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随身空间之悠闲农家 > 第18章 解惑

第18章 解惑

  至于说是周雨说的不让将这事说出去,二长老表示她根本就不会说出去好不好,毕竟这东西自己也有,若让人知道这世上有这种东西,那她还有安生日子过吗,,到时候她可就真的成了众矢之的了。

  二长老想完,又笑着说道:“哦,对了,周雨啊,看我一喝了好茶,把正事都给忘了,我来是喊你们去吃饭,饭菜都已经备好了,你和李牧两人随我去吧,为了这顿饭,我可是将我那珍藏的好酒都拿出了,你们一定要好好尝尝。”

  听二长老这么说,李牧的神情有些犹豫,毕竟她刚得到了玉髓,本还想着好好研究一下呢,不过毕竟刚将人家的宝贝哄了过来,再加上对方又一脸真诚,这拒绝的话就怎么也说不出口了,李牧只能点了点头,扶着自家夫郎站了起来,有礼的说道:“如此就要麻烦伯母了。”

  二长老当下就咧开嘴笑了起来,忙说道:“不麻烦,不麻烦,应该的,来这边走。”说着二长老侧身一步,直接站在了李牧的身旁,左手轻轻的一伸,示意李牧跟上自己。

  三人很快就到了吃饭的地方,刚进屋子,李牧就发现饭菜很是丰盛,虽然不是什么稀有的东西,但是看起来主人家也是用了心的,当下就点头说道:“倒是让伯母费心了。”

  二长老闻言,忙示意两人坐了下来,见两人似乎疑惑怎么就自己来了,二长老这才开口道:“李牧,周雨啊,你们就不用张望了,吃饭的就咱们三个人,三娘和小忆就不用说了。现在肯定是要腻在一起的,至于天机子吗,他自己待惯了。很不必管她。”说着,二长老忙将一旁的酒坛子取来。给两人各自倒了一杯酒,闻着飘散在空中的酒香,二长老满足的叹息道:“真是好酒啊,你们快尝尝,要知道这酒,我自己平时都舍不得喝呢。”

  不用二长老说,自从酒香飘散出来,就够李牧惊讶的了。闻着酒香中那熟悉的灵果香味,李牧差点跌到地上去,实在是今天打击太大了,不说那玉髓本就是世间罕有了,如今这酿酒的灵果就连在修真界里都是少有的,自己身为李氏宗族的嫡长子方才见过几枚,那香味问过自己现在都记得,再想不到竟然在这里都能用来酿酒了,李牧表示她被深深的打击了。

  小心翼翼的将酒杯端了起来,小口小口的啜饮着。就怕那杯中之酒有一滴洒了出去,好不容易将一杯酒喝完,李牧看着杯底残留的酒。若不是用舔的,实在是毁灭自己的形象,李牧倒是想要试试。

  喝完一杯,李牧顿时感觉自己的灵气顿时运行的更加流畅,还不止如此,就连自己的功力也缓慢的提升着,顿时整个人都兴奋了起来,此时的李牧也顾不得什么形象不形象了,当下将酒杯举得高高的。后来一想不对,直接将酒杯放了下来。拿起面前准备的用来喝汤的大碗就递了过去,那看着那坛子酒的眼神让周雨看到都嫉妒不已。实在是太热烈了,太“深情”了。

  二长老看着眼前的“酒盅”,嘴角抽了抽,心疼的将其倒满,心里知道今天自己是真的要出血了,忙给自己的“酒盅”里也倒了满满一碗,,急切的喝了一口,哎呦,那滋味真是绝了,按二长老自己的话说,那是腰也不痛了,腿也不难受了,浑身都透着一股子的轻快劲,忍不住又喝了一口,这才慢慢的喝了起来。

  另一边的李牧也丝毫没比其好多少,就是周雨也将自己的酒喝完了,拿着酒杯又倒了一杯,还别说这酒啊,就是好喝,不但口感醇香,还带着一股子果香味,周雨是极喜欢的,当然了这酒对自己身体的改变,周雨也是心知肚明的,毕竟这么明显的作用,就是自己不知道都难,不过周雨却没有说什么,毕竟周雨原本就看出了三娘不是个简单的,很有种同类之人的感觉,其实以自家妻主的本事,若细看又怎么会看不出来,不过是以貌取人罢了,不过周雨也没有提醒的意思,能看看妻主的笑话也是好的,更何况三娘还是自己认的妹妹,自己这个做哥哥的自然要护着点了。

