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随身空间之悠闲农家 > 第223章 进献秘方

第223章 进献秘方

  ps:求推荐,求收藏,求粉红票

  刘母这次倒是大方直接将龙鳞甲拿了出来,帮三娘贴身穿好,才仔细嘱咐道:“你去送秘方的时候一定要看好,若是能将皇上的第二个条件一块满足了,你索性就一起做了就是,这龙鳞甲上我已经都附上了血袋,你放心就算滚钉板,效果也肯定逼真,只要你不演砸了,这一关也算过了。”

  三娘仔细的摸了摸自己身上的龙鳞甲,若不是刘母的提醒三娘竟然丝毫不知道龙鳞甲上哪里被安置了血袋,忙疑惑的望向了刘母,刘母倒是也不客气,直接傲然的说道:“别用这种惊奇的眼睛看着我,我刘家传承至今,这点小事还是做得到的,别一副没见过世面的蠢样子,好了,如今我也不留你了,你还是早早的进宫去吧,至于小忆和你母父,等你解决了今天的事,再见她们也不迟,说不定到时候你来就是一家人了。”

  三娘闻言也是喜上眉梢,忙笑着说道:“那就借母亲吉言了,小忆那里还望母亲替我分说分说,今日我就不打扰了如此我也告辞了。”说完,三娘赶忙起身,整了整衣衫,忙和刘母告辞。

  刘母看着三娘对自己恭敬的样子,显然心情极好,虽然也知道三娘恐怕对自己还有些不自在,倒是也不介意,三娘能有如今的姿态,她也满足了,笑骂着说道:“快去吧,小忆那里有我呢。”说完笑着挥挥手,也不耐烦相送,直接转身进了里屋。

  三娘笑了笑,混不在意的走了出去。出了房门三娘望了望身后,也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疾步出了刘家,三娘也就急匆匆的进了宫。

  三娘这次进宫实在是顺利的不行,且不说别的,到了宫门口只报了自己的名字,还没待说其他的。就被人领进了宫里。三娘虽对这些不在意,但也知道进宫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此时直接有人领自己。三娘就知道恐怕是皇上早有安排,果然,到了一座大殿中,见皇上高坐在上。两旁却是站了不少的大臣,虽有些疑惑。但是三娘还是赶忙跪拜道:“学生宋三娘,叩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说完直接拜了下去。不过三娘心里倒是忍不住腹议着,怎么这么多大臣都在,不过想想也就明白了。想来皇上可能是猜到她今日来是做什么的,这才找了这些人来做见证,好保全她的名声。这样一想。三娘觉得自己浑身都不好了,果然做皇上就得不要脸才行。要不然怎么能坐得稳,三娘也总结出来了,做皇上还是要手快心黑才能行。

  可能是知道马上就要得到好处,刘宏此时倒也和气,也没有多加刁难,直接开口道:“平身吧,三娘今日来可是有什么事情,爱卿直说便是,能帮的朕绝对帮衬。”字字句句显示着自己的宽和。

  听到这话,三娘差点叫自个儿的口水噎个半死,不敢置信的望着刘宏,半晌才讪讪的说道:“启禀皇上,学生偶然间得了造纸的秘方,这些日子家里也有些进益,心里想着,这纸张也算是国之重器了,俗话说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所以就想将这方子敬上,望皇上笑纳。”若不是明确知道自己来的目的是什么,三娘真想呼他一脸,也不知道是谁巴巴的说出来要要自家的营生,这会子倒像是自己上赶着巴结似得,三娘真是越想越不爽,若不是心中还想着两者的差距,三娘真想将皇上狠狠的捶打一顿,也算解恨了,不过想想也只能压抑了下来,不过在心里三娘倒是将刘宏狠狠的问候了一番,面上还要装作一副诚心的样子,不用别人,三娘都觉得她自己是越来越虚伪了,忍着心里草泥马兽横冲直撞,用自认为期盼的眼神直直望着刘宏,若不是自己明白事情是怎么回事,三娘自己都要以为自己是个媚上的小人了。

