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随身空间之悠闲农家 > 第184-186章 家人习武 二 解决危机

第184-186章 家人习武 二 解决危机

  三娘两个眼都睁圆了,嘴巴半天都合不上,听到母亲的梦想竟然是当侠盗,顿时就有一种天雷滚滚的感觉,这都叫什么事啊,看着眼前怎么看怎么憨厚老实的母亲,实在是想不通母亲这个理由是怎么建立起来的,有心想问两句,又怕答案恶心着自己,最后到底是没有问出口。

  见室内一下子寂静了下来,宋母此时也回过神来,觉出不对来,讪讪的笑了笑,开口说道:“那个,三娘,你还是快把那武功告诉我们吧,呵呵呵。”

  这话一出口,只见宋家人全都眼冒金光,期盼的看着三娘,在这么热情的目光下,三娘还有什么说的,忙将功法直接映在宋母等人的脑海,至于几个孩子因为年纪还小,三娘也怕她们胡乱试验误了自身,所以就没有传授。

  宋母只觉得脑子一痛,就发现脑中多了什么,想来就是三娘说的功法了,别说这就像自己本来就会似的,仔细的看了一遍,发现自己竟然都知道上前写的什么,这真是太惊奇了要知道她可是不识字的啊,想到这宋母看着三娘的眼神就更是惊奇了,她实在都有些不认识这个女儿了,不过随之而来的就是骄傲,真不愧是自己的女儿啊,不但拜了神仙做师父,这神通可是越来越厉害了,想到这里宋母咳嗽两声,高兴的开口道:“好好好,不愧是我的女儿,真厉害啊,哈哈哈哈。”这事是一定要大笑两声的。

  宋陈氏此时和宋母的想法那时一样一样的,自家三娘就是好啊,看这回了一次就给家里人一些惊奇,想到这宋陈氏对三娘的疼爱之心就更甚了,整张脸都笑成了花。忍不住将三娘整个人都搂在怀中,心肝肉的叫了一通。

  大娘此时也很是高兴,自打得了这门功法。大娘当下就迫不及待试验一番,还别说这三娘神通确实了得。这功法就好像她原本就会似的,练起来毫无阻滞,也无差错,顺溜的不得了,大娘运行了一番,立马就觉得自己神清气爽了起来,真是好东西啊,有了这个。以后可一点都不怕自己累到了。

  二娘此时也乐歪了,喜得见牙不见眼,对于三娘那可真是更喜欢了,不愧是自己的妹妹什么都想着自己。

  大王氏和小王氏就更是高兴了,也乐呵呵的笑着,不断夸赞着三娘,哎呦,咱宋家的日子以后可要越来越好了啊。

  这下子一家人也不说去监工的事了,各个研究其脑子里德功法,恨不得一天就成为武林高手。过一番飞檐走壁的瘾呢。

  看见一家和乐的样子,三娘也放了心,想到家也回了。人也看过了,还是该会药铺了,要不然让母亲发现不妥就不好了,毕竟忆忆以后是要嫁过来了,让母亲知道刘家这么对自己,恐怕就算知道刘家势大母亲想让自己依靠刘家,也不会给忆忆好脸色了,别人不知道自己还不知道吗,在母亲母父眼里自己自然千好万好。别人那是肯定说不得的,更何况这次刘家是直接将自己挡在门外。母亲哪里能忍的了呢。

  想到这,三娘忙笑着说道:“哎呀母亲。既然没有什么事,我就回去了,还要好好读书呢,这殿试也没几天了,哦,还有母亲,我这段时间要用功读书,你们就别去刘府找我了,我忙着呢。”其实这也是三娘此次回来的一个目的,要不然母亲去刘府找自己,一切不都穿帮了吗,此时正好来给家人一个理由,也免得闹出来都不好看。

  宋母狠狠瞪了三娘一眼,没好气的说道:“当自己是什么香饽饽呢,快离了我,我们一天到晚忙死了哪有空去看你。”本来宋母还决定这几天自己独自一人去看三娘呢,可巧今日三娘就回来了,谁知道又说了这么一番话,可把宋母给气着了,宋母觉得真是白瞎了她的一番心。

  这话说的宋陈氏不乐意了,不高兴的说道:“你不稀罕我稀罕,这可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不过想到三娘说的话,忙又说道:“不过三娘你放心,既我儿这么说,母父就不去打扰你了,可是你有空要回来看看母父,母父可是想念的紧。”说着宋陈氏就忍不住红了眼眶也不知道这次多久不见呢。

