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随身空间之悠闲农家 > 第21章 见三娘

第21章 见三娘

  ps:求推荐,求收藏,求粉红票。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随身空间之悠闲农家》更多支持!听到母亲这么说,大娘忙应下了,宋陈氏虽然觉得三娘有点女儿被女婿抢走的感伤,但是一想到粉嫩嫩的孙子孙女,就什么不高兴都没有了,也忙在一旁催促着大娘明日早点去,后又见,大娘一身风尘,这才想起,大女儿这是一大早就从京城赶过来的,当下就心疼了,忙关心的问道:“大娘,你这一路走来,连歇歇都不成,这样快过来坐下,母父去给你做碗面条,正好你钱大娘昨日送来一只鸡,我炖上了那鸡汤还有呢,我给你做碗鸡汤面去。”说完,宋陈氏忙急切的出去了。

  经过宋陈氏这么一说,宋母也想起来大娘的确是挺累的,忙让大娘坐到自己身边,心疼的说道:“你这孩子,累了也不好好歇歇,这么硬抗着有什么好,要是三娘在这,估计喊得屋子里的人都知道了。”说着宋母就起身给大娘倒了杯水,放在了大娘的手里。

  大娘见了父母样子,忙笑着说道:“我哪里就这么娇惯了,不过赶了会子路,以往又不是没有过,母亲快坐下吧,咱们父女俩好好说会话。”

  宋母闻言,这才坐了下来,见大娘乖乖的喝了水,这才笑着问着自己走了以后,家里有没有出什么事。

  大娘捡了些要紧的说道,后又将这段时日家里每日的进项说了说,大娘果然见到母亲的脸上乐开了话,更是趁势开口道:“母亲。这次回去就住在京城吧,要不然我和二娘实在是忙不过来,母亲也知道这份家业估计三娘是不会打理的。若是母亲再不回去,我们连个商量的人也找不到。实在是……。”

  宋母本就没有常住的意思,不过是想回来给三娘热闹热闹罢了,如今听到大娘忙不过来,自然是要回京的,不过想到这宴席还没办,当下就道:“大娘,这回京我自然是要回的,不过这宋家的宴席却是要办的。只是你妹妹这段日子忙碌竟是连家都没回,光我们两口子办有什么意思,我想着这次回到京城将婚事商量好之后,我在回来给三娘置办一下,就回京城,至于那边还是你和二娘先招呼着吧。”

  大娘闻言,哪里能愿意,现在家里的事情可谓是越来越多,摊子也是越来越大,母亲不在。自己也不好放开手脚,如今听到母亲提到三娘的婚事,大娘当下眼睛一亮道:“母亲。既然是给三娘办宴席,不如等成婚的时候一块办,这样既娶夫郞又庆祝三娘考中状元,岂不是双喜临门,大小登科一块办吗。”

  宋母闻言,仔细寻思了一番,还别说,这主意还真行,当下就点头道:“看来我家大娘的脑子也不错嘛。”

  倒是大娘被宋母夸的不好意思了起来。此时宋陈氏也端了一碗热腾腾的鸡汤面走了进来,上面还有一个大大的鸡腿。大娘见了,感觉自己也饿了。呼噜几口一碗面就进了肚子。

  看的宋陈氏那真是心疼死了,毕竟若不是饿狠了,大娘也不会吃这么快,等到大娘放下了碗,宋陈氏忙上前问道:“大娘够不够,够不够,家里还有呢。”

  大娘抹了抹嘴,笑着道:“够了,够了,我吃饱了,其实路上也吃了些干粮的,不过母父做的饭实在是好吃,如今见了可不是要多吃些吗。”

  宋陈氏闻言,虽心里高兴自己的孩子喜欢自己的手艺,但是嘴上还是抱怨道:“你的嘴是越发甜了。”

  大娘闻言,笑着上前凑趣道:“母父这话可是冤枉我了,家里人谁不知道我是只说真话啊,若不是母父做的真好啊,我也说不出这话来。”

  宋陈氏闻言,嘴巴都能咧出花来,高兴的说道:“大娘,那你快去歇歇吧,赶了这么远的路,身子也该乏了,我这就去给你收拾床铺去。”说完,宋陈氏不等大娘说话,就起身走了出去。

  大娘喊了两声,却没有拦住,也只能罢了,倒是一旁的宋母忙笑着说道:“大娘,过来坐下,让你母父去忙,来和我好好说说几个孩子的情况,这些时日学业有没有进步。”

