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随身空间之悠闲农家 > 第10章 召回珠宝

第10章 召回珠宝

  三娘神秘的一笑,见忆忆的好奇心被自己全部调了起来,三娘这才凑近了忆忆的耳边,小声的说道:“你猜呢。”看着忆忆被自己晃点后呆萌的样子,三娘忍不住笑了起来。

  刘忆眨了眨眼睛半晌才反应过来三娘到底说了些什么,这算什么啊,明摆的逗自己玩呢,恰好此时刘忆又看见三娘那带着笑意的眼神,当下没好气的说道:“三娘,我和你说正紧的呢,偏你又在这里逗我,哼,我去收拾收拾东西了,不理你了。”

  看着刘忆气鼓鼓的走了出去之后,三娘脸上的笑意也越来越浓,好像还怕刘忆的别扭闹得不够似得,作死的说道:“忆忆啊,咱们的行礼放在空间里,屋子里有什么好收拾的。”说完,三娘摇着头走了出去,脸上那是腻死人的笑意。

  三娘这话一字不落的传到了刘忆的耳中,刹时刘忆的脸上布满了红晕,就连刘忆走路的步伐,也忍不住加快了起来,倒是让三娘脸上的笑意又加深了些。

  三娘凑着功夫忙去叫二长老和师父二人准备搬家,等到众人都准备好之后,又在客栈门口陆续都上了马车,用了大约半个时辰的功夫,马车就已经停在了府衙门前,三娘首先跳下了马车,又将众人都扶下了马车,一行人穿过县衙来到了府衙后院,首先映入眼帘的事院中两颗大树挺立在院中,树上郁郁葱葱的树叶将整个院子都包在了其中,顿时三娘等人就感觉一阵凉意,舒服极了,而阳光透过树叶之间的空隙,照射下来,暖洋洋的。三娘脸上的笑意不免加深了些,当下就忍不住的深吸了口气,心中忍不住想到。若是在炎热的夏日在此树下放上一把躺椅,煮上一杯清茶。该是多么的惬意,光是想想三娘就觉得浑身透着那么一股子舒适。

  院中的水塘中红鲤在其中畅快的游玩着,虽然这院子不算什么富丽堂皇,但也处处透出一种雅致,可以说对于这个院子三娘是满意极了,不过光自己满意也不行啊,毕竟这院子不是自己一个人住的不是,于是三娘又忍不住偷偷看向众人的神色。脸上当下就一乐,不用说了,看三娘的表情也知道众人是很满意的。

  几人兴奋的挑好了各自的房间后,不约而同的又聚集在了客厅里,二长老深吸口气先忍不住的开口道:“三娘,咱们弄来的东西什么时候放回去啊。”虽然此时看起来事情已经解决了,不过到底东西放好地方才算啊。

  刘忆闻言,也忍不住的接口道:“是啊,三娘,这东西我收在手里。老觉得烫手,反正现在咱们都没事,不如就今日都放回去吧。”

  三娘摇了摇头。见众人都看着自己,才开口说道:“不是我不想放,实在是现在不是好时候,你想啊,这王知县早上才走,咱们现在就去将东西都换下来,也太着急了些。我的计划是啊,等三日以后,咱们再动手也不迟。而这两天呢,咱们就先去将以前的卷宗都查看一下。账册这些也要重新整理一下才好。”

  刘忆听了知道三娘心中有了计划,只是笑着点了点头。算是认可了这回事。

  见事情已经有了定论,三娘话锋一转道:“大祖母,师父,如今我的事情也算是解决完了,不知道忆忆的病咱们什么开始治疗啊。”

  二长老想了一想,说道:“我看时间就定在半个月后,那时候想来你的事情就都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咱们也好把心思都用在小忆身上,再说了,若是时间往后再推就不好了,毕竟你俩的婚事想来不久也该办了。”

  天机子认同的点了点头,也笑着说道:“说的不错,我看时间就定在半个月后吧,我两个徒儿的婚事可不能耽误了。”说完,天机子扭头,摸了摸刘忆的头发,慈爱的说道:“一转眼时间已经过去了这么久,我的小忆也到了要嫁人的时候了。”

  感觉到头上轻柔的抚摸,刘忆笑着说道:“师父,这才说明我长大了啊,以后师父只要待在家里,等着我和三娘一起孝敬你就好了。”说着,刘忆伸手将头上师父的手抓在自己的手里,紧紧的握了起来。

  天机子拍了拍刘忆握着自己的双手,打趣的说道:“让我待在家里我可坐不住,要不然你和三娘婚后努力努力,早点生个徒孙给我抱,那我也有些事干了不是吗。”

