免有些头痛,早知如此,她又何必多次一举,反而图添烦恼。

  正想的深处,刘母猛然发现一只手在自己眼前晃荡,即使往日自负沉稳,此时刘母也免不了吓了一跳。再一看,见是二长老。就知道必是刚刚自己走神的时间长了点,忙讪讪的说道:“倒是我失礼了。其实我不想让小紫知道也是怕她烦心。”说到这里,刘母忙招了招手,见二长老和天机子都靠了过来,刘母才拿手在桌子上写了几个大字。

  二长老和天机子两人顿时猛然一惊,随之而来的就是一个凌冽的杀气,你倒刘母写到什么能让两人如此大的反应,只一句话而已,“给小忆下毒的人有眉目了。”

  二长老是个急脾气的当下忍不住的怒道:“是谁,到底是哪个吃了雄心豹子胆的家伙,做出这种事,当我刘家是好欺负的不成。”越说着气越浓,只见随着最后一个字落下,二长老的手也随之拍下,红木的桌子,硬生生的给少了一块。

  同时房门外也冲进来一群人,却是屋子外的人听见屋子里的响动以为出了什么事,急匆匆的跑来进来,刘母苦笑的摇了摇头,只得起身将人都打发了。见众人听话的退了下去。

  刘母这才回头对着二长老说道:“大姨,拜托,你老的脾气能不能收敛点,这事最重要的是要抓住那凶手让她知道咱们的厉害,你在这里发脾气又有什么用。”

  二长老闻言,此时也不免讪讪,小声的反驳道:“我这不是生气吗。”看着刘母不满的眼神,二长老忙又开口道:“知道了,知道了,以后我改还不成吗,不过忠信你说到底是谁给小忆下的药,看我不扒了她的皮。”

  天机子此时的脸上也不好看,见二长老表态了,当下也不客气的说道:“你不要担心只管说就是,敢动我的徒儿,真是不知道马王爷脸上长了几只眼。”

  看着眼前杀气腾腾的两人,刘母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难道小忆出事她做母亲的能不生气,若不是还不知道那人是谁,她能在这里呆坐着什么都不干吗,当下刘母不满的开口道:“我要是知道是谁害了小忆,哪里需要你们动手,我早让她后悔来到这个世上了。”

  听到这话,天机子本来想问你刚刚不是写说“给小忆下药的人有线索了吗。”后来一琢磨,这有线索,可不见得能找到人,当下就闭口不言,准备等着刘母自己解释,不过显然二长老是个急脾气,当下就将这疑问问出了口,收到了刘母鄙视的眼神一枚,不过二长老也没客气,仗着自己长辈的身份,狠狠的削了刘母一顿。(小说《随身空间之悠闲农家》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未完待续)

看过《随身空间之悠闲农家》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