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随身空间之悠闲农家 > 第17章 李牧

第17章 李牧

  见自家夫郎搞怪的样子,李牧强压着自己心里的笑意,严肃的点了点头,看着眼前夫郎那灿烂的笑容,李牧觉得自己就是做什么都是值得的。

  二长老见状忙笑着称赞道:“你们两位还真是天生的一对,哦,对了看我这记性,时间也不早了,那个你是叫周雨吧,真是好孩子,你们俩在这里坐一下,我去给你们置办酒菜去,呵呵。”说着话,二长老就高兴的走了出去,心里不停的想着要将自己珍藏的三娘给的好酒拿出来,这两位可真算是她们的“贵客”了,想来三娘见了,也不好意思不再多给自己些好酒了,毕竟自己可是为了小忆在这里“出血”呢,要知道她自己平日都舍不得喝,实在忍不了了才喝一小杯解解馋,今日怕是自己积攒的这一坛子都要没了,想到往日自己的样子,再想想今日,二长老顿时觉得自己的心疼痛了起来。

  而此时的屋内,可谓气氛很是尴尬,且不说周雨和刘忆两人相见甚欢,而随着丹药的作用,刘忆的精神也渐渐好了起来,在三娘又在其口中塞了一枚培元丹后,刘忆此时已经能够自己坐了起来,高兴的拉着周雨,坐在了床上,而三娘见此也只能往刘忆的背后塞了几个枕头,又给刘忆弄了个舒服点的姿势后,就坐在了一旁的桌子上,毕竟若是周雨坐在床上,而三娘不避开的话,就有些不合适了,更何况旁边还有一个黑着脸的李牧呢。

  三娘看着自己对面一张冷冰冰的毫无情绪的脸,三娘的嘴角抽了抽,说实在话,三年心里是真想在李牧对面做个鬼脸,看看这个人是不是除了这一张仿佛被谁欠了钱的臭脸外就没有其他表情了。不过看着屋子中的人,三娘到底没有动手,你要问为什么。这不是废话吗,当着这么个人扮鬼脸。若是她有表情还好,若是没有那自己岂不是丢脸丢大发了,更何况,据三娘自己的观察,这人是真的冷到骨子里了,除了对周雨有点情绪外,其他人完全是空气啊空气,更不要说和人说话了。所以此时的三娘也不自讨没趣了,讪讪的坐在一边玩着自己的手指。

  而周雨和刘忆两人说了一会子话之后,也发现这屋子里仿佛只有自己两个人的声音,向那边一看,周雨还好,毕竟对自己妻主的个性已经了解的十分透彻了,至于刘忆吗啊,那是完全的乐了,看着三娘仿佛小媳妇的可怜兮兮的坐在那里,刘忆心顿时就软了。也不管其他人什么表情,对着三娘招了招手,就见三娘就仿佛像个小狗一样飞奔到刘忆身边。脸上带着讨好的笑意,若是此时三娘有个尾巴的话,估计早就摇起来了,那“撒娇卖萌求抚摸”几个大字,就在三娘的脑门上写着呢。

  周雨见状,再也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仿佛是怕自家妻主,对三娘的仇恨值不够似得,好笑的说了一句:“忆忆弟弟。哥哥真是羡慕死你了,有这么一个妻主。这每天过的多有意思啊,不像我家那口子。每天面对的都是那么一张脸,实在是无趣的紧。”话刚说完,周雨就觉得一股力道将自己拉了起来,随之被人紧紧的抱在怀中,周雨只是笑了笑,并没有反抗的意思,毕竟自家妻主的气息,周雨已经刻进了骨子里,即使发生突然,周雨又如何会认不得自己的妻主呢,抬头,周雨就见自家妻主虽然将自己圈在怀中,但是双眼却是恶狠狠的瞪着三娘,仿佛要将三娘撕碎似的。那眼神别说三娘看见了,就是周雨看到也是又好气又好笑,伸手拍了拍妻主圈着自己的双手,周雨当下没好气的说道:“妻主,你这又是闹什么呢,我不过多嘴说了一句,你瞪着三娘做什么,她又没有惹到你。”说着,周雨就想将妻主的双手掰开。

  可惜李牧这次是打定了主意不放手,眼睛狠狠的瞪了三娘一眼,这才不满的对着怀中的周雨说道:“你不许夸别人,要夸只能夸完,再说了她一个黄毛丫头有什么好的。”