  对于三娘的态度,刘宏很是满意,看了看一旁的大臣,见御史许田等一些老臣已经露出不满的神色,刘宏脸上不免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诚然三娘确实很有才华,也重情重义,不过刘宏到底还是存了些心思,本来三娘若是乖乖的娶了小七,她自然什么都放心了,可惜如今看来这个三娘是摆明了要去刘家的那个小子了,虽然也是姓刘,但到底不是一家人,更何况刘家乃是古武世家,经历了几个朝代都能屹立不倒,自然有其底蕴,却刘家有一点更让自己忌惮,那就是几乎刘家人人会武,这就不得不让刘宏坐立不安了,要知道这俗语,秀才造反三年不成,这武人造反可就不一定了,所以虽然刘宏下定决心要重用三娘却也是要给三娘埋下隐患,决不能让三娘做大了,想到这,刘宏故作难为的开口道:“爱卿这是做什么,爱卿家的营生买卖兴旺自是你自家的本事,和朕有什么关系,你能想到朕却是爱卿的一片中心,只是朕却是不能要的,若不然传扬了出去,岂不惹人误会,有那不晓事的还不知道怎么编排朕呢,挡不住的就要说朕贪图臣下的产业,硬生生的夺了过来,朕可是不想要这个名声。”

  三娘站在下边,整个人都不好了,对于刘宏如此的睁着眼睛说瞎话,已经不知道该做什么表情的好了,只得硬扯着笑意,故作恭敬的说道:“皇上说的哪里话,我是真心要献给皇上的,若皇上不收,倒是我的罪过了,这产业在我手里,我连睡觉都不安稳了,还望皇上不要嫌弃学生愚笨,将这秘方收下吧。”说完就跪了下来,将手中的秘方高高的举过了头顶。

  刘宏又推让了三次,见也差不多了,且众人也明白了这东西是三娘硬要塞给自己的,也就顺势应了下来,让内侍接过了三娘的秘方,见三娘还跪着。忙体恤的说道:“怎么还跪着,快快起来吧,你的一片忠心我也知道了,地上凉,别跪坏了。”说话间,忙示意内侍将三娘扶起来。

  那内侍也是个聪颖的,忙上前要将三娘扶起来。

  三娘见状只是摇了摇头。依然跪在地上。见皇上疑惑的神情,这才说道:“启奏皇上,学生此次是为皇上赐婚之事而来。当日学生本有婚约在身,因当时学生没有功名,而学生未来的夫郎却是世家子弟,因怕说出来坏了他的名声。这才隐瞒着,不想却拂了皇上的恩德。今日三娘特来请罪,请皇上责罚。”说完,三娘深深的拜了下去。

  刘宏此时却是看明白了,这三娘想来是要完成另一个条件了。心中不免好笑,不得不说王太傅确实了解刘宏,她当时所想确实只是三娘家的造纸秘方。此时既然得到了,也不欲为难三娘。毕竟虽然她是皇上,但是拿人手短这个道理在皇上这里还是行的通的,当下就开口说道:“爱卿,快起来吧,那不过是些许小事,朕都忘了,爱卿怎么还记得,事情已经过去了,朕也就不追究了,改天将你那未婚夫带来给朕看看,若真是个好的,少不得朕再给你一个恩典。”

  这话一出,身边的大臣们顿时炸了锅,这三娘的圣宠也太盛了吧,抗旨不说,如今皇上竟然还要为她另外指婚,这么大的恩宠可从来没有人得过,若不是皇上还在的话,这些人还不知道怎么修理三娘呢,当然了,拳打脚踢肯定不会,但是挖苦讽刺这些人可都是行家。三娘此时被人华丽丽的嫉妒了,同时也深深的迁怒了,要知道今日在殿中的人,哪一个不是手握实权,三娘还没入仕就把这些人得罪了遍,可见日后的艰难了。她能依靠的也就是刘宏一人了,这样一来,刘宏可算是将三娘结党的可能至少砍断了一半,不得不说,帝王心术,真不是普通人能够理解的,三娘这种政治小白,完全有被玩死的可能。

