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随身空间之悠闲农家 > 第204-207章 狗血的赐婚

第204-207章 狗血的赐婚

  三娘见状,忙闪在了一边,开玩笑一品大员向自己拱手被人知道了可是大不敬之罪啊,更何况这里还有一个皇上内侍在,自己应该没有得罪她吧,此时的三娘僵硬的说道:“不敢当,不敢当。”

  齐家主恐怕也想到了自己的行为不妥,明白自己也太着急了,以至于乱了礼数,忙移开了话题,开口说道:“龙六,既然人已经到齐了皇上交代有什么旨意,你就宣读吧。”

  “是齐大人”说完龙六对着三娘两人开口说道:“皇上口谕,宋三娘,齐佳接旨,今状元服,榜眼服以置办妥当,令宋三娘,齐佳换好衣服进宫谢恩。”

  三娘齐佳两人忙跪下叩谢道:“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后三娘起身走到龙六身边,疑惑的问道:“那个内侍大人,我可不可以问一件事啊,你是怎么知道我在齐家的。”说实话,三娘心中还是蛮好奇的。

  龙六神秘一笑道:“昨日宫门前的动静自然是瞒不过皇上的。”说完也就闭口不谈了。

  三娘点了点头,算是明白了,在皇宫范围内发生的事都有耳目报告给皇上,就算皇宫外说不定哪里就有皇上的密探呢,问明白了自己想知道的,三娘也就退后了一步,为龙六让路示意其先行。三娘和齐佳两人随之和齐家主告别后,就紧紧跟随在龙六的身后。

  龙六看着两人的神态忍不住笑出了声,提醒的说道:“难道两位就要这样和我去。”说完还怕两人不明白似的指着一旁两个小内侍手中的衣服。

  两人顺势看去,不免都有些尴尬,对着龙六道谢道:“多谢内侍大人提醒,请内侍大人稍待。容我们二人梳洗一番。”见其笑着应下,齐佳忙领着三娘来到一旁的寝室内,两人迅速的换好了衣物,忙走出来。

  龙六顿时眼前一亮,即使是他也不得不赞一声好相貌,端是风度翩翩的佳人,点了点头满意的赞叹了一番。才示意两人上前。跟在自己身后。

  上了马车不过半个时辰几人就到了皇宫,两人忙跟着龙六去见皇上,到了大殿的时候。只见孙立已经站在了一旁,两人忙跪下请安道:“齐佳(宋三娘)拜见吾皇,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满意的看了两人一眼,刘宏难得高兴的说道:“起来吧。既然你们三人都到齐了,就准备打马游街吧。也让百姓见见咱们三甲的风采。”

  三娘三人忙起身,齐佳上前恭维道:“这乃是皇上圣明。”这句话不能不说真是高明,既捧了皇上,又恭维了自己。三娘对齐佳挑了挑眉,就差举着大拇指,大赞一声“棒”了。

  皇上笑着挥了挥手。对于两人的小动作也不见怪,叫来了内侍。让其带着三人去准备了。

  三人出得殿外只见三匹高头大马,头戴红色的绣球,个个神骏不已的站在那里。按照名次先后,三人纷纷上了马,此时三娘才发现,除了牵马的人,在每个人的身边还跟着两个女子,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不过想来这也是规矩,三娘也就高兴的坐在马上。反正现在一看就安全的很,什么都不用自己操心,只当是遛马了。

  三人来到了长安街,只见此时的长安街两旁已经站满了路人,三娘一马当先走在前面,没走几步,就见一物向自己砸来,三娘忙顺手一抓,伸手一看才发现是一块锦帕,顺势看去,见到那里一个男子正对着自己羞怯的笑着,三娘尴尬的笑了笑,觉得自己手中的帕子渐渐重了起来,好在此时立在自己身旁的女子开口说道:“大人不必烦忧,可将锦帕交予在下保管,回去之后自然还给大人。”

  听到这话,三娘仿佛手上有什么脏东西似的,忙将手上的锦帕丢给了这人,讪讪的摆摆手道:“不用还,不用还,你自己收着就好。”这又不是什么好东西,她要这做什么,再说了她都有忆忆了的说。