  大娘闻言,也只得坐了下来,和母亲细细的说着,一旁的宋母在一旁听的直点头,自家的孩子个个都是好的,想到这里,宋母的脸上嘴都快咧歪了。

  另一边,三娘对于大姐已经回到老家的事情是丝毫不知,每日都有忙不完的公务,接不完的应酬,就连刘忆除了晚上和其说两句话之外,平日也很少能见到了。

  至于三娘,那也是忙的没边,前几日衙门里事情清闲,三娘还以为就是如此呢,可惜不过几日,各种各样的事务能把三娘忙死,且不说每日衙门的公务了,就是应酬也是不少,毕竟虽然这一县之地的豪富之家还是不少的,对于如今可以完全说是地头蛇的自己,自然要拜码头拜到了。所以说这两天三娘颇有点收礼收到手软的意思。虽然这些礼物都是些俗物,但是三娘还是将东西都收了起来,毕竟这些东西还是很有价值的,更何况三娘也明白这些东西若是自己不收起来,她们是不会安心的,不过这些东西三娘倒是没有贪墨,而是将其详细的记录了下来,连同礼物一起送进了京城,直接呈到了皇上的面前,至于皇上看到这些东西有什么联想或者有什么动作,那就不是三娘该管的事情了,不过估计有很多人要跟着倒霉了。

  而事实确实如三娘猜测的一样,当三娘的东西,直呈到御前的时候,刘宏看着眼前可以说是堆满了半个屋子的物品,以及那一叠叠的银票,脑子上的青筋都露了出来。手中的汝窑茶盏,也被愤怒的刘宏帝,随手扔了出去。高声痛斥道:“混账,真是一群混账。欺上瞒下。”

  各位看官,你道刘宏为什么这么生气,实在不是因为三娘得了这么点东西而生气,且不说三娘得了东西,立马就给自己送来了,连什么人送的都记得清清楚楚,就说刘宏身为大梁国的皇上,这整个国家都是她的。什么好东西刘宏没见过啊。

  刘宏之所以这么生气,却是因为,就连这个三娘刚刚上任的都得了这么多,那在自己那些在任上待了那么久的人到底贪了多少,可见是更多的,更何况还有那些收受贿赂徇私枉法的,那家产此时更是不知道要丰厚到什么程度了,一想到这,刘宏就是恨得牙痒痒,这些朝廷的蛀虫。等她腾出手来,一个一个全给收拾了。

  不过在收拾之前,这证据可得找全了。要不然挡不住就被人说自己是在飞鸟尽良工藏了,毕竟如今能当上高官的哪个不是自己的心腹,当下刘宏就将暗卫的统领唤了来,小声的在其耳边耳语了一番,就见那人点了点头,刘宏挥了挥手,那人就飞身出去了,眨眼的功夫就没了踪影。

  而此时的刘宏脸上也露出了慑人的笑意,深深的让殿中众人深深的打了个冷颤。一个个都将头低的死死的,就怕皇上这怒火烧到自己身上。而刘宏身为帝王又岂是那种控制不了自己情绪的人。当下就回到了自己的御案前,继续批起奏章来。至于那半屋子的东西,刘宏也只是吩咐内侍收了起来,就没再说什么了。

  屋子里的人见状,这才悄悄的松了口气,暗自庆幸自己躲过了一劫。

  好容易到了第二日,大娘并宋母和宋陈氏三人,一大早就到了县衙前,其实原本宋母是想让大娘一个人来的,后来想着这样不妥,毕竟这事还是自己和三娘说比较方便一些,这才跟着来了,可谁知道宋陈氏见了竟然也要跟着,这才三人一起来了。

  到了县衙,三人道明了来意,守门的衙役听说来人是找自家大人的,又见来人和自家大人很有几分相似,就猜到了一些,不过还是确认般的问道:“不知几位和我家大人是什么关系,我见了大人也好回禀。”

  宋母闻言,笑着道:“你见了三娘只说是她老子娘找她就是了。”

  那门卫闻言,见自己果然猜对了,忙恭敬的请宋母等人稍等片刻,又交代旁边的人好好招呼之后,就急匆匆进了县衙。

  不一会就见二长老急匆匆的走了过来,见果然是三娘的父母,忙上前道:“亲家真是不好意思,实在不知道你今天要来,三娘因有应酬已经出去了,你们还是随我先进去坐坐吧,这三娘估计也快回来了。”因二长老说起来也是刘忆的长辈所以这一声亲家还是叫得的。

  宋母等人闻言,点了点头笑道:“亲家既然这么说,那我们就先进去吧。”

  二长老闻言,赶忙领着宋母一行三人来到了后院,待坐到了屋子里,二长老才焦急的问道:“亲家是不是家里出了什么事,要不然你们怎么找急忙慌的跑来了。”

