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随身空间之悠闲农家 > 第247章
  第二日天未亮,大娘就遵照母亲的指示急匆匆的赶到了刘家,见到三娘之后也没多寒暄什么,直接将来意说了出来,就坐在一旁准备等着三娘收拾妥当了,好带着三娘一起回去。

  对于回家,三娘倒没什么意见,当下就对着自己大姐说道:“大姐,你等我一下,我这就去喊忆忆一起回去啊。”三娘这却是不放心刘忆一个人留在刘家,虽然三娘对自己的丹药有信心,但是到底没有在自己身边放心不是。

  大娘倒是对于三娘要带未来妹夫的事没什么意见,毕竟迟早是一家人不是,再说了,自家的营生,刘忆这个妹夫帮了不少忙,可以说,自家的营生能置办的这么顺利,和刘忆这个妹夫是息息相关的,当下高兴的说道:“那三娘你快去喊刘忆一起,我在这里等你们。”

  三娘忙将大姐劝坐在一旁,笑着说道:“大姐,先歇息一下,我们这收拾也得功夫不是,你啊,就安生的坐这里,我这就去喊忆忆一起收拾东西,和大姐你回去多住几日。”

  大娘闻言,本对于三娘耽误时间的作为有些不高兴,但是当大娘听到三娘要回家住几日的话,立马又高兴了起来的,当下也不着急了,稳当的坐在了一旁,看着三娘走了出去。

  而这边三娘到了刘忆的住处,笑着将母亲让大姐来喊自己回家住几天的事,先说来出来,接着又将自己不放心他一个人住在这里,想要刘忆陪着一起回去的愿望说了说,这才又面带红霞的说道:“忆忆,除了这些原因之外,当然了最主要的还是我舍不得你啊。你想啊,咱俩现在也算是定了名分了,更何况还是皇上赐婚。很应该出去显摆一番不是吗。”

  刘忆见三娘原本说的还好,到后面竟然越来越语无伦次了起来。先忍不住笑着说道:“我又没说不去,更何况我也很久没见母亲她们了是要前去拜访一番才是,不过既然要去,三娘你说我准备些什么礼物为好。”说完,刘忆眼巴巴的看着三娘,这也难免毕竟刘忆总归是要嫁进去的,当然不希望三娘的父母不喜欢自己,所以有时候难免就有些惴惴不安了。

  三娘倒是对这些并不在意。笑着说道:“你不知道最好的见面礼,你已经拿到手了吗。”三娘说完,见刘忆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的样子,笑着指了指自己,这才接着说道:“我父母只要看到我回去,那就是最好的礼物了。”说完还得意的点头,仿若为自己再次验证了一番,对于这一世父母的疼爱,三娘一向是很自豪的。

  刘忆对着三娘那一副得瑟的样子,无奈的想着。你回去,父母当然高兴了,但是我去可就不一定了。更何况想到三娘这么长时间住在自家不曾回去,虽然是因为自己的病才将三娘困在了刘家,但是三娘的父母不知道啊,这笔账还不算在自己的身上啊,一想到这刘忆嗔怪的瞪了三娘,没好气的说道:“是是是,我知道你是你父母的宝贝行了吧,别在这显摆了,还是快帮我想想我要准备些什么吧。”说完刘忆的口中还忍不住的嘟囔道:“你是宝贝。我可不是。”

  三娘笑了笑说道:“忆忆你让我帮你看看准备什么,拿过去。母亲和母父一看,不就知道是我准备的吗。那样怎么能显出你的心意呢,还不如你自己置办的,母亲和母父看见也能了解你的孝心不是。”