  三娘忙安抚道:“母父,放心吧,我会常回来的,待到我金榜题名,就住回来,母父想怎么看就怎么看,好不好。”

  宋陈氏连连点头,摩挲着三娘,眼中满是不舍,自从三娘懂事以来可真是聚少离多啊,宋陈氏这心里很不是滋味。但是再不是滋味,他也不会阻碍自己孩子的前程,只嘱咐了句:“注意自己的身子。”就回了屋,实不忍三娘刚回来不过一日就要离开了。

  三娘看着母父难过的背影,到底是什么都没有说。

  收拾了收拾,三娘就离开了庄子,一路直接回了药铺,反正她现在也没有别的地方可去了。

  谁知刚进药铺,就被周大夫和顾医正给围住了,两人一番解释,三娘仿制这顾医正惹了大祸,闭了闭眼,三娘做了一个闭嘴的手势,但是一想却是已经晚了,想来自己走了一天这两人该说的都已经说了,该知道的隐在暗处的那人也该知道了,叹了口气,三娘只觉得脑袋蹬蹬的疼,却原来,三娘一进药铺就知道在房顶上藏着一人,因不知道是什么事,所以也没有做声,现在听这两人一说,也就知道这人估计是皇上派来的,她现在连扇顾医正两巴掌的心都有了,你说你没事乱显摆什么,现在惹出事来了,你知道怕了,她能有什么办法。

  见三娘沉默不语,周大夫讪讪的开口道:“三娘,你说这事该怎么办。”毕竟这事是她们惹出来了,三娘本来也是一片好意,谁知道现在闹成这个样子。

  三娘淡淡的开口道:“这事和我有什么关系,那药本就那么几颗,我也是偶然得到的。自己从舍不得用,上次还是差点没了性命才服了一粒,又因为婆母救了我的性命。这才将剩余的都送给了你,如今我却是没有法子了。”见两人脸色灰败。三娘到底是不忍心,用手指了指屋顶。

  两人都不是笨人,还有什么不明白的,顿时一惊,这人是什么时候来的,想到两人刚刚的谈话都被人听了去,顿时冷汗淋淋,忙回头思量。刚刚的话语中有没有什么不敬的话。可惜当时她们心慌意乱,此时却也不敢肯定有没有说过,两人此时脸上都有些灰败,尤其是顾医正,皇上的手段别人不知道她还能不知道吗,那要是狠起来可是真狠,想到师姐因为自己遭难,她就恨不得杀了自己,怎么一时贪心就闹成这个样子,更是在心里暗暗发誓。若是能逃过此劫,定然辞去官职,回家休养。再不管这事,也算为此次贪念赎罪。

  且不说顾医正在一边如何心惊胆战,懊悔不已,三娘却在思考这一关该怎么过,让她出头把这事解决,别开玩笑了,这可是一国之主啊,更何况她本身也不是那舍己为人的,就算周大夫没有将自己供出来。可是这事说起来也是她们自己惹出来的,自己不管她们也不好说什么。

  但是周大夫毕竟对自己也有救命之恩。若真看着她们掉了脑袋她还是不愿意的,想到刚刚两人说的话。主要就是返老还童这一项,最后的办法就是让培元丹有了返老还童的效果,这样这件事也就过去了,仔细思考着培元丹和洗髓丹的丹方不同,半晌三娘睁开了眼睛,眼中满是精光。

  周大夫见三娘此时脸色放松了下来,以为有了好办法,忙硬着头皮说道:“三娘,你是不是有了办法,那说出来吧,我也不是那贪生怕死的,只不过自己死倒也罢了,你泼父有什么错呢。”说到这,周大夫心里一阵悲凉,本来以为她马上能有个自己的骨血,谁知道今天竟然闯出如此大祸,更何况死后连个摔盆的人没有,可不是就是孤魂野鬼。想到以后自己夫妻的凄凉,对于惹出这些事的师妹也不免有了怨怼,只不过此时周大夫低着头,将表情都隐藏了起来,没有人看到罢了。

  听到师姐这么说,顾医正更是内疚,这事都是自己惹出来的,若不是自己一时糊涂怎么会造成现在这个地步,就算她想一力承担恐怕皇上也不会愿意的。顾医正此时也讪讪的开口道:“三娘,这一切都是我的错,你若是有什么办法就说出来,只要能保时间平安就算要了我的命也使得的。”