  那人闻言,也是一笑,随之从衣襟里取出一个布袋将帕子装了进去,只把三娘看的目瞪口呆,这准备的也恁齐全了。

  也许是看出三娘的惊讶,那人笑着说道:“大人有所不知,每年游街这日俱有那男子,心仪众位大人之才的,将自己亲手做的小物件,抛给大人们,也是有缔结良缘之意,据说这还成就了一番佳话,前两届的大人们都娶了几个侍夫。”

  三娘嘴角抽了抽,这还真直接,不过她算是知道这两个女子是做什么用的了,想到这大梁国风俗,三娘还是忍不住的问道:“那这男子的闺誉不要了。”

  “哪能呢,这是祖上留下的规矩,人们也习惯了,再说了,这帕子也是有讲究的,若是过后未有娶纳之意,这帕子是要交回宫廷的,或送回或损毁都是可行的,断不会污了这些男子的名声。”那人见三娘有些误解,忙细细的解释着。

  三娘这下明白了,这就好比是皇家准备的盛宴,名声都有皇家负责,自然没有人敢有什么异议,而打马游街的人不出意外,都是要做官的,来这里的男子想来家境也不会太好,自然愿意挑这样的妻主了,毕竟诰命什么的先不说,生活肯定是安慰的,日子也不会紧巴的过。所以之后,三娘对于再抛向自己的东西也就不在意了,俱都丢给了一旁帮自己收容东西的人,反正这些她是用不到也不会收用的。

  而在三娘后面的齐佳却是完全不同了,收东西那叫收的那个乐乎,还时不时的冲着向自己扔东西的人挥挥手,所以引得路人更是兴奋,手帕锦囊之类的物件更是纷纷扔向了齐佳,不一会负责给齐佳装帕子的人的袋子竟然都装满了,她也只得将袋子往身上一背,又取出一个袋子继续装了起来,可是不得不说比较起来齐佳的粉丝显然是最多的。各种东西纷纷飞来,直让齐佳收获满满。

  相对三娘两人的风头无量,孙立的情形用惨淡二字都不足以来形容了,了了几个香囊零零散散的扔了过来,大多数的人对其都是看都不看一眼的,眼神都盯着三娘和齐佳两人了。所有人心里都有数,这可是大梁国建国以来。最惨淡的探花了。即使不用细看也能知道孙立此时的表情。肯定整个脸都绿了,毕竟这可算是*裸的打脸了。显然孙立也明白了,低下的脸上满是寒霜。此时的孙立瞄着前面的三娘和齐家眼里满是愤恨。时不时眼中闪现的的寒光,见之只让人浑身发冷。不过当孙立再次抬起头来脸上的笑容越发如沐春风了。三人绕了长安街一圈,这个仪式也算是结束了,一行人也就返回了皇宫。而一旁的内侍也将装满礼物的袋子递到了三人各自的面前,分别询问该如何处理。

  三娘摆摆手。示意自己一个也不要,都拜托其处理了,而齐佳也是一样,她之所以收东西一是因为这是自己魅力的体现。二也是因为她在众人面前就是一副温柔的样子,不想破坏自己的形象,当然了三娘的面前除外了。此时的齐佳回过神来,也觉得当时的自己对三娘是有些偏颇了。

  至于孙立她本计划收下的不过看着三娘和齐佳二人都是一副推拒的样子。独将她显示出来并不好,说不定还被扣上一个好色的名声实在是不值,更何况她得到的东西也就了了几件,被人一番翻弄也是没脸,索性直接拒了也能换个好名声,遂也没有接,三人告辞离去后纷纷回了自家。

  临行前,龙四又匆匆赶来对着三人开口说道:“三位明日就是受封官职的日子,请众位早上寅(早上五点)时务必在午门前候着,也好皇上召见的时候能够随叫随到。”

  三人赶忙道谢,齐佳和三娘俱都拿了一个红包悄悄塞了过去,那人也是笑笑随手就收了起来,三娘看这动作就知道是收用惯了的。

  看着三娘和齐佳两人的动作,孙立暗暗叫苦,她本就家境贫寒,连吃饭的银子都没有,又哪来的钱置办红包,只能尴尬的站在一旁,不过对于三娘和齐佳两人却是更加愤恨了。

  龙六倒是也不在意,又客气了两句,就将三娘等人送出了宫,自己独自又回到了皇宫,来到了卫英殿一旁的内室外,开口道:“皇上,奴才回来了。”