  二长老这话刚一出口,就见刘忆也匆匆的跑了进来,对着宋母等人行礼之后,也是焦急的问道:“母亲,母父,大姐,可是出了什么事吗。”

  听到这话,宋陈氏当下就不乐意了,怎么难道你还没进门,我就只能出了事才来找三娘吗,宋陈氏当下就堵道:“怎么我来找我的女儿,还非要有什么事才行不成。”

  宋母闻言,忙拉了拉宋陈氏的衣袖,尴尬说道:“小忆,乖孩子过来坐,家里哪有那么大的规矩,至于你母父的话,别放在心上,你母父他啊是有口无心,就是想三娘想的你别介意。”

  刘忆闻言,忙摆摆手道:“母亲说的什么话,本就是我说错话了,让母父不高兴了,哪里是母父的错。”当下刘忆对着宋陈氏一拜到底,真诚的说道:“母父,是我说错话了,但是我并没有其他的意思,只是怕家里出了什么事,这才着急了,请母父不要见怪。”

  刘忆的这一番动作。且不说把宋陈氏弄了个傻眼,刚回过神来,就赶忙将面前的刘忆扶了起来。慌张的说道:“小忆,你这是做什么。我不过是随口说了一句,哪里用的着这样,以后可别这样子了。”同时宋陈氏,隐隐也有些头疼,这小忆的礼数也太好了,弄的倒像是自己小题大做一样,不过宋陈氏心里的那一丝丝不快,此时却早已消失的干干净净。

  宋母见两人这么快就和好没事了。忙连到了三声“好”字,才将刘忆劝坐了下来,开口将自己的来意说了出来,而刘忆一听三娘的父母是来说这个的,当下就羞红了脸,忙结结巴巴的说道:“既然……母亲母父和大祖母有话要说,那我就先告退了。”说着就要躲出去。

  但是宋陈氏哪里愿意就这么放过自己的女婿,当下就将其按在了椅子上,还打趣的说道:“怎么这会子倒害羞了,刚刚不知道是谁急急忙慌的问我们出了什么事呢。这会子这事说出来了,小忆你怎么要躲出去呢。”宋陈氏这话一出口,更是“火上浇油”。刘忆的脸简直和煮熟了似得,可惜因为刘忆被宋陈氏紧紧的压在座位上,也不敢挣扎,这幅想逃离又不敢动的神情,着实娱乐了在场的一众人,就连二长老这个小忆的祖母也跟着一起笑了起来。弄的刘忆真是又羞又恼,当下嘟囔道:“你们都是坏人。”

  正在这时就听到门外传来爽朗的笑声,“忆忆,这是说谁都是坏人呢。”话音刚落。就见三娘走了进来,宋陈氏当下也顾不得自己还压着小忆。忙将手收了回来,走到三娘身前。就将三娘抱在了怀中,仔细的摩挲了一遍,才开口抱怨道:“我是白生你了,到了这里这么些时日,也不过是当日回家看过我们老两口一次,就再也没回去过,真是个没良心的。”

  三娘闻言,赶忙喊冤道:“母父,你这话可是冤死我了,哪里是我不愿意回去,实在是这里确实忙不开,且不说刚开始接手就是一摊子事,这后面更是很多事我都没有弄清楚呢,哪敢离开呢,若是这样,我这个官也就做到头了,前几日,这里的豪绅地主拼命的给我送东西,我前儿才都整理清楚,一起送到皇上那里去了,若不然有那看我不顺眼的存了心的整治我,那你们的女儿,现在挡不住在牢里了。”其实这话倒是三娘夸张了些,以三娘的本事哪里会到这种地步,不过是想把自己说的凄惨点,想要母父心疼心疼,好放过自己罢了。

  果然对于宋陈氏的性格,三娘那是真的理解,这不三娘的话音刚落,宋陈氏就心疼的什么似的,忙将三娘搂紧怀里,心疼的说道:“我再想不到,原来做官也是这么难的,这可怎么好,要不然三娘咱们还是把这官辞了吧,如今你也考中了状元,又做了官,已经是很大的脸面了,很不必给自己找不自在,再说了,如今咱家的家底也不少,就算我儿以后什么都不干,家里也是养的起你们两个的。”

  这话只说的二长老的嘴角不自在的抽搐着,早听说这个三娘在家里是个受宠的,再没有想到三娘的母父竟然能溺爱到这个地步,这世上,有哪个父母不希望自己的子女能够出人头地,光宗耀祖,刘家更是如此,她还真没见过,有哪家的母父会劝着自家女儿将好不容易到手的官位给白白扔了,虽然二长老也认为就算三娘不当官,也不会影响什么,但是对于宋陈氏的做法二长老到底是不赞同的。