  三人各怀心里喝着手中的酒,倒是桌子上的菜并没怎么动,不一会的功夫,一坛子的酒就已经被喝光了,别说李牧了,就是二长老心里也在抱怨这酒真不耐喝。当下就郁闷的坐了下来,筷子时不时的戳戳桌子上的菜,却没有要吃的意思。

  李牧此时心里很是不足,想想那玉髓都相当于骗过来了,这酒这么好的东西,怎么能不弄个几十坛回去,想来若是将这酒弄回去,即使自己不顾身为李家嫡女的颜面也是无所谓的(李牧啊,你就是个闷骚啊),有了上一次的经验,李牧此次很是理直气壮的开口道:“那个伯母啊,这酒还有没有啊,若是有多余的,随便卖给侄女个几十坛子,想来也不是什么大事,是吧。”

  二长老看着即使说着这种话,李牧脸上都是那张冷肃的脸,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几十坛子,这人还真敢说,再说了,就是自己真有几十坛子,她自己也舍不得卖啊,再说了,说句不客气的话,二长老表示她是真的不差钱。不过想到是李牧想要,二长老顿时眼睛一亮道:“我说李牧侄女啊,你是不是很想要这酒啊。”

  李牧疑惑的看着二长老,这话怎么说的是,自己若不是真想要,又怎么会说出口,要知道,让自己开口求人,那可是不可能,当下连话都懒得回,直接点了点头,就算回答了。

  看到这里,二长老的笑容更大了,当下就谄媚的说道:“我是李牧侄女啊,不是老婆子舍不得卖啊,实在是这酒不是我的啊,而且那人小气的紧,轻易不肯拿出来。不过若是乖侄女你去要,她是必给的。”

  听到这里,李牧很是疑惑。按说自己在这里并不认识什么人啊,在什么人面前说话会比二长老还管用的。想到这里,李牧猛然记起二长老曾经说过,那好茶是三娘的,顿时一惊道:“伯母,难不成这酒也是那个宋三娘的。”说着李牧抬头就见到二长老对着自己点了点头,虽猜到了但是李牧还是不信的问道:“那三娘小小年纪,怎么会能酿出这种酒呢。”

  二长老忙轻嘘一声道:“哎呀,这酒也不是三娘的。是她师父的,想来你们也不知道,三娘可是有个神仙师父呢,她那师父很是神通广大,有些东西我都没见过,要不是你们今天救了小忆,三娘又说欠了你人情,说什么我都不会告诉你的,反正三娘都说了你有什么事尽管找她,三娘的性子我很是了解。虽然有的时候很是不着调,但是说过的话都是能对现的。”

  李牧闻言,即使二长老说的很对。李牧的脸还是有些发热,毕竟当时三娘说是欠自己人情的时候,自己当下就给驳了,还很是将其冷嘲热讽了一番,此时让自己求到她头上去,李牧表示她还真没有那么厚的脸皮,当下就讪讪的坐了下来,整张脸都阴沉了起来,配合那本就有的面瘫脸。估计鬼见了都怕。

  周雨在一旁看的好笑,忙开口说道:“行了。你们不用瞎琢磨了,这事我去和三娘说说吧。想来她是愿意给我这个面子的,不过现在既然酒已经喝完了,你们是不是应该吃点菜垫垫肚子啊。”

  周雨与二长老闻言,两人顿时都有些羞臊,实在是她们两个大女子,竟然还要一个男子来提醒,都颇有些不好意思,为了避免这种尴尬,两人听话的拿起了筷子,吃了起来,虽然此时的饭菜已经凉了,但是两人已然猛往嘴巴里按,周雨见了,心疼的拦住了自己妻主,开口劝道:“妻主,快别吃了,这饭菜都凉了,等我给你热一下再吃吧。”说着,周雨,就将李牧手里的筷子拿了下来,站起了身子,就要去端桌子上的饭菜,二长老忙拦住道:“小雨啊,哪里就用的到你去啊,你们坐着,我去张罗去。”说完,二长老忙起身走了出去,却没有端任何饭菜,而是准备去外面再让人置办一些好消化的饭食来。

  “那个,伯母不用麻烦了。”等周雨这话说完的时候,眼前哪里还有二长老的身影,当下周雨无奈的捂头叹气道:“伯母,未免也走的太快了,这下子又要麻烦人家了。”

  李牧见自己夫郎的样子,不在意的说道:“不过是一顿饭食而已,有什么好麻烦,小雨也未免太仔细了。”

  周雨闻言狠狠的瞪了自家妻主一眼,当下没好气的说道:“都是你,只顾着喝酒,饭菜都放凉了,咱们是做客的,好歹要有个做客的样子,你看看你,一会的功夫开口要了多少东西了。”说到这,周雨撇了撇嘴。