  半晌才听到里面懒洋洋的应到:“既回来了,还不进来。”声音说不出的慵懒魅惑。

  龙六闻声,忙低头,躬身进入,见到刘宏忙跪拜倒:“奴才龙六给皇上请安,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不用多礼,起来回话吧,说说吧,这几个人怎么样。”只见此时的刘宏慵懒的半依靠在床榻上,低头玩弄着自己的指甲,仿佛随口问道。

  但是龙六却知道这不过是其的伪装,浑身忍不住的打了个冷颤,赶忙将自己收的红包拿了出来,跪行几步,递到了刘宏面前,才开口说道:“启禀圣上,她们三人一路上并没有看上什么人,收回来的东西也都要求内侍处理了,并没有留下什么,这两个是宋三娘和齐佳二人给小的的打赏。”说完将手中的红包往高举了举。

  刘宏将红包接了过来,打开一看,看着手中一模一样的千两银票,脸色并不怎么好,淡淡的问了一句:“那个孙立呢。”

  这话弄得龙六十分惶恐,害怕皇上误会自己贪了孙立的红包,忙解释道:“启禀圣上,孙立并没有塞给小人红包。”

  刘宏听到这话心里不免安慰了一些,将红包又扔给了龙六,淡淡的说道:“这红包就赏你了。退下吧。”待龙六退了出去,刘宏忍不住揉了揉额头,冷声的说道:“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这还没做官呢,这行贿倒是做的顺手。哼,若是做了官只怕又是一个贪官。”

  此时只见小隔间里,走出一个男子,好笑的说道:“你这又是生哪门子气,不过是惶恐二字闹的,你又何苦如此。”你倒是谁,却原来是当今皇上的淑妃。淑妃出生王家,乃是王太傅的老来子,王太傅自然宠爱非常,自小带在身边教养,与刘宏相差十二岁也算是青梅竹马,其为人更是文采斐然,诗画双绝又是个贤淑的性子。长久相处刘宏甚爱之。遂在其十六岁直接封为四妃之一的淑妃,至今仍然荣宠不衰。为刘宏生了一女一子,七皇子就是由其所生。刘宏之所以将其喊来也是想要淑妃看看未来媳妇的意思。

  本来在后面听到三娘的不为美色所惑,心里自然为儿子高兴的,可听到刘宏竟然因为三娘送了红包,而有不喜她的样子。哪里能愿意了,所以。才开了口。

  刘宏没好气的说道:“什么惶恐,朕难道是昏君不成,能因为几句小人的话,就治罪大臣不成。”越说越气。竟然还见自己的淑妃不以为然的样子,顿时起了火,恨恨的瞪了自家淑妃一眼。直接闭上了眼睛不想再看这糟心的事。

  可惜她不想说了,淑妃却却不愿意了。你这是给谁摆脸色呢,当下就红了眼眶,想想往日刘宏对自己的好,如今不过几句话罢了,就闭上眼不理自己,顿时忍不住坐在一旁哭了起来,隐隐的抽泣声,直接传到了刘宏的耳朵里。这下还有什么说的赶快哄吧,赶忙开口道:“你看你这是说说的,好好的这是怎么说的,朕也没说什么啊,你这样老师哪日见到了岂不是又要和和朕闹别扭。”

  淑妃听到这话,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娇嗔的说道:“说什么呢,我母亲只知为皇上尽忠,心中哪还有我这个儿子。”淑妃半嗔半怒的说着这话,别忘了,淑妃可是王太傅亲自教养的,不止文学才能一等一的好,对于帝王心术尤其还是自己的母亲亲手培养的帝王,那心思虽然全部猜透,七八分却是有的,所以这话说出口,果然淑妃就见刘宏的脸上的笑容多了些,淑妃更是忍不住的打了个冷颤,看来是该拜拜佛了,她的心不静了,竟然对着自己做皇上的妻主有了期待,真是荒唐,想到自己进宫那日自己的母亲悲哀的对自己说道:“我儿,进到宫里什么都不要相信,母亲给你安排好了。有王嬷嬷跟着你我很放心,但是我儿也要记住一句话,这世上最不能期待的就是圣上的感情,我儿被傻的陷进去,要不然我儿恐怕就剩下一具骷髅了,说不定连为母都有被牵扯进去,我王家一门也就算完了,你只需还把她当做你的宏姐姐而不是妻主,想来你这辈子就要幸福很多。”果然自己照做了,这几年也过的还算顺心,看在自己母亲的份上也没人来找自己的麻烦,这些年虽算不上独宠,但是日子也算过的去,起码皇上对自己和所生的儿女也算宠爱。