  别说二长老了就是宋母也是不同意的,你没见宋陈氏说这话的时候,宋母的脸黑成什么样子了吗,见自家夫郞还在那里劝着三娘辞官回家,宋母再也忍不住道:“你这又是胡说什么,三娘这官当的好好的,你让她辞什么呢,现今你当当个官是容易的,当日咱们为了当这个官付出了多少。”后一想这话不对,这样一说,岂不是说三娘的官不是自己来的吗,这可不是打三娘的脸吗,再说了自家三娘那是最聪明的,这状元可是实打实的考来的,至于当官过程中的波折和自家的损失,宋母表示自己全忘了,忙改口道:“我是说,三娘是个有本事的,又是咱们宋氏一族,第一个中了状元当了官的这是多大的荣耀,怎么能说辞就辞呢,再说了,孙女们也都渐渐大了有个当官的姨姨,这以后的前程可是很不一样的。”

  宋陈氏闻言,知道自家妻主说的有道理,又听三娘劝着,看样子三娘也不想辞官,也就不说这个了,倒是高兴的拉着三娘坐下,说起了两人的婚事,并且顺势将刘家的帖子拿了来,交给三娘,让其自己看看有什么不妥的地方,三娘闻言喜得什么似的,又见帖子上的婚期就在两个月后,哪里有什么不愿意的,当下就高兴的说道:“母父,我是没什么意见的,这个日子也是极好的,母亲只管定下便是。”后三娘又见,忆忆坐在凳子上低着头不说话,也忙上去问道:“忆忆,你觉得这日子怎么样。”说着就将帖子递了过去。

  刘忆哪里肯接,但又因为宋母等人都在又不好给三娘使眼色,只能开口说道:“你决定就好,我没什么意见。”不过说这话的时候,刘忆的袖子都快被自己扯烂了。

  三娘闻言,脸上更是乐开了花,当下就将帖子递给了母父,忙道:“竟然这样,母父那还要麻烦你和母亲走一趟将这事定下来了,原本我想和你们一块去的,不过这段时日确实走不开,好在刘家与咱们早就相熟,想来这点子事情母亲(刘母)那里是能够谅解的。”

  宋母闻言,也赞同的点了点头,确实这事自己出面也就够了,很不必把三娘扯进来,再说了,所有的事情也谈妥当了,不过是定日子这事了,原本只要大娘将帖子带回去,再将自己的意思说一说也是可行的,但是宋母考虑到刘家毕竟不是普通人家,也就决定自己亲自去一趟,也显得自己对这件事情的看重,短短的时间内,宋母就已经将事情计划妥当,当下开口道:“既然如此,三娘事不宜迟,索性今日天气尚早,我和你大姐就今日回京城将这事办了吧。”

  三娘闻言,顿时一惊,虽然她也很像早点娶忆忆过门,但这也不用这么急,再说了婚期已经定了也不必非得今日着急的回去,刚想劝解自己母亲几句。

  宋母就看出了三娘的心思,忙抬手拦到:“三娘,别说了,这事就这么定了,倒是你去给我们准备些馒头牛肉,我和你大姐她们也好路上吃,哦,对了别忘了给我们带点水,这光吃干的也噎得慌。”

  三娘也看出了宋母这是做了决定了,恐怕很难更改了,当下就要出去想要吩咐人去准备东西。

  谁知此事却挺二长老开口说道:“且慢。”

  三娘闻言,忙止住了脚步,开口问道:“大祖母,喊我做什么,我还要去准备干粮呢。”

  二长老没好气的瞪了三娘一眼,开口道:“我叫住你还能因为什么事,不过是交代你多准备三个人的干粮罢了。”

  三娘闻言,忙问道:“大祖母,你要三个人的干粮可是谁要走吗。”说到这里,三娘的心中实在是有些紧张,不为别的,就为三这个数字太巧合了些,除了自己,和自己一同来赴任的人可不就是还剩三个。

  果然接下来,三娘就听到了自己最不想听的答案,这不,二长老当下就直接说道:“还能是谁,可不就是我,你师父和小忆三个人吗。”

  三娘闻言,哪里还坐到住,忙跳起来说道:“大祖母,这是做什么,你们在这住的不是好好的吗,干嘛要回京城去。”(小说《随身空间之悠闲农家》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未完待续)

看过《随身空间之悠闲农家》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