  见顾医正这话说得还有些人性,三娘的心也好受了些,其实对于顾医正此次的作为,三娘实在是看不上眼,不过看她也反省了,三娘淡淡的开口道:“婆母,既然皇上想要,你就将那丹方告诉她就是了。”

  周大夫顿时一惊,姑奶奶我俩到底是怎么回事,别人不知道你还不知道啊,你这不是把我往火坑里推吗,到时候一个欺君之罪压下来,那可是死的不能再死了,说着可怜兮兮的看着三娘,却见三娘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心中忍不住惴惴难道三娘有丹方。想到这周大夫小心的说道:“这……”

  三娘没待周大夫说完,就忙打断道:“婆母,你要知道那人可是皇上,你若是藏着掖着,可讨不了好,不如现在献上去说不定皇上一高兴还能赏你点什么呢。不说别的就是赐你个匾额,也是满家的荣耀啊。”说完还冲着周大夫眨眨眼。

  顾医正见此,也知道三娘肯定是有了主意,只不过碍于有“人”不方便说罢了,忙跟着劝道:“是啊,师姐,你就把那秘方说出来,到时候师妹必定向皇上给你求个牌匾过来,说不定到时候皇上一高兴还能赏你点什么呢,那样供在家里也是件传家宝不是。”

  要是此时周大夫还不明白,那她就是个傻子了,更何况周大夫可不认为自己是个傻子,忙开口应道:“是了,能为皇上效力是草民的福分,就不知道皇上能不能赏我块匾额,也好粘粘皇上的福气。”周大夫想着既然有人偷听,那自己刚刚的话必也是听到了。这人啊,一下子不能变的太快,如今只当是被那御赐匾额说动。也说得过去,毕竟这世上的人大多都是为名利而活。那她为了御赐匾额妥协也是说得过去的,更何况若是不交就是死路一条,傻子都知道怎么选,更何况她一点都不傻呢。

  见周大夫明白了自己的意思,三娘赞许的点点头,仔细辨别了一下,知道那人已经走了,三娘比了个手势。不过此时的脸却是拉了下来,看着顾医正的脸都是淡淡的,再不负往日的模样,顾医正也知道此次是她做了错事,三娘这么对她也是咎由自取,到底没脸多待,见事情也解决了,讪讪的离开了药铺,不过却也没人去送,出了这么大的事。要说周大夫心里没有怨气是不可能的,不过到底是几十年的师妹,也不好真的撕破脸皮。只是心里到底有了芥蒂,此次若不是三娘想出办法,她周家真是死无葬身之地了。

  想到这,周大夫忍不住跪在三娘面前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其间,就算三娘想拦到底是没有拦住,周大夫磕完了头,对着三娘发誓道:“若不是三娘,我周家不存已。若三娘以后有用得着我的地方,竟敢开口。上刀山下火海,我周柄远若是有个二话。直叫我天打雷劈。”

  三娘此时真的囧了,这人怎么就这么爱发誓呢,动不动就天打雷劈的,她也明白这誓言一般是没什么约束力的,但是对自己发誓可不一样,她可是修真者,俗话说言出法随,这可不只是指她自己,别人对她发誓可是也一样的,此时三娘是真的希望周大夫能说到做到了,要不然恐怕然后真的要天打雷劈了,死了倒是也没什么,但是死了还没有个好名声就不好了,要知道这世间被雷劈死的可都是作孽太多的,管你生前名声多么好,只要被雷劈过的,都要被人唾弃的,在大梁国若是有人被雷劈了,你不去倒腾两句,就仿佛你也是一样人似得,可见在这世道被雷劈的影响到底有多大了。

  三娘忙说了几句安抚的话,这下她倒是不好说什么难听的话了,毕竟虽然给自己惹了麻烦,但是如此作为也尽够了。

  周大夫见三娘脸色缓和了许多,就起了身,不好意思的问道:“那个,三娘那个丹方的事。”虽然周大夫也知道,三娘既然说出口就是有帮自己的意思,但是她此时还是觉得自己没脸见三娘,这话也问得丝毫底气都无。

  三娘见是这事,拍了拍周大夫的手,此时她的气也消了,开口说道:“此时是非常时刻,还是我口述,你记下来吧,还有这段时间说话的时候小心点,毕竟也不知道皇上会不会再派人来。”

  周大夫闻言,点了点头,拿来笔墨,听着三娘的口述一一记录下来。看着纸上的记录,见这上面的药材并不难弄,周大夫忍不住问道:“这真的没问题吗,三娘。”周大夫其实也不是不信任三娘,只不过毕竟事关一家子的身家性命,自然要慎重点。