  刘宏笑了笑,对于自己淑妃偶尔的小性子还是很受用的,毕竟在她这个位置上已经很少有人敢亲近了,也就是淑妃偶尔还能跟自己闹闹别扭,刘宏偶尔也能感受一下普通人家的快乐,尤其是两个孩子也想,刘宏也能体会一下亲情,不像是自己已经成人的几个孩子,人大了心思也大了啊尤其是朝中的大臣,朕还没死呢,就开始结党私营,做什么盼着朕早死你,一群畜生,要不是正好顾医正献上了灵药让朕返老还童,这几个畜生不知道还要闹到什么时候。这样一想,刘宏对于三娘也多了些好感,毕竟这药最先可是三娘拿出来的。再看看自家淑妃哭的凄惨的样子,忙开口道:“好了好了,我不过白说一句,不过江歪了一会,你这像什么样子。”刘宏半嗔半哄的话一出口,淑妃也就顺势委屈道:“我哪是因为这个再闹,不过是害怕陛下恼了我罢了,如今皇上这样说,不是说我小性吗,我可不依。”吴侬软语配上委屈的神情,刘宏的的心顿时就软了下来,好笑的说道:“你想的太多了,朕什么时候说过不喜欢你了,朕喜欢的狠呢。”说完右手拂过淑妃的脸颊,满脸的调笑之色。

  淑妃低下的脸上顿时染下了红霞,娇嗔的说道:“皇上。”

  刘宏此时忍不住咳嗽两声,掩饰自己的失态,这淑妃还真是人比花娇,平静了半晌才开口说道:“好了,好了。不和你闹了,淑妃坐下,朕和你说件正经事。”

  对于刘宏要谈什么,淑妃心里本也有数,毕竟刘宏也已告知了自己,对于三娘这个媳妇不得不说淑妃还是很满意的,有才华家庭简单。更重要的是年纪还小。即使现在家世不显,日后前途也算不可限量,他也没什么可拦的。

  刘宏也不拐弯抹角了。直接开口说道:“淑妃,我看三娘那孩子与七皇儿甚是相配,虽然今天送了个红包,但是你说的也有道理。除了这点我对这个三娘可是满意的很,你觉得怎么样。”

  淑妃也不闪躲。直接开口说道:“儿女的婚事自有皇上做主,皇上能先告诉心悦一声,已是心悦的福气了,其他自有皇上做主就是。”不得不说淑妃真的很聪明。听这话就知道刘宏主意已定了,淑妃也没有恃宠而骄以显示自己的不同,不过是暗暗表示一切都是皇上的决定的意思。让刘宏更加满意了。

  这件事处理完了,刘宏挥了挥手。将房中的暗卫驱除干净后,直接将淑妃拉近怀中,调笑的说道:“爱妃,再给朕生个儿子吧,这小七嫁出去了,我还真有些舍不得。”说完不待淑妃反应,直接吻了上去,……片片衣物一件件的跌落在了下来,后面的事就不足为外人倒也了。

  至于三娘回家之后,和周大夫顾医正打过招呼后,直接躲进了空间里,四处寻思着要给忆忆准备什么样的聘礼,丝毫不知道自己被惦记了。

  看着那四处堆放的玉髓,三娘忙捡了几块出来,准备好好雕刻一番,好当做聘礼送过去,还有那好茶,好酒,灵果,灵药,三娘俱都收捡了一番,把一些并没有出现过的灵果灵药都去掉,只将一些人参雪莲之类的在大梁国出现过的,专捡那千年以上的包了一些,虽然难得,但也不会完全没有,这样送过去也不会太扎眼。想了想又将那上好的蜂蜜装了几坛也算作聘礼中,另外三娘还计划到外面买些好料子,虽然差了一等,但是三娘现在也不想再暴漏自己了,再说了自己上面的聘礼也算是不错了,忙又将东西收拢了一番,三娘满意的点点头,准备明日皇上封了官后,就回家让母亲代自己前去像忆忆提亲。

  想到马上就能实现自己的愿望,三娘赶忙出了空间,此时的三娘恨不得时间快点过去,怎么会舍得待在空间里耽误时间,一直兴奋到傍晚,三娘才睡了过去,脸上还挂着满足的笑意,也不知道做了什么好梦,一晚上三娘的笑容都没有消失过。