  对于周雨说的这一点,李牧倒没有觉得有什么,玩笑的说道:“小雨说这些做什么,要不是咱们,你那个弟弟还不知道怎么样呢,说起来,咱们还是她们的救命恩人呢,提点要求怎么了。”

  听到自家妻主竟然说起了这话,周雨当下就反驳道:“你这会子又说起这个来了,当时也不知道三娘说要报恩的时候,是谁一脸的不屑呢。”说完,周雨当下冷哼一声,,没好气的看着自家妻主。

  李牧的脸上的神色,当下就是一顿,讪讪的闭上了嘴,下意识的坐直了身子,求饶的说道:“我这不是知道错了吗,对了小雨待会和三娘要酒的时候记得多要些,还有细细问问三娘还有什么好东西,咱们多带点回去,想来家里人见了一定会很高兴的。”

  周雨当下将头一抬,傲娇的说道:“我如何能不知道,放心吧,我一会好好和弟弟妹妹说的,你还是在这里安心等着吃东西吧,我这就去找她们。”说完,周雨就作势要走,谁知,却被,自家妻主拉住了衣袖,周雨当下就疑惑的问道:“妻主,你这又是怎么了。”

  李牧,委屈的看了自家夫郎一眼。才理直气壮的开口道:“那三娘可是女子,我怎么能放心。”这意思,刘忆要是再不明白。那就是白瞎了,这是要和跟着自己一块去呢。

  周雨当下撇了撇嘴。没好气道:“瞧你那小气的样。”不过还是拉过自家妻主的手,一起向外走去。

  而在周雨看不见的地方,李牧露出了狡猾的笑意,果然,自己的这招不论什么时候都十分管用也不枉自己为了学这个表情,每天对着镜子练那么久。

  两人说说笑笑到了刚刚的屋子,进入屋子,两人就见三娘宠溺的看着床上的刘忆。周雨向前几步,拍了拍三娘的肩膀,见其将头转了过来,这才小声的说道:“三娘,你出来一下,我有事和你说。”

  三娘闻言一呆,随之反应了过来,笑着点了点头,带着两人来到了旁边的房间中。让两人坐下后,三娘才笑着说道:“哥哥。嫂子,你们来这是有什么事啊。”

  这话一问出口,三娘就发现李牧的脸顿时向旁边一侧。三娘顿时疑惑的看向周雨。

  周雨也不矫情,笑着说道:“三娘啊,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这话让我怎么说,就是伯母啊,今天拿出一坛子酒来招待我们,你嫂子是个爱酒的就想要一些回家喝,谁知伯母就说那酒原是你的。不是我说,那酒啊是真好。不但养身,对人的功力还有帮助。我们是爱的不行,这不是,我们就求到这里来了,你看。”

  三娘一听是这事将二长老恨的要死,那酒也是混拿出来的,现在好了,将人引来了吧,想到周雨刚刚救了忆忆,三娘也说不出什么拒绝的话,只能小心的问道:“那不知道哥哥想要多少。”说到这里,三娘脸上的冷汗都出来,就怕周雨狮子大开口,毕竟这事三娘都有经验了,只要自己拿出什么好东西,那后面想抢的人多着呢。

  果然周雨的回答,完全超过了三娘的预期,只听其谄媚的说道:“三娘,哥哥也不贪心,你随便给个几十坛就好,反正这里也不远,若是你嫂子喝完了我再来拿也就是了。”

  三娘使劲控制着自己,这才没让自己摔倒地上,瞠目结舌的说道:“周哥哥,你说多少。”说这话的时候,三娘的声音整个都颤抖了起来。

  谁知,周雨仿佛真看不到三娘的样子似的,故作惊讶的说道:“怎么三娘是不是太少,若是如此,那三娘给我准备几百坛,放心哥哥不白要你的,该给的银子哥哥是绝对会给的。”

  三娘这会子是真的无语了,且不说那灵酒有多珍贵,多少银子都没处没去,更何况她根本就没打算往外卖好不好,当下三娘装作为难的说道:“周哥哥,不是我不愿意给你,可是你也知道你们只有两个人,就是给多了,你们也拿不走不是,不如先搬一坛子回去,等喝完了,再来妹妹这来拿也不迟啊。”可惜三娘话刚说完,就惊讶的看着眼前的桌子,在李牧挥手间失去了踪影,三娘心里只有“卧槽”两个字,今天三娘受的打击也够大了原本以为这储物空间,自己是独一份的,再没有想到今日竟然在其他人身上看见,三娘当场就傻了眼,结巴的说道:“你……你……,这是……。”