  三娘也明白这个道理,拍了拍周大夫的肩膀说道:“你就放心吧,我保证没有问题的,你明日就将这药方交给顾医正吧,这事还是早点解决的好。”说完三娘便起身离开了。

  独留下周大夫一人,坐在位置上惶惶不安的,刚刚还不觉得,这会子只剩下自己一个人,周大夫忍不住后怕起来,越想越怕的她,这会子只想见到自己的夫郎,总觉得只有看到玉珠,她的心才能平静下来,刚起身的时候周大夫的身子忍不住踉跄了一下,虽马上站稳了,但是足见周大夫此时的心慌意乱了。

  好不容易回到了自己和夫郎的房间,周大夫整个人都瘫了下来,直把周史氏吓了一跳,忙扶起自家妻主,看着妻主红肿的额头,周史氏心疼的问道:“妻主,你这到底是怎么了,怎么变成这样。”

  此时的周大夫是心力交瘁,半天都缓不过神来,见到自家夫郎,再也忍不住将周史氏搂在了怀中,颤抖的说道:“我们没事了,没事了。”仿佛这样才能将她的恐惧驱散似地。

  看着妻主的模样,周史氏也吓了一跳,忍不住的问道:“妻主,什么没事了。怎么会有事呢,你别吓我,快说啊。”

  此时的周大夫浑身都是冷汗。看着夫郎的样子,忙将今天发生的事都交代了一遍。又将三娘救了自己一家性命的事重点点了出来,就是希望夫郎和自己一样,记得三娘对自家的恩德。

  可惜,她这话一说,周史氏却觉出不对来了,三娘这么容易就将培元丹的功效改了,那就说明最起码三娘是知道这培元丹的丹方的,若不然她怎么知道只要加这几位药材就能让人返老还童。那这培元丹说不定三娘自己就能做出来,那么她先前说的话就不太对啊。周史氏将自己的怀疑告诉了自家妻主,随后周史氏的神情凝重了不少。

  周大夫一听也是啊,不过随之摇了摇头,不管在培元丹这事上三娘是不是说谎了,但是能将那堪称神品的丹药给自己,光是这份情自己就还不了了,更何况三娘还给她和夫郎服用了洗髓丹,又答应让她们有一个孩子,这可是多大的恩德啊。别说这事完全是自家师妹作死作的,就算真是三娘惹的,让她丢了脑袋她也不会有什么怨言的。

  看着自家夫郎还在纠结培元丹的事。此时的周大夫倒是把那害怕的情绪去了一半,开玩笑的说道:“好了,难道你要因为这点子事和三娘记仇啊。”男人啊就是小家子气,一点小事就能记你一辈子。

  这话说得周史氏不乐意了,这话说得好像他多小肚鸡肠似得,顿时不高兴的说道:“胡咧咧什么呢,我怎么会记恨三娘,只不过有些好奇而已。不过妻主师妹怎么变成这样,连师父的话都忘了。若不是她将丹药献了出去,哪有今日的事呢。”

  “谁说不是呢。算了不想这些了,早点休息吧。我这一天可被吓的不轻,可要好好睡一觉,明天就将那药方给师妹送过去,这件事早点解决也好,省的这每天担惊受怕的,我倒是一天也睡不着了。”周大夫恹恹的说道,整个人还是很没精神。

  周史氏也知道妻主事吓到了,就是他知道事情解决了,听到这话心还是蹦蹦跳呢,小心的将妻主扶到床上,自己也顺势躺下,轻声说道:“别怕,我陪着你。”

  周大夫微微一笑,闭上了眼睛,不一会就睡了过去。

  周史氏见状,也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心中忍不住想到只要妻主好好的就好,若真有什么事大不了共赴黄泉就是了,有妻主在哪里他都不怕。

  三娘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今天的事情也给她提了个醒,虽然现在没有什么事,但到底想着以后要收敛点了,这丹药也不能随便往外漏了,更何况她也明白以后估计皇上会派人盯着她了,无奈的叹了口气,她这也算自找的啊。怨不得别人,若她不将那丹药拿出来,也不会有今日的事端了。

  不说这边如何,只说龙四得到自己想听的东西,就回了皇宫,将自己所见所闻,俱都禀告给了刘宏,一字一句一字都没有错漏,真是让人叹为观止。

  刘宏摸了摸下巴,邪魅一笑,不置可否的问道:“这么说,她们两个最后还去问这个三娘的意见,这药原本也是三娘的。”