  第二日天未亮,三娘就早早的起来穿上了状元服,自己也未乘马车独自走到了午门前,也许是来的太早此时的午门还未打开,过了一会子,就见有人陆续的赶来,不过这些人俱都身穿官服,想来是来参加早朝的,三娘也就退在了一边,不一会只见一辆马车徐徐的走来,三娘眼睛一亮,因为这一看就是齐佳的马车,忙几步上前笑着说道:“齐佳你也来了。”

  满朝文武原本对于这个状元还不太在意,不过见其居然去拦齐大人的车,倒是都吃了一惊,难道此人和齐家有什么关系不成。

  三娘这话说出口,车里却没什么动静,不一时,只见下人摆好了凳子,一人从车子里走了下来却不是三娘以为的齐佳,而是齐佳的母亲,齐家的家主当朝的一品大员齐易风----齐大人。三娘顿时一惊忙行礼道:“打扰齐大人了,我还以为是齐佳在里面呢。”

  正说着,就见齐佳从后面跳了出来,好笑的说道:“我就是在里面啊,哈哈哈,三娘想不到你也有这样的时候,真是太好笑了。”不过齐佳也没有高兴多久,猖狂的笑声,立马就被齐母镇压了下来,狠狠的一个棒槌赏给了自己的女儿。又对着三娘客气的说道:“三娘不必客气,叫我齐姨就好了,我这个女儿被我宠坏了,倒是以后还要麻烦三娘多多照顾了。”

  三娘连道不敢,不过此时也有些疑惑,这已经是第二次齐母拖自己照顾齐佳了,难道皇上要将自己和齐佳分到一起,想到这里三娘也有些高兴,毕竟她还是比较喜欢和熟人在一起的,再说了。齐佳的性子三娘也很喜欢,若是能一起共事,三娘相信两人都会很满意的,不过现在瞎想也没什么用,也就不想了。

  齐母见状点了点头,提点的说道:“你们两人进马车里等一会吧,宣召你们的时候还有的等呢。到时候有人喊你们。你们再出来好了,虽然现在的天气也不冷了,但是早上毕竟还是有些寒冷。小心又病了。”

  三娘觉得有理,虽然她不会生病,但是有舒适的方法,谁都不会自找罪受。既然齐母这么说肯定是不会错的,谢过齐母后。三娘就与齐佳两人一起躲进了车里。

  这边齐母见两人进了马车就向着众人走去,见有人向自己打招呼,忙笑着应到:“**大人好啊。”

  这时户部尚书李贤先忍不住的问道:“我说老齐啊,给我们说说吧。这都是怎么搞的啊,要说齐丫头是你的女儿,你关照她乃是清理之中的事。这个三娘又是谁,值得你这么上心。”越想越觉得奇怪。这齐易风怎么回事,怎么对三娘这么上心,难道有什么她不知道的内情,想到这,李贤忍不住兴奋了起来。

  此时的齐易风,真是一个头两个大,看着李贤那明显八卦的神情,齐易风都不知道自己说什么好了,就算自己现在说对三娘没有所图,恐怕她们也不会相信的,不只是她们不相信,就是齐易风自己也不相信,有一日她会这么关照一个人。

  只得开口说道:“不过是对于她的治水方略,有些敬佩而已。”说完,忍不住看了看众人的眼神,那目光中的鄙视不住的向齐母袭来,就算齐母自认为她脸皮很厚,此时也忍不住双眼发烧,正欲再说几句,就见午门打开来,内侍大喊道:“上朝。”

  齐母也只得撇了撇嘴,向前几步,站在自己的位置上,准备上朝了,待众人走了大概一个时辰的时间,此时的天也大亮了,两人才等到了来宣自己的人。

  两人下了马车只见此时周围,参考的学子已经俱都聚集在了一起,两人也忙站在最前一排,随着内侍来到了朝堂上,只见此时的文武大臣分立两旁,三娘和齐佳也不怯场,昂首挺胸的进了朝堂,跪下道:“学生拜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平身。”刘宏威严的声音,随之传来。