  看着眼前三娘语无伦次的样子,李牧不屑的说道:“瞧你的那点出息,不过是纳戒罢了,做什么大惊小怪的,我之所以露出来,只是想告诉你,别说几百坛了,就是几千坛,我们都拿的走,倒是你,这酒到底有多少啊。”

  三娘无奈的叹了口气,这下子没有理由推脱了,一挥手间,只见原本空空如也的房间里,顿时堆满了大大小小的酒坛子。

  这下子倒是轮到李牧傻了眼了,甚至连往日面瘫的表情都维持不住了,为这事差点没掉到地上去,你想啊,刚刚还在对方面前趾高气昂的教训了对方没有见识,转眼间,这玩意人家竟然也有,李牧此时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打脸啊,顿时神色就有些萎靡,不过看到满屋子的灵酒,李牧的那点萎靡,顿时就不知道扔到哪里去了,东看看西看看,脸上也露出了喜气,赶忙用戒指将满屋子的酒都装了进去至于这酒到底有多少,李牧也没数,不过显而易见的是,李牧此时对三娘的态度,可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只见李牧硬扯了个笑脸,自认为温和的说道:“三娘啊,以后嫂子的酒可全都拜托给你了啊。”显然是打定主意赖上三娘了。

  不过三娘倒也没有什么愿意的,反正空间里灵果多得是,酿酒也不是什么难事,再说了,酿那么多酒自己也喝不完,在这里,三娘又不敢多送,只是家里的亲人们送了些,卖就不敢了,今日既然李牧喜欢给她一些也无妨的,毕竟若不是她们的话,自家忆忆恐怕就没了,这么一想,三娘对于李牧的话,也就没什么排斥了,点头应了下来。

  随之,三娘见李牧从空间中取出一沓子的银票,三娘瞄了一眼,心肝都差点跳出来,一张的面值竟然是百万两,这么一沓子得有多少啊,不过三娘虽然也很想要这么多的银子,但是对于李牧递过来的银票,却没有收下,而是推让了回去。

  李牧顿时疑惑的问道:“三娘,这是怎么了,难道这些银票不够。”说到这里,李牧想了想那些灵酒的价值,又从空间中取出另一沓子的银票,递给了三娘,真挚的说道:“三娘,我身上的银子就是这么多了,若不够的话,就先欠着,我下次来给你,你放心,我绝不拖欠。”这话,李牧倒是没有说谎,对于修真界的人来说,银票不过是些废纸罢了,要来无用,倒是那些灵酒,若是让自己家里人知道的话,就是让她们用这么一沓子银票,买一坛子酒,恐怕也都会愿意的。

  三娘见李牧误会了,赶忙解释道:“嫂子这话也把人瞧的恁扁了不是,我是那样的人吗,这些酒是我送给嫂嫂的,哪里会要这银子。”见李牧夫妻俩还想退却,三娘忙开口道:“我知道让嫂子白白拿这酒,嫂子心里定然是不好意思的,不如这样,妹妹这有个疑惑,若不解决,恐怕这辈子都是寝食不安了,不知道嫂子能不能给妹妹解解惑呢。”

  李牧闻言,把三娘的话在脑子里过了一遍,顿时知道三娘想问什么了,用手指了指三娘,抢先开口道:“我知道三娘你想问什么,怕是想问为什么你的药救不了刘忆,我的丹药却可以吧。”

  三娘见李牧猜中自己心中所想也不矫情,当下笑道:“嫂子果然聪明,只是不知道这其中的猫腻能不能告诉妹妹呢,妹妹实在是好奇的紧。”

  周雨此时在一旁笑了起来,没想到三娘是在好奇这个,当下就说道:“这有什么不能说的,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更何况,就算别人知道了,也解不了。”

  三娘这下子更奇了,赶忙问道:“哥哥,你还是快点告诉我吧,我这心里和猫挠的似得,若不告诉我,我怕是睡不着了。”

  周雨好笑的看着三娘那可怜兮兮的样子,只觉得这个弟弟真是有趣的紧,也不再逗弄三娘,开口解释道:“三娘,你的药其实做的很好,只不过里面少了一样药引,少了这个药引,就是你那药方和解药一模一样,那药不仅没有,反而会变成催命的毒药。”

  三娘顿时心停了一下,想想自己给忆忆吃了药,反而害的忆忆差点丧命,眼中忍不住流露出痛苦的神情,开口问道:“什么药引子。”(未完待续)

看过《随身空间之悠闲农家》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