  刘忆闻言,双手立时收了回来,急急的喊道:“师父,你这是说什么呢。”说话间,刘忆的脑袋早已直直的垂了下来。

  三娘倒是不害羞,当下就将脑袋凑到天机子耳边,小声的说道:“师父,我会努力的。”

  可惜,在座的都是武艺高强之辈,即使三娘说的话再小声也瞒不过众人的耳朵,所以还不待三娘将脑袋移回来,就感觉自己的脚一痛,再看看对面忆忆的神情,就知道这脚是谁赏给自己的了,冲着忆忆讨好的笑笑,三娘讪讪的坐直了身子。

  二长老和天机子两人见状,满脸笑容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

  转眼间,三日已过,府库的账册卷宗,三娘也都查验了一遍,并且都整理了一番,将其中有疑点的都单独取了出来,而就在这最后一日,三娘召回了贴着符箓的珠宝,看着空间中堆放的珠宝,三娘的笑容越来越大,而府库的银两,三娘也早就归还了,综合下来,所有的珠宝几乎就成了三娘个人的,当下三娘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真不知道王知县从哪里收来了这么多的东西,不过三娘此时也没计划动用这些,也就将这些珠宝堆放在了空间中,并不计划拿出来。

  而另一边的王知县,此时却没有这么好的心思了,听到亦农来禀报的时候,王知县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但是当她自己看到自己积攒了一辈子的珠宝凭空消失,并且留下的银子也是自己制造的假库银后,再也忍不住当下一口血喷了出来,人也晕了过去。

  亦农见状忙喊人一起王知县送回了后宅,又着急的吩咐人去请大夫,这才小心的坐在床边,不停喊道:“大人,大人。”

  好在大夫一会就请了来,亦农赶忙起身,着急的说道:“大夫,你快来看看,我家大人是怎么了。”

  大夫忙开口道:“不要着急,待我来看一看。”说着伸手握住了王知县的脉搏,时不时的手指还按一按,这才将手放了下来,轻嘘口气说道:“你们不要担心,这位大人不过是一时气血攻心,这才晕了过去,待我开一幅药,你们煎给她喝,想来也就无碍了,来个人随我回去抓药吧。”

  亦农闻言,忙高兴的说道:“多谢大夫,多谢大夫,这是给你的诊金,你收好,我家大人还要麻烦您老人家了。”说着亦农将一锭金子塞到了大夫手中,又吩咐一个下人和大夫去抓药之后,亦农又紧紧的守在了王知县的身边。

  旁边有人忍不住开口问道:“亦总管,这诊金是不是给的太多了。”此人见亦农将视线移到自己这边,偷偷咽了咽口水,忙将脑袋低了下来。

  亦农看了一会,淡淡的说了一句:“你们先下去吧,大人晕过去的事情,记得不要多嘴,若是让我发现谁说了不该说的话,小心你们的脑袋。”后来一想,又接着说道:“主夫那里也一起瞒着,若是主夫问起,就说大人外出办事去了。知道了你们就都退下吧。”

  众人忙应了一句“是”后,一溜烟的退了出去。而亦农看着躺在床上的王知县,忍不住在想到底是谁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将那么多东西悄无声息的搬走,更离奇的是将银子都给换了,别人不知道自己还能不知道吗,那箱子中现在堆放的银子,都是自己放到府库的,正思索间,就见床上的王知县的手动了动,亦农见状忙喊道:“大人,大人。”

  伴随着亦农不间断的呼唤,王知县终于醒了过来,先是疑惑的看着四周,待想起自己为什么躺在这里后,王知县忙着急的问道:“亦农,怎么样,知不知道是什么人做的。”可惜得到的却是亦农无奈的摇头。

  王知县当下就瘫软了下来,不停的呢喃道:“怎么会不知道是谁做的呢,且不说那藏东西的地方没有几个人知道,再说了想要将那么多的东西神不知鬼不觉的运出去也不是一时半刻就能做到的,怎么就能一点线索都没有。”说到这,王知县怀疑的眼神,已经凝聚在亦农身上了,毕竟若是能够同时满足这些条件的,也就是亦农能够勉强做到了。

  王知县仅仅一个眼神,亦农也知道了王知县这是怀疑到自己身上了,当下就开口说道:“大人,我这些时日一直跟在大人身边,除了晚上的功夫寸步都没有离开过,而晚上守在那里的都是大人的心腹,我是不可能做到不惊动任何人将东西运走的。”(未完待续)

看过《随身空间之悠闲农家》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