  众人忙站起身来,三娘小心的抬头一看,只见此时的刘宏身穿龙袍,威仪的坐在龙椅上,自然一番威震天下的气势,三娘吐了吐舌头,忙低下了头。

  刘宏在上面什么事情看不到,对于三娘的动作也只是笑了笑,并没有说什么,毕竟年纪还小吗。

  对身旁的内侍使了个眼色,那人忙上前道:“跪,众人听旨,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徐世丽为光预县九品主簿,即日上任,……孙立探花出身,文采不凡,为人正直,责令其任翰林院参事,齐佳榜眼出身,能力卓绝,世家出身,责令其任汝城同知官居从四品,宋三娘状元出身,凭一人之力,将汝城瘟疫消弭与无形,功绩卓越,治水方略更是见识卓著,今派尔为汝城知府官居四品,为表其功绩,朕特招其为驸马,将七皇子许配其为夫,钦此。”

  当内侍念完圣旨,三娘完全傻了眼,不知道这好好的怎么就赐婚了呢,忙跪地道:“启禀陛下,学生有话要说。”

  刘宏脸带笑意的说道:“谢恩的话就不必说了,是你凭自己的能力才让朕招为驸马的。”

  三娘忙低头道:“启禀陛下学生不是要谢恩,而是不能当这个驸马。”

  这话一出,引得刘宏大怒,当下喝:“大胆,朕的旨意你也敢违抗,实在是太放肆了,别以为你有点才华,朕就得容忍你。”

  三娘此时心中也不免惴惴忙解释道:“非是学生违抗圣命,而是因为学生已有婚约,不过当时学生家世普通,母亲大人让学生考上状元才能去提亲。这才耽误了下来没有外传,请皇上恕罪。”说完三娘额头抵地,拜了下来。

  刘宏此时真是怒极了,恨恨的说道:“退朝。”一甩袖子就离开了朝堂。

  齐佳看着三娘的眼神都能扎出眼子来。就没见过这么笨的人,夫郎吗还不是都一样,娶个皇子可就一步登天了,更何况这七皇子乃是淑妃所出。外祖母乃是王太傅,结了这门亲能给自己增加多大的砝码,你说她刚觉得这三娘挺聪明的,怎么就在这事上犯傻了呢。

  孙立就更不用说了,看向三娘的眼里满是嫉恨,她就不明白了,好事怎么都被这个三娘碰上了呢。一个毛还没长其的小娃娃。不但考上了状元,还被皇上招为驸马,更可恶的是她竟然还拒绝了。说什么已经定亲了,拜托现在别说是定亲了,就算成亲了也可以休夫再娶啊,这好事若是给了自己该有多好。也不想想自己都多大岁数了。皇上即使再想留住人才也不会这么对自己的儿子。

  直到众人都已离去,唯独齐佳留在自己身边。三娘还没有回神,怎么都想不通,皇上怎么会给自己赐婚呢,整个人直到现在都是呆愣愣的。直到齐佳都忍不住了猛然晃了晃三娘没好气的说道:“发什么愣呢,人都走光了,还不起来。都怪你本来咱们都是四品官了,被你这么一闹都没有了。”

  听着齐佳的话。三娘沮丧的说道:“对不起啊,我也不想的,你说皇上到底怎么想的,好好的给我指什么婚啊,我可是为了我家忆忆才拼命的考科举的,现在这样是闹的什么事啊。”想到这里三娘就忍不住的愤恨,这种狗血情节怎么会出现在自己身上,真是越想越郁闷。

  齐佳听到这话,吓得赶忙捂住了三娘的嘴,现在什么也不说了,直接拖着三娘往外走,就怕这三娘口无遮拦的又说出什么大不敬的话。这里可是皇宫到处都是皇上的耳目。连拖带拉的好不容易将三娘弄出了皇宫,齐佳的心里总算松了口气。

  可是三娘此时还没有反应过来,依旧纠结自己要当驸马的事情,齐佳实在看不过去了,才忍不住说道:“既然你不想当驸马,应该想办法让皇上打消主意才是,再这里叨念就能解决问题了吗,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七皇子的外祖母可是王太傅啊,不知道多少人想要结这门亲呢。”

  三娘猛的一愣,忍不住问道:“齐佳你刚刚说什么。”

  “不知道多少人想结这门亲呢。”对于三娘的话齐佳不免有些疑惑,不过还是开口道、

  三娘忙摇了摇头,否定的说道:“不是,不是这句,上面一句。”

