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随身空间之悠闲农家 > 第254章 双胎

第254章 双胎

  周大夫这边见顾医正出去了,这才紧挨着三娘讨好的说道:“三娘,你婆父这两天整个人都有些恹恹的,难得你来了,走,和婆母一起去看看。”说着周大夫就拉着三娘的手就要往外走。

  而三娘忙扯住了周大夫,笑着说道:“婆母,这是做什么,以你的医术,对这种事情应该绰绰有余了吧,哪有用的着我出手的地步,再说了,婆父不过是怀孕了而已,就算有稍许不适,也是正常现象罢了,要知道三娘出品必属精品,放心吧,保证父子平安。”

  可三娘这话,周大夫明显就不爱听了,当下就对着三娘没好气的说道:“你说的叫什么话啊,难道你婆父难受着就让我看着吗,不行,反正我不管,你现在就跟我走,要不然,要不然,我就不认你这个侄女了。”说完还心虚的转过身子,就怕让三娘瞧见自己这幅样子。

  三娘忍不住撇撇嘴,这话说的,好像自己上赶着给人去当晚辈似的,不过说实话,既然周大夫都这么说了,三娘也只能无奈的说道:“哎呀,婆母看你这话说的,我这不是随便说说嘛,婆父在哪里,咱们快去看看吧。”说着,三娘一边对着坐在一旁的刘忆眨着眼睛,又一边开口说道:“忆忆,快起来,咱们陪着婆母一起去看看去。”

  刘忆此时忍不住抿了抿嘴角,就起身点了点头跟在了三娘的身后,这倒不是说刘忆这么没礼貌连应话都不愿意,实在是刘忆怕自己一旦看口,那勉强压抑下去的笑意,就会再冒出来,那样的话才是失礼透了。

  一行三人。没一会功夫就聚集在了周史氏的屋子里,三娘首先注意到,周史氏的气色确实不算太好。但是也算控制在正常的范围内,并没有什么明显的起色不足现象。这也就表示宋大夫确实是杞人忧天了,于是三娘放松了神色,坐在了床边的椅子上,这才笑着说道:“婆父,是哪里不舒服啊。”说话间,三娘的手已经搭在了周史氏的胳膊上,稳稳的把起脉来,虽然。三娘已经肯定了周史氏并没有什么问题,但是样子还是要做做的,但是谁知道这一把脉,三娘倒是真的吃了一惊,脸上也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周大夫自从三娘给自家夫郞看病的时候,就眼都不眨的紧紧盯着,就怕自己一不注意错过了什么,如今,见三娘脸上的神情实在是奇怪,似喜非喜的。当下就忍不住了,急切的问道:“三娘,怎么样。你婆父是不是有什么不对,要不然你的表情为什么会这么奇怪。”说完周大夫,就见三娘要张口,当下就紧张的打断道:“三娘,等一下,让我先做个心理准备,要不然三娘咱们到外面说也行。”这确实,周大夫突然想到,若真不是好消息。自家夫郞如今还怀着孩子呢,让其听到。岂不是更加着急,要知道这病人的心情如何。对于病人的病情可是很有影响的。

  周史氏在一旁那真是不知道说自家妻主什么好了,你说若是不想让自己知道吧,却带着三娘大喇喇的来给自己诊治,如今要说结果了却又在那里,瞎担心了起来,还想叫三娘出去说,翻了翻白眼,周史氏终于忍不住的开口道:“三娘,别听你婆母的,有什么事,直接在这里说就好了,你放心我承受的住的。”说到这里,周史氏也忍不住担忧了起来,不会真的有什么事吧。不过周史氏首先担心的是自己肚子里的孩子,这可是他盼了几十年的宝贝啊,想到这里宋陈氏的双手紧紧地护着自己的肚子,仿佛要用自己的生命来着护肚子里的孩子。

  而三娘现在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好像从刚刚起,她一句话都没有说过吧,怎么意思就被扭曲成这样。谁说过有事了,谁,是谁说了。

  合着作为大夫这个角色的自己都没发话呢,病人和病人家属,直接宣判了,这到底叫什么事啊,不过三娘到底觉得自己还是善良的,看着已经慌了神的众人,也急切的开口解释道:“你们啊,我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尤其是婆母,我有说一句婆父不好的话吗,你倒好妄加揣测,把婆父都吓的够呛,哎,这么大的人了,怎么一点事都不懂啊。”说着,三娘还起身走了两步,一幅垂垂老矣的姿态,若是以这个姿态的年龄,教训周大夫也是足够了。