  刘忆闻言,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三娘就是有这个本事,本来明明是似是而非的道理,偏偏三娘一说,就让人觉得若是不照着做就是大逆不道一样,就如今天给三娘的母亲和母父准备见面礼的事,让三娘这么一说,别说别人就是刘忆自己也觉得应该这么做,当下狠狠的瞪了三娘一眼,没好气的说道:“就你有理,行了,行了,我这里也不需要你了,你还是回屋子里陪大姐去吧,我这就将一切都置办妥当了。”说完就将三娘轰出了屋子,出了屋子的三娘无奈的摸了摸鼻子,看见后面已经闭上的房门,笑着抿了抿嘴角,就起身走了开来,毕竟自己将大姐一个人晾在屋子里这么长时间,也确实是需要回去招呼一下的。

  而刘忆这边,自三娘走后,刘忆立马吩咐下人将自己私库中难得的锦缎和那几套首饰都搬了出来,其中最难得的就是那一整套的红宝首饰端是高贵非凡,想来送给三娘的母父也是很好的,至于剩下的两套次一点的蓝宝配玉首饰,虽不如红宝难得,但到底也不是凡品,且首饰次一等,也是说明自己对母父的尊敬,刘忆是越看越满意,忙让人放进了箱子,至于其他的摆件之类,刘忆只吩咐紧好的拿,又细细的看了一遍,见没有什么不妥之处,也就笑着让人俱都收了起来,又收拾了几件换洗的衣物,既然说了是要去住几天,那这些东西自然是不能少的,等到刘忆都收拾妥当且将该拿的东西都装上马车后,刘忆便一个人来到了三娘的屋子里。

  刚进了屋子,就见三娘和其大姐两人聊的正欢,显然是说了什么喜事,两人脸上都露着大大的笑容,刘忆笑着对着大娘行礼道:“刘忆,见过大姐,因为要收拾东西,所以耽搁了一会,希望大姐不要介意。”

  大娘赶忙让三娘将人扶了起来,虽然大娘表示此时她也算是个有身份的人,但是对于有人给她行礼这一项,还是没有习惯了起来,见刘忆此时已经起身,大娘这才开口说道:“我还是喊你小忆吧,小忆啊,咱们以后都是一家人,这礼节也是能免就免啊,不说别的,这一家人礼多了,这关系可不就是远了吗,所以啊,小忆以后别这么多礼了,说实话。大姐还真是不习惯,你也不要紧张,我和你二姐可是过命的交情。你也和我亲弟弟一个样,放心有大姐在。能护着三娘自然是要护着你的。”

  刘忆闻言,大方的笑着应道:“既如此,大姐放心,我以后一定改。”说完就要行礼,正在这时,刘忆突然想到大姐的意思是以后不要多礼,顿时刘忆尴尬的低着头,倒有些不知所措了。其实这也怨不得刘忆。毕竟是世家出身,这礼仪已经深入了刘忆的骨髓了,改一时时改不过来了。

  大概是看出了刘忆的尴尬,三娘忙将刘忆揽在怀中笑着开口说道:“哎呀,大姐,忆忆这行礼不过是个习惯问题吗,很不是个大事吗,哦,对了大姐,时间也不早了。咱们是不是该回家了。”说到这,三娘又问怀中的刘忆道:“东西是不是都收拾好了。”

  刘忆赶忙点头道:“我都准备好了,但是三娘你呢。准备好了吗,我也没见你怎么收拾啊。”说完刘忆还疑惑的看着三娘。

  就连大娘也忍不住怒道:“什么,三娘你还没收拾,现在时间可是已经不早了,你这是闹什么呢。”