  齐佳仔细的想了想,才笑着说道:“七皇子的外祖母可是王太傅呢,怎么了,想通了,要认下这门亲了。”想到这里,不知道为什么齐佳有些失落。

  三娘此时可没有什么开玩笑的心思,直接怒斥道:“胡说什么呢,走,和我一块去王太傅那里,能不能解决这件事可全在王太傅身上了啊。”

  听到三娘没有认下这门婚事,齐佳十分高兴,倒不是有什么坏心眼,不过是觉得三娘还是很重情谊的,忙高兴的说道:“没问题,我母亲和王太傅还是很有交情的,以前还经常去王家玩呢,跟我来吧。”

  两人忙相携的上了马车,经过一段时间终于到了王太傅府上,三娘听到这话,什么都顾不上直接跳下了马车,却被门口的守卫拦了下来,齐佳下来看到就是这一幕,忙紧紧的拉着三娘,对着守卫说道:“去通报王太傅,就说齐家齐佳前来拜访,望王太傅现身一见。”那两人看了看三娘,其中一人忙跑进去通报,另一人还是紧紧的盯着三娘就怕这位主直接冲进去。

  好在那人一会的功夫就跑了出来,气喘吁吁的说道:“家主请你们两人进去。”说完就拉着另一人站在了一旁。让开了道路。

  齐佳闻言,对着两人笑了笑忙拉着三娘进了宅院,刚进了房门就见一人出现领着她们不一时两人就在一座屋子里见到了王太傅,齐佳忙行礼道:“齐佳见过王太傅。”

  王太傅呵呵笑道:“世侄女不必多礼,坐下说话。”看到一旁没有行礼傻站着的三娘,也没有生气,也笑呵呵的让三娘一起坐下。

  齐佳闻言一惊,实在想不到三娘竟然连王太傅都认识,对三娘也是越来越好奇了,忙用手肘捅了捅三娘。

  三娘拍掉齐佳作乱的胳膊,恨恨的瞪了她一眼,现在什么时候了,她哪有心思逗乐啊,对于王太傅让自己坐下的话,虽然感激但是现在的她哪里能坐得住,此时的三娘也意识到自己刚刚的失礼,忙开口说道:“王太傅勿怪,实在是没回过神来,并不是故意不行礼的。”说着就向王太傅拜去。

  王太傅忙给拦了,笑着说道:“三娘可是为了今日大殿上,皇上赐婚的事。”虽然是问句,但是脸上的笑容一看就有着浓浓的自信。

  三娘暗暗咋舌,好快的耳神报,不过还是高兴的点点头,忙诉说道:“王太傅,我的事情你知道啊,我对忆忆可是情有独钟啊,我之所以考科举也是为了忆忆啊,你可一定得给皇上说说,取消了这门婚事,这件事也就您老有这本事了,三娘在此拜托了。”

  王太傅皱了皱眉头,老实说若不是七皇子乃是她的外孙,若过的不好她会心疼的话,这件事她说什么都是不愿意管的,不过既然三娘心有所属,她也不想自己的外孙不幸福,看来这次她得舍下这张老脸进去见见陛下了。就对着三娘点了点头,开口安抚道:“既然如此,你们就待在这里,待我从皇宫回来再说。”安顿好两人,王太傅又开口道:“来人,带两位客人去房间休息。”

  只见刚刚给两人带路的人,忙起身应道:“是。”后走到三娘两人面前,右手一伸,说了个“请”字,就带着两人去往客房了。

  三娘虽心里着急,也知道现在唯有如此了,只得乖乖的跟着那人去了客房。

  待到三娘两人都离开了屋子,王太傅才又开口道:“来人,备车,去皇宫。”说着就走出了屋子。

  此时已经有人将马车架了过来,王太傅忙上了马车,坐着马车,不过半个时辰的功夫王太傅就来到了宫门前,王太傅只是拿出了一面金牌,马车也没停就被放了过去直接进了宫门,这却是刘宏为了显示自己对王太傅的尊敬,特意恩赐给王太傅的恩宠,也有显示自己尊师重道的意思。不一会的功夫王太傅就到了内廷,下了马车随着内侍被领到了皇上的面前。

  见到皇上,虽然此时的王太傅已经十分苍老,还是规矩的给刘宏行礼道:“微臣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说着,跪下去就要拜下,刘宏忙拦着道:“老师不必多礼,起来回话吧,来人赐座。”(未完待续)

看过《随身空间之悠闲农家》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