  别说周雨了,就是刘忆和三娘此时都忍不住的笑了出来,你能想象吗,一个人冷着一张脸,说着嫉妒的话,怎么看怎么让人觉得诡异,不过刘忆和三娘还没笑过硬,就见李牧的眼睛狠狠的瞪着她们,两人忙讪讪的闭了嘴,还四处张望了一下,仿佛什么都没看见。

  周雨见状,拍了拍自家妻主,好笑的开口道:“你在瞎咧咧什么呢,我把三娘当妹妹看的,再说了,你怎么连小孩子的醋都吃,让我说你什么好啊。”

  李牧可不管这些,当下就反驳道:“反正小雨的眼里只能看见我一个人,若是其中有了别人,我就先把那个人给宰了。”说完,李牧还状若无意的将手从桌子上的茶杯之上拂过连挨都没有挨着,就见原本好好的茶杯,此时只剩下一堆粉末,即使三娘自认武功高强,此时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对着李牧讨好的笑了笑,见其眼神依然凶狠,三娘忙往后急退几步,直到靠在了刘忆身上,才拍了拍自己的小心肝,嘀咕着说道:“真是个霸道的女人。”后来一想这李牧声音这么高,自己虽然只是嘀咕,但对方是肯定能听见的,忙捂住了自己的嘴,小心翼翼的抬头偷瞄了一眼,就见其的眼神更加凌厉了,三娘就明白,这话李牧肯定全部听到了,好在此时李牧的身边有周雨哄着,要不然今天说不定俩人得决斗不可。

  就在几人气氛尴尬的时候,恰好此时天机子走了进来,

  见到自家小忆此时已经能够自己坐起来了,心里别提多高兴了,又上前对着周雨一番感谢,虽然不知道这青天白日的两人怎么见抱起来了,但是想想三娘往日的做派,天机子闭了闭眼,才开口道:“周雨啊。房子都已经准备好了,你和你妻主随我去看看吧,若是有什么不满意的。我也好给你们更换啊。”

  听天机子这么说,周雨忙开口道:“那个叔叔说的哪里话。您准备的肯定没有问题的。”说着,周雨直接向后一靠,打趣的说道:“妻主,咱们要去看房子了,还不放开我,若让人看见岂不是让人家笑话。”

  李牧心里虽然想着哪个不要命的敢笑话自己,但是想着刚刚三娘两人就刚刚笑过,虽然她们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但是李牧的脸还是忍不住黑了黑。慢慢的松开了双手,不过右手还是紧紧抓着自己夫郎的手,即使自家夫郎挣了挣,李牧也没有放开。

  天机子见状,打趣的说了一句:“小两口的感情真好。”就先前一步走了开来,并且示意周雨两人跟上,而周雨此时因为天机子的打趣脸上也忍不住染上了红霞,瞪了身边的妻主一眼,忙跟了上去。李牧见状在人看不见的时候,嘴角也露出了一个弧度。显然很是高兴。

  等到屋子里只剩下自己和刘忆两人,三娘才忍不住嘀咕道:“讨厌的人终于都走了。”三娘的话音刚落,刘忆就没好气的说道:“谁是讨厌的人啊。若不是周哥哥及时赶来,我还不知道怎么样了。”后来一想不对,忙又接口道:“当然了,我知道即使周哥哥不来,三娘你也是有办法治好我的。”

  三娘闻言,羞愧的说道:“忆忆,你就不要给我脸上添金了,事情怎么样我心里有数,不过说实话。周哥哥给的丹药我仔细研究过了,和咱们的药方简直是异曲同工。怎么两样的后果会有这么大的不同。”

  刘忆闻言,倒是轻松的一笑道:“三娘这有什么好想的。等一会子见了周哥哥咱们问问就是了,想来以周哥哥的为人也不会不告诉咱们把。”

  三娘闻言,猛的一拍自己的脑袋,恍然大悟道:“倒是我相差了,说的是,咱们一会问问就是,忆忆,你刚刚解了毒,身子还虚的很,虽然吃了培元丹,还是多歇歇吧。”刘忆闻言,点了点头也就躺了下来,说实话,刚刚那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还真要去了自己半条命,虽然此时已经不疼了,但是想想,刘忆都忍不住哆嗦。

  见刘忆躺了下来,三娘忙给刘忆盖好了被子,就坐在了床边的椅子上,见刘忆没睡双眼迷蒙的看着自己,三娘笑着将刘忆的右手包裹在两手的中央,笑着说道:“忆忆,别怕睡吧,我在这里守着你。”