  对于三娘,此时“做作”的神态,周大夫是半点不放在心上,反而先开口确认道:“三娘,你这话的意思是说,你婆父没有问题的意思吗。”说这话的时候,周大夫是连大气都没敢喘,就怕露听了什么。

  而周史氏此时反而不着急了,听三娘的意思,自己根本就没事,完全是自家妻主胡乱揣测,顿时黑了脸,恨恨的瞪了妻主一眼,这才对着三娘说道:“别理你婆母,整天神神叨叨的,半点都不让人顺心。”想想这段时日,自家妻主对自己的诸多限制,虽然,周史氏也明白,妻主是为了自己好,但是被人管束的日子,实在是不太自在。

  三娘闻言,也笑着答道:“婆父,安心就是,你和肚子里的孩子都没有什么事,不过是肚子里的不只一个孩子罢了。”

  “什么”

  “三娘,你说真的。”

  这两句却是三娘话音刚落,而周大夫和周史氏因为太过惊讶,下意识的问出的话。为了这,周史氏更是险些从床上栽下来,所幸,三娘即使给扶住了,要不然还不得把周大夫给吓死啊,就这,周大夫还是着急的冲到了床边,紧张的问道:“怎么样,有没有事。”

  还没待周史氏回答,三娘先没好气的说道:“拜托,就算要问人,好歹也问问我好不好,真正受力的人可是我啊。”

  可谁知,这话不说还好,这刚说完,三娘就觉得自己被人猛然一推,等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站在了忆忆身前,而忆忆此时正扶着自己,至于原本属于自己的椅子,已经被周大夫所占据了,只看的三娘目瞪口呆,三娘只能说一句,无知者无畏,要知道此时三娘的功力绝对算是一流的境界了,若不是周大夫动手的时候,三娘,早有了准备,顺势退了出来,恐怕周大夫早就飞出去了哪有这“鸠占鹊巢”的架势。想到这里,三娘都为周大夫捏了把冷汗。

  可惜,周大夫对于三娘的心思是一点想要知道的*都没有,小心的将周史氏扶好,就着急的问道:“有没有吓着,怎么就不知道小心一点呢,要知道,你现在肚子里的可不只一个,万一要是出了什么事,可要我如何是好。”

  而周史氏也是被吓了一大跳,好不容易缓过神来,又被妻主既心疼又埋怨的说了一通,当下就红了眼眶,周史氏委屈的用手狠狠的锤了自家妻主几拳,这才开口说道:“你以为我想啊,要不是被惊着了,我怎么会掉下来,你不安慰我就算了,尽说些让我难受的话,怎么能这样。”说到这,周史氏直接背过身,躺进被窝里了,任周大夫如何诱哄就是没有要说话起身的意思,周大夫见状,也只得开口说道:“那,我就先出去了,你好好歇一歇,要是有什么不痛快的只管往我身上发出来,别气着自己。”说完这些,周大夫见自家夫郞还是静静的躺着,知道这是还闹着别扭,也不好再说什么,给自家夫郞盖好被子后,就拉起三娘和刘忆二人,出了房门,又将房门闭好,才又带着两人回到了刚才的房间,一坐下,周大夫就迫不及待的的问道:“三娘,你婆父的身体,到底如何了,要知道,虽然你婆父的身体,被你调养的和年轻人一样,但是到底上了年纪了,一个孩子我都怕他出什么事,更何况如今还不止一个,你确定不会出什么事吗。”不过周大夫问这话都过了一刻钟了,见三娘都没有回答,忍不住又喊了三娘两声。

  听到这三娘的脸更黑了,难道自己就这么没有存在感吗,就算刚刚推人的事,虽然自己念在情有可原大度不去计较,但是你好歹也说一声吧,现在倒好,看这架势,周大夫是完全当这事不存在啊,当下三娘将头一扭,本不想说话,谁知道周大夫又喊了两声,只得没好气的应道:“放心吧,有我在,那是半点问题都没有。”

  周大夫对于这点倒是没什么怀疑,毕竟三娘的医术,那可是一等一的好,不过转念又一想,不对啊,这三娘马上就要上任去了,这一去谁知道三娘猴年马月才能回来,到时候万一自家夫郞有什么事,她去找谁啊,越想越觉得有理,周大夫当下就将自己的顾虑说了出来。言行中也布满了焦急,可见真的为这事发愁了。(未完待续)

看过《随身空间之悠闲农家》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