  龙四见皇上对丹方反而不关心,独独关注这个三娘,虽有些不解,但也知道主子的事不是他能揣测的,于是答了一句:“是”

  这倒是让刘宏对这个三娘更好奇了,这到底是个什么人,一个农家女,真的突然能有这么厉害吗,就算她师父是天机子,但是这么逆天的事,她那个天机子师父也未必有这么大的能力,至于说这丹药是别人给她的,那又是什么人给的呢,又为什么给她的呢,刘宏只觉得这事有些不对,但是哪里不对却又说不出来,挥手示意龙四起来,心思倒是回到那返老还童上去了,也不知道那丹方什么时候送来,至于说想求一块牌匾吗,这也不是大事,若她送的丹方是真的,她就给她们这份脸面又有什么不可呢。

  第二日一早,周大夫忙拿着药方巴巴的给顾医正送了过去,她可只是个大夫,当然不想惹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至于这药方最后怎么处置的,她可是半点不上心。

  顾医正接了药方。但脸色一直有些讪讪的,想到自己这事做的确实不地道,虽然她的本意不是这。但是到底还是连累了自己的师姐,见药方到手。这件事业能解决了,顾医正方充满歉意的说道:“师姐,对不起,我错了,我被荣华富贵冲昏了头脑,竟然做了这事,你放心,我将这药房交上去后。就辞了这官职,只在师姐的药铺当个坐堂大夫就好,也算为我赎罪了。”

  周大夫听到这话却是大气了,当时自己劝了多久都没有阻止自己师妹去当那太医,如今怎么突然想通了,想到师妹的表态周大夫的心理也软了软,开口说道:“你不必如此的。”

  顾医正苦笑的说道:“这本就是我应受的,其实这也不是坏事,我确实已被迷了眼,如此急流勇退也不算坏事。就是以后要劳烦师姐了,不知道师姐那里是否有我的位置呢。”

  “说的什么话,不论什么时候师姐那里都有你的位置。如今你终于想通了,到时候咱们师姐妹联手治病救人是多大的功德,更别说这一直是师父她老人家的愿望,不过当日因为你一心去那地方,师父也不好阻了你的梦想,方才让你走的。”听师妹这么说,周大夫对顾医正的怨怼也去了些,想到师父当日的愿望,叹了口气说道。

  想到师父。顾医正也有些感伤,对着周大夫点了点头说道:“既如此。师妹先去将这件事解决了,再去拜访师姐。”说着就让人安排马车。准备进宫去。

  看着远去的马车,周大夫叹了口气,苦笑的说道:“看来我还是不适合当坏人啊,师妹几句话我就心软了啊。”摇了摇头,回家去了。

  顾医正一路坐着马车到了皇宫,直直到了太医院,今日本就是她当值,看着眼前自己工作了几十年的地方,心里满是怀念,几十年的努力才爬到今天的位置,今天却要告别这里了,好笑的摇了摇头,顾医正本以为自己没有变过可是昨日的事却让顾医正发现也许她早就别了,只不过是自己认为自己没变罢了。

  正在顾医正回忆过往的时候这太医院的人也陆陆续续都到了,顾医正看着这些陪伴了自己几乎半辈子的人,想想她今日就要离开了,忍不住想对每个人都提点了几句,能做到医正这个位置上,要说没点本事,搁谁身上都不相信的,所以即使顾医正只是随口提点几句,也够这些人受益匪浅了。

  可惜受指导的人此时心惊胆战的看着自己的顶头上司,都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了。今天自家上司怎么怪怪的,好好和她们说这些做什么。

  不过有那心思活泛又有野心的,仿佛明白了什么,使劲压抑着自己的喜意,强装恭敬的样子,心里别提多高兴了,若是真是她们所想,那她们不是都有更进一步的机会吗。想想就让人高兴,毕竟能在太医院的人,哪个不是万里挑一的人才,谁又服气谁,不过是官大一级压着罢了,如今既然有了机会,自然是都要争一争的,甚至已经有些人在想可以拜托谁来给自己在皇上面前美言看,是张皇夫,李黄夫,还是太夫大人。哪还有功夫听顾医正的经验之谈,

  顾医正的眼神闪了闪,在宫里当了几十年差,对人性是把握的最准的,如今哪还不知道她们在想什么,罢了既然人家不领情,自己又何苦操这份心,只对那些认真听的人提点了几句,对于她们的问题也细心的都答了,见时间也差不多了就和众人告辞,想来这个时辰皇上也下朝了吧。和同僚一一告辞后,顾医正往上递了话,希望能见到皇上。