  三娘见大姐脾气上来了,赶忙讨饶道:“大姐,不是我说,你现在是越来越毛躁了,都说了我是回家了。家里什么没有,我收拾什么啊。既然忆忆已经整理完了,那咱们走吧。”说完大踏步的就往外走。可是几步之后并没有听到有人跟上的脚步声,当下疑惑的转身一看,却见,大姐和刘忆两人还呆愣在原地,当下没好气的说道:“你们怎么还在那啊,快走啊,要不然一会回家该晚了,还有大姐你也是,刚刚着急的人是你,现在浪费时间的也是你,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大娘闻言,差点一口血喷出来,刚刚不知道是谁说的一大堆要收拾准备的话,这会子这错都推到自己的头上来了,大娘看着三娘的脸都能烧起来了,不过大娘到底是“稳重”的虽然心中郁闷,但是最后还是扯了个笑脸,跟上了三娘的脚步,至于刘忆只是心中默默的给三娘祈祷着,大姐刚刚的神情,刘忆在一旁看得可是清清楚楚,对于三娘作死的行为,刘忆只有一句话相赠,那就是“天作孽尤可为,自作孽不可活”啊,不做死就不会死的这句话很是至理名言啊。

  三人终于上了马车,晃晃悠悠间,终于到了宋家的庄子上,三娘见到了,赶忙拉着刘忆一溜烟的先跑到屋子里,至于马车上的东西当然都留给作为大姐的大娘收拾了。

  看着眼前已经不见的三娘的身影,大娘的心情是要多郁闷就有多郁闷,因为这些东西都是过了明路的,更不要说刘家的人跟着回来了,所以注定这些东西不能收紧戒指里,大娘只得将马车赶到离家近点的地方,再将东西一样一样的搬出来,来回好几趟,放才将这些东西都搬到了屋子里。

  而此时的三娘和刘忆两人已经大喇喇的坐在温暖的客厅里,喝着母父煮的香香甜甜的糖水,看着大姐一趟一趟的将东西搬进来,三娘忍不住偷偷的笑了起来,而刘忆在一旁的脑袋整个都快埋进了糖水里了,三娘的作为让刘忆自己都觉得双颊发烫,看着一旁看着自己姐姐搬东西的反而一脸性味的三娘,刘忆不自觉的往一旁移了移,刘忆自己都怕让人误会自己和三娘是一个格调了。

  待东西都搬了进来,宋陈氏这才开口道:“大娘,你这是做什么呢,这一趟一趟的。”宋陈氏问到这里,就发现大娘的眼刀子都甩到了身上,当下困惑的喊道:“大娘,大娘,我在和你说话呢,你老看三娘做什么。”

  大娘闻言,没好气的说道:“母父,还能是因为什么,还不是你家三娘干的好事,这明显是把我当搬运的使唤了,自己倒是跑的快。”说完,大娘狠狠的瞪了三娘一眼。

  三娘见母父望着自己,笑着说道:“母父,你听大姐乱说,刘家的下人都在那里呢,哪里轮得到大姐啊,吩咐一声也就是了,想来是大姐勤劳自己硬要干的才是。”

  这话一出口,大娘的神色顿时一顿,仔细一想确实是这么回事,当时留在那里的确实是刘家的下人一顿,自己怎么就没有想到呢,再看此时三娘得意的神色。也就明白了,三娘刚刚到底在笑什么,哦。和着,笑的是自己啊。

  当下大娘邪笑的说道:“这么说。三娘,我还要感谢你了。”说话间大娘已经走到了三娘的面前。

  看着大姐脸上不善的表情,三娘尴尬的笑笑,诺诺的说道:“那倒也不用……。”

  还不待三娘说完,大娘伸手狠狠的打了三娘一巴掌,见三娘起身要跑,大娘紧紧的跟在三娘身后,不时的出手在三娘的脑袋上拍打两下。三娘大笑着躲在了宋陈氏身后,不服气的对着大娘伸了伸舌头,才对着宋陈氏撒娇道:“母父,你看大姐了,她打我的脑袋痛死了,母父看看脑袋上是不是多了几个馒头包啊。”

  宋陈氏笑着摸了摸三娘的脑袋,将还要动手的大娘挡在了一边,这才笑着对怀中的三娘,疑惑的问道“这脑袋上怎么可能有馒头包呢。”

  三娘见母父不明白,这才说道:“母父。打人不是要肿起来吗,可不是像个馒头吗,也不知道大姐下手狠不很。肯定都肿起来了。”