  刘忆闻言,笑着点了点头后,就闭上了眼睛,就在三娘以为刘忆已经睡着的时候,就听到忆忆开口道:“三娘,你要陪着我哦。”说完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三娘眨了眨眼睛,脸上也露出了一丝好笑的神情,伸手温柔的抚了抚刘忆的发丝后,三娘的双眼就再没有离开刘忆的脸。

  而这一边,周雨夫妻俩随着天机子来到了天机子为其准备的房间,就在天机子准备问起哪里不合适的时候,就见李牧毫不客气的开口道:“这是人住的地方,这辈子的面料是什么啊,若是小雨睡进去了,岂不是要伤到吗,给我换成天丝的,还有啊,这桌子椅子的棱角这么多,万一小雨不小心磕着怎么办,都给我用鱼鳞塔包起来,那东西的柔软性最后,即使装上去也不会让人受伤,还有啊,这些家具都不好,给我换成紫檀的,若不这样我家小雨会睡不着的,嗯,暂时就这些吧,不过几天时间,我们就讲究一下吧。”最后李牧这才转身对着天机子总结了一下,不过看到的就是一个已经完全傻眼的人,李牧忙又大声道:“这位叔叔吧,怎么了,难道这事情还有什么问题吗。”

  天机子眨了眨眼睛,轻嘘的说道:“那个李牧啊,你说的那些都是什么啊,天丝我大概还能明白,但是鱼鳞塔这东西哪里有,老夫活了这么大年岁了,别说见过了就是连听都没有听过啊。这让我去哪里找去。”说到这,天机子其实对眼前这两人的身份很好奇的,毕竟连自己都没有听过,也不知道这两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此时周雨忙抬头狠狠的瞪了自家妻主一眼,这才对着天机子不好意思的说道:“叔叔,别听我家妻主瞎咧咧,我住这里就挺好的。这样叔叔要是有什么事的话,就先去忙好了,剩下的我们自己整理就好。”说完对着和天机子略低了低头。行了一礼。李牧在一旁见了,忙将自家夫郎扶了起来。眼睛不善的看着天机子。

  天机子此时真的觉得自己十分尴尬了,忙开口说了一句:“那你们忙,我就先出去了。”之后,匆匆退了出去。

  待天机子一走,周雨当下就没好气的说道:“李牧,你这是闹什么,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去哪里给你找这些东西。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见自家夫郎真的生气了,李牧忙着急的解释道:“小雨,我这不是说顺口了吗,我错了还不行吗,至于这些东西她们没有,我有,你等着啊,我这就将这个房间布置一下。”说完也不待周雨说话,就见其手中凭空出现了几套被褥,又有一些金黄色仿佛蜂窝状的东西一并拿了出来。顿时就在房子里布置了起来,随后周雨见李牧真的将紫檀家具搬了出来,忙让其收了进去。李牧闻言,也只能罢了,将一切换上之后,这房间的档次立马上升了几个等次,最重要的是那天丝被,一眼望去竟然还散发着光芒。直到此时李牧才勉强点了点头,不客气的说道:“小雨委屈你了,咱们就在这里先将就几天吧。”

  即使周雨平日被李牧娇惯的厉害,此时的嘴角也忍不住抽了抽。无奈的说了一句“这已经很好了。”本还想劝说自家妻主两句,不过一想到自家妻主龟毛的性子。周雨也放弃了劝说的心思。

  李牧对此倒是一点都不在意,又凭空取出了一套茶具。茶水,冲泡了起来,只见那水在李牧的手中仿佛被赋予了生命一般,灵活生动,不时的变换出各种造型,却是李牧在冲泡的过程中,直接将灵气孕育其中,李牧刚刚停下手中的动作,就见一阵沁人心脾的清香扑鼻而来,就连刚刚有些郁闷的周雨,脸上也露出了笑容,结果妻主递过来的茶,周雨先放在鼻下闻了闻,这才抿了一口,顿时高兴的说道:“还是妻主沏的茶最香了,自从喝过妻主的茶之后,其他的茶我喝的都不香了。”

  李牧闻言,嘴角立刻向上升了30度,随即又恢复了过来,不过心情显然是高兴了不少,就在两人品茶的时候,就听到门外传来“砰”“砰”“砰”的敲门声,周雨放下手中的茶盏,笑着说道:“请进。”

  却见二长老施施然的走了进来,见屋内的变化也没有多说什么,但是看着桌子上的茶顿时眼冒精光,鼻子还下意识的一嗅一嗅的,那形象真是好笑极了。

  最起码周雨见了就忍不住笑了起来,后又可能觉得失礼,忙开口道:“伯母若是觉得这茶不错的话,不妨留下来一起品评一下可好。”