  刘宏接到禀报,挑了挑眉毛,忍不住腹议道,来的到快,也不刁难,直接让人宣顾医正进来。然后随意的坐在椅上,就显得气势十足。

  顾医正进来的时候,行了大礼,见皇上没有叫起就只得直直的跪着。

  刘宏对于顾医正昨日的表现很不满意,在她心里做她的臣子,自然是要一心向着她的什么师姐师妹都得扔到一边,更何况她给自己献药的时候本身就有所隐瞒,这就让皇上看她不顺眼了。所以今天才故意给她难堪,直到刘宏觉得时间差不多了才淡淡的说了一句:“平身吧”

  此时顾医正的腿已经跪麻了,待听到皇上的话起身的时候,还忍不住踉跄了一下,即使顾医正武艺不俗,但是她此时也不会运用内力化解腿上的不适,几十年的相处顾医正自认还是十分了解皇上的,皇上的脾气是典型的爱之欲其生恨之欲其死都是轻的,让你生不如死才是皇上的高明之处。此时皇上对她心中有气,自然要让她发出来,要不然以后她和师姐恐怕都没好日子过,所以顾医正知道无论皇上今日怎么难为自己她都得受着,得让皇上将这气当场发出来,这事也就算过去了。

  所以顾医正起身也不敢说什么,只是低着头,直直的站着,等着皇上的问话。

  果然,刘宏开口道:“爱卿,今日来有什么事,直接说罢,朕听着呢。”

  顾医正将想说的话,在心里细细的过了一遍,确定没什么纰漏后,才开口说道:“启禀陛下,昨日微臣有所隐瞒,今日特来请罪,并且将药方送上,望皇上恕罪。”说着顾医正将药方举过头顶又跪了下来,请罪姿态做的足足的。

  刘宏挑了挑眉头,对着龙四使了个颜色,示意其去将那药方取过来。

  龙四行了一礼,快走几步,将顾医正拿在手中的药方取了来,递到了皇上之后,又退回到了刘宏身后。

  刘宏打开一看,见上面的药材无非是些人参之类的补身药材,实看不出什么特别,不知道这份药方有什么奇特的,遂淡淡的开口道:“这药方是做什么的,看起来平平无奇么。”

  其实顾医正也看不出这药方有什么出奇的,上面写的不过是些补身子的药罢了,不过她也相信自己师姐不会欺骗自己,所以此时底气还是很足的开口道:“启禀皇上,这药方本身没什么,但是要是配合昨日微臣献上的培元丹两者合一可以让人返老还童,端是奇效。”说到这里,顾医正竟隐隐有些得意,不愧是自己师姐果然厉害。

  刘宏此时可没工夫管顾医正什么作态了,即使昨日已经从龙四口中知道此药能让人返老还童,但是还是不如顾医正亲口说来让她震惊,因为她知道顾医正是绝对不敢骗她的,此时顾医正说的如此信誓旦旦由不得她不信,此时她已经没有心思搭理顾医正了,遂只是挥了挥手,让顾医正退下了。

  顾医正虽有请辞之心,但是也知道看人脸色,更何况还是一国之主的脸色,张了张口,到底没敢说出什么,匆匆退了下去。

  待顾医正退出去之后,刘宏将药方交给龙四,低声吩咐道:“龙四,这药方交给你了,你去将这药配齐了,记住不要再宫里做。”说完刘宏就起身离开了。

  龙四忙应下后就匆匆出了宫,办皇上交代的事了。

  顾医正回到太医院的时候,就正常忙碌了起来,毕竟此时她还没有请辞,这事还是不能不做的。

  药铺这边周大夫一上午都是坐卧不安的,这事没个结论她怎么能定下心来,就为了这她连药铺都给关了,也是怕自己心思不属若再耽搁了病情,岂不是害了人家,索性就关了了事。

  三娘看着周大夫自自己醒来就没有一刻安静的,这会子在自己眼前不停的走动着着,都快把自己给绕晕了,又见一旁安静坐着的周史氏,真是高下立见啊。叹了口气,三娘无奈的开口道:“我说婆母啊,你能不能歇一会啊,这一早上就没个消停的时候,走得我眼睛都花了,你看看婆父多镇定,你这样实在是给咱们女人丢脸。”(未完待续)

看过《随身空间之悠闲农家》的书友还喜欢