  宋陈氏没好气的在三娘的脑袋上狠狠的敲了敲,嗔怪的说道:“胡咧咧什么呢,现在连你大姐都敢编排了,怪不得你大姐要收拾你,依我看,你也是欠收拾了,还歪在这做什么,还不快站起来,多大的人了。也不看看现在像什么样子,小忆还在这里呢。也不怕未来夫郎看到了笑话。”

  三娘摸了摸脑袋,这才不好意思的说道:“我这不是怕大姐吗。对了母父,母亲和二姐她们什么时候回来,我这次回来准备多住几天,要不然咱们一家人去外面玩玩,也高兴高兴。”

  大娘听到三娘不靠谱的话,当下就回到:“都多大的人了,还整天想着玩,家里那么多事,天天不闭眼都怕忙不过来呢,谁有那工夫和你玩去,要玩你自己玩去。”

  三娘无辜吐了吐舌头,又躲到宋陈氏身后小声的说道:“母父,我这也是想让大家高兴高兴么,你看大姐了。”

  看着两个女儿逗嘴的样子,宋陈氏好笑的说道:“行了,你们两个都别闹了,大娘去作坊里,喊你母亲她们回来,你留在那里看着点就好了,我这就去做饭,也让你母亲和二娘都看看三娘。”宋陈氏说话间就将大娘哄了出去,这才扭头在三娘的脑袋上狠狠的一点,宠溺道:“你啊。”

  说完也不理三娘了,神色温和的对着刘忆说道:“小忆也来了,快过来给我瞧瞧,这么长时间没见,小忆可真是一点都没变还是这么精神啊,平日三娘到“那边”多有打扰了,今日来到这边就和自己家一样,好好的住着啊。”

  刘忆在宋陈氏说话的时候就已经起身,听到了这里,赶忙开口应道:“是,母父,我知道了,我一切都听三娘的。”这话刘忆其实接的也尴尬,他其实已经从母父的话中听出了三娘住在自家的怨气,但是既然宋陈氏没有明说,刘忆也只能先这样应付了过去,而且还着重点名了自己一切都按三娘说的做,这样也表明了刘忆的态度。

  宋陈氏间刘忆听懂了,也做了回答,神色又和缓了几分,见此时时间也快中午了,就让两人自己在客厅里坐着,反正也是自家,没有那么多讲究,而他自己准备先去将一家人的饭菜预备出来。

  刘忆听到这里哪里能坐的住,哪有当大人的忙活,而晚辈反而干坐着的,当下赶忙说道:“母父,不如我和你一起去置办饭菜,毕竟家里人也多,虽然我的厨艺不怎么样,但是帮忙打打下手,还是够的。”

  三娘闻言,也赶忙说道:“是啊,母父,不如咱们一块去好了,说实话,我的厨艺可是比母父都要好呢,有了我这个帮手,保证今天饭菜是香飘千里啊,连盘子都能让人舔干净了。”

  宋陈氏听到三娘的自夸当下没好气的说道:“那厨房的活是你做的,原本在家偶尔为之也就罢了,如今考上了状元,怎么还是这么没谱,行了,我带小忆去就是了,至于你,还是好好想想怎么这么久了,咱家的营生也献上去了,怎么这官位还没有下来。”说完,宋陈氏就拉着刘忆的手,两人联袂的离开了屋子。

  三娘伸出的手,尴尬的放了下来,想到母父提的当官的事,三娘无奈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经母父一提,三娘也觉得疑惑,按说这么久了,这官位也该定下来了吧,谁知道赐婚的圣旨都下了,而这官位却迟迟没有消息,难不成当皇帝的忘了不成,虽然这个官当不当都无所谓,但是也要明明白白的不是,仔细的思索了一番三娘决定这次回去以后,就到王太傅家打听一下消息,看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未完待续)

看过《随身空间之悠闲农家》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