  听到这话,二长老哪有不愿意的,当下就以飞奔的速度坐在了椅子上,等周雨给自己倒了一杯后,二长老一脸沉醉的闻了闻,嘴里还不停的叨念道:“好茶,真是好茶,能喝到这茶,老子这一辈子也算没有白活,恐怕也就只有三娘那茶能与这茶相比较了。”

  这话一出口,可是将一人给惹下了,你要问是谁,那还用问吗,当然是我们的李牧了,要说李牧的家世可不简单,这么说吧,就是现在的皇帝在这里还不够李牧一个手指头拿捏的,如今竟然被人说自己的茶叶竟然和一个黄毛丫头的茶叶一样,哪里能够服气,当下就不客气的说道:“那丫头有什么茶叶能和我的相提并论的。”说完,李牧的脸上不自觉的露出了高傲的神色。

  二长老对此可不满意,当下就开口反驳道:“李牧啊,你这话说的可不对,要真说起来,三娘的茶叶可是比你的还要好啊。”说道这里,二长老的嘴巴还不自觉的吧唧了起来,仿佛吃到了什么人间美味似的。

  二长老的这番作态,让李牧是恨得牙痒痒,当下就不客气的说道:“既然有如此好茶,那伯母不如拿出来让我品评一下,若不然怎么能让我服气呢。”说这话的时候,李牧的表情那是相当不屑的。

  二长老当下就纠结了,这茶叶虽然就在空间里放着,但是她现在能拿出来吗,能吗,只能笑了笑道:“那等我一会子去拿来,你尝尝。”

  谁知道李牧对这话却是不置可否,当下就反驳道:“别啊,伯母现在的家伙多齐备,不如您老现在就去拿来吧,也好让我们这些小辈开开眼界不是。”这话李牧说的那叫一个盛气临人。

  二长老闻言,只得起身说道:“既如此,那我这就去给你拿,你们且在这里等着好了。”说着二长老就朝外走去,在院子里绕了一圈后,顺手从空间中取出,上次从自己那个当家主的侄女那剥削来的茶叶,又匆匆的回了屋子,“铛”的一声,将罐子重重的往桌子上一放,这才说道:“这茶叶就是三娘给我的,你自己试试,若是喝过之后,你不服气,那我也不好说什么了。”说完,二长老就坐在一旁将头颅扬的高高的,心中忍不住想到,哼,我倒要看看喝过这茶,你李牧说话是不是还这么有底气。

  李牧此时哪里还顾得上二长老到底在说什么,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茶叶罐子上,天啊,她没有看错吧,万年玉髓用来装茶叶,指甲盖的一点,就够她增加许多功力了,竟然用来装茶叶真是暴殄天物,这东西若在自己那里被发现,估计自己就不得安宁了,同时,李牧在心里对于三娘更是深深的鄙视着,连宝物都不认得,真是白瞎了那两只眼。

  不过李牧又想了想三娘的出身,对三娘的鄙视也就放下了些,毕竟这人不能比不是,当然李牧在此也下定了决心,不管这样这茶叶罐子,自己是说什么都要留下的。

  想到这,李牧的脸色恢复了平静,装作不在意的将茶叶从罐子中取了出来,又是一番行云流水的动作后,就这茶盏抿了一口,当下就开口称赞道:“伯母说的不错,这茶叶的确胜过我的多矣,只是不知道,这剩下的这点茶叶,伯母能不能送给我,也好让我拿回去,给家里人见识见识,哦,当然了,我也不白要,我的茶叶也赠送给伯母些,不知道这样行吗。”

  二长老闻言顿时纠结了,不过想想周雨好歹救了自家孩子不是,当下就应了下来,说着还要找东西,给李牧将茶叶包起来,谁知道,转眼间,桌子上的茶叶已经不翼而飞了,当下就将二长老震的事目瞪口呆。

  倒是周雨看到二长老的样子,忙笑着解释道:“伯母不必惊慌,不过我妻主,身上有意见异宝,能将外面的东西直接收进去,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不过还是希望伯母还是不要往外宣扬了。”说这话的时候,周雨留了个心眼,并没有说这含有空间的东西是什么。

  其实二长老哪里是担心这个,要知道二长老可是连能种药材的空间玉佩都有呢,更何况这能收物的储物空间呢,不过是她没有想到,这世上除了三娘之外竟然还有人拥有储物空间罢了,不过二长老也不是个傻的,随着周雨的解释,二长老的神色也随之缓和了下来,并笑着说道:“让二位见笑了。”(未完待续)

看过《随身空间之悠闲农家》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