  三娘对于刘宏的打算是丝毫不知,也不知道此时皇上的话是真是假,只得直挺挺的跪着,又说了一番自己最大滔天,要求皇上惩治的话,才眼巴巴的看着皇上,心里却将刘宏恨得要死,你说你要是要修理自己,直接一刀也就好了,这会子虚虚实实的,可不就是钝刀子杀人吗,那滋味三娘反正是不想尝到的。

  这次不待刘宏答话,只见那御史许田,却是抢先跪下说道:“启奏万岁,这抗旨之风不能长,既然如此皇上若是不惩治一番,岂不是不妥,臣请万岁,将宋三娘治罪。”

  众大臣一见,机会来了,也忙跪下跟着许田说道:“请皇上治罪。”

  刘宏这下算是犯了难,她本就是害怕有人给三娘说话,这才将和三娘相识的人,一个也没有叫来,如今却又被众人请求,要给三娘治罪,且不说她本意本没有要让三娘受罚的意思,如今被逼到这个份上,却连一个打圆场的人都没有,这算不算另类的“天作孽尤可为,自作孽不可活呢。”想到这刘宏摇了摇头,只得望着三娘说道:“三娘,既然你自求处罚,如今众臣相劝,朕也不能徇私,既然如此,朕就让你自己挑选刑罚吧,如此你可愿意。”

  刘宏话音刚落,三娘忙不迭的高兴的点头道:“多谢皇上,学生愿罚。”说完整个人忍不住乐呵了起来,这下子别说刘宏摸不着头脑,就是请求将三娘治罪的众人,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实在不明白这受了惩罚有什么高兴的,更何况这刚刚还将秘方献上,不是应该想尽办法逃避惩罚吗,这个三娘脑子坏掉了,竟然还高兴了起来,只看得众人一阵无语。

  其实三娘的苦楚她们哪能知道,她现在是一门心思的想将这三个条件做完,好早日迎娶忆忆过门,更何况一起已经准备妥当了,皇上又准许自己挑选刑罚,她哪能不高兴的呢,所以三娘对于众人异样的眼神,直接免疫了,直接开口说道:“皇上我选滚钉板。”说完还骄傲的扬起了头颅,颇有几分视死如归的架势。

  不过显然旁人就没有三娘这么好的心态了,只见众人的下巴好像脱臼了似得,纷纷向下坠了一寸,眼睛更是大大的,就连刘宏也掩不住的惊讶,对于她来说,这刑罚让三娘自己选也就是摆明了放水的意思,刘宏实在不明白,明明能选打几下手掌就能了结的事,三娘怎么偏偏选了个可以算是酷刑的滚钉板,难道这个三娘的脑子真的是个傻的,仔细想想三娘这段时间做的事,出了重情义了一点,也没有发现什么不妥啊。

  就连本来计划三娘若是选的刑罚太过不去的时候要据理力争的许田,此时看着三娘的脸上也满是惊奇,本来以为是个媚上的,想不到尽然是个傻得,虽然许田自己不会放过三娘,但是此时也不得不承认三娘就是个傻的,要不然谁会选择这个,当下要上奏的心思也淡了,这么个傻子也没有做佞臣的本事,许田收回了视线,对三娘这个人彻底没有了防范的意思,三娘绝对想不到,自己本就计划好的一步,居然还有如此效果,若是知道了,还不知道怎么得意呢。

  此时整个大殿都是静悄悄的,刘宏见也不像个样子,只得提醒的说道:“三娘,你可要想清楚了,这钉板可是有三丈长,滚过去可不是开玩笑的。”

  三娘坚定的点点头,自信的说道:“请皇上放心,学生既然选择了,就绝对不会后悔。”

  刘宏本来还想让三娘改变主意的,见三娘这幅样子,也就挥了挥手,吩咐内侍去将钉板取来,因到底还是心软便悄悄吩咐只取来一丈就好,对于三娘来说,刘宏即使说的再小声,她也是能听到的,如今听刘宏这么说心里也稍稍有些安慰,看来刘宏这个皇上也不算太不要脸吗。(未完待续)

看过《随身空间之悠闲农家》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